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唯色: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23日 转载)
    唯色: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这两张照片,是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关押时,由狱方安排、拍摄并交给来探监的亲属。事实上,亲属最后向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告别时看见,仁波切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破旧而窄小的牢房,他所有物品和去世时穿的囚衣都很破旧。(图片来自当地藏人)
    
    唯色:2015年七月日志——丹增德勒仁波切之死


    图片:狱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近照。(当地藏人提供)
    
    2015年7月12日
    
    这天晚十时许,在成都等候探监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属,突然接到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监狱通知,声称“阿安扎西于今日下午病故”,再无任何交待。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属即妹妹四郎德西、正呷,多次向当局要求探访丹增德勒仁波切,但自2013年11月6日探监之后,迄今再未能见到,而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么多年的含冤牢狱生活,使仁波切的身心遭受严重摧残,有关当局所持的强硬态度也从未有任何改观和转变。亲属们以他有心脏、血压的疾病为由,多次请求当局允许他保外就医,但并未得到答复。
    
    2015年7月2日,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两位妹妹被允许去成都,等候批准探监的通知。十天之后,却等来了仁波切突然去世的噩耗。
    
    2015年7月13日
    
    丹增德勒仁波切突然于狱中身亡的消息,震惊康区南部:7月13日中午,上千名雅江县藏人聚集红龙乡政府抗议、哭诉,要求解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死因,要求当局归还其尸体,而当局派军警在场戒备,并开镇暴枪、放镇暴弹驱散人群。有数十名藏人受伤。当地保安加强﹐当地通讯中断,通往当地的主要道路亦被封闭。
    
    而仁波切在成都的亲属,去四川省监狱大门外静坐、哭诉。也有多名亲属从理塘县赶去。
    
    2015年7月14日
    
    丹增德勒仁波切突然于狱中身亡的消息,也震惊全球各地藏人小区,举行各种抗议活动,并要求中国当局调查死因,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据媒体报导,英国议会的全政党西藏小组主席汉米尔顿议员严词谴责,指出“中国一直无视国际社会对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关切,也忽视被普遍接受的法律程序准则,拒绝在丹增德勒仁波切重病的时刻给与保外就医,此刻中国的手上染着他的血迹”。
    
    路透社、美联社率先报道。随后BBC、纽约时报、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外媒纷纷跟进报道。
    
    但我注意到多家外媒在报道时,称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表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2005年又减为20年有期徒刑”,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也称仁波切被减刑20年,然而这个消息是错误的!
    
    丹增德勒仁波切从未被减刑20年!丹增德勒仁波切于2002年12月2日被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实施恐怖爆炸、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5年1月26日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后再未被减刑,至2015年7月12日下午突然去世时,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刑期最后仍是无期徒刑!
    
    中国官媒新华社2005年1月26日的报道中写得很清楚:“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6日裁定,对因爆炸罪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的阿安扎西刑罚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于当天向阿安扎西送达裁定书。”见http://news.sina.com.cn/c/2005-01-27/09464962341s.shtml。
    
    我在我的博客上发文:“紧急:突然死于狱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从未被减刑20年!”。并在推特和Facebook上也提出。
    
    我开始编辑关于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一本书,包括这十三年的文章、文件、图片、采访、当地百姓的上访信以及律师的日记等等,约十多万字。将交由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这是仅能做的纪念。
    
    2015年7月15日
    
    7月15日,在川东监狱(正式名称为“四川省第三监狱”),来自甘孜州雅江县、理塘县百余名藏人静坐,要求监狱当局交还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要求依照藏人传统葬俗为仁波切举行宗教仪轨、安排后事,要求让信众最后见丹增德勒仁波切一面。四川省司法局局长及雅江县、理塘县和甘孜州官员开会,一概拒绝藏人提出的全部要求,强调马上火化遗体,却不给仁波切死亡原因,甚至未按中国的《监狱法》,出具医疗鉴定等任何手续。当局并且派遣全副武装的特警包围静坐藏人。
    
    静坐藏人表示,如果得不到仁波切遗体,如果见不到仁波切遗体,他们只能认为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被害死。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四郎德西、正呷等亲属,被狱方带进监狱观看监控仁波切的摄像。据说监控摄像显示,7月12日上午,丹增德勒仁波切身体状况如常,但吃过早餐后突然倒地昏厥。狱方说,下午两点去世;后来又说是下午4点去世,没有给出一个确切时间。而且直到晚上十点多才通知亲属。
    
    路透社记者问我:“对藏人来说,他们为什么要当局把仁波切的尸体回归他们?”我答复:“因为按照西藏文化,死者的遗体必须要依照传统葬俗的方式处理,而且丹增德勒是出家人,是仁波切,有严格的葬俗。如果不按照这种方式去做,一是对死者的亵渎;二会对仁波切的转世造成障碍;三会给仁波切的信众,造成精神伤害。”路透社记者问我:“当局拒绝把尸体还给家人,藏人是如何解读呢?”我答复:“当局拒绝把尸体交还家人,很多藏人会解读为:仁波切是非正常死亡,是被害死。”
    
    抵达川东监狱的百余名藏人包括仁波切亲属,被当局分开安排住宿。同时旅馆也安排了许多监视藏人的警察。
    
    有十五个受伤藏人住进成都的医院,有照片传出。获悉名字的伤者有:秀章阿尼、秀章格格、克曲、旺姆、登真土吉、登真郎打、阿尼、登批、多布、阿多布。其他受伤者没有照片。
    
    从网上找到当局今年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其中规定:
    
    第五条 罪犯死亡后,监狱应当立即通知死亡罪犯的近亲属······
    
    第九条 ······(二)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对监狱的调查结论有疑义,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为需要调查的;
    
    第十四条 监狱或者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对人民检察院作出的调查结论有异议、疑义的,可以在接到通知后三日内书面要求作出调查结论的人民检察院进行复议。监狱或者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对人民检察院的复议结论有异议、疑义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将复议、复核结论通知监狱和死亡罪犯的近亲属。
    
    第十六条 罪犯死亡原因确定后,由监狱出具《死亡证明》。
    
    第十九条 尸体火化自死亡原因确定之日起十五日内进行。
    
    死亡罪犯的近亲属要求延期火化的,应当向监狱提出申请。监狱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延期。尸体延长保存期限不得超过十日。
    
    第二十条 尸体火化前,监狱应当将火化时间、地点通知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并允许死亡罪犯的近亲属探视······
    
    第二十一条 尸体火化后,骨灰由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在骨灰领取文书上签字后领回······
    
    第二十四条 死亡罪犯系少数民族的,尸体处理应当尊重其民族习惯,按照有关规定妥善处置。
    
    2015年7月16日
    
    丹增德勒仁波切于今日上午北京时间7点,被关押仁波切十三载的川东监狱强行火化。丹增德勒仁波切亲属提出的要求概被拒绝。狱方称,不管亲属是否同意,都将在这个时间火化,如果愿意见面就安排见面,如果不愿意见面也要火化。
    
    凌晨1点多,18位来自丹增德勒仁波切寺院的僧人(包括两位喇嘛)被带往关押仁波切的地方,被允许可以为仁波切清洗遗体,更换袈裟,念经。
    
    之后,14位亲属于清晨被带往关押仁波切的地方,被允许见遗体。路上看见两条白云呈直线飞升,藏人们认为这是一种兆示。
    
    而关押仁波切的地方,是距离川东监狱五六公里的一个秘密监狱,从门口到里面布满各种警车和全副武装、穿各种制服的军警约数百,戒备尤其森严。僧人与亲属被搜身几次,不准带手机、相机等。
    
    而关押仁波切的牢房是在山崖上,他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破旧、简陋、窄小的牢房,犹如地牢。而他所有物品和去世时穿的囚衣都是破旧的。
    
    据见过遗体的亲属说,仁波切的指甲和嘴是黑色的,这让他们产生怀疑。
    
    这个秘密监狱有焚尸炉,尸体不是送往殡仪馆火化的,而是就地火化。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所有物品,包括囚衣等,一起被烧毁。火化现场只留下了两位喇嘛,两位仁波切的亲属。
    
    狱方表示可以给骨灰,但是没有给亲属出具医疗鉴定等手续。亲属们没有在火化文件上签名。
    
    而留在火化现场的两位喇嘛和两位亲属最后是否得到仁波切的骨灰,仁波切的骨灰是否会被掉包,目前都不得而知,因为这四位藏人整整一天无法联系得上,他们的手机全部处于关闭状态,无人知道他们是否已带骨灰返回家乡。仁波切的其他亲属留在成都等候他们的消息。
    
    目前,昨天围聚川东监狱静坐的百余名藏人被要求离开。但是,理塘、雅江等地的电话和网络等通讯依然是被中断。
    
    而昨晚,仁波切妹妹正呷之前交予狱方却被拒绝的书面申请写的是:
    
    复议申请
    
    我们对今天监狱方给阿昂扎西死亡的相关事宜的答复存在以下异议。
    
    1、今天一进(已经)狱方给我们读了很多鉴定证明,我们要求狱方把医学死亡鉴定给我们一份,狱方上午答应了,同意人是狱方一个叫黄书记的,但下午又对我们说不能给死亡医学鉴定证明。
    
    2、死者遗体不能带回家,我们怀疑死者的死亡根(跟)狱方有关。死者死后遗体不能带回去这是那条(哪条)法律规定的,请给予说明。
    
    3、如果狱方不能对死亡的原因做出明确和清楚的答复,我们将请记者及相关人员对此事一查到底,如果能带回去,我们就不在(不再)过问此事。这也是我们所有亲属及广大信徒的心愿。
    
    4、狱方知道死者死亡后,而且在知道我们在成都的情况下,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还有狱方给出的死亡时间不一致,有的说是2点钟,有的说是4点钟。
    
    5、狱方告知我们如果不看尸体,在规定时间内火化,狱方及相关部门对死者的原因不能作出满意的答复前,相关的法律、法规是否有规定可以火化死者遗体。
    
    申请人:正呷
    
    第1条 补充:按照《监狱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罪犯因病死亡,由监狱作出医疗鉴定。」按照今年政府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罪犯死亡原因确定后,由监狱出具《死亡证明》。」
    
    第2条 补充:按照今年政府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死亡罪犯系少数民族的,尸体处理应当尊重其民族习惯,按照有关规定妥善处置。」阿昂扎西是藏族,是出家僧人,我们要按照藏族丧葬传统来处理他的遗体,请你们尊重藏族习惯,将遗体交给我们亲属及信众,让我们按照藏族传统风俗习惯来安排后事。
    
    第3条 补充:按照今年政府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第九条规定:「(二)死亡罪犯的近亲属对监狱的调查结论有疑义,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为需要调查的;」我们作为亲属,我们要向省检察院提出调查。
    
    第4条 补充:按照今年政府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第五条规定:「罪犯死亡后,监狱应当立即通知死亡罪犯的近亲属······」而狱方的所作所为,是违背了规定的。
    
    第5条 补充:按照今年政府新出台的《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第十九条规定:「尸体火化自死亡原因确定之日起十五日内进行。死亡罪犯的近亲属要求延期火化的,应当向监狱提出申请。」我们作为亲属,我们要求延期火化,绝对不接受狱方匆忙火化。
    
    正呷要求
    
    仁波切的亲属哭诉,要还仁波切被死亡的真相。并再次提起五年前(即2010年5月),仁波切的亲属及信众在要求给予丹增德勒仁波切保外就医的呼吁书中,写过这样两段话:
    
    “······当天,监狱负责人及声称给仁波切治疗过的医生数人,提前警告了探监的有关注意事项,并简单介绍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最新状况,说他患有高血压等疾病,随时有突发病危的可能性,要求探望时间及谈话尽可能缩短,勿要谈及家乡情势以及国外媒体对其关注等情况。······”
    
    “······仁波切还介绍了自己身体尚可,并无任何病危的可能。因此,狱方关于仁波切病重的说法让我们忧心忡忡,并且深表怀疑。说他随时有突发病危的可能性,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呢?是不是作为一个诡异妙计为加害仁波切而提前放出的口风?······”
    
    路透社等媒体、人权观察及SFT等在网站上纠正了对仁波切刑期20年的错误说法,改为无期徒刑。几日后,纽约时报的英文、中文报道也都对此作了更正。
    
    2015年7月17日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正呷和女儿于上午八点过,被甘孜州理塘县公安从成都的旅馆带走,被指鼓动当地信众抗议。正呷全名正呷拉姆,52岁。她的女儿叫尼玛拉姆,25岁。
    
    而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于昨日早上被火化后,留在现场的四位藏人(两位喇嘛,两位亲属)一直失联,直到今天傍晚才有消息。但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装有仁波切骨灰的盒子被抢走。
    
    据消息说,仁波切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后,骨灰装在骨灰盒里,交给了四位藏人。之后,四位藏人带着骨灰盒,在多名警察的押送下返程,并不得不留宿实际上距离雅江县较近的泸定县。当晚,有四川省和甘孜州官员带着许多军警到旅馆,声称上级有关部门决定要将仁波切的骨灰倒入大渡河。四位藏人苦苦哀求,仍被官员从他们手中夺走骨灰盒。四位藏人绝望至极,认为遭到欺骗。
    
    理塘、雅江等地仍被断网、断通讯。但还是有消息传来,上午在雅江县城,仁波切的信众举行了抗议活动,但详情及是否遭到镇压不明。而在红龙乡的那烂陀寺,这座丹增德勒仁波切建的主要寺院,住进了大量特警和武警,禁止僧人离开寺院,禁止藏人信众点灯。
    
    2015年7月18日
    
    红龙乡仍被军警戒严。其他地方的情况不明。
    
    关于仁波切的骨灰被抢走,是真实的。抢夺骨灰的官员声称要扔进河水,但是否真这么做,四位藏人没有目睹,无法确实。能够确定的是,官员们不顾他们的苦苦哀求,硬是从手中夺走了骨灰盒扬长而去。
    
    被警察带走的正呷母女依然无消息。有公安给正呷的儿子打电话讲,五天之内将放人。但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欺骗她的家人。
    
    读法国学者穆沙写的《空中的坟墓——读曼德尔斯塔姆、策兰和凯尔泰斯》一文,如同对仁波切的遭遇的描写:“他将毁灭你,直到你的坟墓。好让任何人都无法知道,世上曾有你这么个人存在过。”“在政治恐怖的状态下······毁灭机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抹平痕迹,包括受害者的痕迹,和屠杀本身的痕迹。”然而,见证者的文字,就是“一座由空气筑成、悬于空中的坟。每一次,当一篇作品写到无名状态下的死亡,这座坟墓就显现出来。”
    
    2015年7月19日
    
    据悉,昨日中新社有报道。从网上找到,如下:
    
    阿安扎西因病在狱中死亡
    
    中新社北京7月18日电 记者18日从有关方面获悉,四川僧人阿安扎西(境外称丹增德勒)本月12日因病在服刑监狱死亡。
    
    生于1950年的阿安扎西原系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红龙乡崇禧寺僧人。根据检方指控:2000年底至2002年3月,他策划指使了在四川康定县、理塘县和成都市天府广场等地的5起爆炸案,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
    
    2003年1月,阿安扎西因爆炸罪等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5年1月减为无期徒刑。
    
    有关方面提供的消息称,7月12日,在四川达州市川东监狱服刑的阿安扎西被发现在午睡时出现呼吸衰竭状况,监狱医生和当地医院急救中心人员先后赶到现场救治,随即将其送往大竹县人民医院ICU病房抢救,因心源性猝死,经抢救无效于7月12日16时05分宣告死亡。
    
    据悉,川东监狱15日已经按照法律程序向其家属通报了死亡情况,达州市检察院依法对其死亡情况作出调查结论。
    
    据有关方面介绍,阿安扎西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疾病,入监以来,监狱医院一直给予积极治疗,其多次到大竹县人民医院和达州市中心医院检查治疗。但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第254条规定,该犯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法定条件。(完)
    
    ——所谓“中国《刑事诉讼法》第254条规定,该犯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法定条件”,应该指的是规定中的这句话:“对适用保外就医可能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或者自伤自残的罪犯,不得保外就医。”显然当局的理由,是把丹增德勒仁波切视为“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
    
    然而,中新社如此报道,貌似陈述事实,那么,既然丹增德勒仁波切是“因病在狱中死亡”,且送往了“医院ICU病房抢救”,为什么——
    
    1、 为何不给亲属出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医疗鉴定书?为何答应给,又反悔不给?
    
    2、为何不顾亲属异议,强行匆忙火化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
    
    3、为何遗体不送往殡仪馆火化,而是在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监狱火化?
    
    4、为何不按照相关监狱法规定,给亲属出示火化手续?
    
    5、为何在火化遗体之后,先是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骨灰交给亲属及僧侣,但当晚在返程路上,不顾亲属及僧侣的苦苦哀求,硬从他们手中抢走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骨灰?
    
    6、为何有关官员对亲属及僧侣会宣布,要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骨灰倒入大渡河中?
    
    7、 为何要派公安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和侄女带走,直到目前还是失联状态?
    
    如果中新社不能回答这些问题,那么,我们当然有理由认为中新社的报道是虚假的,是谎言。
    
    2015年7月20日
    
    官媒开始歪曲事实。
    
    新华社表示,丹增德勒入狱以来,健康的权力得到了保证。但是,他经常拒绝就医或者吃药,使健康恶化,患心脏病而死亡。
    
    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标题先是:美休想再从中国监狱“捞”出一个罪犯;但现在已经改成:服刑罪犯丹增德勒病亡 藏独组织煽动民众。环球时报说,丹增德勒多次上了美国所罗列的中国“政治犯”名单,是美方在人权领域找中国茬经常提起的人名之一。然而美官方清楚丹增德勒的犯罪事实,因此提到他时大多是应景。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妹妹正呷拉姆和侄女尼玛拉姆至今没有消息。(补充:据报导,直至8月1日才传出消息,正呷母女刚获释,也即被拘半个月。)
    
    2015年7月21日
    
    这天是我的生日。我写了这本书的前言:《记录会成为一座“空中的坟墓”》。
    
    同样死于强权监狱中的前苏联诗人曼德斯塔姆,在一首开头为“让这空气成为见证者”的诗中写道:
    
    “冷漠而瘦弱的人们
    
    将厮杀,将受冻,将忍饥——
    
    而在自己著名的坟墓,
    
    安葬着无名的战士。
    
    瘦弱的燕子,
    
    你虽已忘却飞翔,
    
    还请你教导我,
    
    没有了尾羽,没有了翅膀,
    
    怎样应对这空中的坟墓。”
    
    此刻,夜已深,更黑。为丹增德勒仁波切燃灯祈祷:嗡嘛呢叭咪吽······
    
    2015年7月12日至21日,于北京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505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唯色:我讲述看不见的西藏——为《西藏笔记》捷克译本写的序 (图)
·唯色:丹增德勒仁波切案2002-2003年日志(下) (图)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下) (图)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上)
·唯色:证言是如此迫切又重要(下)
·唯色:证言是如此迫切又重要(上)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 (图)
·唯色:艾未未的“翅膀”来自拉萨 (图)
·唯色:拉萨废墟之一:喜德林 (图)
·唯色:“八廓古城”这一场域(下) (图)
·唯色:拉萨路边的大人物厕所
·唯色:“八廓古城”这一场域(上) (图)
·唯色:记录会成为一座“空中的坟墓” (图)
·唯色:礼物:两则当代西藏民间故事
·唯色:记那年“七一”在布达拉宫广场 (图)
·唯色:被德国修片师修没了的鼻涕 (图)
·唯色:喜德林废墟的前世(一) (图)
·唯色:从妖魔化的《农奴》到香格里拉化的《第三极》
·唯色:噶尔本啦的供养 (图)
·西藏女作家唯色微信帐户被封
·唯色致函脸书公司 删贴解释难消疑问 (图)
·作家唯色发藏人自焚视频被脸书删帖 (图)
·当古老的唐卡遇上浮躁的今天(唯色) (图)
·藏族女作家唯色拉萨机场被“请喝茶” (图)
·唯色探土赫提家遭便衣阻挠 伊力哈木案半年仍无消息 (图)
·唯色被解除软禁 (图)
·西藏异见作家唯色被软禁 美国关切 (图)
·藏族女作家唯色在克里访华之际被软禁 (图)
·中美对话期间 藏族女作家唯色被软禁 (图)
·克里访华之际 藏族作家唯色遭软禁 (图)
·唯色:噶举寺院公雅寺的堪布—尕玛才旺(又称堪布尕才)已被带往昌都县拘押
·唯色法文新书:西藏的自焚—— 世界的耻辱
·唯色夫妇又被软禁 疑与外国记者赴藏采访有关
·拉萨古城被当局大肆改建 作家唯色呼吁全球拯救拉萨 (图)
·当局监控升级,唯色无法出国领奖
·唯色获201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
·藏族作家唯色申请护照 被告知“国家安全部禁止出境人员”
·推友因响应唯色发起的签名遭到推特官方冻结
·藏族女作家唯色最近发表文章呼吁藏人停止自焚
·唯色:大开杀戒的西藏文革(图)
·唯色: 巴尚講述一九六九年「尼木事件」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文化大革命时候的拉萨(组图)(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