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陈维健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共统治集团时至今日为止,不管有多少铮铮有词的美丽谎言,但掩盖不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即是一群抢劫民财的土匪。
     最近、王立军事发后,从重庆揭露出来的“唱红打黑”,其对民间财富的抢劫是触 目惊心的。重庆在“唱红打黑”冠冕堂皇的政治口号后面,是对民营企业私人财产的抢劫。据政法大学副 校长童之伟独立调查研究,“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 方式研究报告”指出:“重庆第一大的私营企业家、身家数十亿的地产富豪,彭治民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重庆身家第二大的私营企业家、 净资产40亿元人民币的俊峰集团总裁李俊被通缉逃亡海外,亲属多人被抓或被通缉逃亡,相关企业被国家机关或国有企业接管。 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亮,据报资产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是重庆身家排第三的私营企业家,已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 部财产”。重庆除这三位最富有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外,还有一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家也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被判重刑和被剥夺个人财产的黎强、王天伦、马当、岳村、龚刚模等人,都是身家过亿的私营企业家。在这些人中,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 民币520万元;王天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1亿元;马当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岳村被判处死 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龚刚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除媒体已经公开报道的这些外,重庆还 有多少私营企业家被追诉和判刑”。而这些被没收的财产被 所谓的国有企业所接收,有些则在转换过程中直接流入到个人的手中。当然,重庆所发生的事在全国也同样地发生着,浙江的吴英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位等待着最高法院死刑复审的女民营企业家,人还没被杀,但其财产100余套房子和名车、珠宝均已被瓜分。在这样的抢劫下,从去年开始民营企业家就开始了逃亡之路,掀起了移民潮。他们从众多的案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博讯 boxun.com)

    中国当代民企是四九年中共被赶尽杀绝后,在八十年代后期重新开始发育生长起来的企业 。经三十多年的艰难奋斗,在累积了身价财产的同时,也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但是也到了被中共垂涎的时候。由于,中国法制不完善,以及腐败受贿的风行,中国民企在发展生存过程中难免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合于法的行为,使他们早已成为中共集团待宰的羔羊,一当社会矛盾尖锐,他们随时会被放到祭坛上,同时也被摆放到权贵的餐桌上,供他们大块朵颐。这三十年来,中共利益集团不仅仅对民企实行抢劫,对工人农民也同样进行抢劫。在国企改革过程中,中共轻易地把属于全民财产的企业,弄到了企业厂长书记干部的名下,工人职员则以很少的费用被打发回家,成为“下岗工人”。这样一夜暴富的抢劫全世界都不曾有过。在征地和圈地运动中,更是把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变成了政府买卖的资本,还铮铮有词地说,土地权是属于国家的,农民只有使用权。在土地转买过程中,那些染指土地买卖的官员,均捞得个盆满钵溢。总之三十多年来,只要打着改革的牌子就可以无恶不作,任意抢劫,到了想要啥就抢啥的地步。
    中共对民企、对工人、对农民的抢劫是继五十年代,对私有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的第二次抢劫。中共四九年执政后,把“解放区”对地主富农财产抢劫的农村社会主义经济改造运动,扩展到了全国,到人民公社时,地富的私有财产均成为“人民公社的财产”。在五十年代进行的城市工商业改造中,又将全国私营工商业者的财产,以“公私合营”的方式,成为“全民所有制”。到了1960年,当资本家、地富财产抢劫一空后,就开始抢劫普通老百姓的财产。在城市主要是对居民的私房进行改造,所有的私房均无偿地撄为政府所有。农村的“一平二调的共产风”,更是肆无忌惮,社员从劳动力到粮食,家禽、蔬菜,家中的一切应用物具,干部们都可以无偿地任意索取。农村私有制改造也好,城市工商业改造也好,在这个过程中都伴随着大量的血腥。中国二千多万地富被杀二百多万,幸免留下来的都成心有余悸的政治贱民。城市工商业者虽然没有象农村地主富农这样被枪毙,但在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则大量被逼自杀。当时的上海与今日之重庆是何其地相似:上海几位首富,“民生”的卢作孚,“永安”的郭林爽,“冠生园”的洗冠生,全部被逼自杀,家破人亡。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以“空降部队”来形容上海的资本家跳楼自杀,可见人数之多。
    中国,当农村的地主经济被杀,在人民公社制度下,中国几千年来的自然经济关系与生产关系便遭到致命的破坏,于是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导致四千五百万人饿死的惨剧。而城市工商业改造后,中国一百多年来所形成的资 本主义经济遭到彻底的剿灭,在公有制计划经济下生产、供销,一落千丈,中国工业产品不但落后于世,产品单调紧张,到了连买 一块肥皂,买 一包火柴都要凭票的程度,中国经济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毛泽东去世后,中共终于认识到公有化的错误,开始私有化的经济改革,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私有经济好不容易形成规模时,中共又开始了第二轮的灭杀与抢劫。中国目前企业的资产属性基本上分三大类,一类是所谓的国企,以石油、电信、交通、金融为主,均掌握在中共高层家族手里。最近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出任国企卫通公司董事长,李长春儿子李慧镝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而胡锦涛儿子,朱镕基儿子、李鹏儿子等中共大佬的子女,都是独霸一方的国企董事长,老总早已人所共知。而这些国企的资产到底是属于谁,是一个永远搞不清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但与老百姓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反而是这些企业盘剥的对象。第二类企业就是从国企空手套白狼过来的私企,这些私企有着国企的背景,老板均为前中共干部,与时任干部的亲属,他们是与政权有着血肉关系的富人。第三类,是千辛万苦,白手起家的民企,他们受到政府各个部门掣肘,需要行贿,才能生存发展,是中共利益集团待宰的羔羊。中国的经济可以说基本上为中共权贵所掌握,有人说中国五百个中共家庭掌握着中国的经济实非虚言。从上所述,中共是一个不折不扣抢劫民财的政权。如果说第一次抢劫是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名义放到公有制下的话,那么第二次抢劫,则以改革之名,赤祼裸的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了。二次抢劫,虽然名义、方式、巧妙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抢劫过程中都伴随了令人发指的血腥。中共二代,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中共现在已经到了第三代的时候,那么儿子的儿子是不是还是土匪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不会再是土匪,因为中国的财产都已被他们的父辈抢完了,他们只能是坚定不移保卫既得财产与挥霍财产的花花公子。中共从第二代完成权力的世袭,从第三代开始完成财富的世袭。而这样的封建世袭,成为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成为阻碍中国发展进步的真正原因。中国要进步,要发展,只要这种世袭的体系不铲除,一切都免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907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贪二代红二代火拼 换届之年好戏连台
·“右二代”的《长寿湖》已经面世了/夏之炎
· 高干子女鄙视富二代官二代
·“卢美美”该怎样去当所谓“仁二代”
·中国太子党、高干子女、官二代的分类和属性
·“官二代”,将成贪官掘墓人
·官二代“被就业”泄露官场天机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图)
·刘逸明:“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全国“穷二代”:一起集中火力围观各地“公租房
·涉黑交警黑老大原来是“官二代”
·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牟传珩
·拼爹破坏公平竞争 富二代或致社会严重分化
·“官二代”公考黑幕中令人心忧的权力攻守同盟/苗蛮子
·刘逸明: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官二代迅速升迁,王侯将相真的有种乎?
·冒牌“韩国富二代”骗女大学生,为何屡试不爽?(图)
·“穷二代”怕生下“穷三代”/梁石川
·究竟该培训“富二代”什么?
·官二代醉驾超速撞死剧作家杨戈平
·著名剧作家杨戈平被“官二代”撞死 车祸现场曝光 (图)
·四川官二代杀人疑案警方黑箱作业
·四川官二代当街杀人 数千群众包围县政府
·南外惊现“第二代奶茶MM”已被保送清华大学 (图)
·贵州:“红二代”上访记
·中组部长儿子进耶鲁 美名校向官二代低头
·13条高铁主要车站已实现旅客凭二代证直接上车
·北京两火车站启用自动取票机 限二代身份证网购
·假官二代刑满释放后诈骗服刑人员家属近万元
·贵州:“红二代”上访记
·醉驾司机开奔驰致2死3伤 其父称并非富二代
·岳阳两新闻单位交换录用“官二代” 引共愤
·白岩松谈时代焦虑:希望中国人都成为“富二代”
·陕西高考政策规定必须使用二代身份证
·中国新元老遵从老规矩:第二代接班初显
·“红二代”上访记
·胡润称中国“富二代”不会垮掉 较国外优势明显
·企业招聘大学生拒绝“富二代”引争议
· 穷二代被诬黑社会带头大哥,沦为打枪官二代替罪羊
·丧心病狂大款爷闹市区飙车出命案,法网难网富二代!
·警二代捅女孩37刀,该不该死?
·当“官二代”正在变成“二代官”
·官员为官二代当官内定的八种阴谋诡计
·大学生惨遭官二代马坤殴打后反被拘留 不准小便惨死
·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 中国已经进入“拼爹”时代!
·谁在制造富二代的“士族化”与贫二代的“蚁族化”?
·一位省直公务员的感慨:几乎全是“官二代”!
·中国右派二代索赔委员会:右派二代索赔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