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成觉:“五识”兼备呼民主——评博讯“公共知识分子”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挺身而出為民請命

     (博讯 boxun.com)

    “谷撒地,禾葉枯,青壯煉鐵去,收禾童與姑,來年日子怎麼過?請為人民鼓嚨胡!”
    
    這是半個多世紀之前,湖南“平江縣一位傷殘老紅軍寄給彭德懷”的詩,此前的1958年12月16日彭回鄉視察,了解“大躍進”給百姓造成的困境。據網上資料:該詩
    
    “最後一句在流傳時曾作‘我為人民鼓與呼’或‘請為人民鼓嚨呼’,那是錯了。這位紅軍戰士的詩是有來歷的。《後漢書》載:‘桓帝之初,天下童謠曰:“小麥青青大麥枯,誰當獲者婦與姑……請為諸君鼓嚨胡。”’其下按曰:‘請為諸君鼓嚨胡者,不敢公言,私咽語。就是說,這位老紅軍是請彭老總為人民私下裡小聲講講話。”cpc.people.com.cn › 中國共產黨新聞 › 黨史人物紀念館
    
    彭德懷體恤民情,但並未“鼓嚨呼”,只是寫了一封私人信件給毛為民請命。以“馬克思加秦始皇”自居的毛卻視之為大逆不道。結果彭挨整罷官。
    
    斗轉星移,時代不同了。毛駕崩30多年後,國人抨擊當局,豈止“私下裏小聲講講話”,公開表示不滿者比比皆是。但並不意味著言論自由尺度較毛王朝為寬。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判刑十一年,譚作人揭露豆腐渣工程而身陷囹圄,趙連海為包括其子在內的“結石寶寶”討公道,反而原告便被告鋃鐺入獄,如此等等,可見:“苛政猛於虎”,人權法治橫遭踐踏,民主憲政遙遙無期。
    
    正是在此“大氣候”下的兔年前夕,博訊公佈“2010華人百名公共知識分子”榜,格外引人注目。“公共知識分子”也者,富於膽色、挺身而出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以一己之言行推動社會進步的有識之士也。如果說,群眾是沉默的大多數,那麼,公共知識分子便是奮起的前驅者。極權當局固然可以蔑稱之為“一小撮”,但真理無疑卻在這少數人一邊!
    
賞識他人至為重要

    
    “百人”在十幾億炎黃子孫中無異滄海一粟,但他們絕非與芸芸眾生格格不入的孤芳自賞者。《博訊》公告中開頭特別寫道: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評選活動中,我們參考了國內作者對公共知識分子提出的‘五識’標准,那就是‘知識’、‘常識’、‘見識’、‘膽識’與‘賞識’。讀過一點書的人,或者有了大學、碩士與博士文憑的人,無疑可就算是‘知識人’了,而如果知識人不陷入書本知識(的小天地),還懂得普通人的‘常識’,不把自己隔離在像牙塔裡,就可以稱為‘知識分子’了。‘知識分子’如果有了‘見識’,有了一定的社會經歷,有了自己的獨特看法,就成了‘獨立知識分子’。應該說,中國有很多‘獨立知識分子’。但他們離我們所說的‘公共知識分子’還差了一步,那就是‘膽識’:有了獨立見解卻明哲保身,不敢為天下先,你充其量是‘獨立知識分子’,而當你為國、為民勇敢地探求真相與真理的時候,你就是成了一位‘獨立的公共知識分子’。這裡已經說到了‘四識’,在幾十萬上百萬華人知識分子中,能夠達到這‘四識’的,已經(屬)鳳毛麟角了,那麼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識’:那就是‘賞識’。學會欣賞他人,擁有包容的心,是中國知識分子普遍缺乏的。也是讓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能夠升華的關鍵所在。”
    
    “五識”之說乃台灣學者首創,而“民主小販”楊恒均博士的新作《家國天下》中有專文闡述。此次被列入甄選標准,極富啟迪。
    
界別多樣各具特色

    
    與去年的首度評選相比,博訊的新名單有幾個特點:
    
    一是將入選者按職業、經歷分成幾大類。其中從事研究工作的學者最多,占三分之一;政論寫作者次之,居五分之一;以下依次為傳媒人士(約占六分之一)、維權律師、政界人士(各約占十分之一);餘下為網絡主辦者、工商界及藝術娛樂界人士(俱占四名)。
    
    二是居海外者較前增加。總計24名,內居美10人,居港9人,澳洲3人,德國和台灣各1人。可見“春色滿園關不住”,“金盾工程”、“綠壩”等已不能完全屏蔽或過濾境外網文,大陸讀者通過翻牆或其他方式,掌握越來越多的資訊,認識更多有分量的海外學人與政治活動家。
    
    三是溫和理性深入人心。“有理、有利、有節”的行事方式歷來為國人所推崇。但中共建政之後定於一尊的“黨文化”,和毛身體力行的“你死我活”的“鬥爭哲學”,徹底敗壞了社會風氣,文革語言尤其充滿暴力傾向,謾罵與恐嚇成為時尚。但隨著時代潮流的沖刷,這些違反人性的作派與表達方式,逐漸遭到公眾的厭惡與唾棄。劉曉波展示的“我沒有敵人”的磊落胸懷和高尚人格,贏得廣泛的敬重,這位本屆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自然成為公共知識分子的傑出代表。
    
    四是民主聯合陣線擴大,影響力激增。毋庸贅述,工商界人士物質資源遠較普通書生、學者豐厚,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正所謂“金錢不是萬能,無錢萬萬不能”。像信力建這樣的民辦教育專家,關心民瘼,回饋社會,難能可貴。另一方面,演藝界明星效應不可小覷,各種視覺藝術包括美術、雕塑與影視等,其受眾之多和震撼之大,更非單純的文字可比。一首歌不可能顛覆一個政權,但“四面楚歌”的氛圍,卻能急劇加速極權勢力的瓦解。霸王別姬與烏江自刎的故事便是例證。而姜文的《讓子彈飛》,不管其創作本意如何,多種解讀中蘊含了諷喻時政,啟人遐想,便不失為呼籲變革之一聲春雷。
    
內外呼應四海聲援

    
    中國的民主轉型,歸根結底靠的是神州大地民眾的覺醒。名單上占了四分之三的內地民主鬥士,充當了開啟民智、奮起維權的主力軍。
    
    俗語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又道是“一時成敗在於力,千古勝負在於理。”以爭取實現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為訴求的維權運動,無疑是近年來最引人注目的大陸社會現象。它理直氣壯,如火如荼,方興未艾,跟當局視為“重中之重”,不惜耗費鉅資、動用龐大的人力物力以求實現的目標---“維穩”,可謂針鋒相對。因此,維權律師與維權組織負責人,無不成為現政權千方百計打壓的對象。
    
    和伏案疾書的寫手不同,上述維權律師與維權組織負責人除巨大的精神壓力之外,往往還遭到肉體的折磨。即不僅被“觸及靈魂”,也“觸及皮肉”。高智晟如此,失明的陳光誠也如此。施暴者既有公安人員,也有其所指使的流氓。但這些文弱的書生、學者真理在手,正義在胸,直面強暴,堅持抗爭,“威武不能屈”。從這個意義上,他們中的代表人物理所當然地在名單上列於最前的位置,值得公眾致以最大的敬意。
    
    七十六名大陸入選者中,體制內的占一半以上。這是十分可喜的。所謂“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不言而喻,現行的黨國制度要徹底改革,尤其是爭取實現非暴力的轉型,倘若沒有體制內部的健康力量努力推動,積極配合,那是不可想像的。
    
    這裡還應特別提到黨內的資深民主派,他們年高德劭,深孚眾望,可以發揮無可代替的號召作用。儘管正如朱厚澤生前所云,以其所處的地位,指靠他們是不現實。可是,道義的力量畢竟對民主大業有一定的幫助。這是又一種內外呼應。
    
    內外呼應的再一層意思,是四海同心,八方聲援。
    
    境外入選者分別居於歐、美、澳、亞四大洲。作為民主堡壘的美利堅,自然成為網站主持或主筆的大本營。而“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膺選人數竟與大洋彼岸的美國幾乎並駕齊驅,尤其集中於傳媒界,使人由衷感到欣慰。
    
    2008年“政右經左”網站公佈該年度“百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本港上榜者僅兩名(不計外來的兩位教授---龍應臺和北島)。2009年博訊首次評選“中國百大公共知識分子”,居港的有北風與楊錦麟二位。此次一下激增至九人,倘用王光亞的話,似不無“井水犯河水”之嫌。
    
    其實此事對中南海現領導的形象有利無害。例如,《開放》雜誌老總金鐘和執行編輯蔡詠梅,兩位一併入選,不正顯示一直秉持批共立場的時政刊物,回歸13年後仍有生存空間嗎?北大人完全可以借此標榜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也。
    
海納百川兼容並包

    
    榜上百人普遍擁有甚高的知名度。如韓寒、李亞鵬網文點擊率過億,楊恒均、冉雲飛也是讀者耳熟能詳。而劉元生、劉蘇里兩位書店老闆雖不以文字見長,卻為眾多作者及讀者接受普世價值薰陶提供了良好環境,堪稱開明的“儒商”,多多益善。
    
    內中一位定居於悉尼的何與懷博士(1941--),在中、港、臺未必廣為人知。但其入選卻並非偶然。作為澳華文學的重鎮,何博士對當代中國問題和華文文學甚有研究,曾以英文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文化大典》,極受英美學界重視。其隨筆和報告文學集《北望長天》等,緬懷儲安平等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命運,文情並茂。其為人寬厚平和,具“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之情懷,與此次評選的方針正相吻合。
    
    “永為人民鼓與呼”,謹以此與上榜諸賢共勉!
    

附:
    
谢流石:什么样的人才算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概念来自西方,是个舶来词。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是公共意识和公共利益的守门员,是社会正义和世道良知的守护者,是沉默的大多数的代言人,甚至是真理和理想的殉道者!
    然而,不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社会,知识分子一般都只能以自己的学识为统治者服务,成为依附于统治阶级的附庸。他们屈服于政治权力,依靠顺服和听命来换取安身立命的机会。只有少数知识分子具有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敢于干预政治生活,参与社会事务,站在弱势群体一边,为公众和社会服务。因此笔者一直认为: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博讯2月1日在发布2010年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名单时表示,他们在评选过程中参考了对公共知识分子提出的“五识”标准,那就是知识、常识、见识、胆识和赏识。这些标准与《南方人物周刊》“政左经右工作室”评选公共知识分子的三条标准(1、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2、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3、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应该也是大同小异。可以概括成一句话: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除了要有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还必须是敢于批评和敢于行动的勇者 。
    

(一)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悲天:哀叹时世;悯人:怜惜众人。哀叹时世的艰难,怜惜人们的痛苦、艰苦。语出唐·韩愈《争臣论》:“彼二圣一贤者,岂不知自安佚之为乐哉?诚畏天命而悲人穷也。”中国士人的"以天下为己任"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传统,对其能做出很好的诠释。
    而当下叶匡政、吴祚来、蔡定剑、于建嵘、杨恒均、贺卫方、章立凡、五岳散人、长平、柴静、崔永元、G泉、LXB、艾未未、腾彪等等各领域专家学者,无论是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这样的天灾,还是上海火灾、宜黄强拆这样的人祸;无论是乐清征地、山西毒疫苗这样的群体性事件,还是邓玉娇、昆明小学生被诬陷卖淫这样的个体事件;无论是担心中国政治改革、法制建设的滞后,还是对频繁出现官员腐败、渎职事件都能通过电视、报刊、互联网等媒介发出他们的振聋发聩声音,有限地监督了政府的行为,有效地引导正确的舆论,维护了弱者,开启了民智!
    
     已经数次被评选为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的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希望评选机构今后挖掘更多新人,因为他在微博上发现了很多与他观点有共鸣的志同道合人士。章立凡说,这些人是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后备军,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公民社会的成长,他认为关注公共事务的公民,也就是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人会越来越多。
    
    

(二)敢言(敢于批评)敢做(敢于行动)
    
     很多学者认为,所谓“独立知识分子”并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如果你有独立的见解却明哲保身,不敢为天下先,充其量你是“独立知识分子”。只有当你为国、为民勇敢探求真相与真理的时候,你才是“公共知识分子”。
     章立凡说: “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说知识分子分三类,第一种叫‘公共知识分子’,第二种叫‘公公知识分子,就是太监,还有一种就是所谓‘沉默的大多数’,有人做这样一种比较调侃的分类。实际上我个人感觉,这个沉默的大多数的队伍正在分化,随着社会矛盾的尖锐,有很多人站出来发言,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
    
     不仅敢站出来发言,他们还敢于行动,成为公共事务的参与者、实践者,甚至是先行者。例如乐清征地事件出现的由于建嵘、王小山、项宏峰领衔三组公民独立调查团;正在进行的由于建嵘发起的网友用微博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等。
    
    不过,“公共知识分子”并不是一个道德的符号,公共知识分子并不享有道德的权力。如萨义德也指出,在大众媒体面前会产生媚俗的公共知识分子,宋儒程伊川亦云:“虽公天下之事,若用私意为之,便是私。”这是公共知识分子和公民都必须特别注意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识”兼备呼民主——评博讯“公共知识分子”榜/张成觉
  • 「抗美援朝纪念日」韩战谎言何时了?/张成觉
  • 讀张成觉《時代風雷嚮筆端》的思考/苦思子
  • 张成觉:缅怀三十年代
  • 张成觉:胡乔木不懂马克思
  • 华国锋与周厉王都爱“止谤”—简答张成觉先生
  • 张成觉: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 张成觉:杨佳案了犹未了
  •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张成觉
  •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张成觉
  •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张成觉
  •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张成觉
  • 金牌第一又如何?/张成觉
  •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张成觉
  •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张成觉
  •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张成觉
  • 张成觉: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
  •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张成觉
  •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