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30日 来稿)
     一千九百八十九年六月三日晚上,我从美国之音中听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枪声响彻在北京,射杀的是养育他们的父老乡亲之时,让我这个在学校就是学习雷锋的标兵,在部队是五好战士,学《毛选》积极分子,一贯忠于党,热爱军队的老兵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一股巨大的悲哀笼罩在心灵。我为伟大的解放军的这一伟大“胜利”而感到羞耻。
    
     我出身于时代工人血统家庭。祖辈曾参加过与北洋军阀的大罢工;父辈也和日本鬼子战斗过;正是在跟共产党走,听毛主席话的熏陶下,我从小就热爱解放军,崇拜解放军,立志要当解放军。我曾经不吃早餐将省下的钱买来毛线请妈妈织成御寒的手套寄给西藏边防的解放军;我也满怀激情的给炮击金门福建前线官兵写了许多慰问信;我还非常荣幸的代表大队少先队给驻地军人的校外辅导员系上我戴过的红领巾。 (博讯 boxun.com)

    
    当我实现了梦想,真的穿上了军装,成为伟大长城一砖一石之后,我庆幸,我欢呼,我歌唱——那个是亲,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这个生来就五音不全,唱歌总是走调,让人笑话的人在当兵的日子里也经常哼着《真是乐死人》,在解放军这个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向前向前!就是在脚踏着越南的大地背负着解放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弟兄而倒霉负伤之时,我也没有一点沮丧和后悔。感到的是无比的骄傲,无上的光荣;并能为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而自豪。当首长照顾我身体,安排好了工作让我转业时,离开部队那天我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只有我自己才清楚心中有多么的难受。身体虽然离开军营,但是心却仍在连队。多年以来,我做梦中最多的还是当兵的场景,即使是一次几分钟的晚点名,也让我感到亲切无比。我的家乡离部队几千里,跨越五个省。一九八九年之前,我自费回部队探亲十次之多。一九八二年春节,生活刚一好转,我就买了一百多斤香肠亲自送回部队过年。在社会关系交往中,我以战友最亲,并把这种友谊视同生命般珍贵。我是一个讨厌打麻将的人,然而,一旦有战友来家要玩,我也硬着头皮上阵,奉陪到底。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看到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的告别演说,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感觉,知道我们的学生又一次被亲爱的党妈妈耍了。一股阴影霎时笼罩在我心中。我知道伟大的党永远正确,“光荣属于党”,学生当然要被挨整当这次路线斗争的运动员了,因为总书记在这场角斗中妥协投降了,学生当然免不了会成为中共派系争权夺利的替罪羊了。不出所料,赵紫阳到广场二十小时不到,李鹏就像世界公告,北京实行戒严,宣布学生的爱国热情为动乱,开始了蓄谋已久准备屠城前的大造声势总动员,露出了中共要杀人的狰狞丑恶面孔。随后中共为了镇压平民和学生,不断的制造事端,六月三日这天达到了高潮,发出了杀人动手的信号。凭着曾经是战士的直觉,我知道中共在当晚会狗急跳墙,因此心情异常沉重的早就守在了收音机旁。
    
    六月三日22点30分,哒 哒 哒,手机因里传来我非常熟悉的枪声后,我心中淌血了,我眼里又掉泪了,这血和泪不仅是为无辜死去的平民百姓和一腔热血的年轻学生而流,也是为解放军的滥杀无辜暴行,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而痛心疾首。它粉碎我一生对解放军的无限崇拜,它破灭了我心中最可爱人的形象。这悲哀,这遗憾,这震撼,使我威慑杀自己父母兄弟姐妹的“战友”而羞愧无比。
    
    “六-四”始终公文明火持杖杀人放火的最大一次暴露,也是高悬在中共军队头上的一把利剑。十五年过去了,除掉中共这只饿狼的队伍一天比一天壮大。解放军的广大官兵们只有与中共彻底决裂,反戈一击,参加到埋葬中国共产党的行列,才能洗去六-四屠杀人民的血迹,重新成为人民衷心拥护的军队,才能重振军威,所向披靡。
    啊!难忘的“六-四”,死难者的忌日!解放军的忌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华叔,等到六四平反那一天》/普通网友的正义宣言
·胡温非同道,再来一次六四你支持谁?--对余杰新书的一点商榷/忆梅
·解龙:六四大屠杀,中共干部人人有罪
·难得一见 在六四为中国祈祷会上的熊炎和柴琳/柳小珠(图)
·六四前后在南开大学整人的方克立
·压六四空间,特区政府撞板/林保华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林成勇 “六四”的哭泣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秦孟和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图)
·李鹏VS赵紫阳 对比领导人对六四的自我辩护词 (图)
·网上呼吁中国各省会举行六四纪念
·视频:现在我们还是那个样子吗/六四中弹战士张健制作
·纪念六四出新招:去广场上站一会 (图)
·六四22周年前夕 学者呼吁走赵紫阳道路
·六四临近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当局警告
·六四临近气氛紧张 艾未未此前获释机会渺茫
·北大教授遭警告 禁穿白衬衣悼六四 (图)
·网上发起在中国各省会广场举行纪念六四活动
·六四前后北京市委办公厅做什么勾当?
·放风筝纪念六四 吁民众加入悼念活动 (图)
·北京防六四气氛紧张 民运人士何振春患绝症
·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方励之揭秘:六四后北京和基辛格谈交易
·六四前李克强薄熙来都参加了一场思想盛宴
·北大行人路现「平反六四」 (图)
·赵岩到港接受本台专访 渴望六四在港参加烛光晚会 (图)
·民运人士回忆六四遭水军围攻 重庆官定“意见领袖”五毛涨成五元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