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我就这样与儿子团聚?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4日 转载)
    
    ——耀栋,你在哪里?
    

    来源:自由微信 作者:北冰
    
    弟弟回单位去有些事情不得不办理。又怕自己走了以后我熬不住,怕我们与耀栋妈妈整天哭天抹泪有啥闪失,在我们面前故作坚强地反复劝到我们一定要想开些,老人孩子还要我们照顾,生活还的继续。但有几次背过身子在垂泪,他半辈子,风里雨里,北国雪域高原和南方平原海礁走了无数遍,险象环生的事情遭遇过不少,千难万险一肩挑,没掉过泪,没叹过气。可失去优秀的儿子耀栋不仅仅是我的不幸,也是他和整个数百口家门的不幸,“这个孩子突然离奇遇害,打碎了所有亲朋对生活对未来美好的希望梦想,更是敲碎了我们的心。”他的悲痛如我一样也沉重如山。他陪着我们在痛苦中吃苦受气已经快两个月了,他哪里受过如此多的委屈?哪里见过如此多得阴暗?哪里遭遇过如此多的白眼、见到过如此多不讲道理的人面鬼魅?
    
    耀栋把我们对人生的一切美好希望全带走了,把血淋淋的冰冷无情无义的丛林现实,用他的离去一点点撕破了,还原给我们看,我们简直是活游地狱一样遭受了不堪忍受之难。
    
    尽管他的死打碎了我渴盼、幻想和感受的一切美好,失子之痛让我们喘不过气来,但正因为他的被害打碎了我全部幻想,让我经历到了过去一直未曾认真注意的浮在肥皂泡下面的丑恶和表象背后的阴风邪气,我才努力要不断写下一些文字,而不是一头撞死在中山大学里或当地法庭上。
    
    耀栋还躺在珠海的殡仪馆里已经两个多月了,两个罪犯一个只顾推脱洗刷自己罪名,一个故伎重演泼皮耍赖,谁也不愿意拿出诚心安顿死难者安慰家属。
    
    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这个失去儿子的地方苦撑着呢?
    
    为了一口冤气,为了儿子耀栋冤屈的魂魄早日离开这里,也为了那些只顾学习奔向远大目标却不知现实生活陷阱十面埋伏着 39 39484 39 15533 0 0 2865 0 0:00:13 0:00:05 0:00:08 2865的学霸们。
    
    尽管我也是一介书生,手无束鸡之力,不能舞长剑斩杀罪犯,不能头顶国徽依法惩办残害耀栋的恶魔、庄严痛斥贪赃枉法之徒。但像王耀栋这样曾经在中山大学或其他什么名字看上去美好的大学做人生最美美梦、追求最好理想的青年有一大群,天使般美善单纯的耀栋,阳光般燃烧着青春激情,无限憧憬未来——想漫步世界抒写生命生活诗意、想考研留学海外叱咤金融业,并且在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就有意为美好的目标试着努力了,大学里单纯善良如天使般热爱生活拥抱世界执着追求人性人生生命美好的青年也绝非王耀栋一个人,王耀栋被珠海市社会无赖子黄相某害死了,但很多善良的他们还在,耀栋离奇遇害的故事折射出了这个社会上一些人为了金钱已经丧心病狂了,其行为可恶到了孰不可忍的地步,尤其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看似歌舞升平时尚美妙的一些地方,没有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没有那种为了金钱什么陷阱和邪恶计策都会想出来的社会渣滓,耀栋不会死!耀栋的死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那个音乐酒馆老板邪恶的行径正说明这个社会一部分人的良知和作人底线已经丧失殆尽,耀栋离奇遇害的悲剧故事会使在学堂里还没有认识环境险恶险象的他们一夜成长起来、迅速社会化的,十年读书也不及耀栋的悲惨故事有益善良正直的青少年。
    
    每天,除过催问案子、为案子波折忧心忡忡外,儿子耀栋的形象爬满了我们所有的视野,不管是看到的幻觉还是心内的念想世界,都如梦如幻,他活生生一个青年,与我们在苦难的现实里相依相爱走过了十九年,然后就在中山大学噶然而止了,就转入了迷蒙的影子般的回忆中。
    
    他不是电影可以回放;
    
    他不是纪录片可以反复看;
    
    我看不见摸不着他,但从呱呱坠地到上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直到考进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一切身影笑谈苦乐都历历在目难忘,还有,本以为一切美好——他的美好、父母的美好、家族美好才刚刚开始,可是,一切一切以最残酷无情无道的戏弄般的悲剧结束了,造化真会捉弄人啊!
    
    说好了要搬到南校区,说好了要与同学一块回家,说好了回家后让我陪他去西安看眼睛,然后努力攻读英语,连下一学期回到中山大学的飞机票都买好了,说好了将不负众望实现远大理想。
    
    如今,别人家孩子放学回家与父母亲友团聚,谈天说地意气奋发,高高兴兴返回中山大学南校区。
    
    我的儿子虽然早就买好了返校的飞机票,但他却永远回不去了,躺在珠海殡仪馆冷冻室里等待父母为他收尸;中山大学南校区是他永远的梦也成了我们永远的痛。
    
    七十多天来,我们夫妻亲友是怎么想念儿子与儿子团聚的?
    
    我走向鸡山,在不平炎热的路上长叹短郁,近四十度的烈阳烤晒不知道疼,泪水比汗水多,失子之疼猛于烈火烧烤。一阵阵想起儿子,觉得他好像跟着我们。但是再也无法端正有相、帅气地站在我们面前了,再也无法通过声音与我们交流了,就连影子也不会有了。但是我仿佛看见他泪流满面站在我面前,每当此时,我一阵阵心里空荡荡地无望地痛,眼泪干了,哭声哑了,只有心里的痛,依然如刀割锯子锯。
    
    陶渊明说;亲戚和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我早就学着理解人生八苦,可是怎么能看淡呢?他才十九岁,才上了不到一年中山大学,才初露才情,才激扬文字正要讴歌生命的美好呢,却被珠海香洲区某音乐酒馆一群恶魔诓骗引诱几分钟就毒倒在地,又阻挠抢救,就这样活活夺取了他的生命。学生说他好,老师说他好,文学史和写作老师都说耀栋很有才华,可造之才,太可惜了。他初中就发文章,上大学时已经在省市报刊杂志发表了十几篇散文随笔,上大学后文笔更成熟了,可是···
    
    这个暑假,我是怎么与儿子团聚的?
    
    我走向古色古香的唐家文华街,在他坐过的椅子上坐一坐,在他逗留过的花墙下站一站,我就这样与儿子团聚!
    
    为给他伸冤,我们所到之处,虽然也遇到了伸张正义、敢说真话得好心的人,但更多遭遇的不是推诿、躲闪的眼光,就是刁蛮恐吓,要么胡搅蛮缠演戏十足的人,正是这些人让我们一家蜗居鸡山小旅店里,就这么干熬着。
    
    一方面在遭受地狱般的煎熬,同那些妄顾事实的人面鬼卒打交道,为给儿子讨回公道 无所顾惜一切危险也不惜。天地有没有正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罪犯决不能逍遥法外,那些不服责任、亵渎法律道德和正义想把责任罪业都想推卸干净的人面兽,必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另一方面,每天为了不让妻子躲在房间哭泣悲泪,就拉着妻子走走,在楼下,看到鸡山村一老太太领着孙子学走路,孩子就一岁大一些吧,爬上四寸高的台阶费了好大劲,一边哭着,一边试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样子,我看的热泪辛酸,我想起了我的儿子——那一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我与妻子领着耀栋到人民广场玩,儿子也是这个年龄,走路摇摇晃晃地,脚步不稳,让他站在月季花下照个相,刚让他站下,还没等我打开凤凰205机子卷上胶卷,他就笑着跑过来了,儿子眼里心里只有看父母,不看机子; 又看见一个青年拉着女友的手从眼前走过,那身段、那大手大脚及一双穿在大脚上的运动鞋,这应是我的儿子走动的身影才对,在这块土地上我儿子是那么优秀,写作、摄影、画画样样都行,都说他是个优秀的学生,可是我儿子如今却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讨个公道如此之难;思子之痛如珠海太阳的芒刺、如小时候踩到脚心的八角刺、如长剑刺心,那一种痛岂止是钻心?
    
    我是怎么与儿子团聚的呢?
    
    我做贼一样偷偷溜进校园,看儿子生活学习过的地方,然后泪水模糊地深一脚浅一脚出来。保安认出会干涉阻挠,多疑的保安连通向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的公路也不让我们走,叫我如何不伤心?有时我真想跳楼,跳湖。听说这里前一段时间一个女生跳楼了,我也真想一了百了,我想过!
    
    中山大学到底是个什么学校呢?我呵护儿子,教育儿子,几十上百的老师教育他,直到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中山大学2016级中国语言文学系。还不到一年,耀栋就被人害死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失子之痛阵阵袭上心来,心口像堵着沉重的石头,心慌胸闷。古德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孩子太优秀,也太懂事了,才让我们亲人放心,但往往这样的孩子不知道这个社会潜伏着的阴暗和陷恶,谁能意料到他会出事?难道上天也嫉妒有才能的人?也欺辱善良的人?
    
    晚上,哥哥、弟弟、侄子等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催着我给老母亲打电话,说老妈妈快急疯了,说往日我三天两头往老家跑,怎么现在一个月、两个月了不见人影,听不到我的声音?八十一岁的母亲如此惦记儿子,哪里知道她心爱的孙子躺在殡仪馆已经两个月了,她的儿子已经两个月没有看到儿子,她哪里知道他的儿子再也听不到自己儿子声音到处寻子毫无踪影呢?
    
    我是怎么与儿子团聚的?
    
    我走向后环社区。儿子与岭南书画社的同学在这里当过志愿者,教过小学生,也辅导过家长绘画,留下过以今为止我看到的大学期间最灿烂的笑容。在后环社区的公园里我踯躅独行,想感受儿子的生命余韵,一个中年在凳子上闭目坐禅,一位老人闭目养神,除此,我的孤影被黄昏撕扯的好长,我大放悲声惊醒百无聊赖的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烈士陵园。
    
    我到珠江边与儿子团聚,芒果树照样碧绿,荷花照样出泥不染,小蛮腰照样让五湖四海的眼球惊喜,而我只有悲痛的泪水;
    
    我到北京路与儿子团聚,店里吃的像我儿子吃过的,卖的衣服像我儿子穿过的,如织的帅男像我儿子的身影······他应该享受这一切,我作为一个父亲,应该享受儿子争气、成功的快乐和天伦之乐啊!
    
    耀东之死谁之过?
    
    难道是我之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淮北则为枳,我儿子在平凉,在崆峒山下泾河岸边生活学习了十八年,如沐春风啥事没有,到了珠海,到了中山大学就生命噶然而止了?是环境的问题还是教育者人的问题?我知道两个麻木的罪犯,数个麻木的随从既然遗弃了良知,我的哭声不会唤醒他们大写的人的那一面。
    
    我就这样与儿子团聚?
    
    我不知饥渴一腔悲愤强忍颤抖的双手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也是控制不住无法释放心内集结的那团烈火,地火在呼呼燃烧,会烧到地面的,会的! (博讯 boxun.com)
16005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甘肃学生中山大学就读遇害:一个父亲的地狱之旅 (图)
·甘肃学生中山大学就读遇害:一个父亲的地狱之旅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
  • “客观”就是“他视”
  • 《失踪人民共和国》
  •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 THEPEOPLE’SREPUBLICOFTHEDISAPPEARED
  •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 习无赖所谓的“新时代”究竟始于何时?源自何处?旨向何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 台湾小小妮頭痛
  • 李芳敏144000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
  • 谢选骏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 郑恩宠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 陈泱潮10、天命所在,事实会教育人,会促使人思想观念和行为发生
  • 盛雪赖建平:费良勇、彭小明系共谍铁证如山
  • 谢选骏活史达与死曹操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悠悠南山下吳朝潰倒,混亂串起
  • 东海一枭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 谢选骏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 槟郎寒衣节的女主人
  • 谢选骏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生命禅院没有谁是错的——《智慧篇》九十二
  • 谢选骏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家庭教会圣经告诉我们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
    论坛最新文章:
  • 罗兴亚人道危机:欧亚多国外长前往孟加拉
  •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将对中国展开正式访问
  • 传刘霞做手术并受重忧郁症困扰
  • 德黑兰:马克龙无权干涉伊朗导弹计划
  • 宋涛访朝 何时见金正恩依然是谜
  • 人权观察:中国人权状况达六四后最遭
  • 哈里里事件:沙特不满德外长言论撤回大使
  • 特朗普让中国在南海议题上取得进展
  • 黎巴嫩辞职总理哈里里抵法与马克龙会晤
  • 习近平特朗普最佳拍档中美共治全球
  • 猎雷舰弊案录音档曝光震撼台湾政坛
  • 费加罗: 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在非洲参与过多
  • 宋涛访朝 特朗普对朝战略取得“小胜”
  • 世界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和时间赛跑
  • 美国国务院发布圣诞假期赴欧洲旅游警报
  • 港人贫穷八年新高 特首却关注动物权益
  • 港粤今签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却未经咨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