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化种族灭绝政策下的藏语文教育/博扎瓦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5日 来稿)
     误导母语概念
    
     所谓藏文班,指的是西藏境内有藏语文课程授课的班级。目前,除了藏文授课,“藏文班"与汉人子弟所在班级的授课没有区别。一个“藏文班"出身的藏人,给我讲过他上中学时的经历:根据班里学习委员的要求,将“语文"作业本交给了学习委员,可是学习委员却把作业本退还给了他,他问缘故,学习委员答曰:“我要收的是?语文'作业本,你那是藏文作业本"。朋友怒道:“?语文'?藏文就是我的?语文'!" (博讯 boxun.com)

    
    
     的确,在西藏各所学校的课程表中,赫然写著“语文、数学、藏文"等课程名称,所谓的“藏文班"也不例外。部分藏族学生也习惯将“中文"说成“语文"。且看西藏的小学教科书,“藏文班"所使用的中文教科书是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在中文课本封面上印著中文“语文"的字样。
    
    
     我们都知道,本民族的口头语言,以书面形式写成的文字就叫“语文"。顾名思义,“藏文班"的学生都是藏人,而将藏人学生使用的中文教科书命名为“语文",长此以往,在一般藏人学生的潜意识中,会起到将中文误认为是母语的误导作用。如果这不是无意的,那麽是不是就意味著一种殖民教育?
    
    
     从现状来看,我认为“藏文班"只是一个除了教授藏文课程外,其他教学内容与汉人学生所学课程没有任何区别的学习机构。与二十多年前的“藏文班"相比较,现在的小学课程中,除了藏文课之外,其他课程中基本上不用藏文教学。所以,现在的“藏文班"将成为一个迫使藏文葬送于本民族学生手中的“葬文班"。
    
    
     当然,现在的藏文课本上,也用藏文打上了“语文"的书名,但问题在於对学生而言,面对两种“语文",藏文和中文哪一个才是属於自己的“语文"?我的朋友在中学时期,曾问过他的藏文老师相关问题,得到的答案是:“这是敏感问题,我不想被人戴上?利用讲台歪曲西藏历史'的帽子。"的确,曾有过一些藏人教师因大谈类似问题,而被冠以类似“罪名"入狱的先例。
    
     灌输政治辞汇
    
     日本占领中国满洲期间,根据其《思想矫正法》的规定,对当地中国人开展了大规模的奴化教育,其方式包括以日语教育为主,汉语为辅,但初期也有儒家教育课程。不过日本人初期对中国学生进行儒家教育的目的,肯定不是帮助中国人牢记自己的本土文化,否则,没有必要在当时的满洲推行《思想矫正法》。与当年的日本人相比,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教育政策,也有很多大同小异之处,如利用藏民族语言文字,给学生大量灌输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辞汇和思想,如“三个代表"、“八荣八耻"等。
    
     回避史实
    
     因为经不起历史的推敲,所以在西藏的教科书中,从来忌讳给学生教授远至吐蕃时期的“蕃唐战争",近至1959年的“拉萨事件"等客观史实;也从来不在藏文课程中讲述有关藏人祖先或文化发祥地等细节,甚至很少有内容涉及民族风俗。如此一来,将西藏本土的藏文实行空壳化教育,只保留藏文字作为一种交流工具的基本功能,再辅之以中国的国家主义、大民族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作为主要内容,将藏文蜕变成一种被利用的政治工具,如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藏文的使用率并不比中文少多少,而这是为了推销“革命思想",需要暂时使用这个文字作为工具,但由於当时的广大“翻身农奴"别说中文,就连会熟练使用藏文者的数量也较有限,於是书写政治标语的任务,自然地落到了当时的“斗争对象"们的身上,藏文字也就随处皆是了。当然,在这个时期,各学校的藏文课程有过数年被禁的厄运。
    
     取消藏文授课试点班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在胡耀邦执政期间,西藏的语文教科书虽然仍没有脱离作为意识形态教育工具的特点,但就使用和发展民族语言文字而言,迫於“形势的需要",也的确获得过中国政府自1959年以来最大程度的重视。西藏的语文课本中首次出现了布达拉宫等名词,但这也是为了配合向学生讲述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民族团结"的“佳话"而不得已为之的,剩余的内容则全是与藏文化风马牛不相及的类似共产党发家史的“红色典故"。
    
     但随著中共务实派的倒台,西藏语文的发展水准又回到了本文开头的那种状态,如语文课时缩减,取消八十年代“藏文班"中设置的用藏语教授数学、自然等课程,并完全由中文代替所有非西藏语文的课程。
    
     控制教师
    
     现在,如果想当一名藏语文教师,藏语文水准并不是唯一的考核标准。除了具有中国政府开办的师范类学校的毕业证书外,还应在此间学习中文、马列经典及中国共产党的相关理论知识。当然,藏语文教师学习这些课程,教材都是中文版本的。所以,不懂中文的藏语文教师,根本无法进入官办学校的师资队伍。如此严格的准入门槛,使得官办学校的藏语文教师与所有藏人一样,人人头上似戴上了一个无形的政治紧箍咒。
    
     控制民办语言教学
     因此,没有融入中共官方意识形态控制范围的教育场所,是不受官方支持的,甚至将遭受排挤或被取缔的厄运。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拉萨的一些对民族文化发展持悲观态度的藏人家长,为使子女们能够继承和发扬本民族语言文字,将小孩送到了一所由私人开办的藏文基础班进行学习。这就是被拉萨人称为“擦苏学校"的一家类似私塾形式的藏语文学习场所。该学校由一名终生独居的藏人长者创办,位於拉萨市小昭寺南侧的居民区,每当上学和放学时间,曾有数百身穿兰色的确良大褂的儿童,穿梭于周围的大街小巷。学校创办初期,主要向学龄前儿童教授藏语文基础课程,从教学方法、文具使用等方面,基本沿用传统方式进行授课。由於成效斐然且收费低廉,深受藏人家长欢迎。一些学龄儿童及成人,也加入了该学校藏语文学习者的行列。
    
    
     学校创办初期,并没有得到官方几乎任何方面的支持。相反,几年後因该学校“非法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而遭到被取缔的厄运。一度昙花一现的西藏民间藏语文办学热潮,因此而遭受重创。
    
    
     目前,官方开办的学校内的藏语文教育状况不容乐观,甚至似乎要倒退至三十年以前的窘境。1978年以後,西藏境内的藏人社会中,重新掀起了一股学习藏语文的热潮。这自然受益于邓小平及胡耀邦时期较温和的西藏政策,而另一个也是主要的原因,还是出於许多藏人萌发的民族文化危机感。
    
     文革中的藏文
    
     在这以前的十年中,西藏遭受毛泽东文化革命的大规模迫害,所有被当今世界认为是优秀的民族文化遗产的事物,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由於所有学校受该运动影响而导致长期无法正常教学,与其他课程一样,藏语文教学也陷入了全面停顿。一位曾改名为“毛卫东"的藏人告诉我:“文革开始後,别说藏文,连汉文、数学都学不好。虽然我原来学过几天藏文,後来也没机会学了,所以现在等於不会藏文了"。
    
    
     但文革的开始,并不意味著藏文使用时期的结束。早在解放军进藏初期,共产党许多宣传文件被翻译成了藏文。为了倾销“革命",许多汉族干部开始学习藏语文,同样,大量的藏族青年也被招募学习汉语文,并在日後从事翻译工作。文革开始後,为了解决当时普通藏人普遍不懂中文的问题,大部分与文革有关的宣传品,如大字报、毛泽东语录、毛选及政治漫画等都使用上了藏文。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於文化革命在西藏波及面深广,很多政治宣传物的藏文部分,是当时那些被当作“斗争物件"的西藏的“牛鬼蛇神"们书写的。一位曾被下放到拉萨鲁固居委会的原西藏政府官员回忆:“当时虽然有很多人懂藏文,其中包括一些汉族,但因革命的需要,加上许多藏人虽然懂藏文,可是由於书法技能普遍欠佳,写出的东西根本拿不出手,所以就强迫我们来书写各种藏文宣传物。说实话,我当时也的确热衷於参加这种活动,因为只有在写这些东西时,我能盘腿坐在卡垫上,悠然地写字,那些批斗我们的积极分子也不怎麽敢影响我。我们有时候是自己在纸帽子上写完批判自己的文字,然後自己再戴上纸帽子去参加批斗会或者去游街"。
    
     因此,可以说在那个时期,藏文只能服务于文革,但凡涉及宗教的藏文档,都会被当作“四旧"而遭到毁灭,利用藏文学习佛学更是不可能的。
     有名无实的“藏语文发展"
    
     目前,官方对藏语文的教育,已经退步到了仅仅表明“重视少数民族语言及文字"的最基本的层面上。一位退休中学藏语文教师说:“学校现在的藏文授课时间比过去的确少了一些,相比其他课程,藏文班的学生只有在藏文课上才有机会接触到藏语文。藏文学得再好,高考时只能得50%的分,所以许多家长和学生对藏文学习的积极性已经不如以前了"。
    
    
     教育部门直接或间接排挤藏语文教育,也是藏文被边缘化的原因之一。一位曾在年轻时精通藏文的藏人说:“现在除了在?红白喜事'时,给包钱的信封上写几个藏文外,几乎没机会再使用藏文了,就算我能写,未必有几个人能读懂"。
    
    
     1987年颁布的《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试行)》第三条规定:“自治区各级各类学校的藏族学生,必须把藏语文列为主课,其他课程原则上以使用藏语文教学为主;积极创造条件,在招生考试时,做到以藏语文授课的课程用藏语文答卷。"可是,实际状况截然相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拉萨中学增设的中学副科藏文授课试点班,最後又以“升学率不佳"为由而在几年後停办了。该条另规定:“藏族小学生全部使用藏语文教学。在不影响藏语文教学的前提下,从高年级开始增设汉语文课。"实际上,除了“全部使用藏语文教学"的“宏伟目标"没有实现,该条带来的唯一“好处"便是“从高年级开始增设汉语文课。"另在第七条规定“自治区内的藏族干部、职工必须学好藏文,提倡学习汉语文;鼓励汉族干部、职工学习藏语文。"该条除了具备一般的号召性功能外,并没有规定违反该条将给“干部、职工"带来何种後果。因此,实际状况是别说汉族干部,就连西藏自治区多数高级藏族领导干部中,都存在著大量的母语文盲。
    
    
     另在该若干规定中的诸如将藏语文水准作为干部职称考评的条件等内容,或已束之高阁,或根本未曾实施。就第八条规定中的“自治区各级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招收藏族干部、职工,要把藏文文化程度作为必要条件。藏族干部、职工的考评、晋级,要把藏文文化程度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招工、招干、晋级、晋职时,在同等条件下,对能熟练使用藏汉两种语言文字的藏族、汉族及其他民族的公民优先"这一说法,对当下西藏自治区内的多数干部职工来讲,只是个有名无实的“空壳规定",甚至对一些参加工作只有十余年时间的人来讲,几乎是闻所未闻的“国家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将藏语文的教育与发展置於边缘化的境地,将所谓“保护藏语文学习和发展"的仅有的几条“规定"进行空壳化的做法,对西藏文化而言,无异於是一场“绝育手术"。 (博扎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风波,要问责,不要“大汉族主义”
  • 西藏:刀架在脖子上 — 我的一点愚见/基甸
  • 西藏骚乱的16大疑点/凌岩
  • 刘晓波:解开西藏死结的钥匙
  •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 人发杀机,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昭明
  • 西藏事件:一个普通中国人敬告各海外媒体和政府
  • 王力雄:西藏事件的责任该由谁负(图)
  • 好极了,好极了 ——我看北京和西藏/周莉
  • 王力雄:达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
  • 冉云飞: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 柏相仁:近期西藏等地暴力衝突反映了什麽?
  • 刘蔚:在上海讲真相之三并向今天的西藏人致敬/ 唤醒国人之163
  • 全美学自联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 “鼠类屠夫”:从达濠死亡集中营,“六四”大屠杀 到西藏大屠杀/陆士绅
  • 毒饺子与西藏屠杀/夏一凡
  • 陈破空: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 西藏暴乱中的数学问题/林晓
  • 唐枫:阻击中共,西藏做先锋
  • 看西藏问题媒体战:中国政治改革何不从媒体开始
  •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处置西藏拉萨事件未使用任何杀伤性武器
  • 西藏流亡政府确认130名藏人在上周被开枪打死 (很克制?)
  • 上万名军警严守西藏 各地持续镇压示威藏人
  • 文化种族灭绝政策下的血泪西藏史
  • 西藏民乱各方谈 援藏能否买民心
  • 美国雅虎集团周六发表声明:否认刊登西藏被通缉者的照片
  • 中国重申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立场/RFI
  • 西藏危机:局势趋缓余波不断
  • 西藏:她的痛楚,我的耻辱(图)
  •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 国内媒体对台湾大选、西藏事件的报道要以中央新闻为蓝本
  •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发表“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 韩国外长支持北京奥运 给西藏事件后的中国雪中送炭
  • 中国回应美国国会众院议长佩洛西西藏调查表态
  • 西藏各地大事记·最新动态(随时更新)(图)
  • 澳外交官申请进入西藏/ABC
  • 中国驳回教皇对西藏问题发出的呼吁/德新社
  • 达赖再表态 盼就西藏危机与胡锦涛会谈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