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刘晓波:校园新歌谣中的孩子

【博讯2月19日消息】 在中国,贫困地区的农村孩子,或辍学在家,或走几十里山路去学校,住校一周的全部食物,只是自带的小半碗大米、一点辣椒酱和几片白菜叶;而沿海城市或中心大城市中的孩子们,有书读、有电脑游戏玩、有麦当劳午餐、有生日聚会和丰厚的节日礼物、甚至有手机……他们不但幸运地摆脱了贫困,而且普遍成为"小皇帝",即便城里的贫困家庭的父母们,也决不会让独生子女遭受物质困顿之苦。然而,城里孩子的衣食无忧造就的却是精神贫困或富裕的疾病。这种精神贫困,最鲜明地表现在最近流行于城市中小学里的新歌谣中。

正如中国社会的黑暗和老百姓的心态,在流行于成年人之中的各类民谣得到凸现一样,孩子们对现行教育的不满也通过新歌谣得到宣泄。既有自娱和无奈,又有不满和反抗,寻开心中混合着一针见血的讽刺、揭露和批判。

反抗性歌谣数量最大:"现在老师武艺高,个个都会扔'飞镖'(粉笔),教学更是有法宝,不是作业就是考。班级纪律真是妙,不能说话不能笑,学生胆敢大声叫,立刻就把家长找。"

"找点儿空闲,找点时间,独自在家,把电视看看。带着倦容,带着心烦,打开书柜,把小说翻翻。屏幕上出现了,拳击柔道,书中出现了,华山论剑,考试的烦恼,向泰森说说,作业的事情,向金庸谈谈……"

"常上网看看,上网看看,心中的烦恼,找金庸说说,青春的快乐,找琼瑶谈谈。"

"床前明月光,学生睡得香,一觉睡起来,铃声响叮当。"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作业都快堆成山,堆成山。"

但令人忧虑的是,许多新歌谣的内容则是大众文化中长生不衰的流行主题的儿童化表达:色情、金钱和暴力。

色情歌谣:"一天晚上,两个流氓,……捂住嘴巴……扒光衣裳……十分满意。"这是在公共汽车上,两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一边唱着一边大笑,引得满车人侧耳瞠目。

"秋天到了,小鸟恋爱了,蚂蚁同居了,苍蝇怀孕了,蚊子流产了,蝴蝶离婚了,毛毛虫改嫁了,青蛙也生孩子了,年轻的你还在等什么呢?" 这是一位母亲在孩子的精美日记本中发现的。母亲非常震惊,问儿子:"你在等什么呢?"儿子说:"我也不知道在等什么,这是同学给我的,我就抄下玩了……"

"××放学不回家,约了小姐泡酒吧……"

"床前明月光,床下鞋两双……"

"一年级小偷,二年级贼,三年级的男生……,四年级的女生……,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六年级……"

"你要和我装,我让你受伤;你要和我玩,我让你有小孩"……

暴力歌谣:"太阳当头照,骷髅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弦,赶快跑,轰隆一声学校炸没了。"这是一位当律师的父亲听到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佳佳唱出的歌谣,父亲着实被吓了一跳。

权钱歌谣:"手持千万现钞,富比比尔盖茨,买下豪宅名车,还雇一群保镖。"

"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流下三千尺,一摸口袋没有钱。"

"学习苦、学习累、学习还得交学费,不如混个黑社会,有吃有喝有地位……"

读小学六年级的石戈告诉记者,同学们每天下了课就传一种顺口溜,这样的顺口溜多得很呢,他们隔几天就换一个新的。陕西师大附中的一位女学生表示,平时学校的生活太单调乏味,唱一唱觉得挺刺激,而且能看出谁编的水平高,回家后经常在一起交流各自学校的"经典顺口溜"。

由于新歌谣成为中小学生的时尚,有些孩子居然想靠做出好的歌谣拉选票。有一个姓高的小学生为了连任大队长,成为该校新歌谣的始作俑者。他把李白的名诗改为: "朝辞白帝彩云间,李白坐在马桶间……"。 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很不情愿,记者再三保证不告诉老师,他才放心地道出了心中的秘密:前一阵学校大队改选,候选人们为拉选票,有的请同学吃东西,有的请同学玩。他认为这些方法像在行贿且太老套了。他想到现在学校十分流行改编歌谣,能最先传播新歌谣的人会赢得同学们的青睐,所以他就自己改编诗歌,定期向聚在一起的男同学发表自己的最新"作品",常常引得同学们哈哈大笑。

现在,大陆的奸商针对孩子们对金钱的贪婪,自行印制了号称"儿童钞票"的大额玩具钞票,上面印有"中国儿童银行"的字样,面值从10元到1000万元,而10元、20元、100元钞票的图案,完全仿造人民币。在云南,一个男孩花5角钱买了500万,并给一位陈姓女老师打电话,声称想用这500万买她班上的一个女生。在四川,《天府早报》记者报道了成都某小学门口的亲历:三个刚买了几袋"儿童钞票"的男孩一起畅想未来,计划着怎样"消费",其中个子最矮的男孩叉着腰说:"我要买辆宝马给保姆,免得她每天给我买零食都那么慢。""你也太没追求了吧,"高个子男生反驳道,"要是我就买名车、豪宅,过得比比尔·盖茨还好"第3个男生更是出语惊人:"你们的想法都没创意,我要用钱买下邻班老欺负我的郑强(化名),让他给我当奴隶。"这些话,听得记者目瞪口呆。

古人曰:衣食足而知礼仪。而现在的中国大陆,大城市里高速发展的经济和小康水平的生活,并没有推动社会精神品质的提升,由愈演愈烈的官场腐败所带动的成人道德世界的迅速荒芜化,使孩子们的生长环境日益粗俗化甚至野蛮化:孩子们进学校,面对的是僵化陈旧刻板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过于沉重的学习负担,老师们缺少爱和责任的严厉;孩子们回到家,面对的是家长们的过于溺爱的宠纵和望子成龙的压迫;孩子们在社会中,更是难以抵御物欲横流的腐败和不择手段的下流,就连学校也唯钱是从,有的小学以家庭富裕的程度和所交学费的多少为标准来划大、小班,小班孩子享受着现代化教学设施、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和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大班孩子只能有低矮平房、破旧设施和刻板单调的教学,小班孩子谈起大班孩子时鄙夷地说:"他们穷、脏,不跟他们玩。"……幼小的身心如何能抵御这样的精神摧残!

如果说,贫困地区的农村孩子主要受的是物质极端匮乏的摧残,那么,富裕地区的城市孩子主要受的就是精神日益荒芜的摧残。相对于农村孩子的物资贫困而言,城里孩子的物资富裕所导致的精神疾病就更为可怕。

2002年2月8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刘晓波:由黄菊的媚笑到周恩来的前躬──戏评中共官场的逆淘汰
  • 刘晓波:请小布什自我珍重
  • 刘晓波:再论人权高于主权
  • 刘晓波:请不要侮辱国民的知情权
  •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更新版)
  • 刘晓波: 天地人全跪在脚下──看《康熙王朝》随想
  • 刘晓波: 恐怖对人性的摧残——狱中读《1957年的夏季》
  • 费改税改是朱熔基对农奴的善举吗?──刘晓波《朱熔基善政的又一次搁置——评农村费改税的缓行》读后
  • 刘晓波:帝王戏里看文人的自我贬损——兼谈吴杨事件中的敌人意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