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行:洞朗是中共国楔进印度身上的一枚楔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3日 来稿)
     印度敢冒天下大不韪到中共国地界内干扰习大帝的边防事物,的确捉住了习大帝的七寸,也充分说明,印度政客很知道习大帝别看在国内气势汹汹,但对付国际事物,除了送钱以外,基本就是草包一个。说起来习大帝草包一个,也不能全怪习大帝,因为换成我们,内外交困的,也只能选择做草包,夹起尾巴,不能趾高气昂。因为国内可以大开杀戒,国外人家也有坦克飞机大炮核武器,谁怕谁啊?
    
     从战略角度上,习大帝修路修到洞朗地区,有直接影响印度控制不丹、锡金、尼泊尔以及印度东部地区之虞。不过,只要中共继续独裁统治,这种威胁确实是不存在的,因为不得民心的共产党,已经是强弩之末,民族之敌,哪里还有精力威胁他国的地盘?到是印度政客为了长治久安,逐渐向东向北蚕食,并看透中共的岁月不会太久,仿佛民主的中国才是印度最大的利益威胁。

    
     但是,印度政要并不知道,只要中共国变成了民主中国,中印之间,就没有什么威胁而言,只有共同的利益。因为,一旦实现民主,国界的存在也是走于形式,人民的需要第一,国家之间,顾及人民的时候,就没有领土争端的问题。不仅能搁置争议,还可以互惠互利的共同发展。
    
     所谓国界,那是独裁者的利益领地,它代表不了人民的利益,只要人民走到了权力阶层,不再有独裁者祸乱国家,那么领地也就无形的不存在什么绝对的范围。甚至,国与国之间,互惠互利地走通流动,大家和平安乐,岂不更好?
    
     习大帝可不愿意人民当家作主,一旦人民当家作主了,王岐山也是贪官了,习大帝更会是杀戮人民的刽子手,必死无疑。这是他惧怕民主来到的结果。而且,共产党内部的各种类型的刽子手,都会被清算,被民众法庭送进大狱的更会不计其数,中共流氓几乎都是监狱的客人。因为他们在执行独裁者的命令时没有把枪口抬高一寸。
    
     眼下,盗国贼们继续往海外转移资产,那个被郭文贵曝光的贯君能悄没生息地把180个亿的海航股份捐赠出来,就充分说明王岐山自己都不是干净的,他虽然有理由抓捕对立者,却改变不了官官自危的局面,况且,那些不用大脑想事的小流氓们,未来的日子也定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作为有点野心的习大帝,一方面要高压政策,震慑住国人不敢造反,虽然四面八方地到处闹局,但还能用杀戮震慑得住,暂时还能苟延残喘着;另一方面,还要彰显出自己的大帝身份,所以,印度的军人越界这么久了,有点过分打他的脸,然而,出门卖吆喝的习大帝,绝对是个银样镴枪头。他哪里敢于印度较量?因为国内局势不稳,大家枕戈待旦的就等着习大帝前方吃紧,后方也让他防不胜防。
    
     再者,他的军队,腐败的官吏都是他们一伙的,有好处,都是当官的,下面的只能干瞪眼,甚至连汤也喝不上,更不要说吃肉啃骨头了。若是战争一来,大家各怀鬼胎,谁给厌恶的人去挡子弹?到是不背后打黑枪就不错了。还指望这些士兵去前线卖命,岂不自欺欺人吗?习大帝虽然毛泽东般地树立自己的权威,但是,真正有智慧的群体,几乎都背他而去了,剩下的奴才无赖不要脸皮的手下,还能帮他什么?
    
     一个皇帝,必须有权威的大臣来保护,特别是战争时期,更需要一些人作为他的盾牌。但是,他周围的人,甘心给他挡子弹的,怕是少了。甚至没有了。原因就是他们相处的都是利害关系,或互相利用的关系,哪里还有多少傻蛋愿意为其卖命?
    
     只是,洞朗这个地方相当不错,可以楔进不丹、锡金、尼泊尔,以及印度东部地区,这样从战略上基本瓦解了印度东部的主动权,特别是过去中共忽视了的这个三个国家,最后很有可能被印度完全吃下去,不是吗?锡金不是吃下去了吗?中共不作为,面对印度的张牙舞爪,只能用“和平共处”来搪塞,结果印度就有机可乘了,把锡金先弄了过去。
    
     现在,不丹被印度保护,这种保护不如说是“跋扈”,不丹的外交事务,没有主权,军事也没有主权,最后若是不丹想独立自主,印度政府不高兴了,还不是继续吃下去?剩下的尼泊尔,印度也早就打它的主意,过不几年,尼泊尔也会在印度保护之下。
    
     所以,中共为了中共国利益,必然会插手南面的事物,要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安全,那面小邻国,就应该与其邦交,这是必须的,如果连这三个国家都不影响,太不明智了。而且,印度东部的三个邦,也可以在影响之列。到那时候,不是洞朗问题,而是整个中共国南部,都会受到中国的影响。
    
     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中国的影响决定了这个地区的政治取舍,绝不会是现今般地任由印度胡为。而且,一旦中共退出历史舞台,中国人民团结一心,凭借所拥有的国家实力,他将注定影响周边国家,民主的明天便能四处开花。
    
     目前急于解决的不是洞朗被侵占,朝鲜的金三核威慑不是直接影响美国,而是能直接影响中俄。特别是中共国,一旦金三丧心病狂,中共国民众受害会更多更严重。至于洞朗地区,由于习大帝没有能力约束印度,暂时被占领就是,要不,中共以来,藏南地区不是到今天还被印度占领着吗?
    
     作为有民族思想的我们,不要太生气了,该生气的是我们不能令习大帝聪明起来,这个初二博士后,也确实不具备中华民族的大智慧,到是逐渐走向灭亡也不奇怪。再说了,中共那伙流氓,有谁是真才实学的人物?还不都是些动物家族的高级成员?连起码的是人类一员都不配?
    
     最近印度又在增兵,看来习大帝的大嘴巴没有吓住印度,怎么弄?又要开什么狗屁分赃会,尽管效法毛暴君,还不如毛暴君能够令印度颜面具失,尽管毛暴君后来也无耻第退让,出卖国土,也比起习大帝不停地自打耳光要自然地多。再说,共产党以来,他们那些流氓就是那种德性,我们拿他们没有半点办法,谁让我们中华民族胎生出这些妖魔鬼怪来?
    
     2017年8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815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洞朗对峙 标志印转向战略抗华 (图)
·美专家:洞朗对峙北京已难收场 (图)
·中印对峙 不丹撇清:洞朗非领土 不关我的事
·北京可能打算采取有限军事行动解决洞朗对峙 (图)
·洞朗对峙背后的中印深层竞争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 黑烟滚滚的航母
  •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 鏂伴椈绠″埗浜嬩笟钃媰鍙戝睍
  •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 亞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如何回應曹先生的逐字稿之一
  • “開天闢地”的大災星-評大陸劇集《開天闢地》
  • 中国长臂迫使西方机构公司自我审查/RFA
  • 博客最新文章:
  • 雷声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9-2: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6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5.她虐我
  • 谢选骏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 藏人主张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 谢选骏“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 中国战略分析李伟东:“六四”反思:十大分歧新解及今日中国之路
  • 谢选骏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 高洪明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 张杰博闻金正恩访华核心一件事王岐山魔咒将在朝鲜应验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不承受十字架的痛苦,就不能真正地跟随我
  • 张杰博闻易中天:不进行制度变革中国教育和足球都没有希望
  • 谢选骏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 金光鸿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 谢选骏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 滕彪美退出人权理事会 滕彪呼吁应将人权与经贸利益挂钩
  • 金剑平蒙古国的集体化和大清洗
    论坛最新文章:
  • 联合国呼吁美国不要拘留移民儿童
  • 西安男子酒后公交车持刀伤人致两死八伤
  • 特朗普威胁将对欧盟销美汽车一律课税20%
  • 日本对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予置评
  • 习近平的中国里 不和谐的声音
  • 法国总理在深圳当法企推销员
  • 美防长访华前敲警钟 北京想恢复朝贡体制
  • 海南特许外国人正常上网惹众怒
  • 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政府不得透过手机追查个人行踪
  • 美中贸易战会动摇习近平政权的根基吗?
  • 与中南海仅隔街6.7平米小屋卖出250万天价
  • 波士顿法庭今审一华人偷寄反潜作战装置案
  • 孙波案后微妙宣布首艘自制航母可提前服役
  • 砍完军公教退休金蔡英文低姿态出面道歉
  • 欧美贸易战号角已吹响
  • 特朗普称赞平壤开始全面无核化受质疑
  • 及时油与一带一路 尼泊尔被指投向中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