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象棋高手一生的启示: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付振川
    
     我的舅舅是位象棋高手,一生坎坷,故事传奇。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或者说得到很多启示。

    
    舅舅一生不正经,我母亲常说他“半彪子”。这话是从我记事儿就开始听说的,那时他已年近四十。一个四十岁的人在常人眼里仍不稳重,可见他也确有与常人不同之处。
    
    听母亲说,他从小就淘,淘出圈:家里有钱,住大宅门,可夜间从不大门出入,而是翻墙进出。原本应该按部就班上学,而且可以读洋学堂,可他偏不,只爱棋。下棋就下棋吧,可他赌,用棋赌,小小年纪就开始赌。
    
    长大成人以后,更是以赌为生,指着下棋吃饭,还亮出招牌:你赢我,我给你二十;我赢你,你给我十块。母亲每每说到这里,就感叹:“唉,那时候一块现洋能买两袋洋面,一个拉包月的一个月的工钱啊!”
    
    当时的军统北平站站长酷爱象棋,常让司机开车把他接去,陪着站长下棋。我那时还不知站长是少将军衔,问舅舅:“他棋下的怎样?”舅舅答:“臭,下得很臭。可我每回都输他几盘,而且输得不露痕迹!”我那时只有十岁,不懂明明能赢、却为何要输。就又问。他答:“那是站长啊!你赢他,他能高兴?还会给我钱?”原来,每次下完棋,站长都给他十块、八块的。
    
    还是因为下棋,得罪了一个人物。这人物有枪,晚上就朝他打黑枪。舅舅吓坏了,跑去找站长。站长说:“这好办,在我这儿入个花名册吧。入了,他就不敢了!”
    
    就入了,挎着盒子炮进出跟着站长。那人就再不敢打他的黑枪了。
    
    我十岁的时候就能看出舅妈长得很漂亮,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身条很顺溜,穿得也时髦,会打扮。舅妈一生没有孩子。母亲偷偷跟我们说:“你舅妈以前是‘下处’的,后来跟你舅舅递私情黏上了,被娶回家,所以不会生养。可别到处乱说,更不能问你舅舅。”
    
    北平沦陷以后,舅舅拿过一届冠军。奖状是委托景德镇用瓷烧成的,白底黑字,名字也是烧成的,横长一尺五、上下宽七八寸。
    
    体委来人找他,让他参加专业象棋队。他客客气气把人打发走,却去电车公司做了售票员。我想象不出他做售票员的样子,因为他身高一米八,平日总穿毛料裤子,裤线熨得笔直,上衣是很帅气的皮夹克。
    
    母亲问他:“干嘛不去象棋队,非要去卖票?”
    
    他的脸呱嗒一下就灰暗下来,叹口气,说:“现如今不比从前了,得站的矮点儿就矮点儿,得不出头就不出头!”说完又叹,眼神越过窗玻璃望向远处······
    
    “文革”时,他这个军统特务被揪出来,但很少批斗、很少挨打。他说:“我算什么军统啊?!就是入个花名册,还是陪着人家下棋!”可少挨打的原因,家里大人都知道——他很会处人缘,而且总是“得站的矮点儿就矮点儿,得不出头就不出头”!
    
    我家哥儿五个,我行三,舅舅最疼我,因为我最淘——许是惺惺相惜吧!他常带我出去玩,去他家住。我到他家就乱翻,有次把床上的褥子都掀了,才发现:两口子的床是用装茶叶的箱子码成的,箱子里装的全是下棋方面的书,有些还是线装书;还有好几副制作特精美的象棋,棋盘是用特软、特白的绸子或绫子做的,上面的棋格用金线绣成。
    
    记得我小的时候,母亲曾让他教我学棋。他不教,问原因,他说:“我教三儿,就把三儿害了。以后长大,还是干点粗苯活儿的好!”
    
    与他接触,听他说过太多与棋有关的话,当时听不懂。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用手指戳点着棋盘说“势”,总是“势”来“势”去的。问他啥意思,他总是一句话:“现在你不懂,以后就懂了!”
    
    记得好像是六八年,突然就有四五个穿军装、戴领章帽徽的人走进他家。进门就只顾与舅妈说话,然后告诉舅妈,大意是她小时候走散了,现在她的亲爹终于找到她了——她爹是一大军区的司令。来人让两口子收拾东西,现在就跟他们走,爹急着要见。
    
    当时我正好在他家。舅舅说死说活也不去,无论来人怎么劝,他都坚持不去。老小子可真他妈的拧啊!以前是母以子为贵,这会儿应是“夫以妻为贵”,跟着享福,不去不是犯傻吗?!可他就是死爹哭妈拧丧种般的不去。
    
    舅妈跟着当兵的人走了,我跟着舅舅在他家住了一个月。有一天,街门外有摩托车引擎响声,跟着就喊舅舅的名字:“拿电报!”
    
    舅舅就兔子似的一下蹿出去,拿着一张纸回来就开始手舞足蹈,兴奋得像个孩子:“嘻嘻,你舅妈后儿就回来啦!就回来啦!”双手就像舞场乐队持沙锤者那样乱颤;脸上则像四月的花,一片灿烂!
    
    以后,舅妈常去外地看她爹,可舅舅却一次都没跟去。家里大人问:“你怎么就那么拧,怎么就死活不去呢?”
    
    舅舅答:“我娶的是她,我跟她是夫妻;她去看她爸,她爸跟她是父女;我跟她爸不认识,没有关系,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有懂文字的读到这儿,也许会问:你这还是议论文字吗?
    
    我只能答:是不是的吧,反正有人能读懂!
    
    唉,这国、这民、这事儿······养活孩子不起名——你可叫个什么呢?!
    
     2017年6月16日于纽约。
    
     顺插一广告:付振川Twitter账号:@R2QQQAURjNJA8eu 若您读着不过瘾,还想接茬读,敬请关注。谢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413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的真实心境: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二 (图)
·中共究竟何时亡? 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一 (图)
·性爱的动力是憋得难受: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十 (图)
·舔腚-擅吹牛B的记者: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九
·“街头”威力大于枪杆子: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八 (图)
·“人民”是个神马东东?: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七 (图)
·王峭岭,羞杀几多大男人: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六 (图)
·高层官员办公室“睡午觉”: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五 (图)
·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四:削尖脑袋要当官
·“特色国”官场众生相: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三
·官员们的“性趣”精彩纷呈: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二
·开篇伊始话“文体”: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 之一 (图)
·打虎红透半边天:倒不倒王岐山?习近平左右为难/付振川
·付振川: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
·付振川:习王联盟将会解体 王岐山的命运令人唏嘘
·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付振川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 ACallforInvestigationIntoHNAGroup’sActivitiesintheUSa
  • 薄瓜瓜要向谁“复仇”?
  •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 旧梦重温(歌词)
  •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悲夫,香港!悲夫,【临阵越恶】!
  • 生命禅院二十八、知晓来生益处多
  • 金光鸿關於臺灣世大運開幕式的幾個臉書帖子
  • 郑恩宠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 谢选骏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 严家祺严家祺: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 喻智官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2-1:伪史堂皇设迷雾,异常之处真相出
  • 谢选骏《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 非智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谢选骏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感谢你们回应
  • 生命禅院二十七、饮食奥秘
  • 刘蔚博士满街走,海归不如狗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第一夫人将行实而无求名
  • 全美引颈期盼99年来首个日全蚀
  • 巴城恐袭死者又添一人 肇事者拥枪在逃
  • 白人至上主义沉渣泛起,特朗普难辞其咎
  • 西班牙为巴塞罗纳死难者哀悼
  • 世大运开幕式事件 蔡英文要追究政治责任
  • 马赛汽车冲碾人群警方暂定非恐袭
  • 中国第二艘航母快要造好了
  • 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案明长沙突开庭国际关注
  • 19大前出版《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
  • 中国低调批评美国301调查不负责任
  • 网络暗码消息惊传19大布局 汪洋将任总理?
  • 美驱逐舰今晨与邮轮相撞 亚洲海域第二起
  • 美韩军演开打 核心操练先发制人打击平壤
  • 日自民党议员反对加国设“南京屠杀纪念日”
  • 美韩军演时机微妙 遏制或再刺激金正恩?
  • 曾金燕:港良心犯诞生 王丹:黄之锋选诺奖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