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郭美美之上更有「中国贱人」
请看博讯热点:情妇反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1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郭美美之上更有「中国贱人」


    郭美美被北京警方「揭盅」已经一周过去,各种「揭批」工作似乎才刚刚开始。
    
    自从郭美美被北京警方「揭盅」,国内各种正人君子纷纷跳将出来展开漫骂,有骂郭「卖肉的」,有痛斥她自高身价的,迄今已经一周过去,而各种「揭批」工作似乎才刚刚开始,各种媒体可谓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还有人兴冲冲地论证说,《玉堂春》时原苏三跟客人的首次交易费用是12万元人民币,包年每天约为4万元,而唐朝长安名妓天水仙哥掀开帘子让客人看一眼,也要价约4万元人民币,连白居易凭他全年的工资也只够看两眼。而在当代,因为「约炮」信息获取的便捷化,妓女的定价已经直线下降,唯普通劳动者的三两倍而已。郭美美一次性交易能够拿到几十万元,是因为她懂得并运用了一系列的当代营销技巧。
    
    看到这里,我发现当代中国人的无聊,甚至可以说,中国人相当无耻。就算郭美美是一个「卖肉的」,值得讽刺挖苦吗?南方民谣云:「一不偷二不抢,怀里搂着共产党;不占地不占房,工作只要一张床;不生女不生男,不给政府添麻烦;无噪声无污染,只是偶尔喊一喊;不集资不贷款,自带设备搞发展。」嘲笑郭美美,不是恃强凌弱的小瘪三,就是被当局牵着鼻子走的蠢驴,还在那里欢快地嘶鸣着。
    
    出卖肉体者,虽然道德上不甚光彩,但毕竟也算是靠诚实劳动致富者。卖肉者中,不免也有一些出于贪慕虚荣者,但总的来说毕竟是社会弱者,因为出身于社会下层,既无金融资本又无社会关系,只好以青春为筹码,且行且寻人生转机。
    
    但环顾中国,出卖肉体者固然不少,而出卖灵魂者尤多,可以说是遍布国中,不卖灵魂者几希。刚刚被判死刑的所谓民营企业家刘汉,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据说身价三四百亿元,不过现在证明,他不过是周永康在四川的一个马仔。涉及周案的还有一批男男女妇企业家,平日里风风光光,现在面目被戳穿,原来也只是周家的一只只白手套。从副部级的李春城、冀文林,到中央委员级的蒋洁敏、李东生,这些人在党内是高级领导干部,在人民面前是权力行使者、为人民谋幸福者、马列主义宣讲者,但光环退去现出原形,他们一个个不过是周永康的干儿子、龟孙子。
    
    所以这些人,包括民营企业家、中央企业CEO和中央委员们,他们日理万机又风风光光,但说穿了不过是替周永康挠痒痒、舔屁股、抠脚丫子,全心全意让他爽。这些人动机比郭美美纯良?人格比郭美美光明正大?策略比郭美美讲究?结果比郭美美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我看是恰恰相反。相比之下,郭美美卖肉不卖灵魂,她的人格还算是「独立」而「自由」的。即便她有害于嫖客,毕竟于社会危害极小。
    
    可能有些人会庆幸自己不是周永康的马仔和白手套,自己拥有体面职业,一路行来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官、知识分子与工、农、兵、学、商共六大类国民身份,有谁敢说自己是道德上的赤子?中国的知识分子,拿着所谓社科基金,说了多少昧良心的鬼话?调查郭美美的警察,曾经多少次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就是那些以挖掘郭美美真相的记者,说穿了不过是在争抢主人扔到桌子底下的骨头。社会上称记者为「妓者」,无非是说这是一群没有节操的人,他们是一群权力的走狗、帮忙圆谎者、到处找红包的无原则吹捧者。
    
    相比之下,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应当是最具有独立人格的一群人,但其实不然,他们一向习惯于跟权力勾勾搭搭。他们向郭美美付钱,很可能比他们孝敬爹妈的钱还多,却将「春宵」奉送给掌权者。他们并不比郭美美拥有更多道德正当性。
    
    就算是周永康、徐才厚,做到大家公认的大爷,家里金山银山,但他不仅曾经有过长期当孙子的经历,而且就是现在,怕也未必没有需要经常孝敬请安的爷爷。一百八十多年前,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讲演中断言,中国人「个人敬谨服从,相应地放弃了他的反省和独立。」除了最高统治者,中国人其实都是「贱人」。人们的灵魂不是没有,就是被卖掉了。
    
    在《历史哲学》中,黑格尔还进一步论及中国说:「皇帝对于人民说话,始终带有尊严和慈父般的仁爱和温柔;可是人民却把自己看作是最卑贱的,自信生下来是专给皇帝拉车的。逼他们掉到水深火热中去的生活的担子,他们看做是不可避免的命运,就是卖身为奴,吃口奴隶的苦饭,他们也不以为可怕。」这里总结的是古代中国,但中国的专制体制至今未稍变化,人们吃奴隶苦饭、做「中国贱人」的命运如故。
    
    皇帝仁慈,这只是黑格尔万里之外的想像。专制制度无论顽固还是开明,人民注定是可悲的。专制制度建构了奴隶身份和奴隶人格,反过来,奴隶人格也在建构专制制度的今天和未来。吃着奴隶的苦饭,每个人却乐呵呵的。这让皇帝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于是就有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很多人也继续相信,自己生下来是专给皇帝拉车的,并且觉得自己职业体面、伟大光荣正确。
    
    诋毁郭美美能够在中国掀起高潮,这也是说明,中国人实在是无以为乐,于是齐心协力要从一个女子身上挤出一点快乐,用打鸡血的方法滋补一下大众苍白的人生,苦中作乐,得作乐处且作乐。这是一种道德上的自甘堕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01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导师、舵手和民族英雄的腐败 (图)
·杨彼得:周永康案注定只是一个政治事件 (图)
·杨彼得:领导当然不食人间烟火 (图)
·杨彼得:公信力枯竭别「报复社会」
·杨彼得:干部身份特权需系统性剥离 (图)
·杨彼得:马上马下的官都像谜一样 (图)
·杨彼得:“现身”撇不清:人们相信贾庆林被抓的“谣诼” (图)
·杨彼得:副部级贬为科员留用纯属慷人民之慨 (图)
·杨彼得:大陆媒体人注定了「社会权力腐败」
·杨彼得:通奸是领导干部的待遇标配
·杨彼得:中国亟需更臻理性化的国家认同
·杨彼得:中纪委反腐的禅味
·杨彼得:邓小平孙子从政是一个坏消息 (图)
·杨彼得:以一党一国奉一二人之前程 (图)
·杨彼得:令政策揭开宫廷政治鸡笼 (图)
·杨彼得:政令不出中南海是典型的体制病
·杨彼得:官员贪赃怎比政府误国误民
·杨彼得:中国的民族政策须去「苏联模式」化
·杨彼得:解散国家能源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鐗熶紶鐝:璁挎皯涔嬫瓕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
  • 谢选骏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 张杰博闻一个习近平至今不明白的道理:严惩庸官会民不聊生!
  • 生命禅院爱是一种状态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 曾节明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谢选骏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 刘蔚春晚9:决定人生活的第一是
  • 槟郎狗屁寡妇年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序:靜水流深穿破暗夜
  • 生命禅院人间八道——《传道篇》五十二
  • 郑恩宠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 谢选骏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 藏人主张《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谢选骏“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 曾铮《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论坛最新文章:
  • 东京首次进行导弹来袭疏散演习
  • 巴黎塞纳河水过线4米 本月第二次溢出河床
  • 工会与司法部长谈判前 呼吁封锁全国监狱
  • 美国政府停摆第三天 中间派碰头试图破僵局
  • IFM上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预测
  •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
  • 法媒:中国不愿再为全球垃圾场 引富国恐慌
  • 乐施会:减低贫富悬殊迫在眉睫
  • 乐施会喊达沃斯精英:82%新增财富被1%占有
  • 爱丽舍条约55周年 法德盼修条约提供新动力
  • 爱恨交加——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周年
  • 选择法国:马克龙办140个跨国集团领导峰会
  • 达沃斯论坛即将开幕 特朗普成关注焦点
  • 桑吉号油轮:油污面4天扩大3倍
  • 扁遭警告独派护扁炮打法务部长
  • 港律政司再涉非法僭建 议员质疑早已知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