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2315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虎翼林:新华社长田聪明惊爆曾庆红、邓小平腐败丑闻
(博讯2004年9月24日)
      虎翼林

       笔者多年的老上级、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田聪明很多年都没有见面了,2002年党的十六大后,我们老局长田聪明凭着与总书记的姻亲关系很快升到了新华社长的高位。笔者不才,命没老局长那么好,只好中途弃政从商,从事服务业。如今,我们老局长也成了中国政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经常发出打击江泽民、扶植总书记、令上海帮害怕的消息。 (博讯 boxun.com)

      一个周末的晚上,笔者到久违多年的老局长田聪明家去看望他老人家。田社长气色很好。保姆给我们砌上茶,田社长自然是寒暄良久,责怪我们后生晚辈少看望他俩老人家。笔者也向老局长介绍了自己。老局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虎子呀,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只管赚钱不问政治呀,否则,你就不知道国家哪天就变天了呀!”

      笔者大惊,连忙问老局长:“田社长,你说这变天是什么意思呀?”田社长一本正经地对笔者说:“虎子,你不知道,当今我们的胡总书记和上海帮的帮主江泽民、曾庆红斗得多么激烈呀,外界都无法想象呀。江泽民那条老狗赖在台上死活不肯下,而他的接班人曾庆红又对胡总书记虎视耽耽,伺机对总书记取而代之,我作为总书记的亲家,能不着急吗?一旦胡总书记被曾庆红取代,我不得身首异处吗?虎子呀,我做梦都在想怎么帮胡总书记把上海帮的头子江泽民和曾庆红干掉,只是我只有一个舆论工具,没有枪杆子呀。”

      笔者真没想到,老局长因为成了总书记的亲家而卷入了高层这么大的内斗。笔者为老局长感到担心,这么大的人,本应该退休了,就因为与上层的一点亲家关系,还不断为亲家出力,参与残酷的政治斗争。真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见笔者沉默不语,老局长对笔者说到:“江泽民那条老狗我就不提了,也不值得我再揭,海内外舆论已经把他的画皮剥得很干净了,我感到很不理解的是,作为上海帮第二帮主的曾庆红这个狡猾的家伙,他的画皮一直没有什么海内外舆论揭露过他,特别是曾庆红家族积累财富的密闻,更是被封得严严实实,外界很少暴光,他曾庆红倒好,一直指挥他手下的人马猛烈揭露温家宝总理的所谓家产超过100亿的丑闻,不断打击我们温总理,这人的手段多狠呀。”

      田社长说到这,浑身起劲,满脸通红,接着,田社长饮了口桌上的红茶,对笔者说道:“虎子,今天我要让你亲自了解了解曾庆红家族如何积累财富的一些秘密,希望你有机会的话,也把它们都给公诸海外媒体,治治曾庆红家族的傲气,也替我们总书记和温总理出口恶气。”

      于是,田社长滔滔不绝地谈起了曾庆红家族的腐败丑闻。

      曾庆红弟弟曾庆淮。曾庆淮在文化部负责文艺演出,成立北京歌华有限公司,然后上市圈钱几个亿,垄断全北京的有线电视接入服务,每年仅这一项就几千万,现在又开办歌华宽带网络服务公司,又每年获利几千万。

      老局长说,曾庆淮是个恶棍。他在文化部管文艺演出时,大肆玩弄文艺界美女,原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主任赵安就经常为他选美女。后来,赵安得罪了曾庆淮,曾庆淮把赵安送进监狱。为了避免事态闹大,曾庆红把他那做恶多端的弟弟曾庆淮作为文化部特派员送到香港,以免他继续在国内惹是生非。但曾庆淮虽然人在香港,许多事情他照样干,不受影响。

      比如,原承包北京音乐厅的钱程,因为没有向曾庆淮送钱送礼,曾庆淮下令以侵吞公司财产罪把钱程抓起来,最后判他8年徒刑,钱程母亲到处喊冤,曾庆淮不理。

      还有,田社长说,曾庆淮捞钱的本事是超一流的。他举例说,去年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搞大型文艺表演,曾庆淮把自己搞的那台戏安排在人民大会堂,而且是晚上,并利用自己的家族关系把江泽民、曾庆红等常委都请到场观看,由于有这样的排场,许多人为买一张票不惜花1000元到3000元,曾庆淮从这个活动中一举赚得1500万元。

      老局长透露的有关曾庆红儿子曾伟的事情,笔者则是首次听说,大开眼界。田社长说,曾庆红儿子曾伟赚钱的事情很神秘,一般外界很少知道,我们新华社驻各地的记者偶尔有内参汇报,但我一般只给总书记看,不给任何人。曾伟在上海搞的大众汽车集团,他是后台老板,上海东方航空公司也是曾伟搞的,他也是幕后老板。北京现代汽车集团,曾伟也是老板。当然,这些项目,曾伟本人都不亲自出面,而是派自己的亲信出面掌握。曾伟的商业格言是:“一笔项目的进项少于一个亿,免谈。”

      曾伟暗中掌握的财富,那是江泽民、温总理等任何家族都无法比拟的。田社长说,很多海外媒体都盯着温总理,其实,曾庆红家族才是最大财富垄断者。曾庆红家族财富已经富可敌国。曾庆红家族这么多财富,试图为曾庆红取代胡总书记做物质准备。

      谈到这里,我们老局长哀叹一声:哎,我的亲家胡总书记就没有曾庆红这个家伙手段狠毒,要钱没钱,要人没人,都被曾庆红这个人把持。

      后来,老局长谈着谈着突然又聊起了邓小平家族的丑闻来了。田社长说,邓小平家族也不是好东西,也是个大贪污犯家族,光邓质方就积累了150亿美元的财富,把我们国家的外汇财富都掏走了近四分之一。邓小平搞资本主义改革完全是为了他自己家族,他把毛主席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彻底毁掉了。

      接着,田社长告诉笔者邓质方在澳门玩赌博玩出一个天大的窟窿的故事,他说这件事绝对真实,是他安插在澳门工作的贴身亲信专门告诉他的。老局长说,八年前,陈希同案子带出一个首钢周冠五和周北方腐败大案。周北方动用首钢5000万美金在法国为自己做生意亏损。这只是官方的说法。

      其实,周北方当时动用首钢巨额美元完全是为了邓质方在澳门葡京赌场过一把赌瘾而已。当时,邓质方一掷亿金,一夜之间输掉1亿9000万人民币。何厚铧知道邓质方不会欠钱不给,于是连续宴请三天邓质方,直到最后周北方把钱打入法国,然后转往澳门的户头后,邓质方才得以脱身回到北京。

      田社长说,你看邓家这些公子是好东西吗?周北方只是他邓小平家族的替罪羊而已。当然,话说回来,邓家待他周北方也不薄。如今,他周北方就被邓家动用关系转到邓家嫡系人马、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所在的武汉监狱服刑。为什么这样安排?实际上是邓家为了感谢周北方救邓质方有功。周北方在武汉,名义上服刑,实际上是帮邓质方管理开发武汉东西湖区的土地项目。邓质方因为觉得对周北方不起,让他承担了那么大的苦头,于是将武汉东西湖区已开发土地中的1万亩划给了周北方3000亩,以弥补对周北方的为自己替罪之功。

      最后,田社长也谈到到自己亲家总书记的幕僚长令计划。老局长说,总书记在用人方面太胆小,令计划是个首鼠两端的小人,只知道搞钱,本事没有什么,只是玩些向海内外揭露揭露上海帮的行的小动作,真枪真弹的东西从来想不到,五年前因为收了他山西运城哥们黄有泉的1000万把高勤荣判刑13年,很不光彩。搞得国际社会至今还在每年谴责我们。

      令计划大哥令安全也是个声色犬马之徒。经常在高档宾馆玩女人。一次被西城分局干警抓获,后来我出面去把他领回。为了避免再惹这样的骚,我后来与令计划商量,终于把令完成从我手下调走,让他去当一个资产达百亿的国有企业的老总了。

      老局长的一席话,令我辈沉迷商海者大开眼界。没想到我们国家每个领导人和他们身边的人都成了百亿富豪。真是不得了。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