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唯色:尧西达孜的蜘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30日 转载)
    

    尧西达孜:尊者达赖喇嘛家族在拉萨的府邸,今已废墟化。(唯色拍摄于2013年夏天)
    
    

    尧西达孜的蜘蛛
    
    唯色
    
    那天下午阳光猛烈
    照耀在一张张平凡的脸上
    脸是金色的,如被点石成金,变得异常宝贵
    
    走过江苏路。是的,拉萨南面的江苏路
    这违和感十足的命名,本不属于这里,你懂的
    我比他俩年长,是个头矮小的阿佳[1]
    我们说藏语。兼说汉语和英语,但我只会汉语和藏语
    身后有人尾随。几个人?
    就像甩不掉的尾巴,拐角处的獐头鼠目
    被吞噬了小心肝的可怜虫
    路边树荫下,散坐着开店的外地人,脸上无光
    所谈论的,与生意有关,便添了几分焦躁
    
    走过北京中路,这座圣城早已嵌满类似命名
    就像一个个占领,谁都不足为奇,习以为常
    阳光啊金色的阳光,将身影长长地投射在地面的花砖上
    将挂在高处的、各处的摄像头,投射在我们的身上、
    所有人的身上······似乎脊背发凉,但管他呢
    我不愿回头张望,或停止不前
    大步走着,咧嘴笑着,我们都很帅
    珍惜这貌似自由的时刻,争相叹道:“好幸福!”
    
    径直右拐:这是第几回看见尧西达孜[2]?
    依尊者家族冠名的府邸,六十多年前建成,一半已成废墟
    不过我不想复述历史:最初的欢聚,迅速降至的无常
    包括被迫弃之,饮泣而走,被外人霸占:穿绿衣的、
    穿蓝衣的,各色人等乃饿鬼投胎,寄居蟹的化身
    如今,旧时的林苑,成了停车场、川菜馆、大商场
    主楼与外院多处坍塌,几乎没有完好的窗户
    有一次,我们站在商场顶层,居高临下
    惊讶于它像无法愈合的伤疤
    惊讶于它原来离颇章布达拉[3],这么近,这么近
    含泪自责:无能为力的废物啊
    
    步入空旷的外院:一半杂草、野花
    一半停放自行车、摩托车,就像一个用处不大的仓库
    一对像是打工者的男女提着塑料袋擦身而过
    四五头漆黑而高大的獒犬,锁在楼下的角落
    仅能露出锋利的牙齿、绝望的眼神,仅能发出无用的狂吠
    它们属于附近开饭馆的四川老板,是他待价而沽的商品
    数日后再次潜入,碰到他来喂食
    摆出主人架势,但虚张声势的驱逐并未生效
    就叫来穿保安制服的男子,是藏人
    我便用藏语反问:“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令他无措,呐呐不成句
    
    从遍地垃圾的底层上楼
    屏息穿过裂缝交错的回廊
    几排当年购自印度的铁栏杆虽已生锈却还结实
    连串的花纹与阳光下的倒影构成虚实不明的异域迷宫
    凭栏环视,原本的白墙斑驳,黑色的窗框开裂
    雕绘了神兽、祥云与莲花的檐头,竭力支撑着架构房屋的朽木
    而在十几根柱子依次排列的阴暗大厅,乱扔着几件劣质桌椅
    应是被最后的搬迁者废弃。几束光线
    自一排天窗斜射而入,尘埃飞舞,幻影幢幢
    如昔日头戴面具的僧侣缓缓跳起羌姆[4]
    我注意到靠近西北面的窗户,由缺口如刀刃的玻璃
    恰好望见颇章布达拉,似乎也能望见,忧虑中有担当的尊贵青年
    一转身,却被柱子上悬挂的一面残破镜子所惊
    那里面,有一个无依无靠的自己,带着渴望隐遁的神情
    我不敢靠近,怕瞥见1959年深夜一个个仓惶离去的身影
    怕听见已在异国度过许多岁月的尊者低语:
    “你的家、你的朋友和你的祖国倏忽全失······”[5]
    
    会不会,我的前世恰在此处生息,经受了所有诀别?
    会不会,曾经痛不欲生,却又为苟活费尽心机?
    陡然升起逃离的愿望,但仍徘徊于布满某种痕迹的房间:
    有的墙上贴着旧日当红的香港明星头像
    二十多年前的《西藏日报》有中共十四大的消息
    一幅临摹布达拉宫的印刷品破烂不堪
    有的门上贴着中文写的“福”和“新年大发”
    长髯飘飘的中国门神右手持宝塔左手举铁锤
    有的门已重换,用红漆刷了两个很大的中文:“办 公”
    有的门上贴着一张惨白封条,上书“二00五年元月七日封”······
    某个角落,一具骷髅状的羊头有一对空洞无物的眼眶
    一对烧焦的羊角弯曲伸延着,像是曾经拼命呼救
    某个角落,原本用阿嘎[6]夯打的地面不复存在
    却从泥土的地表长出一株小草,居然生机勃勃
    另一处,扔着巴掌大的木块,应从往昔华丽的柱头脱落而坠
    彩绘犹存,雕刻亦在,像老屋的缩影,我悄悄地放入背包
    
    以系在胸前的一粒绿松石[7]为隐秘的指引
    最终我命定般地遇见了它:童木[8]!
    高悬在一扇倾颓的窗户外那危险的半空中飘荡着
    受困于自己吐丝织成却几乎看不见的网上飘荡着
    它已成一具干尸,如临深渊:这一片的塌陷尤其惨烈
    它是这里唯一死亡的生命吗?
    它是这里唯一存在的守护者吗?
    它不自量力的布局,是想捕捉不邀而至的恶魔吗?
    想当年,在此相伴共生的动物一定不只它一种
    一定有猫,也有老鼠
    一定有狗,那是拉萨特有的阿布索[9],主人的宠物
    在佛堂、客厅和睡房跑来跑去或安然入眠
    而大狗,我指的是从牧场带来的獒犬,与看门人呆在一起
    在院子里,在大门口,忠心耿耿,不容侵犯······
    
    童木,这是蜘蛛的藏语发音,“木”为轻声,几近于无
    董木哒,这是蜘蛛网的藏语发音,“木”仍细微,如被吞咽
    虽比其他众生的生命力更顽强,更容易藏身他处而幸存
    但也更容易孤独无告地死于非命
    毕生编织着“天生就像一座监禁宿敌的城堡”[10]之世间网
    却被自缚,难以自拔,恰似我们啊我们莫测的命运······
    
    2017-7-31至8-3,北京
    
    注释:
    [1]阿佳:藏语,姐姐。
    [2]尧西达孜: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家族之名。依传统也是房名。尊者家族从安多迁至拉萨之后盖的府邸,也冠此名,位于拉萨城中心,距离布达拉宫很近。
    [3]颇章布达拉:藏语,布达拉宫。
    [4]羌姆:藏语,金刚法舞,由僧侣演示。
    [5]这句话引自《雪域境外流亡记》第75页,尊者达赖喇嘛语,约翰.F.艾夫唐著,台湾慧炬出版社出版。
    [6]阿嘎:藏语,白色物质。藏地特有的一种建筑材料,风化的石灰岩或沙粘质岩类被捣成的粉未,一般用于建筑物的房顶及地面。施工时,将其掺水砸实、磨光,建成后平整、光滑、坚实,不渗水,有如水泥。有民歌:“阿嘎不是石头,阿噶不是泥土,阿嘎是深山里的莲花大地的精华。 ”
    [7]绿松石:在藏地民间又称“魂石”,曲杰·南喀诺布先生写道:“根据藏族传统,灵魂可指一个依处或被拟人化为一件东西,如一块宝石、一座山、一个湖泊等。”绿松石即“一块充任具誓神灵‘依处’的魂石。”出处见注释10。
    [8]童木:藏语,蜘蛛。
    [9]阿布索:藏语,Lhasa Apso,拉萨狮子犬。
    
    [10]这句话引自《苯教与西藏神话的起源——“仲”、“德乌”和“苯”》,第19页。曲杰·南喀诺布著,向红茄、才让太译,中国藏学出版社,2014年。
    
    来源:唯色RFA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再说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意义(唯色) (图)
·唯色:所了解到的一些有关“凶天”的现象 (图)
·唯色:路透社称凶天领袖刚坚“在中国享有重要人物的待遇”
·唯色: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四) (图)
·唯色: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二) (图)
·唯色: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一) (图)
·唯色、王力雄:七年前采访为丹增德勒仁波切请愿的藏人 (图)
·唯色: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图)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图)
·唯色:丹增德勒仁波切案2002-2003年日志(下) (图)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下) (图)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上)
·唯色:证言是如此迫切又重要(下)
·唯色:证言是如此迫切又重要(上)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 (图)
·唯色:艾未未的“翅膀”来自拉萨 (图)
·唯色:拉萨废墟之一:喜德林 (图)
·唯色:“八廓古城”这一场域(下) (图)
·唯色:拉萨路边的大人物厕所
·唯色:狱方6月看刘晓波不行了才送院就医 (图)
·刘霞突破封锁致电唯色声音发抖说“我不好”
·唯色作品《杀劫-镜头下的西藏文革》新版发行
·西藏女作家唯色微信帐户被封
·唯色致函脸书公司 删贴解释难消疑问 (图)
·作家唯色发藏人自焚视频被脸书删帖 (图)
·当古老的唐卡遇上浮躁的今天(唯色) (图)
·藏族女作家唯色拉萨机场被“请喝茶” (图)
·唯色探土赫提家遭便衣阻挠 伊力哈木案半年仍无消息 (图)
·唯色被解除软禁 (图)
·西藏异见作家唯色被软禁 美国关切 (图)
·藏族女作家唯色在克里访华之际被软禁 (图)
·中美对话期间 藏族女作家唯色被软禁 (图)
·克里访华之际 藏族作家唯色遭软禁 (图)
·唯色:噶举寺院公雅寺的堪布—尕玛才旺(又称堪布尕才)已被带往昌都县拘押
·唯色法文新书:西藏的自焚—— 世界的耻辱
·唯色夫妇又被软禁 疑与外国记者赴藏采访有关
·拉萨古城被当局大肆改建 作家唯色呼吁全球拯救拉萨 (图)
·当局监控升级,唯色无法出国领奖
·唯色获201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
·唯色:我与参与砸大昭寺的拉萨红卫兵鞑瓦的对话 (图)
·唯色: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三) (图)
·唯色:大开杀戒的西藏文革(图)
·唯色: 巴尚講述一九六九年「尼木事件」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文化大革命时候的拉萨(组图)(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