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短命建筑鉴照可怕治政思维/乔子鲲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3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透过短命建筑,我们看到了“权大于法”“取代而不是共生”“只顾眼前、不管长远”的治政思维。而这种思维的滥觞,又岂止在对建筑的毁损?

     大拆大建、大建大拆,如此循环往复,看起来能让GDP增长,让就业增加,让旧貌换新颜,让官员升迁……这或许是经济学家的“破窗理论”在一些地方发展实践的最好见证。在时风裹挟之下,恁是地标性建筑,本为百年计,也难脱短命之运,长则三十载,短则七八年。如此景象,于中国为甚。毁之不足惜者,以官员为最。 (博讯 boxun.com)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建筑短命成为常态?城市发展为什么用这种推倒重来的方式?透过不少高楼大厦的纷纷短命,我们看到的乃是一种可怕的治政思维。

     这种治政思维的可怕,首先在于“权大于法”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模式。动不动就把一栋高楼、一片住宅区拆了,这种事普通百姓干不了,商人也不能直接干,惟官员能干。所能者,就在权大于法。城市发展有规划之法,原本为的是约束城市决策者、管理者,不可随意行事,不可意气用事。权力的戾气与嚣张,使其屡能僭越法律之上。今天你在任上,把前任的规划建筑推倒重来。明天他在任上,又把你的规划建筑推倒重来。如此,规划法律不彰,一切任由权力横行,城市发展也便失去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变得不可延续。在“权大于法”的治政思维之下,权力昌明者,或能革除不合规划、不讲科学的建筑,尚能造福一方。再遇权力昏聩者,连科学的规划建筑也敢毁弃,祸害一方也就不可避免。

     权力所以要凌驾法律之上,当然是受到某种利益的诱导。一旦觉得某地有发展潜力,而被既有规划建筑阻碍,首先想到的就是改变这种格局,以期获得更大的利益。这种治政思维,乃是一种“取代而不是共生”式的狭隘发展观。这种治政思维,走的是先破坏后建设的路子,尽管也能让人们看得见经济发展繁荣的皆大欢喜,却以对原有财富的不断损毁为代价;也能让人们看得见现有财富的增加,却以对未来财富的透支为前提。

     这种治政思维,还在于“只顾眼前、不管长远”的急切心态。为官者,总想图个任上出政绩。若要遵循发展规律,按科学方法来,往往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播种的是自己,摘果的是他人;栽树的是自己,乘凉的是他人;劳累的是自己,快活的是他人。这种事,只有老实的官员干,偷奸耍滑、投机取巧之辈断不去干。于是为求有政绩,那些利长远之事不在法眼之内,甚至为求眼前利益,不惜毁了长远利益。短命建筑,只是这种“只顾眼前、不管长远”急切心态的一个表征而已。还有多少利长远的事没有做,还有多少利长远的物事被毁弃?

     透过短命建筑,我们看到了“权大于法”“取代而不是共生”“只顾眼前、不管长远”的治政思维。而这种思维的滥觞,又岂止在对建筑的毁损?其在经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风行,又会酿出多少几家欢乐几家愁的人间故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廉政基金不治大贪/乔子鲲
  • 乔子鲲:诽谤罪不是官员的私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