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聚焦南开大学何平教授案:谁在破坏共和国法制的统一?/吴春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1年1月中旬,天津的“政协会”和“人大会”两会相继召开,然而发生在天津市的南开大学何平教授等四高管案,与两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起被誉为天津版的“南都案”公然在盛会之下上演。
    2009年10月底,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被天津警方以职务侵占罪为由采取强制措施,拘押至今已一年多了。他被指控担任天津协和干细胞生物工程公司董事长期间,与其他高层管理人员一起分配了月度绩效奖金,南开区人民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对何平等四位高管提起公诉。
     然而,与何平等人一起参加总裁办公会,一同商讨月度绩效奖金分配办法,一同签署文件,一同领取了月度绩效奖金的还有天津协和生物工程公司的元老、常务副总裁方健先生。他的背景非同凡响,不仅拥有着区政协副主席的光环,同时还是天津市人大代表。在包括何平在内的四位高管身陷囹圄的同时,方健先生却能“逍遥法外”,继续担任公司常务副总和人大代表、政协主席等公职。 (博讯 boxun.com)

    方健先生之所以能够避免法律追究,其原因在于:2010年6月,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召开了专题会讨论此案,确认此职务侵占案证据不足,故不批准天津市公安经侦对方健先生实施逮捕收押。后来,检察机关也明确表示不起诉方健。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制度,是主权在民的根本体现。人大不仅享有最高的立法决策权,也对司法机关、行政机关也享有监督的权力,必要的时候,人大甚至可以对某些关涉公共利益的案件启动特别调查程序。
    然而,在天津何平等人的案子上,人大和司法机关的判断上大相径庭。天津市人大常委会认为方健先生不构成犯罪,依据《人大代表法》之规定,县级以上人大代表中除现行犯之外,须经人大常委会或人大主席团的同意方可逮捕人大代表,罕见地动用了法律赋予的否决权。方健先生与何平先生履行了同样的行为,即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通过总裁办公会议决定奖金分配办法。同理,方健先生无罪,何平教授也应无罪。如果何平教授真的构成犯罪,方健先生自然也不能幸免于外,同样也应当受到法律的追究。
    奇怪的是,同样的行为,天津市公检法机关在追诉何平教授,指控他及四高管构成职务侵占罪;认为方健先生无罪的天津市人大,其副主任张元龙曾多次督办何平案子,多次给检察院、法院以个人的名义指示此案要严办,市人大对此案的讨论决定是组织决定,而副主任张元龙的个人意见及行为显然是违背组织原则临驾于组织之上。同样的法律、同样的行为,却出现多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到底是法律本身出了问题,还是执行法律的人出了问题,让社会公众一看便知。
    目前的两难局面是:如果天津市人大做得是对的,那么政法机关就是错的,政法机关应当及时纠正错误,避免冤案越陷越深,越做越大;而且天津市人大还应当行使对公安局、检察院两机关的监督权力,甚至可以启动特别调查程序,纠正冤假错案,问责二机关。如果政法机关是对的,就应当对方健先生适用同样的法律,将其逮捕法办。
    不仅如此,一手制造该案的ST中源的实际控制人、天津永泰红磡集团董事长李德福,也是天津市政协委员。如果该案最终被认定是冤假错案,李德福就应承担利用职权打击报复的责任,天津市政协也应当启动追责机制,直至罢免他的委员资格。
    从该案看来,天津市人大、政协,以及公安、检察二机关,对法律的理解和适用,显得宽严不一、甚至南辕北辙。似乎这四家机构不是在共和国的法律之下,各行其是,各为其主。这种割裂的法制格局,表明天津四机构均存在程度不同的失职,没有很好地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没有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破坏了共和国法制的统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前后在南开大学整人的方克立
  • 南开大学教授何平“职务侵占”案一年大事评点/朱雪琴
  • 南开大学学生呼吁当局释放教授何平
  • 南开大学教授、系主任何平被逮捕 师生呼吁释放
  • 南开大学学风建设委员会无校领导委员 力倡学术独立/朱虹
  • 南开大学举行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报告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