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茉莉:为西藏活佛寻求正义──王力雄与阿安扎西案件

【博讯2003年1月03日消息】    一个达赖喇嘛亲自认证、在家乡深受藏人爱戴的活佛丹增德勒(俗名阿安扎西),于2002年12月2日被中共当局以“制造7起恐怖主义爆炸案”的罪名,一审判取死刑。这一由四川甘孜州司法机关黑箱操作的案件,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事诉讼法》,如秘密拘捕、不允许被告聘请辩护律师、单凭口供定案、禁止被告自我辩护等等。

   当地藏民都认定这是一起栽赃陷害的冤案。但长期嫉恨阿安扎西崇高威望的地方官员,一心把阿安扎西往死里整。他们以政治干涉司法,在甘孜州藏区开展了气势汹汹的“揭批阿安扎西”政治运动,并威胁广大藏民:“谁要是帮助阿安扎西说话,就当作同案犯处理!”尽管阿安扎西和其同案的洛让邓珠的亲属,都一再要求给二人聘请律师,但甘孜州司法机关拒绝亲属的请求,说:“他们是反革命,反革命没有权利要求配给律师。”

   就在这位藏族活佛无助地面临极刑、只求一死之时,一位汉族作家不顾自己的安危,对此案进行调查研究,在海内、外发动了一场广泛的舆论干预活动,要求中国政府遵守司法程序,给西藏活佛一个公开、公正的判决。 (博讯boxun.com)

   目前,这一令人怀疑的死刑案已被提交给四川高级法院复审。王力雄和支持他的149位汉藏人士、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西藏流亡政府,正在为刀口救人做最大的努力。

   作家的身影始终傲立于权势对面

   王力雄是中文读者熟悉的作家,也是一位和西藏有独特缘分和感情的汉人。多年来,他深入藏区采访,撰写了深受读者欢迎的《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他不断发表对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的看法,努力摆脱“大汉族本位主义”,从尊重少数民族的角度看问题。

   去年6月,王力雄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中国独立作家笔会首届“写作自由奖”。在答谢辞中,他说:“我深知本人并无值得一提的文学成绩走上这奖台,让我来此只是为了昭示一个原则──作家的身影要始终傲立于权势对面,而非在帮忙和帮闲的队列里游走。”“我认为在今日中国,面对真实、坚持正义、揭露邪恶以及反抗强权,应该是写作自由的第一要义。”王力雄不是在说漂亮话,他一直在实践自己对于写作自由的承诺。

   关于藏族高僧阿安扎西的事迹,王力雄是从连续3年在雅江县寻访的过程中了解到的。他说:“我多次到甘孜州,早就知道阿昂扎西其人,并且耳闻目睹他在甘孜州南部一带藏族百姓中的威望。他深入农村牧场讲经传法,从事众多慈善事业,创办孤儿学校,扶助孤寡老人,修路修桥,保护生态,教育百姓戒烟酒禁赌博不杀生。不少戒掉恶习重获新生的信徒甚至把他视为再生父母。我曾去过他的住处,对他的生活清贫印象深刻。当地百姓慷慨供奉他的‘供养’,他很少用在自己身上。听到他是爆炸案的指使者,连我在心理上都难相信,更不要说敬仰他的信众。”

   对于阿昂扎西和当地政府、警方的多次矛盾纠葛,王力雄了解到:1997年7月,甘孜州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指控阿安扎西,说他未经当局批准,擅自兴修寺庙,私自指认活佛,并对他做出处分。1998年初,当局发现了要求“西藏独立”的传单,就把怀疑的矛头指向阿安扎西,并且开始审查他身边的僧人。阿安扎西感受到威胁,于是出走躲藏。随后当地百姓数万人联名按手印上书给政府,为阿安扎西请愿担保,并推选出代表到北京告状,要求保证阿昂扎西安全。

   因此,王力雄认为,当局想惩治阿安扎西一直不好下手,直到这次有了“爆炸案”的罪名,才终于得以放手对他进行处置。在全球反恐形势下收拾阿安扎西,可谓“打得稳准狠”。

   由于不准被告请律师,不准媒体自由采访,活佛阿安扎西目前的情况就如陷进黑洞。坚定地站在权势者的对立面,为无助的、受欺凌的人声张正义,王力雄竭尽一己之力,给这个黑洞打开一线亮光。

   汉藏和平共处的一个里程碑

   一个世纪以前,法国当局制造了迫害犹太人的“德雷福斯冤案”。著名作家左拉挺身而出,连续发表《告青年书》、《告法国书》和《我控诉》,无情揭露出事实真相,激烈抨击军方、乃至整个司法制度的不公正。当左拉因此受到陆军当局和民族主义份子、排犹份子的迫害之时,法国有一批作家和艺术家站出来声援左拉,同他一起为反对国家犯罪、为恢复法国的良知而斗争。

   今天,当汉人王力雄为西藏人阿安扎西的公正审判抗争时,他也不是孤独的。149位汉族、藏族人士,签名支持王力雄等人提出的《关于阿安扎西、洛让邓珠死刑案上诉审理的建议书──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建议书认为:“鉴于此案公正性受到当地群众广泛质疑,涉及到汉藏民族关系和国际瞩目的西藏问题,为了防止其成为未来导致民族冲突的隐患,给国际社会的指责增加把柄,和给正在恢复中的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的对话增添干扰,特提出:一、由建议人为阿安扎西和洛让邓珠二人聘请四川省以外的独立律师进行二审辩护;二、允许国内、外媒体采访案件的上诉审理过程及有关部门和人员;三、邀请海外藏人代表现场观察上诉审理过程。”

   此外,还有87位朋友给王力雄写下“一句话”,表示自己的支持与建议。一位汉族作家说:发出声援阿安扎西的这种声音,是我们生活唯一幸存的安慰,也为中国知识份子挽回了荣誉。还有朋友对王力雄说:“我们为有你这样一个不屈不挠为中国社会说真话的人感到欣慰,也许在一个谎言代替真实的年代,站在你身后的人并不多,但是历史是你后面的长城。”

   一些西藏朋友也写下自己的感慨。他们中的一位说:“我从小就是听著官方称我们为‘同胞’的喧闹中长大的,当时,听到汉人称我们‘同胞’就有一种反感,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可是,今天,有一个汉人真的象对待自己的同胞一样,为两个西藏人的命运而不惜冒险犯难,让我们在外面的西藏人都感到惭愧……。”还有西藏朋友说:“能不能救出两位西藏人,我们不敢抱大的希望,但是,王先生和与他共同签署建议书的中国人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中国人和中共政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整体。”

   正如洪哲胜先生所指出的:“假如有一天藏人会心甘情愿地和汉人同属一个国家,那一定是因为中国有不少王力雄这样的人!”王力雄和他的支持者们所做的一切,不仅是在以人道和法制精神,敦促中共当局依法办事,促进中国的现代化,同时,他们的努力也将成为汉、藏两族和平共处的一个里程碑。

   --- 民主论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 ---与万之先生商榷
  •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 读茉莉批判莫言《檀香刑》文章有感
  • 不锈钢茉莉:满眼都是“不锈钢”---一个声援刘荻的网络改名活动
  • 茉莉: 再谈“东土”维族新一代
  • 茉莉: 谁需要如此庞大的“克格勃”?
  • 茉莉: 寻找残存的美与人性--- 获”北极音乐奖“的两位犹太人
  • 茉莉: 绝对坦诚---也谈汉娜·阿伦特
  • 茉莉: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 茉莉:六四伤残者庞梅青说:“我不出卖自己!”
  • 茉莉:象棋俱乐部与工会权
  • 茉莉:天安门事件与西藏命运--"六四"13周年纪念
  • 茉莉:瑞典工人大罢工值得中国工人借鉴什么?
  • 茉莉: 李鹏恐惧喊抓人
  • 茉莉: 读王力雄《我与达赖喇嘛的四次见面》
  • 茉莉: 世界的良心微弱仍在跳动──第58届联合国人权会议闭幕
  • 茉莉: 谈少数民族人权
  • 茉莉文章: 中国的死刑和受害者 ---在瑞典国际大赦研讨会上的演讲
  • 茉莉文章:佛教与人权
  • 茉莉: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言稿)
  • 茉莉文章:“邪教”审判与殉道牺牲
  • 茉莉文章:为了不让西藏死掉
  • 茉莉文章: 张志新的凄然清泪
  • 茉莉: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