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华社;达赖集团“备忘录”之我见』讀 後感/甲栋 慈旺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评‘真正自治’实质上是搞变相‘西藏独立’

    甲栋 慈旺
     2008/11/21:在《新华网》上署名益多的作者发表了一提为《达赖集团〈备忘录〉之我见》》的署名文章, 乍一看 重复杜青林 “达赖集团虽坚持的所谓‘中间道路’,但实质上是搞变相‘西藏独立’和图谋历史上不存在的‘大藏区 ’”之类頑 弄 魚 目 混 珠, 自欺欺人的中共宣教而不值一驳。但细读之后,发现作者的“用心良苦”在其主子的用意愚弄欺騙大陆人民、妖魔化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製造民族 分裂、煽動民族仇恨,甘当做一个中共子虚乌有宣传的应身螽和传声筒。 (博讯 boxun.com)

    对于最近《新华网》为主的中国官方媒体及网站上陆续发表的“西藏問題的文章”,大都是千篇一律表达官方立场。因而,中國民眾得到的通常都是被官方媒体及网站進行加工歪曲的資訊。為 此, 筆者想談 一 談《达赖集团“备忘录”之我见 》( 以下“真正自治”簡 稱“達”文 ) 一 文所涉及的有關西藏自治問題, 以便澄清對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中提出的西藏真正自治問題 的模糊認識和誤 解。
    首 先 必 須 指 出 的 是,署名益多的作者在 其“達” 文 的 第 一 段,自以为是的撒了个大谎。他说
    “朱维群在介绍情况时提到,达赖喇嘛私人代表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颇为引人关注。11月16日,达赖方面在印度举行新闻发布会,散发了这份“备忘录”,并称这份“备忘录”完全依照中国宪法和法律条款,“若能确实执行,可以满足西藏人民特别利益要求”。笔者仔细阅读了达赖方面公布的“备忘录”的全文,……云云” 。
    这真是弄巧成丑拙。达赖喇嘛私人代表在11月16日印度打燃萨拉举行新闻发布会,散发了这份“备忘录”的时候,署名益多的作者(倒不如说化名益多的汉人)在北京怎吗能拿到这份“备忘录”呢?中国政府封锁海外网站,说穿了他在北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从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那里拿到的一分谱印本。难怪他敢写如此“涉藏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的文章却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 笔者没猜错的话, 他就是有 關 西 藏 問 題上经常卖者良心舞弄笔墨、充当撥 弄 是 非、 愚弄人民的中共代言人。
    其次在“ 達”文 的否定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一 文中所列出来的《备忘录》都采用各取所需,断章取义地手段加以外曲原意来全盘否定。他说:
    “《备忘录》提出,“藏人要有制定符合自己需求和特点的地方政府,政府组织,以及制度的权力。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对本地方所有问题有制定法规的权利,以及在自治政府各部门的实施权利和自由决定的权力”。所谓的“本地方所有问题”,“备忘录”列出了语言、文化、宗教、教育、环境保护、自然资源利用、经济发展与贸易、公共卫生、公共安全、外来人的管理规定、与他国的交流等11个方面,并且要求“在相互关连密切或共同利益上,中央和地方政府要建立起合作解决的途径”,“不论中央或自治地方,在未经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不得擅自修改自治的基本条款”。说白了,就是达赖喇嘛近年来反复强调的“除了外交与国防,其他所有事务都应由藏人负责并负有全权”,西藏应按“一国两制”的办法,实行“真正自治”,并且“自治权”应当比香港、澳门更大”。
     “民族区域自治是我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各项自治权,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中都有明确的规定。西藏与香港、澳门情况完全不同,不存在恢复行使主权的问题,不存在另搞一种社会制度问题,自然也就不能套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模式。达赖喇嘛方面打着中国宪法的旗号提出所谓“真正自治”,实际上是企图否定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否定中央的统一领导,按照他们的“政治设计”另搞一套”。
    一语道破了天机,作者的這種作法及觀點充分暴露了,以我核心大汉族主义的霸道、和一党独揽政权的中共名義上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虚伪性,不愿加以实施、一及进一步得到完善。
    事實上,自1979年以來達賴喇嘛一直致力於中間道路,並不尋求西藏從中國分裂。因此,他沒有任何理由需要糾正他的政治立場,並且一直都是言行一致。全世界都知道在過去三十年裏達賴喇嘛不尋求西藏獨立。因此,中國所謂的主張西藏獨立的立場之說絕對是沒有任何根據的。中國幻覺達賴喇嘛堅持西藏獨立的立場,這只是表明中國在歪曲達賴喇嘛的立場以此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转移世人对中共压裉就不想解決西藏問題, 關死了和談進展大門的注意力视线。当今世界除了中共一外,所有资讯都是透明公开的,相信上述中共歪曲事實愚弄世人的做法,不可能誤導或欺騙國際社會的。
    众所周知, 在11月與北京舉行的最後一輪談判時,達賴喇嘛的兩位特使嘉日洛地先生和格桑堅贊先生向中方提交了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該建議提出尋求全體西藏民族名符其實自治的立場,而且這個名副其實的自治可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來獲得。以此為基礎,達賴喇嘛相信名符其實的自治可以滿足西藏人民的需求。現在,該《建議》已公開,任何理智的人都可以證明此《建議》中達賴喇嘛是否尋求獨立、半獨立或變相獨立。達賴喇嘛提出的要求更不是港澳式的“一国两制”。这一要求早在2002 年就放弃了。在《建議》中现在要求的慨括起来只于有两条:
     第一,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實行民族自治。
     第二,將所有的藏族居住區域劃入西藏自治區。
    關於第一條,在《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第一条、介绍一文中講得非常清楚:
    一,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實行民族自治。
    
    “ 2002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恢復對話以後,十四世達賴喇嘛的代表與中央政府代表之間多次進行了會談,其間,我方詳細闡釋了西藏人民的真實願望。以互利為基礎的中間道路之精神是,西藏民族在不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宗旨的情況下,得到名副其實的民族自治地位。這也是基於藏漢民族眼前和長遠的利益。我們明確做出了不尋求獨立或分裂的承諾,並設法通過名符其實的民族自治來解決西藏問題。這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關自治的條款。而且保護和發展西藏民族的特性與形式,不僅對整個人類,對藏漢民族尤為有利。
     “2008年7月1至2日舉行的第七次會談期間,中共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杜青林先生表達了希望達賴喇嘛對西藏的穩定和發展提出建議或意見的呼籲;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也表示希望聽到藏人所尋求的自治的標準或形式,以及在不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情況下,我方對地方區域自治的看法。因此,本建議詳細闡釋了我們對名符其實自治的立場, 以及根據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理解,若能確實執行,可以滿足西藏人民特別利益要求的立場。 達賴喇嘛也相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下,如果實行名符其實的自治,則西藏人民的基本需求應可以得到滿足。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和別的國家一樣,通過賦予各少數民族自治的權利來解決民族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自治的基本原則和目的,與西藏人民的需求和願望是相符的。民族區域自治的目的是在拋棄大漢族主義和地方民族主義的前提下,避免民族壓迫和民族分裂,通過賦予各民族當家作主的權利,以保障各少數民族的特性和文化。
     “根據我們的理解,憲法有關自治的原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滿足藏人的需求。 憲法在一些相關問題上,對相關國家機關在自治問題上賦予了特別解決或實施的權利,要實現基於西藏特性而實施的名符其實的自治,施行上述各項特殊權利是必須的。在施行過程中,為了與西藏民族的需求和特性相適宜,可能需要對某些自治條款重新進行研究和調正。如果雙方真的具有誠意,則目前的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憲法規定的自治原則得到解決。如此,則國家的統一穩定,藏民族與其它各民族間的和諧親密關係等均可實現”。
    有此可见, “2002年至今,達賴喇嘛要求的是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條款,以及有關民族區域自治法律所規定的自治。也就是說,達賴喇嘛說的是:憲法和法律所規定的自 治,中共什麼也沒有實行。目前給予藏人的自治只是名義上的,並沒有實質上的自治。有關自治的法規一條都沒有啟用。中共在对外声称:“西藏四级人大代表94%以上藏族等少数民族”。但是,自治區的立法機構並沒有起到他們應該起的 作用,等于是像比图章。
     因此,…達賴喇嘛要求的僅僅是憲法條款上的內容。憲法條款中提到語言,文化、宗教自由、經濟、教育、內部安全、還提到與其他國家的 文化貿易關係,這些在憲法和有關民族區域自治的法律上都有明確的定義。
    如果這些全部實施的話,自治區不必有獨立的軍隊。軍隊將始終是中央政府的事情。自治區不能與任何國家建立外交關係。自治區只會送學生出去學習,或者邀 請與文化和教育方面的學者。自治區可以與西藏周邊接壤的國家進行邊境貿易,不必請求中央政府。因此,實際地說,國防和外交將是中央的事情。而且,中央政府 不必給自治區撥款,使得在自治區(在經濟上)依賴中央。自治區可以根據自己的法律來使用自己的 自然資源。
    《憲法》第112條到第122條,所有的自治條款都相當明確,還有關於民族區域自治的法律條款。如果這些都認真實施,那就沒問題了。藏人會滿意,西藏文化將會得到保護,藏人在感情上將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融合。那是解決西藏問題相當容易,簡單,平和,透明的方式。
     所以,“達”文中提到的 “企图否定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否定中央的统一领导,按照他们的“政治设计”另搞一套?”我们的答案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中國憲法和法律意義上的自治,真正的事实和进一步得到完善。’
     這不過是要求中共尊重自己制定的《憲法》,嚴格實行它而已,究竟何罪之有?正如 蘆笛在《北京為何妖魔化西藏流亡政府?》文中所说的:
    “中共要麼老老實實承認,自己那部《憲法》不過是騙人的,認不得真,要麼乾脆廢除現行 《憲法》,制定出一部反映國家真正的權力結構、公民權利、少數民族權利的真實憲法來,进一步得到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完善。何必一手掩盡天下人耳目,製造出‘達賴集團鬧分裂、搞藏獨’的彌天大謊 來,煽動漢藏仇恨”?
    更上人吃惊的是,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等人还供认不讳地说什么“西藏与香港、澳门情况完全不同,不存在恢复行使主权的问题,不存在另搞一种社会制度问题,自然也就不能套用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模式’。中共的這種觀點充分暴露了殖民统治下的民族歧视。只许汉人可一搞“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模式”;而藏民族则不能享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條款,以及有關民族區域自治法律所規定的自治要求的實施,只能做寄人篱下、任人宰割的二等公民。
    二、將所有的藏族居住區域劃入西藏自治區。
    把曾经历史上存在的‘大藏区 ’藏人称之为“上区阿里三围,中区前后藏四如,下区青康六岗”的所有藏族居住區域都劃入西藏自治區,乃是在《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第五条、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的西藏人要進行統一的管理一文中也講到:这是第二個要求。
     基於西藏人民的上述基本需求,通過實施民族區域自治,保護和發展西藏的民族特性,文化以及佛教傳統,並在尋求發展的過程中,現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賦予自治地位的所有藏族地區,需要納入統一的自治管理範圍內。現今的行政區域劃分,將西藏人分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自治區和許多省份當中,從而造成藏人被分散割裂,各個地區發展不平衡,同時也嚴重削弱了保護和弘揚民族特性,文化與佛教傳統的力量。這一政策不但沒有尊重西藏民族的統一性,反而進行民族分裂,對西藏民族的統一性製造障礙,踐踏了民族自治的精神。在新疆和蒙古等主要的少數民族地區,大部分人民都包含在各自的自治區域內,而聚居的西藏民族卻被劃併不同的省區,仿佛在對待不同的民族 。
     將目前分散在各種自治地區的所有藏人統一在一個自治體系下,不僅符合憲法第四條的相關規定和精神,而且民族區域自治法第二條也規定:“各少數民族聚集的地方施行區域自治”。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序言中也記載: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由中國共產黨為了解決民族問題而制訂基本政策。民族區域自治是在國家的統一領導下,各少數民族聚集的地方實行區域自治,設立自治機關,行使自治權。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體現了國家充分尊重和保護各少數民族管理本民族內部事務權利的精神,體現了國家堅持實行各民族平等,團結和共同繁榮的原則”。
    这就是说:西藏民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內享受自治權利時,如果能夠統一普及到整個西藏民族地區,將有助於實現具實質意義的民族區域自治。
    《民族區域自治法》也傾向於認為民族區域自治的邊界是可以進行調整的。根據憲法有關自治的基本原則,尊重藏人統一性的願望完全是合法合理的,為此而改變部分行政管理範圍並不違背《憲法》精神,而且也有許多前例可循。
     這也就是达赖喇嘛放棄分離和獨立的原因。如果西藏要求分離的話,那麼在1951年就不會要求內藏和 外藏的統一。西藏就只能要求外藏的分離。因此,當达赖喇嘛接受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藏人的民族區域自治必須適當地建立。也就是說,西藏應當有一個包含全體 藏民族的民族區域自治。這不是一個領土問題,也不是其他什麼問題,只是一個有關人民福祉的問題。
     由於民族區域自治的基本目的是為了保護和提倡該少數民族的獨特文化,要實現那個目的,西藏人民應該 生活在同一個自治的行政區域之內。西藏是一個民族。如果參照其他少數民族的情況,他們都只有一個自治區。 蒙古人是一個蒙古自治區,維吾爾人是一個維吾爾自治區。只有藏民族被劃分為如此之多的區域。因此达赖喇嘛的代表對中方說,馬克思列寧主義反對帝國主義‘分而治之’的 政策,這個政策必須摒棄。馬克思提倡民族自治的目的,是為了有助於平等和合作,以便於建立一個團結的國家和團結的人民。為此,漢族沙文主義和地方民族主義 都必須被摒棄。
     為了合適地實施這個想法,藏民族就不應該被劃分成這樣多的(包括在西藏自治区,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划份的自治州,自治县共12 个)大小塊。如果藏人有一個(統一的)自治區, 中央政府跟自治區打交道就會容易得多,反之亦然。語言保留,文化認同將會一次性實行,而不是分為許多層次。這樣將會有助於藏人與其他人民,其他民族,以及 中華人民共和國感情上的團結。
    *
     綜上所述, 這些理由在《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已經说明,既然維吾爾族、蒙古族都是一個自治區, 為何唯獨藏族要分為許多小塊?這豈不是對藏族的一種歧視?藏人又不是要分離出去,不存在什麼“領土野心”,並不是要把中國四分之一的領土挖走,不過是想要實 現民族自治的夢想而已,這難道能稱之為是搞变相“西藏独立”的罪行?
     當然,這一要求雖然從理论和道義上無可非議,但在真正实施过程中目前,由於種種原因而造成許多阻礙。这一点也在《建議》第六条、中講得很清楚:
     “ 能否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將依賴於上述各項自治問題以及藏人在這些問題上實施自治的程度或自治方式。因此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才能制定和實行適合藏民族的特殊狀況和基本需求的法規。
     要實現名符其實的自治,藏人還要有制定符合自己需求和特點的地方政府,政府組織,以及制度的權利。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對本地方所有(涉及上述自治的)問題有制定法規的權力,以及在自治政府各部門的實施權利和自由決定的權力,自治權利也包括在中央國家級的相關權利機關中安置代表並發揮實質作用。為了使自治充分發揮效力,其商討方式必須具備功效,在相互關連密切或共同利益上,中央和地方政府要建立起合作解決的途徑。
     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最重要條件之一是,要保障憲法和其它法律單方面取消或修改賦予各自治地方的權利和職責。也就是說,不論中央或自治地方,在未經另一方同意的情況下,不得擅自修改自治的基本條款。
     有關符合西藏實際和需求之名符其實自治的範圍和特點,要根據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十九條)的相關規定,在自治條列中做出詳細的解釋,如果適當的話可以為此另外制定法規。包括第三十一條在內的憲法相關條款中, 對於類似西藏這樣有著特殊地位的地區,在尊重國家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情況下,規定可以相應地適當放寬。
     憲法第三章第六節也認定,民族區域自治地區具有自治政府和制定法規的權利,因此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民族區域自治法第十九條)規定:“依照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特點,制訂自治條列和單行條列”的權力。同時,憲法在很多方面賦予行政自治的權利(憲法第一百一十七到一百二十條),規定自治機關在適合地方的需求下,依照地方的實際情況,貫徹執行國家的法律。(憲法第一百一十五條)”。
     上述這些法律條件雖然對自治機關的決策權限造成一定的阻礙,但是憲法不僅接受了自治機關可以依照適合地方的需求制定法規和政策,而且,這些法規政策甚至可以和包括中央在內的其他機關所規定的不一致。
     正如我們說明的那樣,藏人的需求與憲法的自治原則大致相符合,但在真正實施過程中,目前,由於種種原因而造成許多阻礙,甚至失去效力。
     實施名符其實的自治,還需要權力分配,如中央和自治地方對一些問題的雙方權責問題進行明確分配等。就目前而言,在這些方面不僅沒有清楚的分配,自治地方的立法權利也沒有落實,仍遭到很大的阻礙。因此一方面憲法對於自治地方在很多問題上認定具有制定法規的特殊需求,但是另一方面根據憲法第一百一十六條的規定,卻必須要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批准,所以自治的原則在實施過程中多有阻礙。正式規定需要這種批准的只有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各省的人民代表大會不需要得到這樣的批准,在制定地方性法規時,(非自治的)各省只要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即可(憲法第一百條)。
     在真正實行自治方面,依照憲法第一百一十五條之規定,必須要遵循諸多的法規和章程,其中一些法規甚至對自治地方的自治造成很大的阻礙,有些法規相互矛盾。因此自治的真實標準並沒有明確的落實,國家上級機關單方面制定法規和章程,甚至政策的改變也是單方面決定。如果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對自治的標準和實施方面出現不同的看法,則缺乏為解決問題或進行溝通的足夠途徑,實事上並沒有明確的規定,這使得地方領導的工作受到阻礙,對西藏民族施行名符其實的自治也造成障礙。
     此時,我們沒有為了這些問題和實行名符其實的自治而詳述藏人困難的意願,但是為了在往後的會談中,能夠適當的解決問題而做為例子而在此提出。我們會繼續學習憲法和有關法律,並在適當的時候發佈我們所知道的研究結果 ”。
    因此,笔者看来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要求中共行憲,切實保障少數民族的自治權。不是现行的 所谓“目前现职自治区人大常务委员会主任,自治区主席,自治区政协主席,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等均有藏人干部担任”(挂稗的),但实际决策权掌握在以张庆黎为首的中共区党委手里的傀儡自治政府式騙 局。關鍵在於自治必須是真實的。如果中共真能做到這一點,達賴喇嘛曾经在2006年的3/10讲话中提到有关中国领导人担忧问題上可以进行对话解决。
    
    未來如何解决以上这些实质真正自治的阻礙,在《建議》的最后一条、未來前進方法中也講了:
    
    未來前進方法
    “正如本建議的開頭所述,我們相信西藏人民的需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自治的原則相符合。我們的目的是,就如何讓這些需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架構相配合而進行討論。正如達賴喇嘛經常強調的那樣,我們並沒有任何隱藏的計劃,也絕對沒有在得到真正自治後,依此做為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跳板的目的。
     西藏流亡政府象徵著西藏人民的利益和西藏人民的代表,我們之間就上述問題和相關議題達成協議後,西藏流亡政府將失去存在的必要而會立即解散。事實上達賴喇嘛已多次聲明,他個人在未來將不會擔任任何政治職務。在實現和解的過程中,為了得到藏人必要的支持,達賴喇嘛願意為此竭力發揮其影響力。
     以這個承諾為基礎,第二步應該就本建議所提出的相關問題進行具實質意義的討論。為此願意就尋求共識,以及程序或時間等方面進行討論決定”。
    最近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先生回答记者提问时說:
    "希望中國繼續通過對話來解決西藏問題。達賴喇嘛代表和中國政府對話已進行了一段時間,我希望能以誠懇的態度繼續進行,使所有來自西藏的問題能得到順利與和諧的解決"。
     聯合國秘書長這樣直率的言論,表明了整個國際社會對目前西藏悲慘狀況的關注。我們相信,這一言論將推動中國政府按西藏人民與中國人民的意願解決西藏問題。
    我們恳切地希望中共领导既然提出“和谐中國”,就要言行一致地做出表率,回应國際社會的呼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以和談雙贏的原則進行對話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今后藏汉俩族为什么不可以, “你好我也好”呢?
    如果中共领导错估了难得机会,“不可一世”的一错再错地关死对话大门,想拖到達賴喇嘛圆寂而最终解決西藏問題,这可是验证了一句《红楼梦》里的古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姓命”。从自藏汉俩个民族間仇殺做足鋪墊,必將帶來深重災難, 引来千古骂名。
    筆者在 結束本文之前, 奉勸打着益多的藏名作者,不要再扮演歷代中國統治者自欺欺人 的傳聲筒, 同時希望为藏汉俩族和好如初, 多反映一点 藏民族的真实情况, 做一名理 智客觀的藏學學者!
    (2008-12-2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达赖喇嘛的绝望促台湾人觉醒
  • 阿衍:应该请达赖喇嘛直接投资国内民运进程
  • 达赖、人权、文化:东西方误读误解误会?
  • 张清扬:中国政府借民意施压法国政府取消会见达赖
  • 陈泱潮五致达赖喇嘛书(善本)
  • 陈泱潮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 傅芮岚:达赖喇嘛受骗记
  • 杜青林:达赖勾结法功轮和东突分子 妄图分裂祖国
  • 要求中央改变交恶达赖喇嘛的政策/高洪明
  • 后达赖时代将临:西藏会发生“新文化”运动吗?
  • 达赖喇嘛今天会见旅日华人/夏一凡
  • 诚实的达赖
  • 13世达赖喇嘛受够了满人的气
  • 纽约时报:达赖喇嘛伸出橄榄枝(每个藏人关心)
  • 奥林匹克盛会:扎起黄丝带 达赖喇嘛快回家/亚笛多星
  • 中国人喜欢本拉登,不喜欢达赖喇嘛
  • 让老人回家——达赖喇嘛39年苦旅是国家耻辱/亚笛多星
  • 曹晗:拜会达赖喇嘛
  • 吴庸:达赖喇嘛的最新动向(修改稿)
  • 藏区学校每天揭批达赖喇 当局封锁唯色博客
  • 达赖喇嘛对《零八宪章》发表看法
  • 中国抗议萨尔科齐会见达赖喇嘛(图)
  • 达赖喇嘛将分别会见法总统波总理
  • 达赖漫游欧洲成大赢家:北京力不从心
  • 达赖访台氧造两岸矛盾冲突引爆点
  • 达赖如果访台 两岸关系会怎么样?
  • 达赖喇嘛:北京台北关系趋缓,希望明年访问台湾
  • 德联盟党议员:中国拿达赖喇嘛当经济危机人质
  • 民调:达赖喇嘛为世界受尊重领袖/VOA
  • 欧美报章批评北京:不理睬达赖喇嘛是愚蠢的做法
  • 达赖喇嘛:计划不周详将危害藏人(图)
  • 中国约五成藏人愿跟随达赖喇嘛
  • 流亡藏人印度商讨前途:达赖或退居二线促坦率对话
  • 达赖喇嘛针对西藏代表大会发表声明(全文)
  • 中国警告萨尔科齐勿与达赖喇嘛会面
  • 致达赖喇嘛的一封公开信--谈同北京谈判破裂问题/李珉
  • 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的谈判为何突然完全破裂?
  • 谈判无结果:北京指责达赖喇嘛缺乏诚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