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请看博讯热点:李鹏家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6日 转载)
    
    
    陆佑楣是李鹏的直接部下,对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审查和建设都负有重大责任,这样的人事安排就为三峡工程留下了巨大的隐患;李小鹏和李永安合手,将三峡工程的所有发电机组和发电效益“卖给”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而三峡工程的真正投资者老百姓却分文未得;曹广晶借三峡集团公司名义、以买股票的方式、用两倍的市场价格向李小琳投资21亿港元。李小琳的中电投在缅甸密松大坝工程上损失20至30亿美元,因此无法偿还三峡集团公司的投资。如今曹广晶平调离开三峡集团公司,既保护了曹广晶,更保护了李小琳。李小琳在密松大坝工程的走麦城是因为她遇到了一个天敌——缅甸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一个走在反对密松大坝工程最前面的女人。目前中国政府正在利用一切政治、外交和经济的影响,压迫缅甸政府恢复密松大坝工程,保全中电投和李鹏家族的里子和面子。
    
    一、李鹏和陆佑楣
    
    文化大革命之后,邓小平在党内的领导地位重新确立,邓和陈云、邓颖超、薄一波等人达成共识,要把领导权力牢牢地把持在让他们放心的自己人手中,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养子李鹏被选为主要接班人来培养。1979年后李鹏先后在电力部任副部长、部长,电力水利合并后任部长级的副部长,1983年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之后出任中共中央三峡工程筹备组组长。
    
    1985年李鹏以三峡工程筹备组组长的身份率领一帮人到三峡地区考察,考察完毕后向中共中央递交了有关三峡工程的报告。陪同李鹏考察的有李伯宁、陆佑楣、魏廷铮、谢鉴衡等人。这些人后来都成为李鹏规划、建设和管理三峡工程的的中坚力量。
    
    李鹏担任电力部副部长、部长时,陆佑楣任第三工程局副局长。陆佑楣颇得朱琳和李鹏赏识,很快从副局长升任局长,后水利电力部分家,陆佑楣任能源部副部长。这也是陆佑楣陪同李鹏出访三峡地区时的职务。
    
    1986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开展对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陆佑楣出任论证领导小组的第二把手,(钱正英任组长,后由杨振环接任),对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负责。1989年六四之前,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完成,上交国务院。
    
    1991年国务院决定成立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审查委员会,杨振环担任委员,陆佑楣出任审查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振环和陆佑楣作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负责人,对可行性论证报告负责,他们又是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又对审查负责,这就构成了可行性论证报告自编自审的大闹剧。
    
    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了国务院建设三峡工程的提案。1993年9月27日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成立(后改名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时任总理的李鹏亲自点将,陆佑楣出任总经理。陆佑楣深知李鹏建设三峡工程的目的是要树碑立传,也极力使李鹏的梦想成真。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陆佑楣为李鹏树立的碑,上刻李鹏的《大江曲》,位于三峡工程截流公园
    来源:http://www.cnxox.com/news/3885.html
    
    
    陆佑楣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审查和建设中都担任重要角色,这样的人事安排就为三峡工程埋下了质量和安全问题的定时炸弹。在工程的规划、设计、审查、实施过程中,工程师很难发现自己的错误,但很容易发现别人的错误。审查的很容易发现设计的错误,实施的也很容易发现设计的错误。但是三峡工程规划、设计、审查、实施都是陆佑楣一人负责,他难以发现自己的错误。就是发现了错误,也要千方百计地加以掩盖,因为他的责任实在太重大。比如计划在1997年就必须完工投产的三峡升船机,至今没有完工,是实施的错?审查的错?设计的错?还是规划的错?无论如何都是陆佑楣的错。
    
    
    
    张光斗在给三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郭树言的信中承认三峡水库的库容计算出错。库容计算出错本是工程的重大责任事故,必须查明责任,做出处理,然后决定工程是否继续进行。郭树言认为事情重大,立即将有关文件呈送主管的副总理吴邦国。吴邦国往上推,批示“请熔基同志阅”,当即送往总理朱熔基处。朱熔基于次日将文件转至前总理李鹏及三峡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处。以后便没有下文了,这个事故就算处理完毕。
    
    
    
    1998年长江洪水后,朱熔基要求三峡工程聘请外国监工,以保证工程质量。一位来自奥地利的工程师担任三峡大坝钢筋焊接质量的监工。他发现三峡大坝钢筋焊接的质量全部不合格,要求中国工人返工。工人们不服奥地利工程师的管理,到陆佑楣处告状,说我们过去都是这么焊的,中国监工都说合格,外国监工如此吹毛求疵,为什么要听他的?陆佑楣支持奥地利监工,要求工人返工。中国媒体把这消息作为表扬陆佑楣重视质量来报道,但是不想一想,在奥地利监工到来之前,三峡大坝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的大坝混凝土浇灌工作,而这一半以上坝体中的钢筋焊接工作都是在陆佑楣领导下完成的——全部不符合质量要求。
    
    
    
    陆佑楣领导下规划、审查和建设的三峡大坝工程,进入运行之后质量问题日益暴露出来。首先是三峡船闸,现在每年需要大修,而大修必然造成航运船只大量堵塞,等待过闸的时间最长达一个月。其次是三峡发电机组,使用年限才五到十年的发电机组在2013年发生非计划停机事故超过七次。陆佑楣说,三峡工程是他建造过的质量最好的大坝。这也许是真话,它不能说明三峡工程质量好,而只能反映其他大坝工程质量太差了。
    
    
    在张光斗、钱正英和潘家铮等人的鼎力支持下,陆佑楣当选为工程院院士。当时没有一个学科适合陆佑楣的,张光斗等在工程院中专门设置工程管理学科,陆佑楣便是工程管理学科的第一位工程院院士,是继钱正英后的又一位部长级工程院院士。
    
    二、李小鹏和李永安
    
    
    李永安一直是陆佑楣的副手,当时被称为陆佑楣的五虎上将之第一。李永安负责三峡工程财政。李永安不是来自中央水电部门,而是来自湖北省地方政府。陆佑楣因年龄关系卸任之后,2003年11月20日李永安被国务院任命为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之前已经被任命为党组书记)。
    
    
    
    记者赵世龙揭露了三峡大坝出现裂缝的严重质量事故,引起国人震惊。根据赵世龙的回忆:“2002年春节,我正在长沙父母家中过年。还是大年初五,突然一个宜昌的媒体朋友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三峡大坝出大事了”。我一再详细追问,她说年三十那天,三峡总公司高层搞了一个与本地媒体和各中央级驻宜新闻单位的团拜会。会上,三峡总公司的领导主动向媒体透露了大坝出现裂缝的事,虽然他们一再声明只是和友好新闻单位内部通报一下,不希望对外传扬,但这位朋友觉得事关重大,偷偷录了音。这之前一直有“三峡大坝出现了裂缝”的传闻,在此半公开场合得到了证实。她推测三峡总公司高层主动向媒体内部通报此事,可能与刚刚换了几个老总有关,新来者不愿为前面工程将来担黑锅,所以很委婉巧妙地将此消息透露出来。 但作为地方媒体,她也没办法进一步去调查核实,但希望作为外地媒体记者的我能来三峡调查此事。”(参见:赵世龙:三峡大坝开裂了?)这应该是陆佑楣和李永安交接时发生的事情,也是李永安对陆佑楣领导下建设的三峡工程质量的注释。
    
    
    
    李永安最理解李鹏的话:“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李永安关于三峡工程的资金筹集问题的解决方法颇得李鹏的欣赏,无论是开征三峡基金,还是发行三峡债卷,还是把三峡工程的发电机组在股票市场上市。
    
    
    出面和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在股票市场上进行圈钱合作的是李鹏的儿子李小鹏,他当时是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总,其他的合作者还有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康日新因贪污被判无期徒刑)、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同时也包括中国财政部。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和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合作成立了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上市。李永安既是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又是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小鹏则在幕后操纵。
    
    
    这样三峡工程有了两个最主要的投资者,一个是中国老百姓,他们通过缴纳的三峡基金投资建设了三峡工程,包括大坝和所有水轮发电机组;另一个是李永安、李小鹏等为数不多的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们,他们用股票的方式购买了三峡工程的所有水轮发电机组。但是三峡工程全部水轮发电机组的发电收入归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们所有,而不归缴纳了近两千亿元三峡基金的中国老百姓。
    
    
    
    另外根据中新社宜昌2013年12月20日电,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环境保护委员会顾问王儒述声称,截至2013年11月30日,三峡电厂累计发电7045亿千瓦时,售电收入达1831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已经收回投资成本。就是说,这1831亿元归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所有。而真正的投资者中国老百姓却是分文未得。
    
    
    
    李永安是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商讨重大国事时,大打瞌睡是常态。但是记者的镜头偏偏集中到李永安的头上(前往后数第二人),该照片在网上流传很广,影响很坏。2010 年1月31日下午,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尔乘宣布,李永安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和总经理 职务(实际是提前下课),他同时也失去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片:李永安在全国政协会议上睡觉,来源:http://china.caixun.com/wkp/20130221-CX03ahdp.html
    
    
    三、李小琳和曹广晶
    
    
    曹广晶接替李永安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和总经理,同时也任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曹广晶1985年毕业于南京华东水利学院(后改称河海大学),分配到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备处)工作。曹广晶颇得李鹏夫人朱琳和陆佑楣的欣赏,被陆佑楣当作接班人培养。曹广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能混到这个部长级的位置并且是中央候补委员,实属不易。曹广晶处事不像陆佑楣、李永安,比较谨慎,但是对于来自李鹏家的要求,则是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自从李小鹏由经济界转入政界之后,女儿李小琳掌管了李鹏家属在经济领域、特别是能源电力领域的利益。李小琳是中国五大电力集团之一中电投的副总经理,并兼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澳门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诸多职务。
    
    中电投在国内基本垄断了黄河中上游的水电开发,和三峡集团公司管辖的长江中上游的水电开发并无地域上的重叠。虽然曹广晶的党内地位和职务都在李小琳之上,但是曹广晶深知他的位置是靠谁的提拔而得来的,对李小琳是有求必应,特别是李小琳张口问他“借钱"时。
    
    中电投在国际上的最大手笔就是在缅甸的水电开发。中国进入缅甸开发水电的准备工作应该是在2003年左右,2006年12月中电投和缅甸政府签署关于建设600万千瓦的密松水电站与340万千瓦的其培水电站的备忘录。2009年中电投投资建设的密松大坝前期工程开工。建设任务主要由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组建单位之一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担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负责密松大坝工程的全部运作,特别是利用其在香港注册登记上市的地位,筹集资金。
    
    
    据报道,密松大坝工程的水电装机容量600万千瓦,预计平均年发电量294亿千瓦时,计划总投资36亿美元。中电投承担全部的投资额,缅甸方面不出一分投资,缅甸方面将获得10%的发电量与15%的项目股份。大坝工程运行50年后,将由缅甸方面无偿接管。预计缅甸方面在大坝运行的前50年将获得170亿美元的收益。中电投则将获得密松大坝工程90%的发电量回输中国,进入南方电网,出卖电力盈利共计50年。
    
    
    李小琳自称不是靠老爸上来的,而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上来的。单单从经济指标上来看,密松大坝工程确实是一个经济效益极好的工程,下面将李小琳的密松大坝工程和李鹏的三峡大坝工程做一简单对比:
    
    
    i
    
    密松大坝工程90%的发电量输回中国,按上网电价每千瓦时0.25元人民币计算,平均每年卖电收入为66.15亿元,折合10.58亿美元(按1美元等于6.25元人民币计)。
    
    从上面简单的分析来看,李小琳的密松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好,而她爸李鹏的三峡大坝工程经济效益差。密松大坝工程投入小,产出大,李鹏在三峡大坝工程花三美元才做到事,李小琳才花了一美元就能做到。真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鹏说三峡大坝利在千秋,显然李小琳是不相信她爸的话。李小琳将运行50年后的密松大坝工程拱手送给了缅甸方面,缅甸方面无偿得到的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工程。50年后的密松大坝,大坝需要大修,所有的发电机需要更换,而这些投资绝不会低于最初的36亿美元投资。其实50年后的三峡大坝工程也同样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工程。
    
    李小琳做着一个卖鸡蛋姑娘的梦,没有考虑投资的风险。中电投对密松大坝工程的投资在前,卖电获利在后,而且缅甸方面又不为工程提供任何投资担保,风险很大。对李小琳来说,当时她最需要的是钱,钱,钱。虽然说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等施工单位都是带着人员、设备和资金进驻密松大坝,但是李小琳还是急需现钱来运转工程。
    
    李小琳找到了曹广晶,要求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出面投资,解决资金问题,并以工程未来极好的还款前景做出承诺,绝不会让曹广晶吃亏。曹广晶满足了李小琳的要求。资金运作通过在香港上市的中电新能源进行。曹广晶出高价买入该公司的股份,将来李小琳以高于曹广晶的价格买回其股份,这样曹广晶不会有无法解释的“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由于运作中的一些技术问题,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无法出面购买中电新能源的股票,最后由三峡集团公司出资21亿港元购买股票,曹广晶支付的价钱是市场价格的两倍。曹广晶期待李小琳能兑现诺言,不久能以更高的价钱买回这些股票。
    
    可是卖鸡蛋姑娘的梦破灭了,姑娘摔了一大跤,篮子里的鸡蛋全部打碎了。缅甸总统在国内民众压力下,搁置了密松大坝工程。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在得知消息后对中国媒体表示,对缅甸搁置密松电站项目不能理解,并把责任推到个别西方非政府组织的身上。由于缅甸方面没有为中电投建设的提供任何投资担保,所以中电投也无法向缅甸政府提出任何赔偿的要求。加上中电投的投资收益要在密松大坝工程发电输送到中国后才能实现。所以,李小琳在密松大坝工程上只有赔钱,而无进账。加上施工单位如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等需要资金将在密松大坝工地上的设备运回国内,着急向中电投讨取所欠的工程费。根据初步估算,中电投在密松大坝工程上的经济损失为20亿到30亿美元。李小琳无法兑现先前的承诺,曹广晶也无法收回21亿元的资金。
    
    图片:缅甸居民反对密松大坝工程,
    来源: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article-20110930-burma-130867358/788455.html
    
    李小琳在密松大坝工程上损失20亿美元以上,但这丝毫不损害李小琳和李鹏家族的经济利益。因为无论中电投还是三峡集团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损失是纳税人的,国有企业收益的大部分是国有企业管理者的。管理国有企业并不需要能力,象李小琳这样的大哥大或者大姐大就行。
    
    李小琳在密松大坝工程的走麦城是因为她遇到了一个天敌――缅甸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一个走在反对密松大坝工程最前面的女人。目前中国正在利用一切政治、外交和经济的影响,压迫缅甸政府恢复密松大坝工程,保全中电投和李鹏家族的里子和面子。曹广晶平调离开了三峡集团公司,得益于对李鹏家族的忠心耿耿。随着曹广晶平的调离,三峡集团公司给李小琳的21亿港元也就画上了一个句号。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005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 财富就是毒药
  •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2:神迹频见仁安羌,长阪雄风再辉煌
  • 郭知熠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
  • 胥志义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 曾节明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 东海一枭中国梦微论
  • 谢选骏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 东海一枭儒群和马族微论
  • 谢选骏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 独往独来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谢选骏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 李芳敏144000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6期)
  • 谢选骏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 东海一枭云飞风起看秋潮
  • 移民秘笈“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总统鲁哈尼谴责美国破环伊朗稳定
  • 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 联大下周开会 特朗普将首执安理会议事棰
  • 全球女外长齐聚加国 为外交政策注入女性观点
  • 教皇“危险的中国梦”
  • 大学生说“不爱国” 学校称其“辱国”取消学籍
  • 辱华节目促摩擦升级 信息不对等如“鸡同鸭讲”
  • 不安全?中国驻瑞使馆2月内5发旅游安全提醒
  • 习仲勋才是真正的改革开放设计者?
  • 挽回国际声誉 泰拟明年大选
  • 中美新一轮关税战进入倒计时 美联储预升息
  • 高铁通车 “一地两检”犹如特洛伊木马入港?
  • 越南的中秋习俗
  • 美国制裁 中方“强烈愤慨”采取系列回应措施
  • 港高铁今通车林郑承认出差坐高铁“未必适合”
  • 广电总局拟禁止港澳台艺人主持或制作节目
  • 大陆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 港媒遭公安“送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