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到底是谁在对柴玲采访断章取义?/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4日 来稿)
    【柴玲的用語“期待流血”被《天安門》製片人卡瑪·韓丁Carma Hinton 錯誤地翻譯並斷章取義。“期待”應譯為“預期或等待”(anticipate or wait),而非影片中所謂的“期望”(hope for)。
    請簽名——致《天安門》製片人的公開信‏】
     (博讯 boxun.com)

    采访时柴玲用的是中文,而不是英文。
    
    现在居然用影片中的英文翻译来给柴玲辩护,而难道你们指责天安门误导的是外国人?
    
    柴玲话中的期待,难道不是期望,而是预期和等待?
    
    看看她的原话
    
    
    【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
    
    原话非常清楚的,如果说不是柴玲期望流血,就只能说是柴玲渴望流血。
    
    第一,柴玲话中的两个就是,就是,而不是用的一个是字;这里不是客观的陈述,而是主观意愿的表达;这里的就是,表明柴玲期望的只能是流血,而不能是其他。只能解释为主观的期望,而不能解释为被动的等待。
    
    如果把她的话改成【其實我們等待的就是,就是流血。】这里也没有任何客观的预期意味。而是明显的主观的盼望。
    
    几个就是,已经不只是期望,而是迫不及待的渴望了。
    
    柴玲的【就是讓政府最後】中的让政府的让字,也清楚说明了柴玲不是被动的预期和等待,而是主动的让,主动的促使政府屠杀。
    
    这个让字,需要结合她前面的话【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堅持,等待看一看人民能不能真正團結起來,因為到最後只有是人民跟這個與人民作對的政府來較量了。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裡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广场坚持,坚持的目的就是让政府屠杀。
    
    第二,关键是柴玲对流血是肯定的态度。是认为流血可以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就是说,柴玲希望全中國的人民能真正擦亮眼睛。期待全中國的人民能真正擦亮眼睛。而能够让全中國的人民能真正擦亮眼睛的途径就是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
    
    
    
    
    【而且,重要的是我們預期的是鎮壓,而非大屠殺。
    
    請簽名——致《天安門》製片人的公開信‏】
    
    柴玲的原话是【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难道血流成河仍然非大屠杀?
    
    再引用柴玲的话: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堅持,等待看一看人民能不能真正團結起來,因為到最後只有是人民跟這個與人民作對的政府來較量了。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裡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但是這種話怎麼能跟同學們說?
    
    
    柴玲在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事。目的是让人民团结起来,而也只有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
    
    柴玲是在预期和等待?她明明白白的在谈她下一步要干什么
    
    张鹤慈  03 06 09墨尔本
    
    后记,本来我对柴玲的自己活,让别人送命的话题不感兴趣,只认为是典型的一个小毛泽东的革命豪言壮语,并不认为她有那么冷血,有那么深的城府和有那么的预见性。
    
    但现在,柴玲居然想依靠自己有钱的丈夫,封杀对她的批评了;想用官司拖垮对方。
    
    在民主社会,仍然还是一个小毛泽东的不许批评,不能允许不同意见;64二十年后,为了官司的柴玲,又回到了民运队伍,也居然找到了一些支持者。
    
    法院已经不受理诽谤案,这件事美国的法院已经做了回答。
    
    是为了自己官司的名誉,还是想凭丈夫的钱报复一些对方;美国是法制社会,想打官司没有人能够阻拦。柴玲可以把官司打下去,但帮忙的人请明白,官司是公司的名誉,而不是诽谤了柴玲,你们现在的签名征集,主题仍然是美国法院不受理的诽谤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丹致香大第二封信:我们对柴玲,应当更公正一些 (图)
  • 血腥人证:六四大屠杀,柴玲,杨佳与邓玉娇
  • 前学运领袖柴玲:中国领导人拿出勇气
  • 柴玲复出重投民运
  • 六四领袖柴玲起诉纪录片天安门,王丹封从德支持柴玲
  • 柴玲前夫《日记》出版 (图)
  • 《天安门》制作人就柴玲的控告呼吁外界支持/RFA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