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摧毁太子党是改变共产党的必经之路/王一松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0日 转载)
    
    (本文不是针对血统红二代的个人,而是针对作为血统红二代或曰太子党的集体,事实上不应该,也不允许有这种以血统划分的如印度种姓般的集体的存在来分裂国家和民族,中国不是印度。)
    

    太子在中文传统里的意思是法定最高继承人,太子党在历史上是一些人围绕在太子的周围而形成的一个临时性的东宫集团,以达到太子得以继承最高权力为最后目的,之后则不复存在。然而,现代太子党自称作为一个打江山功勋集团的集体血统后裔有权来全面继承政治权力却是于史无据的,这是当代某些红二代及其走卒对历史的别有用心的歪曲。之所以造成目前这种现代太子党骄横霸道的局面,薄熙来只是其中一例,来龙去脉于下列各种历史原因。
    
    中共的“建政”是内战胜利的结果,主要由于这个战胜集团的无知与傲慢,特别是毛本人的责任,造成了国家的分裂至今,令亲者痛、仇者快。相比之下,美国19世纪内战虽然北方取得了胜利,但并没有斩尽杀绝,双方死伤的将士被埋葬在各处同样的公墓内,不分军衔高低,立同样大小的十字架作纪念;不设战犯,南方失败的李将军后到大学教书,没有受到追究;其他南军的将士,更没有受到迫害。
    
    无知————是说他们昧于世界大势。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已经没有单纯的中国史了,西方列强夹着坚船大炮,所向披靡,其中包括苏俄帝国(新老沙皇),还有后来居上的日本侵略者,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要立足于世界,中国照理应该如明治维新后对待失败的幕府那样,尽可能地团结内部可以团结的一切力量,而不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傲慢————是说他们居然把“建政”夸大为“开国”。所以有开国大典,打江山坐江山,把“两亩土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农思想上升到了夫荣妻贵、世袭罔替的国家意识形态的高度。
    
    可叹中国内部的巨大惰性,即使面临近代如此史无前例的外部打击和内部动乱,仍然在尘埃初定的情况下顽固地企图重走单纯的改朝换代的历史老路,毕竟这是驾轻就熟地走了三千多年的道路。然而,中国现在面临的仍是三千年未有之巨变以及新的全球化的形势,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不可能通过改朝换代的老路来真正完成,即使目前伴随许多隐患地、初步地走上了轨道和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这并不是意图彻底否定中共在历史上所起过的,以及现在,乃至将来可能所起的作用。历史没有假设,只有事实。黑格尔说过,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存在的。不能说中共的存在都是不合理的,中共从来都没有起过任何正面的作用,那将会导致对我们整个民族的否定和对历史的虚无主义,其实中共本身也不可能是一个铁板一块的集团。然而,过去的合理性不能证明现在的合法性,更不能作为包票延续到无限的将来。水可以载舟,也可以复舟。
    
    历史的问题宜粗不宜细,但现实的问题则反之,中共作为一个统治集团目前已经产生了明显的裂缝,这个裂缝主要表现在血统红二代和传统的官僚集团之间的矛盾乃至争斗。这个矛盾和争斗的产生一方面源于那些中共老人的交班于直接后代的私心,另方面源于中国改朝换代的古老传统的影响,两方面叠加的结果则是家族政治和红色权贵利益集团的产生壮大。对于中共老人,当初他们认为可以借鉴的有北朝鲜的金氏王朝和比较现代的新加坡的变相家族承继的两种模式,由于打倒“四人帮”,彻底否定文革,以及对毛的自相矛盾的明扬实弃,北朝鲜的那种直接的伟大领袖式的父子相继是不可能了,况且,还要考虑到中国那么大的地理范围,经济规模,民族多样等等。所以,中共老人实际上采取了新加坡的接班模式。但是,当新加坡的这个缺乏历史的小国接班模式移植到中国后,产生了致命的水土不服。
    
    新加坡是海外华人为主同时联络其他族群所建立的唯一一个国家,这个城市国家(city-state)的诞生首先是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南亚殖民主义的瓦解,其次也是李光耀等人精心策划并迎合了大英帝国在撤退的情况下保持最大利益的需要。他本人对于西方的政经有深刻的了解,而且对新加坡处于伊斯兰世界的汪洋大海的包围之中的现实时有危急之感。李虽然数代于海外,本质上仍不脱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家族政治,他先栽培贫寒出身的吴作栋作为过渡,然后把班交给儿子李显龙,实现了家族政治的代际交替,尽管表面上披了一张西方民主选举和议会政治的外衣,当然,于此同时,他建立的人民行动党也确实地实施了不少西方行之有效的政经和社会政策。
    
    新加坡的模式产生于其特定的环境氛围和历史条件:如上所述,它处于东南亚的伊斯兰世界的包围之中,穆斯林的当地人口占压倒性的优势并常取排华的政策,华人只是近数百年国势日衰的大势下被动地下南洋的结果,不是帝国扩张的延伸。新加坡以华人为主导而机会主义地建立的这个小国具有与生俱来的脆弱性,为了克服这种脆弱性,一个巩固而稳定的统治集团是不可或缺的前提。以当之无愧的新加坡缔造者唯一政治强人李光耀为核心的家族承继就体现了这个前提,这个前提由于延续了中国古老的父子相替的传统而得到加强,为新加坡华人所支持。不要忘记,新加坡的前身是大英帝国的海外殖民地,没有也不可能有条件产生中国传统的官僚集团。
    
    中国则不然,中国早在春秋战国就产生了独立于皇室的说客和谋士——官僚集团前身。中国自古就有士大夫阶级,所谓士农工商。这个士大夫集团同帝室和勋臣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士可杀而不可辱。“君事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雠”,更不要提孟子的“民贵君轻”的思想了。中国的官僚集团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在历代的统治中,尤其在管理人口,治理河道,控制经济,完成税收等方面,不可或缺。所以,可以马上打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美国拉铁摩尔(《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英文版1939,中文版2008)在他那本书里对中国官僚集团的产生和经久不衰的历史作用有着深入的观察和精辟的见解,尤具有客观性。因此,中共企图摧毁中国传统的士大夫集团而代之以家仆式的新官僚集团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这是企图割裂传统,如同太平天国。1911年结束帝制、建立民国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天下为公的思想开始逐步深入人心,此后,妄图重新恢复帝制总是不得人心,更何况血统集团的世袭罔替,袁世凯的帝制失败、张勋的复辟失败都说明了这点。
    
    太子党及其走卒把“打江山、坐江山”解释为只有打过江山的直接后代,才能治理(坐)江山,是对中国历史的严重曲解。从古到今,中国的各历史时代里都不断有各种豪杰产生,改朝换代的时候则会机会性地形成集团,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英雄不问出身低,那些中共老人有什么贵族血统?“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新朝的建立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如明太祖朱元璋起家的淮右集团,当时就吸收了不少其他各路人才如浙东的刘基(刘伯温)等,五湖四海谓也。朱元璋在夺取和建立政权的过程中,并没有吹嘘自己的武力和实力,而是自称“予本淮右布衣”,“予恭承天命,罔敢自安”,“奉天承运”等等,表现出“畏天命”。而在建立新朝以后要建立新的社会秩序,关键是文官治理,并非帝室和功臣后代直接治理,同时通过御使加以监察。可以说,在中国历史上的皇室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统而不治。不管科举制度有多少弊病,这个制度巩固了历朝历代则不言而喻。帝室之尊,外戚之厚,功臣之重,都不是进行直接统治的手段,而只是一种衔接,否则就是自乱之道。西晋八王之乱,导致中国两百多年五胡作乱,至于外戚为患、宦官专权那就不用提了。军队非日常统治的工具。清末起过大作用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哪个是出身于皇亲国戚的?天下有道,唯贤者据之。何况,现在的世界已经是全球化的世界、信息化的世界,法国大革命提出自由、平等、博爱已经两百多年了!
    
    至于太子党打出反贪官的旗号也属别有用心,那是窃国者侯,窃钩者诛的老套。首先,太子党自己名不正言不顺,贪得无厌,个人和家族横行不法,积累了天文数字般的巨额财富,可以说他们自己就是中国最大的裸官集团,而且是贪天下为己有的最大的贪官集团;其次,缺少法制,家仆式的新官僚集团是贪官产生的重要原因。所谓贪官不关心国家只关心个人钱财,而太子党(红二代)更关心国家前程是一种糊涂而肤浅的甚至是一种误导的看法。现代太子党集团的真正关心是什么?是子女玉帛,是权力垄断,是世代相袭,而绝对不是什么现代意义的建立在公民意识上的民族国家,而正是这个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对于中国真正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建立公民社会,保障民权民生,以及健康地走向世界和未来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对贪官的处置要通过法治,而不是人治。不能指望政治家和官吏的个人的道德修养,而是要通过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来解决腐败问题。
    
    由此可见当前中国最危险的到底是什么了,可以说,不是外敌,而是内忧,血统红二代或曰太子党集团就是这个最大的内忧。目前可以看出,不是作为个人,而是作为集体的代表,太子党已经开始联点成片,呼之欲出。因为军内相当数量的高级将领已属太子党,所以他们有持无恐,企图全面接管政权。这就产生了血统的太子党集团同非血统的官僚集团之间的殊死搏斗,薄熙来同胡温的斗争在本质上是你死我活的、不可调和的,因为这个斗争并非单是个人之间的争权夺利,而是还涉及国家和历史走向的一些根本问题。这些根本问题包括军队国家化,宪法至上,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人权保证,公民权利例如结社结党示威游行,社会保障,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的分割等等,如何分轻重缓急逐步实施相关政策是另一回事。在这一系列问题上,权贵利益集团完全是站在几乎是全中国人民的对立面的,通俗的讲法就是500家权贵家族,其中的核心就是血统的红二代权贵家族或曰太子党,他们互相结亲、内部繁殖,企图以垄断党政军加上现代的各种维稳特务手段,一统江山万代红,自一世而二世乃至于无限世,“有枪在,不怕”,实现当年秦始皇都未曾实现的梦想。
    
    但是,顽固地维护自身利益的现代太子党集团一定会失败,因为这是企图自立于几乎整个民族之外,企图开历史的倒车,并且直接违反中国的传统。所谓通过支持薄熙来来分裂共产党是胡说,只会搞乱人心,那是一些别有用心的野心家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有的甚至是薄直接收买的结果。所谓反对派,不是与虎谋皮,而是要建立在朝野共识的基础上的。没有共识,那就无所谓反对派,反对派不是造反派,反对派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为了建立并更好地忠诚于至高的共识也就是宪法,为了如何更好地实行宪政。太子党连“平等”的意识都没有,何来服从于更高的共识呢?共产党如果把自己同太子党绑在一起,或者甚至等同于太子党,那只会彻底暴露自己的真面目,其结果又必然导致另一次的传统式的造反。
    
    今日欲改变中国,先要改变中共,欲改变中共,先要摧毁太子党,换言之,摧毁太子党是改变共产党的必经之路,而且是第一步,因为太子党是当今中国进步的最危险的敌人。“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不管还有多大的困难,需要多长的时间,中国一定会也一定要走向真正的宪政和共和,这是任什么势力也阻挡不住阻挡不了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01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太子党力挺 习近平强势进十八大?/林保华
·谢选骏:太子党原理解密
·保守派压迫太子党,温家宝汪洋要变色?/莫之许
·为政治自由,太子党再下地狱/魏武王
·激进派太子党落败 俞正声蠢蠢欲动
·这一代的太子党接班后 将更强硬/韩武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朱仕强:中共不释放刘晓波,全球太子党大查税! (图)
·朱仕强:共产党抄家艾未未,全球太子党大查税! (图)
·海归在太子党面前像只酸秀才/魏武王
·中国太子党也有百家争鸣?/林保华
·中国太子党、高干子女、官二代的分类和属性
·为什么不能支持太子党?/平民帮
·中国革命是“狼”,共产党是“野牛”,太子党是野牛的“肛门”/王澄
·太子党不是好东西/王澄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强弩之末太子党 代表着一种政治信念
·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徐文立(图)
·大公报称谷俊山前途未明 太子党否胡锦涛
·18大中国太子党和团派权力分配受瞩目
·胡习翻旧账联手严惩薄熙来 太子党急忙切割 (图)
·中央军委大换血 太子党全面掌握军权
·法国媒体:胡锦涛还是败给了太子党
·刘源抱病力挺 薄熙来出事引发太子党分裂
·中共十八大在即 改革派太子党再发声
·中共十八大前改革派太子党再发声
·快讯:太子党刘源将进军委,不会重演军人干政
·薄熙来获军中太子党支持 倒台酿军队分裂
·美媒:中共太子党垄断国家财富
·团派和太子党只是暂时现象 江泽民仍发挥影响力
·太子党问题异常敏感 党内有相互抗衡的三大派
·中共格局:团派在地方,太子党在中央
·纽约时报:贪污腐败 中国「太子党」更贪心
·中国政改无悬念 太子党在未来方向上正式分裂 (图)
·薄受清洗后 中共军委人选太子党受重挫了! (图)
·太子党巧取豪夺数十亿 薄熙来案仅是九牛一毛
·专访林中斌(一):太子党保护不了薄熙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