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周永康的下场是所有特务头子的下场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25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余杰:周永康的下场是所有特务头子的下场

    我们作出选择的基础不是民主制度的优越性,而只是独裁专制的罪恶——民主制度的优越可能会令人怀疑,但独裁专制的罪恶却是肯定的。这不仅是因为独裁者必定会滥用权力,而且独裁者纵使慈善有加,也会剥夺他人的职责,并因此而剥夺他们的人权和义务。

    ————卡尔·波普尔

     

     

     

    圣经中说:“有权势的人如火绒,他的工作如火星,都要一同焚毁,无人扑灭。”明代戏剧家孔尚任在《桃花扇》中写道:“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是故,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看到独夫民贼以及为他们服务的特务头子成为哀哭切齿的阶下囚的那一刻。

     

    古今中外,手上沾满鲜血的特务头子从没好下场:古代中国执掌锦衣卫的魏忠贤被赐死在流放途中,德国党卫军头目希姆莱被捕后咬破毒药胶囊自尽,苏联克格勃头子贝利亚被同僚逮捕并枪决,国民党的军统头子戴笠死于神秘的空难尸骨无存······当他们掌握权力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风凛凛、顾盼自雄;但当他们死去时,则凄凄惶惶、满身屎尿、猪狗不如。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周老虎入笼,中共党内在文革后形成的“刑不上常委、祸不及三代”的“潜规则”顿成过眼云烟。周永康不是一个人倒台,而是全家覆灭。虽然还没有到帝制时代株连九族、满门抄斩的地步,但在牵连家人这一点上,周永康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政治斗争的失败者陈希同和陈良宇的下场更悲惨。这也表明,中共党内斗争的残酷程度,已趋于血肉横飞。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党内决不能搞封妻荫子、封建依附那一套,搞那种东西总有一天要出事。而事实也证明,曾经获得周永康关照的家人和追随者都纷纷被拿走特权——在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周永康各个时期的过秘书无一漏网。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就连周永康五岁的孙女也被幼稚园开除,理由是她的所有家人都已被捕。此前,周永康的孙女就读的幼稚园,当然是“谈笑皆王公,往来无匹夫”的顶级幼稚园。她的同学和伙伴,无不来自高官显贵之家庭。只有中南海里的贵族子弟,才能从小一起长大。然而,当她爷爷不再是党内“同志”之后,她就再没资格与小朋友们一起享受“特供”服务,而只能宛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连寻常百姓家的天伦之乐都求之不得。

     

    此刻,这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身边没有一个近亲。唯一还有自由之身的外婆,是回美国看牙医的漏网之鱼,想到中国接外孙女亦不得,只能孤零零地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中望眼欲穿。这个长在蜜罐中的小女孩,恐怕很难理解突然降临的厄运:为何一夜之间,所有亲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概要到她长大以后,才会明白这个国家的铁律是“成王败寇”,谁让你爷爷当初没有作出正确的选择呢?

     

    周永康倒台之后惟一的一次露面,是央视公布的对其秘密审判的画面。过去,身为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出现在新闻联播中,是意气风发、谈笑风生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控制央视的是其马仔李东生,当然要派遣最好的记者和摄影师对其行程作最详尽报道。如今,周永康满头白发,神色委顿,喃喃自语,不知所云。

     

    死老虎不会博得人们的同情,不过,同情周家小女孩的人还不少,也许人们听多了赵氏孤儿的故事,对孩子颇有恻隐之心。然而,我更想追问一句:被周永康戕害致死的李旺阳、曹顺利以及成千上万的正义之士,难道不是父母的子女,或者也为人之父母?若有同情心,先给“六四”烈士的遗孤吧。

     

    流氓与特务,尿壶与口香糖

     

    上海滩黑帮头目杜月笙晚年流寓香港,曾忿忿然地对身边的人说:“蒋介石拿我当夜壶,用过了就塞到床底下。”这一形象比喻,既是这位大亨对蒋介石怨恨的发泄,又是失宠后凄楚处境的哀叹。

     

    抗战胜利后,杜月笙自以为曾帮助国民党剿共及抗日,劳苦功高,想捞个有影响的职位过过官瘾。他把目光定格在上海市市长上,上海是其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地盘,谁能与之争锋?杜月笙把这一想法透给特务头子戴笠,戴笠再把杜月笙的这个请求转达蒋介石,却如石沉大海。蒋介石虽是杜月笙的拜把兄弟,更是庙堂上的委员长和总统,不会把上海市长的要职赐予一个公认的流氓头子。所以,才有了杜月笙那番忧郁的感叹。

     

    夜壶本来就该塞到床底下,难道要拿到桌面上当菜盆吗?同样,薄熙来的特务头子王立军,也是历经沧桑之后才参透这个道理。

     

    王立军是平民子弟,靠个人打拼才有一片天地。作家周力军在题为《王立军一语成谶》的文章说,一九九六年冬,他受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委托,前往铁岭采访王立军后创作了电视连续剧《铁血警魂》并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同名长篇小说。当时,王立军在抚顺的澡堂子里对周力军说:“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文章写道:“我注意到,说完时,他急忙用手捧水抹脸,我知道他流泪了。”接着王立军又说:“人们都说英雄流血不流泪,我现在是流血流汗又流泪。”

     

    这就是王立军与薄熙来之间的关系,也是周永康与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的关系。周永康比王立军高出好几几个级别,但他们本质都是一样的:是主人豢养的恶犬,是尿壶,是口香糖,不可能善始善终。如今,为习近平服务的孟建柱、郭声琨、傅政华们,难道就有好下场吗?

     

    杜月笙、王立军和周永康这三个人,都出身贫寒,心怀大志,拼命往上爬。最后,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周永康作恶比王立军多,下场当然比王立军惨。王立军或许能熬到出狱的那一天,周永康却只能在狱中终老。我倒有一个小小的疑问:如果王立军、薄熙来和周永康在秦城监狱放风时相遇(按照秦城监狱严格的管理制度,这种情况绝无可能出现),他们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围坐一桌打麻将,还是拳打脚踢、咬作一团?

     

    薄熙来和周永康落马,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天亮了。习近平在意识形态上实行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习近平在社会维稳上实行的,也是“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政策”。周永康倒台后,镇压机器没有停止过一天,抓人、关人、打人、杀人,比之周永康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永康为何逃脱死刑?

     

    周永康案公布一年多之后,终于以“雷声大、雨点小”的方式落幕。文革结束之时,连“四人帮”的审判都敢于对全国全程直播;如今,对周永康的审判退化成了偷偷摸摸的秘密审判;此前许多观察人士评估的死刑或死缓,也变成了无期徒刑。这是习近平所标榜的“依法治国”吗?

     

    法庭上公布的周永康的罪行和周永康在法庭上所承认的罪行,与周永康被捕之后坊间流传的滔天大罪比起来大大缩水了:此前海内外流传周永康家族贪腐的数额高达九百多亿人民币,而在判决书中列出的只有一亿多人民币;此前最高人民法院指称的周永康涉嫌“从事非法组织活动”(拉帮结派、企图推翻习近平),在判决书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民间津津乐道的周永康亲自策划车祸害死结发妻子的惊悚情节,也没有出现在判决书中;而原本人们认为最为严重的泄密罪,泄密的对象也从薄熙来变成了一个跑江湖的气功大师和算命先生。

     

    高官究竟贪腐多大的数额,才会被处以极刑,中国的法律中并无明确的量刑规定。判决或重或轻,不由公检法系统说了算,全看一手制造“御案”的“今上”的心思意念如何,换言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江泽民时代,担任过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成克杰,因为贪腐四千一百万元人民币就被判处死刑。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四日上午,成克杰被带到行刑室,执行了注射死刑,由此成为第一个因经济问题而被处死刑的“副国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如果以成克杰的量刑标凖而论,周永康公布的贪腐数额接近成克杰的三倍,既然成克杰被处死,那么周永康就足够被处死三次了。然而,周永康居然逃脱了死刑。此时此刻,在地狱中的成克杰眼巴巴地看到周永康被“刀下留人”,一定会死不瞑目、大声喊冤。

     

    周永康为何能逃脱死刑呢?

     

    首先,周永康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是正国级领导人,地位远高于由广西自治区主席升任全国人大闲职的成克杰。习近平以反腐为号召,清洗掉周永康集团,突破了毛时代结束之后“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潜规则。即便如此,习近平仍然不敢悍然对曾坐在一张圆桌上开会的同僚大开杀戒——今日剃他人之头,他日自己之头也可能被他人所剃;反之,今日若放政敌一线生机,他日自己即便不幸败北,至少也能保全首级。所以,习近平慷慨地赐周永康以“不杀之恩”。

     

    其次,周永康案牵连甚广,若正本清源,必然涉及到提拔上位的、周永康的后台老板江泽民和曾庆红。以今日习近平之实力,未必就能同时将江泽民之上海帮和胡锦涛之团派一网打尽、赶尽杀绝;退一万步说,即便习近平有力量拿下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两名前任,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江、胡一起落马,中共党章中对江、胡的溢美之词如何自圆其说?习近平自身的法统又从何而来?中共自身的统治权威必将荡然无存。这显然是习近平不愿看到的后果。所以,他只能点到为止,以周永康为涉案的最高层级官员,并与周永康达成以不牵连其他退休的党国元来老换取免死金牌的契约。

     

    第三,如果说这场世纪大审判的幕后导演是习近平,那么周永康就是老当益壮的男一号。导演要让男主角唯命是从,就必须给男主角糖吃,将其哄得开开心心的。习近平除了许诺轻判周永康之家人之外,还要保全周永康本人一条性命。即便如此,习近平仍然害怕周永康不按照事先写好的剧本演戏,万一周永康临时变卦,岂不泄露了更多党国肮脏的机密?因此,习近平宁愿被世人诟病为“法治倒退”,对此案也要实行闭门审理——万一周永康像薄熙来那样当庭翻供,也能利用央视巧夺天工的删减和修补技术,将人民蒙在鼓里。

     

    二零零零年,我在香港《开放》杂志上揭露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在四川的种种恶行,算是第一个批判周永康的中国知识分子。此后,周永康成为权势熏天的“政法沙皇”,他统领的秘密警察对我实施了监控、恐吓、软禁和酷刑。或许,在他眼中,他是大象,我是微不足道的蚂蚁——他甚至宣称可以在一夜之间将包括我和刘晓波在内的数百名异议人士挖坑活埋。

     

    如今,我在海外自由地写作和生活,周永康却成为终身囚徒。我在电视上看到周永康白发苍苍、灰心丧气的模样,并不感到高兴和欣慰——周永康的落马并不意味着中国离法治国近了一步,相反,在习近平的驱使之下,周永康的继任者们继续伤天害理、残民以逞。所以,不推倒“遍地是灾”的中共一党独裁体制,一个周永康倒下了,还有一打一打的周永康争先恐后地替补而上。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303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杰:汪东兴与令计划:两个公公的不同命运
·余杰:新的“金山”在中国?
·余杰:习近平为何会害怕颜色革命
·余杰:狮身人面新偶像,沐猴而冠红太阳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余杰:李源潮的历史大势 当读《共产主义简史》 (图)
·余杰: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 (图)
·余杰:习近平要把高瑜关押至死吗?
·余杰:中日之间会发生新的甲午海战吗?
·余杰,你怎能胡说八道!/刘梦熊
·程惕洁: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我对余杰文章的质疑
·余杰:耿飙的女儿为何认为习近平是“好猫”? (图)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余杰:从「强国」到「你国」 (图)
·余杰:它们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余杰:习近平为何害怕《岛屿天光》?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图)
·余杰:解放军的胖主席与胖少将
·陈忠信:远路不须愁日暮——余杰《刀尖上的中国》推荐序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图)
·余杰新作《中国教父习近平》在香港出版 (图)
·余杰:在暴风驟雨中,有青草生长的声音
·《影帝》作者余杰:腐败是制度性的问题
·余杰台北演讲,称刘晓波不可能流亡海外
·余杰恼怒: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史上最大丑闻
·余杰表示 胡锦涛执政的十年中国人权倒退
·余杰新书《河蟹大帝胡锦涛》十八大前敲警钟
·余杰嘲讽温家宝:又一场华丽的表演
·余杰:胡温新政是个“泡影”
·朱健国:胡逐余杰“十八大”添丑
·余杰催生2012中国第一个网络流行语
·余杰作证, “活埋体”流行
·去还是留?余杰出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维权人士要求联合国人权机构调查余杰所遭受的酷刑
·北京公务员就余杰事件给温家宝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各界人士呼吁联合国、中国政府及司法机构调查作家余杰声称所受之酷刑事件
·流亡异议作家余杰详述遭中国警方酷刑经过
·余杰回应单人平:你们会付出代价
·铁流:中国大陆还会再有余杰吗?
·余杰表示会继续批判中共暴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