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公民议政]
   

曾节明:甲申三百年再祭(之九)
(博讯2004年11月29日)
    

     崇祯帝自我毁灭背后的原因 的确,历史不能改写。但历史真不能假设吗?如果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学将丧失探索思辨的空间,历史将丧失现实意义,蜕缩成为考据而考据的狭窄学科,“以史为鉴”将成为一句空话。“历史不能假设”论实际上是否定人文科学上的独立思考探索的一个重大谬论,具有深远的危害性和流毒性(详见本人拙作《所谓“历史的必然性”和“历史不能假设”》)。 (博讯 boxun.com)

     其实,在历史问题上生搬硬套地挥舞“普遍的真理”,或者动辄加上“根本的”,“必然的”大帽子,貌似高明,实际上是一种疏于独立思考的人云亦云,装腔作势的表现。如果在看待历史方面“陈腐的春秋笔法”包含有更多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话,这“陈腐的笔法”,无疑要比时下那些时髦的高论可靠得多。

     上文已竟说了,崇祯帝是明朝灭亡的主要责任人,但是如果把明朝的灭亡全部归结于崇祯帝的弱点和错误,而不去查看崇祯帝背后及其身处的历史环境存在的深重的负面因素,则是不全面和肤浅的。事实上,这些因素极大地诱发了崇祯帝的错误,并强化了其弱点。

     首先,反理性的舆论环境,给崇祯帝作出正确的选择造成了困难。

     而这种反理性的舆论环境,是历史形成的。明朝之前的宋朝,接连受到北方强悍异族政权的严重威胁,为了生存,被迫多次采取向北方外族政权低姿态求和的策略。求和的屈辱屈辱极大地刺伤了汉民族的民族自尊心。但是,汉民族的主流知识群体并没能从宋朝的丧权辱国上正确地吸取教训。他们没有看到,或者没有重视,自废武功的军事体制,才是使宋朝(特别是北宋)在外族面前被动挨打的主要原因;相反,他们却全盘否定宋朝的议和做法-这一在不利形势下的明智做法,而将将宋朝的屈辱全部归罪于统治者的软弱。

     到了明朝,由于朱熹理学的盛行,这种愤老愤青式的反理性历史观发展到极端,依理学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类标准,一切妥协都是“失节”的奇耻大辱,与敌人议和当然成了十恶不赦的汉奸卖国贼行为。在这种反理性的舆论氛围下,提出与满清(后金)议和,难免被扣上“昏君”,“奸臣”,甚至“汉奸”,“国贼”,“秦桧第二”的臭帽子,确实要承受相当大的舆论压力(明廷不像清廷那样绝无言论自由,言官有很大的言论空间)。

     崇祯帝的一些重大的错误决策,就是抗不住这样的压力所致。1639年,清军又一次大规模入塞,明朝损失惨重,这时候管内的农民军势力日益坐大,明朝又没有了袁崇焕,孙承宗,根本无力防备清军入关,崇祯帝也意识到了这个无奈的现实,他暗中同意杨嗣昌的议和主张,但仅因卢象升的当廷一句“陛下命臣督师,臣只知战斗而已!”,就闷闷不乐辨称:根本就没有议和之事,所谓的议和只不过是外廷的议论罢了76。崇祯帝不敢再提议和的事,显然是害怕舆论损害他的君主形象。1644年正月,李自成统帅大军由西安向北京进军,所向披靡,这时候崇祯帝有充裕的时间“南巡”,他也没有蠢到这时候还看不出“南巡”是他的一条好出路,已经动了心,但是他却暗示大学士陈演等人奏请“南巡”,显然是害怕落得个“偏安”之君的坏名声(结果没有弄成,因为他一贯的虚荣苛暴,陈演等人怕当替罪羊,就是不“奏请”)77。直至李自成兵围北京,破城在即的关头,崇祯帝已经无路可走,无论是从维护明朝出发,还是从从求生的本能出发,他当然愿意接受李自成提出的议和条件,但还是因为不愿担当“偏安之君”的名声,又想要大臣魏德藻承担责任,结果把事情彻底弄黄了。

     可见,崇祯帝在意当时的舆论大到了抛弃理性的地步。另一方面也反映,明末时这种儒家理学反理性的舆论环境是非常的强大,连皇帝的“明君”判断,也要依它的标准而出。

     但是,这种不利舆论环境的影响也不是绝对的。当时的一些深明事理,虚荣心没那么重的人,如袁崇焕,杨嗣昌,陈新甲等人,就能不顾这种舆论,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换而言之,这种舆论只有把握控制那些判断力差,虚荣心强的人。而崇祯帝恰恰是一个智商不高,虚荣心却又极盛之人,又是皇帝,结果这种反理性的理学舆论环境,在崇祯帝身上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并通过他把华夏民族推下了甲申年的深渊。

     腐败造成了崇祯帝某些重要的正确决策无法贯彻落实。

     虽然崇祯帝一生中决策失误累累,但公正的说,他的决策并非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事实上,比起清朝的皇帝,明朝皇帝普遍的更能接受西方的影响,崇祯帝就是这样一位皇帝,他对西方文化的接受程度,比起清朝最开明的康熙帝,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接受西洋历法,授予西方传教士重要官职,允许他们到各省传教,办学。他继续着天启帝的西化倾向,自己还迈出了惊世骇俗的一步:他暗中信仰了天主教,并不顾大臣们的议论78。

     在崇祯朝的西化环境中,产生出了徐光启这样的信仰天主教,通晓意大利语,精通西方立法及科技原理的明朝一品高官,而且,这样的高官深受崇祯帝的宠信。比照清朝,这又是一个惊世骇俗!

     崇祯帝的西化做法,比康熙帝走得更远,这对促进中国社会进步影响是有深远的意义的,如果明朝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很快被异族殖民征服政权-满清取代的话,中国完成近代转轨要容易得多。

     最有当时意义的是,崇祯帝作出了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历代王朝统治者从没有做过的决策尝试:大力引进西方先进的军事科技,并进行大批量生产和使用。他积极的人用外国传教士,聘用葡萄牙人,制造以西洋大炮为主的各种火器,还在威海创设了火器制造基地79,制造出的火器,主要供明关辽军使用,用来对付清军。

     崇祯帝将先进武器作为抗清的重要手段,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决策。在这一政策的影响下,崇祯十七的明军的武器迅速地向近代化转变:当时的中国军队,不仅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炮兵营(神机营),火器的应用也在不断增多。明军正规军每一营(5000人)其用霹雳炮3600杆,合 用药9000斤,重八钱铅子90万个;步枪、大连珠炮200杆,合用药675斤;野战重型大炮(盏口将军)160门79。明军应用火器的程度和规模,比鸦片战争之前的清军要高许多(这真是历史的绝妙讽刺)。在战斗当中,明军的火器,确实构成了对清(后金)军的最大威胁 。历次明清(后金)大战,如萨尔浒之战,辽沈之战,宁远之战,宁锦之战,松锦之战,清军的主要损失几乎都是火器造成的。

     但是,制度性的腐败大大削减了先进武器的抗清功效。由于官僚普遍的贪污腐化,造成了火器保管不善,分配调拨不合理,官兵缺乏训练,经常出现不熟悉甚至不会使用火器的情况。由是,造成了明军部队中,只有受外国影响最大的福建,广东两地官兵擅用火炮的现象80,但这些部队战斗力较差,有难以适应北方抗清前线的寒冷气候。

     腐败对明朝最致命的危害是:在关键时刻阻碍了明朝迅速地进一步扩大先进武器的应用规模。明朝还曾有议要直接利用西洋人的火枪火炮队。明天启年间,一位来自澳门的葡萄牙使者向明朝官员建议,从澳门汇集一支军队,携西式火枪火炮来北京协助明军抗击满军。明庭欣然接纳此议,准备从澳门调一支四百人的葡人军队北上。但当时广东一批商人,为了谋取私利,完全不顾不顾国家危难,担心葡萄牙人从此得以与中国内地贸易,断了他们的财路,于是不惜重金行贿官员,竭力阻止了此事81。崇祯中后期,为了挽救两线作战的危局,崇祯帝决定全面的应用近代化武器,为此准备花重金聘用葡萄牙人员团体,以建立多个生产基地,大量的生产西洋火器。但是,负责这一事务的明朝广州地方官,却担心葡萄牙由此以后可以不通过他们,直接和北京做交易,断了他们索贿的渠道,因此,这些腐败分子可耻地编造谎言蒙骗皇帝,使得崇祯帝断了求助于葡萄牙的念头82。

     积极地应用科技,这一崇祯帝难得的可取之处,本来是挽救国家危亡的最后一线希望,却被明朝制度性的腐败完全浇灭了。

     再则,和中国其它帝制王朝一样,明朝没有一个确保统治者执政能力的制度。比其他王朝尤为不合理的是,受理学礼教的影响,明朝比其他王朝更为严格地奉行以皇帝的长子作为皇位位继承人的嫡长制度。嫡长制度虽然可以减少皇室内部的勾心斗角,但是却非常不利于保证皇位继承者的能力,从长远来看十分不利于王朝统治的维系。因为,按照这一制度,只要始皇长子,无论他的能力有多差,都固定由其继承皇位,其他的皇子,再聪明也不能继承皇位,而且其政治才干终身受到压抑,其施展空间甚至连普通的大臣都不如。这就造成了王朝最高层统治资源上的人才严重浪费,而作为将来要操纵整部王朝机器的皇位继承者的昏聩无能,将会给王朝造成多大的危害,这是毋需赘言的。可见,明朝的嫡长制度远逊与满清的秘密立储制度,就保证皇位继承者的才干来说,甚至还不如无立储制度,由众皇子互相争斗,胜出者南面称尊更合理些(因为残酷斗争的胜利者总有过人之处)。崇祯帝就是一个不靠能力,而完全靠嫡长制度上台的皇帝。万历帝死后,其长子朱常洛只当了二十多天皇帝就暴病身亡83,朱常洛死后,其长子朱由校即位,可惜朱由校七年后又短命而死,因其无子,按照嫡长制度:在先皇帝无子的情况下,皇位由其长弟即。朱由校的长弟朱由检,就是这样成为了崇祯皇帝84。崇祯帝决不是当时皇室中能力的强者,从表现来看,当时皇室中的同辈者鲁王朱以海,唐王朱聿键能力都比他强得多,桂王朱由榔也不比他差。

     明朝的嫡长制度,造成了朱由检这个能力和性格都不适合做皇帝的人做了皇帝,偏偏他又非常勤政,指挥着整个明朝统治机器勤奋地犯着各种错误,这种情况下,明朝不迅速灭亡也难。朱由检的上台,是明朝的皇位继承出现的最坏的情况。

     和所有的专制王朝一样,明朝也没有一个在皇帝完全不称职时,改换皇帝的正常机制(不过,这就怪不了明朝了)。与以往历朝不同的是,由于理学的舆论氛围,即使是魏忠贤那样的权奸,也不敢发动改换皇帝的政变。

     曾节明 2004年11月(注:索引出处将在正式出版时注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节明: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八)
  • 曾节明: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七)
  • 曾节明:甲申三百年六十年再祭(之六)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五)
  • 曾节明:甲申三百年再祭(之四)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
  • 曾节明:呼吁关注李洪宽先生近况
  • 曾节明:祝赵紫阳健康长寿
  •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 曾节明:请不要用现在的标准来曲解历史 -三斥飞虎队
  •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 曾节明:陈独秀名字之奥妙
  • 曾节明:误动肝火,兼悟“飞虎队”起错了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