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博讯2005年9月07日)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

    2005年9月6日15点30分左右,陈光诚先生在北京一公寓外被驾驶车牌号为鲁B13237的多名山东警员劫持,并被绑架回山东临沂市沂南某地,对此,我们不胜惊骇和愤怒。

    陈光诚先生是中国著名的人权卫士。作为盲人,他长期从事残疾人的人权维护工作,近年来,又将人权工作扩大到其他领域,并在今年以来揭露山东临沂市的暴力计生问题、阻止有关的侵权行为及维护因此而导致的数量众多的被侵害者权益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正是因为他的不屈不挠的维权努力,导致了临沂有关方面的恐惧和忌恨,他们从8月以来就通过对他采取盯梢、威胁和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以图阻止他的维权工作,现在竟发展到光天化日下千里迢迢来北京绑架他的境地。

    必须指出,山东警方的这次绑架行为是严重违宪违法的犯罪行为,是我们所绝不能接受的,我们对此表示强烈的抗议!

    我们要求山东警方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光诚先生,并就此向他表示公开的道歉。同时,我们要求公安部立案调查这个事件,并追究侵权违法者的责任。

    另外,我们在此正告临沂市的有关方面,不要再试图阻碍人权工作者在当地的维权努力,更不要制造谎言来混淆视听,甚至威逼利诱当地的被侵害者做伪证,以图编织证据和罗列罪名来构陷有关的人权工作者,这不但是行不通的,而且将使你们罪上加罪。我们认为,只有正视问题,终止侵权行为,依法惩办有关官员和责任者,抚恤和补偿被侵害者,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

    最后,我们再次呼吁中国公民、中国政府、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密切关注中国的人权工作者,采取切实行动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和维权努力。

    公民维权

    2005年9月7日


附:1、陈光诚先生简历

    陈光诚,1971年11月12日出生于山东省沂南县双后镇东师古村。不到一岁时一次高烧造成双目失明,18周岁之前未上学,但在家中听了很多父亲给读的名著,从小就读懂了狭义之气,并崇尚自由、民主、独立。

    1989-1994年,在临沂盲校就读小学,在求学的五年间,除学习基础课程之外,还多次就学校的一些不合理做法提出建议并使其改正。

    1994-1998,就读于青岛盲校。

    1998-2001年,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

    2000-2001年,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当时是得到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

    2003年,入选美国“国际访问者计划”访问学者。

    2005年1月,执行由NED支持的山东的项目。

    1996年至今,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一直在为农村残疾朋友和农民提供免费的法律信息支持。


2、陈光诚妻子有关绑架事件前后的情况介绍

    2005年9月6日下午1点多钟,双堠镇的张书记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来我们家找大哥,想让大哥和四哥一起去北京找光诚。并说沂南县计划生育局的局长陈维德在镇上,让大哥和四哥去一趟。

    去见到陈维德之后,大哥就把我写的关于对我征收社会抚养金的申辩的材料递给他并说:“我们今天就来找你谈这个问题。”但是局长连看也没看就说:“这不是问题,找光诚回来才是最终目的。”四哥接下来说:“你看你们目前摆的这种架势(村口停着公安的车,还有那么多的刑警,家门口还有那么多人站岗),让光诚回来,小袁很不放心。”陈维德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要是不相信,我带你们到县里找领导去。”于是,四哥就跟陈维德一起去找领导。领导跟他们的答复是绝对没有问题。并让陈维德、四哥和双堠镇的张书记和郭书记一起来给我解释并传达县领导的话。他们来的时候大约下午3点半左右。当时,四哥说:“他们已经向这走来了。”我当时想:“你们骗我干吗?”于是就问:“如果出问题怎么办?”陈维德指着张书记和郭书记说:“这不镇上的两位领导都在,出了问题找他们。”

    正说着,电话铃声响了,我接起来,是光诚的律师朋友打过来的说:“光诚已经于今天下午4点钟左右被抓,把光诚硬塞到车上并向光诚被抓的小区的公安出示了山东公安的证件。”我接到这个电话后,才知道光诚真的出事了。再回到屋里,陈维德的电话也响了,他接了个电话后回来说:“你放心,没有问题,现在你妹夫也在那边和他们在一起。”我说:“那我和我妹夫通个电话。”于是郭书记就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让我和我妹夫通话。我问那边情况怎么样?见到光诚了吗?他说:“还没有见到,我们一会儿就会合。”接完电话后,陈维德、郭书记、张书记就起身走了。一会儿,四哥进屋说光诚不配合,让我打电话劝劝他,并告诉我打朱镇长的电话。我正想给朱镇长打电话,四哥突然接到计生委陈维德打来电话让四哥告诉家人说:如果光诚外边的朋友打电话问其被抓的事就说是我们家人想他了,我们去把他带回来了,不要说别的。之后,我打了很多次朱镇长的电话,他的电话一直占线。最后,终于在5点多钟打通了。朱镇长说他现在和我妹夫在一个车上,光诚在前面的车上。我让他见到光诚后给我打个电话,他答应着。我等了一会又打过去,他说:还没赶上。过了一会儿,我又打过去,他说我们刚刚赶上,他在路的那边,等一会我给你打过去。过了几分钟电话响了,我迫不及待地接起来,我妹夫和我说话。我问现在光诚怎么样?他说:“没说话,情绪很不稳定。”我让光诚接电话,妹夫把电话递给他,但光诚一句话也没有说。第二次又打,光诚还是没说话。第三次又打,我一直在叫光诚的名字,光诚仍然没说话,只听到他哽咽的声音。

    凌晨4点钟,我妹夫打过来电话:“现在已经到了沂南的一个度假村,光诚颈部和胸部很不舒服,要求去医院看病,他们装听不见。现在的态度和在北京的态度很不一样。”我很着急,又给四哥打电话,四哥问明原因后告诉我,县里领导要给他做工作,做完工作再把他送回来。所谓的做工作就是让光诚不再管计生的问题,保证不再向外说了。

    今天9点50分他们又让大哥去做光诚的工作去了。

    陈光诚的妻子 袁伟静

    联系电话:0539-3716033


3、涂毕声:临沂地方官北京耍流氓 盲人维权者白日遭绑架

    2005年9月6日下午3点30分左右,我带着陈光诚先生从我的住处(朝阳区丽都职工公寓)出发准备去会见一位朋友,我们刚下电梯,出了楼梯口,我突然发现沂南县双堠镇朱洪国镇长和另外一位不知姓名的人站在距离我们不到二十米的另一幢楼的楼梯口守候我们。因为我上次去临沂做调查的时候就认识了朱镇长,在调查时他屡次带人跟踪拦截我们。我一看见他我就发现情况不对劲,我拉着陈光诚扭头准备回楼上房间去,但警觉的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我们还没走出三步,朱镇长和那人就跑过来了。他们两个一人一边抓住陈光诚的两只手。朱红国说:“兄弟,回去吧!”陈光诚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也问到,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朱镇长说:“小涂,你让开吧!”。

    这时,从不同的方向又冲过来了三个帮凶,陈光诚拼命的挣扎反抗,并大声喊救命。他的反抗没有任何效果,还是被他们强行拖上了停在旁边的一辆小车(桑塔纳2000,车牌号为:鲁B13237)。这时我马上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在劫持人质。我赶紧跑向小区门卫处,同时大声喊:快把铁门锁上,有人劫持人质!这时已有很多群众赶来声援,小区的门卫及其他群众都非常积极地和参与阻止这起非法事件,迅速地把铁门紧锁,并拔打了110报警。我也迅速地拔通了滕彪和李春富律师的电话,希望他们能尽快赶来事故现场。那辆车没法出小区,便在大门里边停着。小区的群众也为此打抱不平,有几个人上前敲车窗、拉车门,要求先把人放下来,就是真的有什么事也等警察来了再解决。我也上前去拉车门,但他的车门却始终紧锁着,车窗玻璃颜色很暗,我们只能模糊地看到陈光诚被按在车的后座上,他一直在喊着救命,隔着紧锁的车门,陈光诚的声音显得很微弱;有时候听到的只是呜呜的声音,可能是嘴巴也被捂住了。

    3点45分左右北京市朝阳区蒋台派出所的民警赶来了,但被临沂的那伙人中另外的一些人拦在小区门外没进来。我当时还守在那辆车的旁边,直到一位旁观的群众提醒我说,赶快出去和民警交涉,要不民警就听他们的一面之辞了。

    我走出小区的大门,看到来了两位民警,我过去向他们说:“这帮人没有任何合法手续,限制了盲人陈光诚的人身自由,这是严重违法的黑社会的行为,你们一定要阻止这种行为。”

    这时,其中一位民警把我拉到一旁,并一起进了小区。民警到了那辆车旁边,敲了车窗示意司机把车窗打开,但司机并不理会。民警也不再敲了,径直走到门卫处叫门卫把铁门打开,3点55分左右那辆车就被放走了。

    我看到这种情况下已是没办法再把车拦下了,便追问那位民警,你怎么就这样把他们放走了?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伙人是哪边的流氓。那位民警说:“你不知道,是吧,那我现在告诉你,他们是山东省公安厅的。”我和他争论到,不管是哪个公安部门的,他们来抓人怎么不出示证件,他们这个行为是违法的。民警继续说,他们的行为我们无权干涉,他们违法你就到公安部告状啊。我又说,那你们得就今天这个事情做一个笔录。民警丢下了一句不知所云的话:“我们都有合法的文件在车里。”之后就上了警车走了。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 揭露临沂计生黑幕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