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六四反思】郑义:未完成的忏悔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6月04日消息】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郑 义·

     12年前的那个五月,三位义士从长沙火车站登上北行的列车,去成就一项惊天动地的伟业。行前,他们将一幅长达数米的黑色标语悬挂于站前广场,上书12个大字:“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多年后,当人们回顾历史之际,惊奇地发现:他们的思想高于当时的公开诉求,并成为那场悲壮运动的伟大遗训。 (博讯boxun.com)

     五月二十三日,戒严令发布第三天,三位义士把十几枚鸡蛋奋力掷向高挂于天安门城楼正中的毛泽东像。蛋壳破碎了,事先装灌的颜料如炸弹爆裂,在毛泽东威严肖像上留下了红黄蓝三原色组成的污污。已故君王的眉心被蓝色击中,几条长达数米的深蓝色垂线如锋利刀锋,划破一个残忍时代的虚假庄严。时间停止。三位来自毛泽东故乡湖南浏阳的义士——一位美术家、一位小学教师、一位汽车司机——创作了一幅暴政必亡的经典画面。10年后,为纪念八九民运十周年,美国国会举行了一个图片展览。我有幸参与选择图片,并撰写解说词。这张图片被放置于显眼位置,其中也暗含了我个人的歉疚之情。

     壮举完成之后,三位义士旋即被维持秩序的学生纠察队扭送警局。10天后,军队血洗北京,“天安门三君子”分别被判处无期、20年及16年徒刑,为八九民运参与者被判处的最重的刑罚之一。

     为首者喻东岳系老民运战士,学生时代就参与民主运动,被捕时年仅二十二岁。近日媒体报道,喻东岳至今仍身陷牢狱,被种种非人迫害折磨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步履艰难。“中国和平”执行主席唐柏桥先生代表喻东岳家人呼吁海内外人士关注喻东岳命运,争取早日释放或保外就医。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资讯中心”卢四清先生更指出:12年来,未见哪一位学生站出来真诚悔过。学生把“天安门三君子”扭送公安局,应该忏悔。(海生按:当年天安门广场上并没有哪位学生领袖曾有这能力或权力对全场局势运筹帷幄,操控如意;真要真诚忏悔,也只应那几个亲手把“天安门三君子”扭送公安局的学生,但共产党最拿手的本领就是裁赃,谁知道那些把“天安门三君子”扭送去公安局的不是国安派出的“学生”?)

     我想我应该作出回应与检讨。

     12年来,未敢卸下这负罪感,却又剪不断、理还乱。

     当时我在广场,不在现场。听到消息,认为学生纠察队的处置十分正确,严防“国会纵火案”!听到判刑消息后,方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这些年来,我不断反躬自问:如果我在现场,将如何动作?结论一无例外:我也会把他们抓起来。——有鉴于此,我应该是扭送“天安门三君子”的“同谋犯”。

     我的内心矛盾而混乱。

     ——从自由出发,我们有什么道德依据把发表“过激”言论者扭送警察机构?难道这种违背基本自由的行为不是犯罪?不是助纣为虐?(海生按:这几个问题问得有理,是久处奴隶社会者思维清醒的开始……)

     ——相反的解释是:自运动开始以来,先是4·20新华门有一被殴女生骂出“打倒共产党”,后有长沙等地骚乱,都成为当局指斥“动乱”之根据。为避免“授人以柄”,学生与民众达成默契与共识: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严防“国会纵火案”式的栽赃陷害,并劝止提出过高的政治诉求。在这种策略指导下,学生市民一起守护著北京的社会秩序,保持交通畅通,禁止进入商业区游行,并特别派出纠察队,禁止冲击中南海、人大会堂等地。以至于官方媒体承认:首都治安状况良好,社会生活如常。正是这种高度的理性与克制,使运动获得绝大多数民众支援和部分军警的同情,使当局难以及早下手,将其掐死于萌芽阶段。很快,运动席卷了全国大中城市。

     ——这不具有说服力。除了自由的原则,污损毛像还具有无可置疑的道义正当性。我们可否为政治功利而牺牲自由与道义?

     ——争取自由的政治斗争集中代表了群体的自由理想。具体说来,八九民运也代表著“天安门三君子”的自由理想,不同之处在于:作为个体抗议,三君子可以不计成败得失;而作为政治斗争,八九民运要追求成功。从这个意义上,是否可以这样说:责任伦理高于道义伦理?

     ——是“历史目的论”吗?是为了伟大目的不惜牺牲个体吗?有血有肉的个人应成为群体“成功”的祭品吗?请不要忘记共产主义的教训,以牺牲个人自由的手段来争取自由是死路一条。

     ——当逻辑混乱之际,可靠的方法是回到常识:当我们起而反抗暴政之时,实际上已暗含了对于个体牺牲的承诺。

     ——但自我牺牲的承诺,不等于令他人作出牺牲的授权,尤其不等于“扭送”。

     ——也许我们未能做得最好,更为妥善的方法可能应该是不“扭送”而仅仅重申反对过激行为。结成政治组织(甚至参与大规模群体斗争),就意味著部分个人自由权利的让渡。在军队武力清场的最后时刻,刘晓波请求以死相拼者交出枪支,并将其砸毁,从而保护了多数的生命。在这个案例中,武装自卫的个人权利也遭到了剥夺……

     ——无论如何,这与“扭送”仍然有所不同……

     我的内心充满矛盾。双方的意见同样有力。我无法做出明确的是非判断。我只知道我必须忏悔,但又无法做出诚实可信的忏悔。我现在大致明白了的有三点:

     第一、我要向“天安门三君子”及其家属致歉、忏悔;  第二、自由知识份子不应成?政治运动的领导者;  第三、假若避之不及,再次与这种特殊境况不期而遇,我的原则仍然是制止,最多是考虑得更周全。我诚恳地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对我的检讨做出批评。也许这本来是一个无解的悲剧。也许是我的愚钝。

     在美国国会办公大楼的大厅里举办的那个纪念展上,我写了一个简短的前言。现附录于后,

     以表达我对“天安门三君子”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以及许多蒙难者的深切敬意,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附录:“中国一九八九民运图片展前言”

     那些震撼人心的日日夜夜已过去整整十年。

     如果你不曾遗忘当年圣洁的泪花,请献上小小的一朵鲜花。

     虽然时至今日我们仍不可能对其进行完整的历史性评价,但某些被镜头所凝固的断片早已刻上人类良知的纪念碑,而获得不朽的意义。

     ——在暴君满面红光的“圣像”被污损之瞬间;

     ——在中国的自由女神用双手高擎起火炬之瞬间;

     ——在青年无畏地以血肉之躯阻挡坦克车队之瞬间;

     历史与现实都得到经典的诠释:

     在整个现代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暴政使自己的人民承受了如此之多的监禁、苦役和杀戮,流了如此之多的泪与血;也没有任何一次群众性反抗运动如此克制、和平并招致了如此血腥的绞杀;更没有任何一次抗争如此荣幸地成为一个世界性暴政总崩溃的先声。

     中国八九民运被扑灭了。但是,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所奠基的人类自由之石并没有丝毫毁损。还记得伟大的托玛斯·裴恩那并不遥远的召唤吗?“我……相信,自由是这片大陆的最好选择,任何自由之外的东西都不足称道。”石在,火会熄灭吗?当自由之火再度席卷那块苦难的大陆之时,其万丈光焰,将比一千个太阳还亮。

   摘自【华夏文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