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全面压制民间杂音:当胡锡进成为焦大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20日 来稿)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领导人视察官媒,央视的大字标语尤其引人注目,鲜明阐释当下的路线。
    
    在大陆的舆论场中,《环球时报》一致扮演着绝对亲体制的角色,其主编胡锡进因此得名为「胡飞盘」,意思是无论当局做什么,胡编总能找到角度加以合理化,堪比能接住所有飞盘的竞技犬。不过,近日胡锡进自己的一席话,倒是成为了舆论场中的飞盘:
    
    @胡锡进: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宽松会导致一些问题,但它带来的好处更多些。新中国的历史证明,言路宽松与社会活力的关系密不可分,而对于它导致的问题,国家的应对能力是宽裕的。希望政府各部门、各级和各地官员都能为实现言路更宽做出自己贡献。 2月14日 19:47 来自 iPhone 6 Plus
    
    如果将这番话换成任一公知大V来说,一定是点赞滚滚,由胡锡进说出来,许多人就难以接受了,从下面的纷纷留言来看,或以为胡编被盗号,又或者以为胡编转向了,更有任直指胡编妄议中央。胡锡进的这番话,其实并不出格,所谓建设性,其实就意味承认和顺从体制,胡锡进这番呼吁,其核心依旧是当局的雅量,而不是制度的安排,是宽松的空间,而不是话语的权利,也就是说,这充其量也就是一种开明姿态,与言论自由八杆子都还打不着。
    
    大陆的专政体制,从来都是取消言论基本权利的,而在1990年代之后,在市场化消费主义的浪潮下,市场化媒体和网络空间中,确实存在着相当自由化的内容,对此,体制固然从未放弃过加以管控和打压,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近乎默许其存在,然而,近年来,这一话语空间遭到了极大的压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当下所推行的是一套不需要杂音的路线,即通过强化体制的一致性,来实现对社会的全面控制,在体制内,这一路线就意味着不许妄议,而在体制外,则意味着消除任何意义的杂音,并放大各种支持的声音。
    
    因此,不得不承认,在当下的话语风向和体制作为中,胡锡进的这番话,又确实显得与他的身份有所违和。胡锡进的这番话,并不是体制在话语管制上出现变化的什么信号,而更可能是其本人的一个自选动作,这表明,即使是《环球时报》这样的官方报纸,以及胡锡进这样的飞盘党,也对此吃不消了,正如罗世宏教授评论的那样:「一份向来独享新闻和言论特权的党媒市场报的总编辑,现在竟然也开始给官方提建议,呼吁广开言路,可见中国大陆当下的新闻和言论空间已经压缩到了什么程度!」
    
    这一路线的浮现已有几个年头,也有过一些重要节点,如被大陆网民称为「周带鱼」的周小平的横空出世,由于其粗鄙无文到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步,但却被强行推向了整个社会,引起了很多的讨论,在一些依旧对最高权力抱有幻想的人士看来,推出「周带鱼」更像是一个阴谋,然而,恰恰相反,「周带鱼」的横空出世,意味着一套以重复为手段,以占领为目标的基本战法,也就是说,在将其他声音逐步清除出去的同时,通过数量优势达到占领舆论空间的效果,近段时间的小粉红翻墙,其实也是这一战法的体现。在这套战法中,最重要的是忠诚和数量,而不是技术和质量。
    
    如果体制确实采取这一战法,笔者也曾经预言,首先,作为被清除对象的公知,会首先消亡,所谓「带鱼一出无公知」,其次,一些原本用于针对自由化话语的设置,也会衰落乃至消亡,如舆情监测。没有舆情了,自然就不需要监测了,舆情监测服务的上升,伴随着网络舆论尤其是微博舆论的升高,如今难免会走下坡路。又如司马南、吴法天这样的高级五毛,其存在感主要来自对于自由化话语的对冲和抵消,如果公知都没有了,也就不需要高级五毛了。 《环球时报》虽然隶属于《人民日报》,但还是一份市场化媒体,尤其是在胡锡进主持期间,其存在价值主要来自对自由化话语的攻击,以达到帮助体制抵消自由化话语影响的目的,如今,言论空间的寒冬,使得《环球时报》和胡锡进本人的存在感一再探底,甚至感到无趣,以致作出这样的自选动作,也并非没有可能。
    
    从更深的背景来说,尽管大陆所有媒体都有体制属性,但是,在体制内媒体人的自我期许中,吸引公众而不是排斥公众,既是其自我期许,也是其向体制证明自身价值的关键。市场化之后,许多体制内人士包括媒体人也意识到,市场化必然带来利益的分化,以及相应的意识形态多元,如果能在体制和新兴社会阶层之间形成话语重叠,不仅更有利于体制的存续,也更能凸显自身的自身价值,面对日益活跃的自由化思潮,许多体制内人士包括媒体人也认为,更需要的是通过用温和的话语去对冲激进的话语,而不是采取一味打压的方式。从日常的表达中,似乎看不出胡锡进有如此的倾向,但既然同属体制内媒体阵营,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足为奇。
    
    不过,以当下的走向来看,全面压制民间杂音,单向放大体制声音,已是既定的路线,就在今天,一些习近平视察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等单位的图片在网上流传,其中一幅央视的大字标语尤其引人注目:「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再也鲜明不过地阐释了当下的路线,这是一种建立在忠诚和数量,而非技术和质量之上的路线,也因此,胡锡进的这些话,反映的是某些体制内人士为党国分忧的内容,但可以预期的是,当下的路线并没有什么逆转的可能,胡锡进的这种担忧,非但不能影响到既定的路线,也不排除胡锡进本人因此被塞马粪,成为焦大的可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81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之许:央视春晚——拙劣的新极权文艺路线
·莫之许:漫长的荒废年代:20年有过努力但一无所获
·莫之许:对索罗斯如临大敌的原因,当局失去底气
·莫之许:在赵国,人人都曾是小粉红
·莫之许:那些伪知识分子:新左派成为体制的工具
·莫之许:对马永平们的同情折射对社会秩序绝望上升
·莫之许:外资一去不复返,冲击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
·莫之许:“你也配姓赵”——党国天下赵家人
·莫之许:浦志强命中注定的荣耀与苦难
·莫之许:从郭广昌、徐明看中国式资产阶级的末路
·莫之许:公共问题不需要鸡汤话语
·莫之许:南周案曲终人散
·守鱼:莫之许被招安背后的谣言三要素
·莫之许:大陆互联网开始「部落化」时代
·莫之许:赞美压迫者?来自缅甸的虚假希望
·莫之许:面对中共新极权现实:冷眼相看习马会
·莫之许:「报书名」与找信号
·莫之许:延续专政战略意图:文化产业的垄断时代
·莫之许:拦截习近平,访民是中共专政的不治之症 (图)
·莫之许:国内新极权国际新冷战 TPP近乎幻想
·余世存、莫之许等学者悼念陈子明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对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访美做出回应
  • 尼加拉瓜再次验证权力导致腐败
  • 中共高层开始为重回“文革”左倾老路踩煞车
  • 习近平连任后首外访 阿联酋成首站
  • 日欧自贸协议被指“危害气候”的协议
  • 习近平偕夫人访阿联酋和非洲4国
  • 阿尔萨斯葡萄酒之路
  • 李文足疑当局对其夫王全璋酷刑折磨
  • 陈明通向美传达:台不可能把命运交付对岸
  • 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叛武装达成协议
  • 土耳其解除国家紧急状态但推出新反恐法案
  • 上半年中国人访日再抜头筹
  • 网传美国瑞士将公布中国官员海外资产
  • 传3万陆人被港“伦敦金”骗走82亿 多人上访
  • 文件显示警方因“不信”民族党所以预先“灭党”
  • 英关注民族党被禁呼吁港府尊重港人自由
  • 法拟年底前提案 讨论女同志适用人工生育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