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二代”的政治转型能否完成?/荣剑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2日 转载)
     2012年,“重返新民主主义”成为中国大陆的一个重要声音。这个声音看起来是由张木生发出的,他的那本宣言式大书《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洋洋数十万言,讲的就是一个道理,回到理论原点,追求中国最大公约数,非新民主主义莫属。这话显然不是张木生一人在说,而是有着分量更重的人站在他的后面一起说。刘源为此书作序,在权力交替的关键时刻,不忌高调出场,宏大叙事,意义非同寻常。有人评价说,这就是竞选纲领。如此解读,肯定有过度之嫌,但是,中共新的领导集体究竟会坚持什么样的理论,走什么样的道路,值得高度关注。
    
       中共提出三个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如果真是如此,还需要改革吗?照着说、照着走、照着做不就行了?这些策略性话语估计他们自己是不会信的。对于当前中共所面临的困局,执政者心里比谁都清楚,这完全是因为理论失效、道路迷茫和制度腐败所造成的,一党执政从理论到制度安排,均已彻底丧失了合法性,除了强力维持之外,不改制更化,还有前途吗?

    
      重返新民主主义的主张者,并未如人们猜测的那样进入到核心权力层,这个情况并不意味着,原来围绕着这个主题所展开的讨论会就此终结。确如刘源和张木生所言,中共既有的理论资源已根本不足以应对它所要解决的那些重大政治和社会问题,在理论上如果再继续坚持原有的意识形态,无异于是继续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
    
      中共新的领导人并不想坐以待毙,改革有可能全面展开,即从经济、政治到思想领域的全面改革。而全面改革的首要前提是,理论必须转型,以新的理论来收拾人心,凝聚全党全民共识。问题是,在执政党理论资源几近耗竭的情况下,打出什么样的理论旗号,才能广泛有效地动员起人民来支持执政党的改革?很显然,毛的理论不行,邓三科也已完成了历史使命,执政党自己理论仓库中可选的武器大概只剩下新民主主义。或许可行的做法是,不用新民主主义之名,行新民主主义之实。
    
      去年我写过文章,全面质疑刘源张木生提出的重返新民主主义的主张,主要观点是,与其回到新民主主义,不如回到它的真正原点,即回到1946年共同纲领时期所确立的民主主义。这个“民主主义”后来被中共批评为是“旧民主主义”,取而代之的就是所谓的“新民主主义”。这两个主义的新旧区别在于,前者是要达成一个联合政府的框架,以宪政民主的方式,把国民党、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党派共同置于议会政治之中,真正实行多党制度;而后者则是要建立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实行一党专政下的多党合作制。这是两个根本不同的制度,孰优孰劣,现在应该已有定论。
    
      刘源张木生提出重返新民主主义,首先要照顾到的就是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他们实际认为,这是一个不能讨论的前提,在这个前提之下,其他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讨论,比如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言论自由,更不必说新民主主义原先就主张的那些经济政策。和张木生所概括的“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经济的权贵资本主义,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相比,新民主主义当然是一个进步,尤其是对于知识分子来说,能让他们自由地说话,那无疑是又一次解放。他们或许相信,既然现在还不能让共产党一下子放弃一党执政,那就努力在一党执政下争取到最大限度的政治空间。
    
      稍有理论思维的人即可判断出,新民主主义的实质就是一种威权主义主张,和萧功秦一直鼓吹的“新权威主义”或“新保守主义”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和当前实际运行的国家主导的社会(市场)发展模式是互相适应的,甚至和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新左派也有许多重叠之处。这是否就是新民主主义主张者所期望的最大公约数?
    
      由此看来,作为共产党第一代领导人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被他们亲手终止达60年之后,又有可能被他们的后代以其他理论形式再次推到历史前台,以图延续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对于“红二代”来说,实行普世价值,意味着必然要结束一党执政,这是他们在感情上不能接受的结果;而实行毛式独裁统治,意味着必然要引发革命,这是他们在理智上能够理解的事情。他们不会不明白,一党执政在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大潮中,早晚要被淘汰出局,他们之所以还要坚持父辈遗留下来的这套制度,既是情感所然,也是利益所然。选择新民主主义,或实际以新民主主义指导政治转型,应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政治转型的实质是转变执政方式,最后当然要从一党制转变为多党制。中国当前的所有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总的根源就是一党制。在一党制下,权力根本无从制约,而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不从根本上改变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制度安排,所有制度性问题都无法得到彻底解决。
    
      “红二代”应当比其父辈有着更大的政治智慧和更宽广的视野,不应在其父辈所设定的框架内来主导中国人民的生活和社会进步,回到新民主主义已经不能解决中国当前的现实问题。事实上,在新民主主义提出之前,共产党为争取民主主义目标做了许多工作,是充分认可民主主义的基本价值,提出了一系列宪政民主改革的主张,和其他民主党派一起,反对当时国民党的专制统治。1946年达成的《共同纲领》,大部分条款都是在共产党主张的基础上形成的,而国民党和其他民主党派所提出的主张,经过广泛的长时间的协商,也被共产党所认可。1946年的《共同纲领》,实际上已经初步奠定了联合政府的宪政基础。按照《共同纲领》,共产党已有思想准备进行和平斗争,和国民党打选战。从当时的政治生态来看,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力比国民党要大,政治形象比国民党要好,和其他民主党派的关系比国民党要更密切。借助这些有利条件,共产党完全有可能通过民主选举取得执政地位。遗憾的是,国共内战最终葬送了《共同纲领》和民主主义,战争取代了选举。随着共产党在战场上取得对国民党的彻底胜利,以共产党绝对领导为前提的新民主主义取代了旧民主主义,新政协取代了老政协,新的《共同纲领》取代了老的《共同纲领》。随后,新民主主义的新秩序尚未巩固,便在社会主义的高歌猛进中寿终正寝。
    
      中国的政治转型以什么方式进行,对实际主导中国政治格局的“红二代”是一个严峻考验。经过30年来的积累,他们在政治经济军事三大领域已经拥有巨大资源,蔚为壮观,无可匹敌,惟政治合法性始终难以建立,不仅在民间,即使在党内,均无好的口碑和信用。这是一党执政的必然结果。主动改变一党制,或许是历史遗留给“红二代”的最后机会,他们的功名、荣誉、利益和自我救赎,都在这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62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荣剑:“红二代”的政治转型能否成功?
·红二代的特权意识比一代更甚/李少明
·贪二代红二代火拼 换届之年好戏连台
·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牟传珩
· 刘源涉嫌薄熙来密谋 红二代救毛式极权
·外媒:“红二代”促习近平向左转引担忧
·外媒:“红二代”促习近平向左转起担忧
·梁京评论:红二代欲助力习近平打破僵局
·刘源涉嫌薄熙来密谋 红二代救毛式极权
·华邮曝习近平神秘失踪故事:红二代打架被砸伤
·18大将登场习、李接班 红二代全面掌权 (图)
·刘源涉嫌密谋,陷得很深——薄熙来和红二代的行动策划/苏仁彦 (图)
·贵州:“红二代”上访记
·贵州:“红二代”上访记
·“红二代”上访记
·胡耀邦之子、周恩来侄女等红二代争相开微博
·"红二代"的两会态度: 提案多是"续写父辈遗志" (图)
·胡温无所作为已成定论 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孔捷生
·世袭:“红二代”闪耀中国下一代领导群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 滕彪,温良学者正义卫士(二)——发出不同的声音
  • 我更伟大
  •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 美国务院发布人权报告点名批评中国等八国
  • 美国务院发布人权报告点名批评中国等八国
  •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 中共绑架中国
  • 天才与庸人
  • 陆文:肾盂肾炎5
  • 習近平開倒車,黨媒洗地,所有理由都站不住腳
  •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 反美就是反中共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 平宽译室金正恩檔案
  • 走向大自然忆苦思甜,才能不忘本没有美国帮助,中国哪有今天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 谢选骏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 郑恩宠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 曾节明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 谢选骏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 张杰博闻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 谢选骏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 高洪明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 谢选骏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 陈泱潮二十三、中共国面临在朝鲜半岛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在国际
  • 谢选骏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 明暗經緯錄永遠的偉大中華民國國魂活在中華民族的血脈裡
  • 谢选骏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 中国民主基金第一笔收入!第一笔捐助!
    论坛最新文章:
  • 发表新评论 print 繁 法国社会 法荷航与铁路重叠罢工 交
  • 马克龙访美 特朗普华盛顿故居设宴
  • 马克龙与特朗普的友谊能否挺过伊核协议?
  • 加拿大两华人被控为郭文贵供材料被重庆警方拘捕
  • 美中贸易战重挫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 美中贸易战重挫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 巴黎“光工作坊”带你进入克里姆特的梦幻世界
  • 韩朝停止向彼此播放高音喇叭造势节目
  • 回声报:有关数据保护的辩论正在中国兴起
  • 朝鲜恶性车祸釀36人遇难其中32名中国游客
  • 台湾独派教育部长被爆擅于美国开公司获大陆生技专利权
  • 备受争议法国移民法 国民议会一读通过
  • 中国政府决定加速发展国内芯片产业
  •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 日外相引导 G7外长达成不承认朝鲜核武装共识
  • 香港权贵威胁状告北京誓护高球场免被用来建屋
  • 环时今是昔非称不要受美传媒蛊惑误踩“抵制美货”陷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