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679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家帮屡败屡战——从陈良宇冲锋陷阵到江泽民绝地反击/党老大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本文有部分乱码,欢迎补充,谢谢)
    17大上,江泽民赏芳照广为流传,大家讥笑他“老当益壮”、“三个三代表:权、钱、色;恶、盗、奸;邪、贪、淫。” 然而大家实在太低估了这位十三年不倒翁的实力,我也实在太低估了这位三朝天子的实力——他是一个虚无主义者,也是一个擅长政治技俩的阴谋家,精于权力斗争的沪霸天。——1992年14大上,江泽民打倒杨尚昆,逼迫杨尚昆退休;1998年15大上,江泽民打倒乔石,逼迫乔石退休;2003年16大上,江泽民打倒李瑞环,逼迫李瑞环退休,清洗朱镕基,逼迫朱镕基退休。 16大上,江泽民以一人半退换来上海帮五大党羽不倒,控制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多数,并不顾全党上下一片骂声,将“三个代表”强行写进党章,实现了上海帮官僚资本主义的理论化,这样,他就不仅确保了自己的政治路线不动摇,而且成功地为自己的历史地位奠基。 2004年,江泽民才假戏真做的全退。但他非但不甘心退出政治舞台,反而下定决心成为中共党史上第二个太上皇,把曾庆红扶上国家主席,(“日破云涛万里红”),把黄菊推上总理,把江绵恒、周永康、陈良宇送进政治局,将江泽民时代继承延续下去,发展成江家帮世袭王朝! 2004年3月16日,新华社《内参》报道: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在电视上观看温家宝于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后,给温家宝的工作和答中外记者问的评分为“一百分”,称赞温家宝能正确掌握脉搏,扎实处理尖锐矛盾,是个难得的治国人才。 2004年四月初,陈良宇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会上说:“全国都出现经济过热的倾向,上海的情况就正常,没有过热的问题。经济过热的问题,出在领导同志(温家宝)身上,就是原则的大问题。” 四月中旬,时任副总理的黄菊借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国际性会议,瞒着政治局,擅自召开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党、政、人大、政协四套班子领导人座谈会,秘密串联,煽动东部地方干部批判温家宝。黄菊在会上表示,欢迎面对面批评黄菊、批评国务院领导的工作,并说:“你们对国务院有意见、有看法,可以以党委、政府的名义给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提交报告。”黄菊还发挥说:“有关经济是否过热、超热,党内、业界是有争议的。新一届领导层、新的领导上任,总是想在任内有所作为、有新突破、有新业绩,这是主观愿望,要经实践论证,要看效果。我个人是很担心过热的经济增长。” 2004年5月,温家宝接手国务院的烂摊子,开始宏观调控的孤军奋战。八个政治局常委竟全部作壁上观。温家宝和江苏、浙江、上海的领导开座谈会,劝他们服从大局,得到的只是表面的敷衍。常州市副市长竟然通过中央电视台公开与总理叫板。 2004年7月1日,南方报系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爆出“股票门”:直指温云松收受马明哲四千万原始股,坐收73.6亿港元。——地方报纸敢于批评国家总理,除了文革,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2004年7月11日,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在最近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陈良宇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正面的攻击。陈良宇在会上指责宏观调控措施已经伤害
     了江苏、浙江等东部省市,并会在未来几年阻碍全国的经济发展。陈良宇警告温家宝及其内阁,如果坚持推行调控,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伤害经济的“政治责任”。这是自温家宝2003年执掌政务以来政治局层级上最直接的冲突。温家宝与陈良宇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最后温家宝声言,一旦经济硬着陆他准备接受批评,并立下军令状,如果宏观调控失败,就引咎辞职。 于是,江家帮在陈良宇的带头冲锋下,疯狂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准备让经济硬着陆,以毁国为代价逼温家宝下台。上海拔地兴建世界第二高的“上海世界金融中心”,各级腐败分子闻风而动,大上快上特大项目,造成当年国民经济损失、内耗、流失近三万亿元。 2005年三月,各省市提出建设各类亚洲国际中心有四十五个;三月以来各地兴建、圈划科技区、保税区、经济开发区、高新技术区、农业试验区、中外合作开发区,又进入了高潮,初步统计有三百七十七个。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温州等地,房地产、居民住宅价格失控。房地产公司、开发商价格炒作,哄抬房价,非正常牟利。北京、上海在职职工年收入平均为一点六万至一点八五万元,购买普通八十平方米的住宅,要四十年至五十年的收入。当月全国十二个城市提交兴建地铁交通线,总规模有四百二十多公里。 2005年3月30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家宝说:今年和今后若干年“首先要加强政府自身的建设与改革”,“特别是领导干部自身改造”,“尊重实际、摆正自己,减少些折腾,减少些内耗,减少些浪费,减少些反覆,减少些自吹自擂。”温家宝在会上立下了军令状:“如果国务院有关决策、措施出问题,而问题又没有及时发现、纠正,或问题的发生产生了严重危害、损失,我温家宝要承担,要负责,我会请辞,让贤给其他同志。” 陈良宇如获至宝,立即宣布:上海将建世界最大摩天轮!——总投资超过二十亿元!可同时容纳一千一百多人观光!上海地产、金融股票和银行贷款方面更加失控。为了给楼市降温,温家宝亲自去上海做工作,陈良宇豪横地拍了桌子:“党的命令可以听,国务院总理的命令我凭什么听?!” 2005年入夏,江家帮展开了新一轮对温家宝的攻势。六月初至七月中旬,上海市委、重庆市委、江西省委、山东省委、浙江省委,先后多次向温家宝发难,向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提出:五中全会应就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金融、证券市场、国企等领域改革的挫折、混乱、失败,进行讨论、总结。 陈良宇在上海市委扩大会议上公开指桑骂槐,说:“当务之急的大事,是寻找经济金融倒退混乱、改革停滞不前的原因。经验主义、教条主义是主要原因之一。宏观调控搞一刀切,是造成经济波折的原因。” 2005年7月21日下午4点,由温家宝亲自主持有关人民币升值的紧急国务会议。会议召开之前,宣布了两条纪律:一、会议时间内,一律不准和外界联系,不处理公务;二、会议开至6点,6时正式宣布人民币升值,在此时间内与会者不得离开会议厅。 结果,温家宝宣布后到对外宣布之前这90分钟空档里,个个与外界联系,致使发生了228亿美元兑换人民币的事件。这些“人民公仆”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就净赚了37亿多元!而且事后连个检讨都没做。 事后温家宝听了报告,气得浑身发抖,“有鬼!鬼就在内部。要抓鬼、除鬼,否则国家难有宁日和稳定。” 2005年8月路透社报导,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最近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汇报了中国最新经济动态。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会中猛烈批评宏观调控政策。他指出,这些措施已使江苏、浙江等东部沿海省份遭受损失,未来数年内,这些省份的总体经济发展将会滞缓。温家宝和陈良宇二人在政治局会议上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双方都不愿让步。 2005年8月15日,曾庆红以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筹备小组名义发文件到省部一级党委常委、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该文件的内容是:发动各省和中央各部委,要求他们攻击国务�旱母髦止В梦录冶ξ谩⒔鹑凇⒔逃⒁搅莆郎⑸缁岜U稀⒐蟮人蟹矫娴母芨涸鸫侵啊!募麓锖螅骋黄鹁黄┤唬辽儆腥桓霾课炀窒蛑邪臁⒐焯岢鲋室桑踔劣腥宋试旌焓欠褚跄闭洹�于是政治局被迫下令收回、撤销曾庆红搞的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筹备小组文件。事后,曾庆红被迫向中央政治局作了书面检查,说自己“党性不强”,把握决策上“严重疏忽”。他承认文件内容和五中全会议题确不一致,未经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就转发了。曾庆红在中央书记处例会上也作了自我批评,承认文件未给大多数成员审阅,在组织原则上是违犯了纪律。 宋平指出,这是严重违反党纪的事件,曾庆红“人为的要在党内树立个人威信,结果是名声俱失;陈云曾对曾庆红有过批示:‘好表现个人,不宜担任主要领导。’”李瑞环、尉健行也称:“曾庆红有野心,喜欢搞帮派,从上海到中央都难改。” 2005年11月全国连发三起特大事故,被称作“黑色11月”。11月28日,国务院召开了紧急国务会议,温家宝在会上作了20多分钟的讲话,20多分钟的发言,在泪流满面中度过,温家宝说:“心情沉重,不断发生伤亡事件,人的生命就这样丧失了……,松花江水,有毒、污染,还要掩饰人为责任;东风煤矿爆炸是人为责任;江西瑞昌地震伤亡、损害是天灾,也是人为责任。人为责任就是‘人祸’,是对人民、对国家、对事业的罪责。 ”他三次泪洒讲台,哽咽得无法说话,会议因之三次暂停,全场一片沉默。 2006年2月,温家宝在国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都提出了总理问责制。温家宝在会议上披露了一份关于党政、国家机关干部职务消费情况的调查报告:“2005年公款招待费,三千余亿元;使用、购买公车开支,三千三百余亿元;出国考察、休假开支,二千五百多亿元。用公款在四、五星级宾馆消费,每年更换公车以及由政府、国家事业机构购买进口轿车等等,近年,违规职务消费高达八千亿至九千亿元,这是天文数字,使人心酸的数字,是欠下百姓的数字。这个消耗数,如能正常运作,会使数亿农民解决贫困,肯定会使整个国家面貌发生变化。” 温家宝提出:“职务消费实际上是公款挥霍、侵吞国家财产,是对全民利益的侵占,是社会深恶痛绝的官场腐败的典型,是社会产生危机的主要因素。” 温家宝说:“责任在我身上,问题在体制、机制上。要立法监督,谁违规违法,谁就承担;谁失职渎职,谁就承担。” 温家宝说:“总理,作为人民的总理,就得对人民有交待、对国家有交待,对宪法赋予的职责有交待。如果不能解决,不能履行职责,就应该引咎辞职,向人民谢罪。” 2006年5月发生震惊世界的黄海刺胡事件。——胡锦涛视察北海舰队时,两艘军舰突然向胡所在的旗舰开火夹击,当场打死舰上五名战士。吓破了胆的胡锦涛急令旗舰以最高航速逃离演习海域。 (外報均有報道) 随后以“软、迟、怕”蜚声中外的胡锦涛终于派出工作组进驻上海,在监听、威胁下开始调查臭名昭著的社保基金案。 从6月中旬开始,陈良宇先后在不同场合六次吹风称:“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标是要贬低、否定江总(江泽民),要借反腐败排斥庆红、黄菊,”“工作组不整出些问题,是不会罢休的。我们思想上、精神上要有准备;”“宏观调控,七成是对着上海的,压上海是明的,排庆红、黄菊双管齐下;”“上海市委、市政府有没有问题,谁都不能下结论。” 2006年9月21日晚十时,经过九个小时的马拉松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以六票赞成,三票弃权决定打倒作恶多端的陈良宇。贾庆林、黄菊、李长春认为自己没有资本,索性弃权。自认为还可以在十七大占一席地位的曾庆红同意陈良宇下台。 至2007年,各级腐败分子疯狂抵制宏观调控造成的巨大恶果渐渐露出水面。金融大泄洪造成了天文数字的全国金融坏帐、不良贷款。——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坏账、不良贷款排名中 (博讯 boxun.com)

    
    ,广东省名列第一,居冠;山东省名列第二,居亚军;上海市名列第三,位居季军;第四为江苏省,第五是辽宁省,第六是福建省。据官方不完全统计,至2006年底,仅仅这六省、市的坏账、不良贷款,就累计为二点五四万亿元。 2007年3月16日,在人大闭幕式上,温家宝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应该承认,目前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且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造成腐败的重要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政府官员掌握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在随后的中央政治局例会上,李长春带头向温家宝发难,曾庆红、贾庆林也借“腐败越来越严重论”,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内部没有讨论过为理由,抨击温家宝。 2007年6月2日,恶贯满盈的黄菊死于胰腺癌。 2007年6月3日,曾庆红通过日本共同社传出谣言:温家宝有意辞职。直接造成股市6·4大崩盘。 随后,曾庆红搞了一份《地方经济情况汇编》,列出了十二个重大社会政治经济问题,企图用总理问责制把温家宝逼下台。并放出风声“如果到年底,因政策脱节、股市爆炸、社会动荡,那么温家宝表示一定辞职。” 温家宝表示:“如果我没有提出解决这些问题是我的责任,但我提出后有人阻拦,法制不能实施,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负?如果谁搞出的问题都让总理一个人承担,那还要政治局干什么,要常委会干什么?” 温家宝明确说:“我不可能这样说,如果我答应发生那三件事就下台,他们会为了让我下台而故意制造政策脱节、股市爆炸、社会动荡。所以我没有权力和义务给祸国殃民者制造条件。我声明,我不会辞职、坚决不辞职。凡是放出这类消息的都是有其目地的。” 宋平说:曾庆红“这个人本质很坏!”乔石说:“早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下台。” 7月15日,李瑞环在北戴河召集举行本年度第三次退休高干组织生活会议,乔石、尉健行对江泽民下台后种种忘乎所以的丑态给予严厉的批评,完全打乱了江的部署和计划。 乔石向江泽民提出了五点意见:“要注意目前身份,不要常到军队基地考察,影响军队的日常工作;”“要以身作则严格执行党的纪律,不要搞‘特殊’、不要搞‘例外’”;“要多作调查、研究、学习,不要多搞‘建议’‘意见’、‘看法’,而干扰中央的战略部署;”“上届中央政治局(指十五届),在党的建设、组织建设、监察机制建设、民主和法制建设方面遗留和积压的问题,都在爆发中,给本届中央政治局带来了沉重的政治压力;”“上海问题、本届中央政治局的问题,都反映出当年的决定是错误的,是任人唯亲的组织路线造成的。”
    ——斥责江泽民的过去13年,等于是全盘否定江的十七大计划。 乔石还举例说,“去年二月初,陈良宇还得意忘形地在上海市委常委会上说:明年秋我要调北京,可能接曾庆红或老书记黄菊的班,上海由韩正来抓了,等等。”乔石责问:“谁说陈良宇要进政治局常委会?” 尉健行也公开指出江泽民违反党的组织性和原则,如携带老婆参加黄菊追悼会;开列自己拟定的十七届政治局委员、常委候选人名单,到部队视察发表讲话;反对中央纪念杨尚昆诞辰一百周年,等等。尉健行要江泽民在自身建设方面,要学习胡耀邦等人。 江泽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遭到如此炮轰,恼羞成怒,说:“会议已走了样,不是组织生活会,是批评、揭发会,是搞突然政治攻击!你们想搞政变!” 在北戴河会上已经废掉了江泽民退休后干政的特权,江泽民在党内元老围攻下丧失了核心的权威。 8月,一批御用学者在北京聚会,对中国改革的现状作出前所未有的猛烈抨击,指名道姓地批评温家宝:“国务院的路线是错的,总理天天跑到老百姓那儿哭鼻子、流眼泪,解决了什么实际问题?实在有作秀之嫌。”(据信背后有上届退休的政治局常委支持。) 9月,曾庆红生母原创的《我与曾山》出版,形势一度好转,昭明乐观地预言“历史将会证�鳎孀攀叽罅俳屑臀鞑樯钊耄庵久鳌⒅苡揽怠⒃旌臁⒔竺竦牡固ㄖ皇鞘奔涞奈侍狻!蔽乙苍止鄣厝衔荷虾0锏哪┤绽吹搅恕�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17大上,江泽民绝地反击:坚持贾庆林和周永康必须是常委,在曾庆红的要挟下,以“软、迟、怕”蜚声中外的胡锦涛为了换取“和谐社会”写进党章,竟然同意了! 在最高层人选中,贾庆林的选情最为紧张,几次内部民调,贾均在榜末,显然很不得人心;——为了防止贾庆林在中委选举中落选,主席团常务会议多次向各省代表团打招呼,并且通过主席团会议、各省代表团召集人会议、预审、预选等各个环节,防止出现邓立群和萧秧落选事件重演。 周永康一度被排除出常委候选人,他因此特地视察基层派出所,在镜头面前做了十下俯卧撑,显示身体甚佳。 据说胡锦涛主张十七大中委名单按照八大的方式,按得票多少公布,江坚决反对。于是胡锦涛只得作罢。“胡确实很尊重江,只要江提出来,他不敢反对。” 江泽民本来是要让陈良宇在中共十八大成为核心的,不料陈良宇被打倒。于是江泽民提议习近平接曾庆红,十六届政治局常委开会表决,——江泽民的提议竟然获得通过! 江泽民以此报了一箭之仇。 整个17大大会被戏称成地下党大会。——事实上17大代表已经被集体绑架!集体软禁在北京!——十七大三十几个代表团分别住在若干国营的饭店和酒店,但不对外公布,彼此不知对方住地。代表下榻的酒店全部临时拆除上网专线,海外卫星电视在开会期间全部被停止;代表外出要请假,其实是不能随便外出;代表自携手机全部上交,每人发给一部临时用的带号码的手机。会议的议程保密。每天晚上才发翌日的日程。各省代表团讨论中委候选人,只能讨论本省的,不讨论外省。代表手中的候选人名单,也必须以党性担保不外泄。代表们与外界隔绝,断绝了一切联系。 北京全城进入准戒严,的士司机不可妄议国事。几十万军警进入一级战备,三个师野战军同时展开对内防御与对外防御。与其说是防民,不如说是防党!
    ——于是17大代表在江泽民的淫威高压下,在胡锦涛的软弱退让下,向江家帮无条件投降! ——于是曾庆红打而不倒,退而不休!得意洋洋地“发挥余热”! ——于是强奸犯周永康大模大样地挤进中央政治局常委! ——于是二十多名太子党名正言顺地大上位!中国政治进入仅次于北朝鲜的半世袭王朝! ——于是改革派遭到大清洗,新一届中央委员名单中,再也找不到一个优秀的改革家! 无耻啊!无耻啊! 乔石没有出席17大,据传在苏州“中风。”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凡是反对江泽民的人,杨尚昆、赵紫阳都是病死的。 11月3日,台湾TVBS爆出张倍莉“珠宝门。” 实践证明,江泽民是一个权力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当上总书记,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失去总书记的皇位——因为他知道失去了权力意味着什么。 实践证明,胡锦涛没有魄力、思路狭窄,不想进行政治改革。他不是伟大领袖,不是伟大改革家,他所想做的业绩就是什么也不做,维持现状,冻结改革,迟滞现代化,不让一党制的大旗在他手上倒下。 实践证明,团派不是英国工党,其中再也没有第二个胡耀邦;太子党不是英国上院,他们想维护的只是世袭利益;上海帮也不是民族资产阶级代言人,而是中国历史上继蒋家王朝之后的第二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中国人民身上的一颗大毒瘤。 实践证明,党已经失去了胡耀邦时代的锐气与进取精神,广大党员再也不是80年代的理想主义者、禁欲主义者,而是贪恋高薪、医疗、退休金的大小官僚。他们宁愿在“和谐社会”的“盛世大联欢”中自欺欺人。
    ——睡在铁屋子里的人,脑子里做的是美梦,而不是噩梦。——不地震,是惊不醒梦中人的! 实践证明,温家宝同志在五年的总理任期里已经为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鞠躬尽瘁,但他本人在党内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他的副手基本上被换班,坚决支持�锤奈庖歉弊芾硪丫槐仆恕!谡飧鎏逯颇谙敫谋渌娜耍苁潜徽飧鎏逯瞥缘簟�可悲的,可耻的不是江泽民,而是宋平、朱镕基、乔石、李瑞环、尉健行至今都没有联合起来公开江泽民的罪行劣迹,坚决开展全面党内斗争,把江泽民开除出党,把“三个代表”从党章中删除。
    可悲的,可耻的不是江泽民祸国乱政,而是广大中国人民群众接受默许潜规则,容忍上海帮在他们头上肆意妄为。
    ——中国改革派至今不敢提出进行政治改革,中国农民至今不敢开拓海外农场,中国工人至今不敢进行海外创业,中国资产阶级至今没有发展出世界级私有银行、世界500强私有企业。
    ——改革的目的就是牺牲旧既得利益,发展新国际利益。然而,得过且过、小富即安、不思进取的中国人,却不敢走向海外,不愿走向海外。 可悲的,可怕的是,我国始终没有一个真正的军事盟国!——没有巩固的国际军事利益,就只有愈演愈烈的国际经济矛盾!
    ——没有国际经济,就没有真正的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化。
    ——没有多元化的国际经济利益,就没有中国多元化,就没有中国现代化。 以17大为标志,中国政治将进入轻量级时代,进入更大的政治经济困局。
    而新的中国政治经济危机,将不仅仅是李鹏时代的经济滑坡,不仅仅1997年、2007年国企两次全面亏损,不仅仅是国内经济危机——而是迫在眉睫的国际经济危机。
     油价突破100美元/桶只是时间问题,严重依赖原料进口的中国工业正遭到世界性的原材料涨价冲击,严重依赖产品出口的中国工业正遭到欧盟美国的贸易抵制,严重依赖外贸的中国经济却至今没有发展起发达的内需市场。人民币猛烈升值,外贸利润正在逐步下降,而国内居民购买力却持续下降。胡锦涛梦想建立“和谐世界”,而布什、德国总理、日本相继会见达赖;超过120万以上的腐败分子家属已经逃亡海外,卷走了一万亿元以上的脏款,江泽民的孙子已经加入美国国籍;昨天股市又经历了一次大崩盘,上证指数果然如我所预言的一样从5200点回到了5200点,QFII持有股全线飘绿…… 只有上帝能够保佑“软、迟、怕”的胡锦涛。
    但愿上帝不保佑胡锦涛! 只有勇敢的中国人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化。
    但愿我苦难的中国没有失去勇气! 但愿我也能挺身而出!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希望上述是別有用心的人寫的,不然,中華危也,四周群雄虎視,國內上層再搞這些歪門邪道,中華如何立于世界? 中國才解放58年,難道就這短短几十年的工夫,難道真的是 飽暖思淫欲 么,都忘了革命先烈為解救中華于水火付 出的慘痛代價么?難道想再次體驗那種水深火熱的生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老大:胡XX凶相毕露,大开杀戒!
  • 党老大:胡温兽行正在猖獗中
  • 党老大:共恶狗封网及时,做经济罪犯帮凶丝毫不含糊
  • 十七大刚结束,封锁更进一步加强:封网就能保专制?/党老大
  • 胡须打破僵局 大胆改革(党老大转)
  • 党老大:曾庆红准备抢占民主化制高点
  • 党老大:胡锦涛的马屁精跟曾庆红大干上了!!
  • 党老大:减少不干实事的民运贵族,多发展实干家!
  • 党老大:胡曾对决,2千多代表投选票
  • 党老大:即便胡曾等立马死光也不会民主!
  • 党老大:迎接十七大 公安部准备严打四股势力
  • 党老大:“伟大领袖毛主席”时代的真实中国!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