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2日 来稿)
    谢盛友更多文章请看谢盛友专栏
    根据媒体报道,在六四周年纪念日前夕,“天安门母亲”成员透露,中国安全部门首次表示愿意向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一些受害者家属提供经济补偿。这是22年来的第一次。
     (博讯 boxun.com)

    安全部门提出的方案中没有提到公开调查和司法程序,而这正是受害家庭22年来所要求的。
    
    大陆可以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二二八事件是台湾于1947年2月底发生的大规模民众反抗政府事件,及其后3月至5月间国民政府将派遣军队对台湾人民进行一连串镇压的清乡事件,其中包括民众与政府之间的武装冲突、军队镇压平民、当地人对新移民的攻击,以及事件初始时少数族群间的冲突等。
    
    随着1970年代后半兴起的党外运动、1980年代的自由化,台湾民间渴望平反二二八的声音逐渐出现。1987年,陈永兴、郑南榕等人串连数十个海内外台湾人团体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进会;1989年,全台第一座二二八纪念碑在嘉义市建立,由市府提供土地、民间人士捐款设计建筑完成,碑文中呼吁:“政府公布事实真相、平反冤屈、安慰受难者家属、兴建纪念碑、制定二二八为和平纪念日。”‎‎
    
    台湾实行民主化以后,原本被视为禁忌的二二八事件开始受到政府的平反。1995年,当时的总统李登辉首先代表政府向所有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家属公开道歉。同年10月21日,行政院成立的财团法人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正式运作,行政院政务委员张京育任首届董事长。
    
    中华民国现任总统马英九于2006年将此事件解释为“官逼民反”,并代表国民党道歉认错。他表示将二二八纪念日降半旗,甚至将二二八视为国殇也不为过。
    
    1997年2月28日,台北228纪念馆于台北市二二八纪念公园内开馆。2002年3月23日,全台第一座私人的二二八纪念馆——阮朝日228纪念馆成立,作为南台湾二二八历史研究之据点。2007年2月28日,二二八事件届满六十周年,国家级的二二八国家纪念馆(原台湾教育会馆)正式揭牌成立,并于2008年2月28日开馆营运。此外,握有最多二二八第一手史料的中国国民党党史馆,亦开始逐步公开予民众和学者进行研究。
    
《228事件处理及补偿条例》

    
    1995年4月7日公布『228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同年10月行政院成立『財團法人228事件紀念基金會』,秉持物質補償與精神撫慰並濟之原則,受理228補償申請、核發補償金。此外,更積極透過舉辦各種紀念活動、回復受難者名譽、真相調查與實地訪察等事宜,以撫慰受難者及家屬之心靈創痛,促進台灣社會查明與瞭解真相,以落實平反,歸還台灣社會公平與正義,帶來真正寬恕與永久和諧。
    
壹、組織架構

    
    228紀念基金會由政府依法設立,以「財團法人」性質接受政府委託處理228事件,組織架構包括決策部門及執行部門,說明如下:
    
    一、董事會:為本會決策部門,董事由行政院遴聘之,由學者專家、社會公正人士、政府及受難者或其家屬代表13人至19人組成,其中受難者及其家屬代表不得少於總額3分之1。董事均為無給職,任期為2年,但連聘可以連任。董事長由董事中選任,於董事會擔任主席,自本會創立以來已歷任7任董事長,現任董事長詹啟賢先生係2009年9月就任。
    
    二、監察人:基金會設置監察人3人,由政府指定具有主計、審計專長的公務人員兼任,均為無給職,掌理基金、存款之稽核,財務狀況之監督及決算表冊之查核等。
    
    三、執行部門:基金會設置執行長1人,由董事長提名經董事會同意後任命,負責執行董事會的決策並綜理會務。此外,置副執行長、秘書及其他工作人員若干人,依工作性質劃分為3至4個部門,執行各項會務工作。
    
    自本會創立以來已歷任7任執行長,現任執行長廖繼斌先生係2009年9月就任。
    
貳、會務運作

    
    228事件的處理,分物質賠償與精神撫慰兩個層面,自1995年以來,會務運作的概況如下:
    
    一、核發受難者賠償金:228事件受難者賠償金的審理及核發是基金會成立初期的重點工作,董事會會根據法律的授權訂定賠償金的審理程序及核發標準,按照受難的程度對受難者或其家屬發放賠償金,最高限額為新台幣(以下同)600萬元。自1995至2006年為止,本會審理通過的228事件受難案總計2,264件,其中「死亡」類案件680件、「失蹤」類案件179件、「其他」類(包括監禁、受傷或名譽受損等)1405件。受領賠償金的人數(包括受難者本人或受難者死亡後的家屬)總計9,420人;賠償金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總金額約72億。
    
    二、教育推廣及真相研究:教育推廣方面包括:架設網站、發行會訊、編印教材、製作影片(《傷痕228》、《台灣百合》)、補助教材著作及相關文宣活動;真相研究方面包括:出版《228事件檔案史料彙編》(2002)、《228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2006)、編纂《228事件辭典》(2008)、舉辦學術研討會(1997~2009)、進行口述歷史訪談以及理受難者分區座談會等。
    
    三、撫平歷史傷痛及回復名譽:為了撫平歷史傷痛,本會每年於2月28日辦理中樞紀念儀式,恭請總統發表談話;舉辦佛教及基督教儀式以撫慰受難者及家屬受創心靈;探訪年邁受難者、遺孀及中低收入家屬並致贈撫慰金、設置遺族獎助學金、安置受難者遺骸。此外,為了回復受難者名譽,於重大慶典由總統親頒「回復名譽證書」給受難者或其遺族,並將受難經過製作「處理報告書」,刊載於政府公報。
    
    四、促進族群和諧:為了促使社會各界共同參與二二八活動以達族群和諧及台灣和平的目的,本會不定期舉辦紀念音樂會、史料或美展、發行紀念套幣(50週年)及郵票(60週年)以及辦理各類藝文活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华叔,等到六四平反那一天》/普通网友的正义宣言
·胡温非同道,再来一次六四你支持谁?--对余杰新书的一点商榷/忆梅
·解龙:六四大屠杀,中共干部人人有罪
·难得一见 在六四为中国祈祷会上的熊炎和柴琳/柳小珠(图)
·六四前后在南开大学整人的方克立
·一位党内人士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六四前夕,河北命案访民赶赴北京上访/视频 (图)
·中共邀记者参观档案馆 六四可能延期解密
·六四戒严部队38军调往内蒙古 呼和浩特仍爆示威 (图)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表祭文 斥当局图私下用钱解决六四问题 (图)
·视觉艺术家协会纽约分会举办了第22届纪念六四的活动 (图)
·天安门母亲透露公安试图私了赔偿部分六四难属
·孙文广:济南聚会悼六四二十二周年 (图)
·图片新闻 “六四”前夕 南站地区蓄意待发的访民 (图)
·天安门母亲: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六四”惨案二十二周年祭 (图)
·网民小艾QQ群提到六四死亡人数 被精神病院一天
·香港六四活动演变成内地同胞发声管道
·六四画家武文建/老威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图)
·李鹏VS赵紫阳 对比领导人对六四的自我辩护词 (图)
·网上呼吁中国各省会举行六四纪念
·视频:现在我们还是那个样子吗/六四中弹战士张健制作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