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为什么中餐厅难有好酒单?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1日 转载)
    
    “樽赏”创始人谢立:很多高端中餐厅不肯在酒单和侍酒师上投资。好的酒单不一定厚,但酒的品种和跨度要大。
    

    最近北京有一家餐厅的开业特别让我兴奋,它甚至不是一家新餐厅。以烤鸭闻名的晟永兴在北京西边经营多年,现在在东边开了新店。
    
    北京并不缺少烤鸭做得好的餐厅,但一个人均200元的中餐厅请到北京柏悦酒店的侍酒师,也是中国屈指可数的明星侍酒师李美玉制作酒单和担任侍酒顾问,我认为是一个积极的讯号。
    
    很好的中餐厅却没有好酒单以及相应的侍酒服务,是长期以来困扰我的问题。我们曾经为葡萄酒杂志做过一次上海、北京两城的“最佳餐厅酒单评选”。做过此类评选的人都知道,获奖酒单需要各方面平衡,西餐厅和中餐厅的比例,高级餐厅和小馆的比例。我们迅速卡在了中餐厅的备选名单上,因为酒单好的中餐厅大多数出自五星级酒店,而且往往是和西餐厅分享同一本酒单,或者是西餐厅酒单的简化版。我们总不能为了同一本酒单给酒店的中餐厅和西餐厅两个奖,这显得北京和上海的葡萄酒文化也太贫乏了。
    
    相比于上海很多小西餐馆都有葡萄酒行家或鉴赏家的老板坐镇,亲手做出令人眼前一亮的酒单,绝大多数高级中餐厅,更别说小馆了,却不肯在酒单和侍酒师上做任何投资。这是为了什么?餐饮业者都心知肚明,拿个杯子开瓶酒比煎炒烹炸做一道菜挣钱容易多了。在一个侍酒师优秀的西餐厅,酒水的利润甚至可以和菜品的利润抗衡,侍酒团队和厨房团队可以形成有趣而良性的竞争。
    
    直到我读到Decanter醇鉴的专栏作家,也是世界十大最有影响力的酿酒师之一的李德美的文章“中餐厅里尴尬的酒单”,才部分地解开了这个谜团。“长期以来,很多中餐厅的酒水供应,都有垄断行为操控。餐厅经营者是因为惰性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很少有人研究酒水的选购,而是简单地全盘交给某一位酒水营销商独家供应——餐厅门面位置合适、面积较大时,还可以从酒水商那里得到一笔买店费。”
    
    我终于明白在一些老板个人色彩浓厚的中餐厅,进门摆着的空酒瓶阵容惹人惊叹,随便就能看到奥比昂Haut Brion垂直年份或者老年份的伊甘d’Yguem,但它们却根本不会出现在餐厅的酒单上,“这是我们老板和他自己的朋友喝的。”服务生解释。
    
    在渠道为王的传统年代,从书报亭到餐厅,都可以不靠卖产品而靠卖渠道轻松获利,但这个时代迟早会过去。
    
    有一次一群葡萄酒圈的朋友约在一家潮汕牛肉火锅吃饭,按照惯例每人都会带一瓶葡萄酒。李美玉和我到得早,就问服务生借把酒刀来开酒。那个年轻的服务生“唰“地从围裙里摸出一把酒刀,说,“我来开吧?”被我们婉拒后也不走开,在美玉开酒的过程中热心指点,“再往里钻一点,往外拧······”他不知道他面前一副淑女模样的姑娘是获得过侍酒师大赛冠军的名侍酒师。开完酒他立刻把他的酒刀要了回去,珍惜地收进围裙兜里。
    
    我并不是要嘲笑这个服务生,恰恰相反,作为一个中餐厅的服务生,他显然对葡萄酒很有兴趣和热情,这已经足以开启他通往葡萄酒世界的大门了。
    
    所以中餐厅的老板和经理们如果观念不进步,很快就要被自家的小朋友们超越了。
    
    那么理想的中餐厅酒单应该什么样?有一些标准是和西餐厅酒单一样的:产区、品种、年份和风格的选择越多越好,酒单不一定厚,但跨度可以大。一个非常容易检验侍酒师有没有偷懒的标准——看酒单上的酒来自于多少家进口商。那些明显由一家进口商垄断的简陋酒单当然是不及格的。
    来源:FT
     (博讯 boxun.com)
2702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哈佛教授与中餐厅4元之争 激发平反捐款
·纽约时报:纽约最有名的中餐厅
·沪酒店空中餐厅 食客50米高空“用生命吃饭” (图)
·法国巴黎建“空中餐厅” 50米高空享受美食 (图)
·德国离地50米高空中餐厅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 治国者不能治家
  • 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 人类的缺陷
  • 人类的缺陷
  •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 寫,還是不寫?始終是一個問題!
  •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 智商和地缘
  •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 穿越精神的戈壁洪顺强牧师:人人可以成佛,不需要信耶稣,对吗?
  • 谢选骏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王巨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醉醉含嫣
  •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1-2:453-2018年天象揭秘
  • 谢选骏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 严家祺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 藏人主张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 邱国权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 孙文广致刘晓波——力争赴美治病
  • 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一)
  • 陈泱潮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8)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生命禅院太极思维(续三)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一架直升机向最高法院扔手榴弹
  • 刘晓波狱中患癌其他良心犯家属致函联合国吁关注
  • 台湾:愿接纳刘晓波提供最佳医疗照顾
  • 欧洲预算面临巨大缺口的新挑战
  •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 传薄熙来患肝癌 保释在大连休养治疗
  •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 安倍健康成谜 真的“还能活三个月”吗?
  • 国台办批林全称「一中原则是消灭中华民国」逻辑混乱
  • 刘晓波若能治愈可否获得减刑或假释?
  • 回声报:中国化工完成收购先正达
  • 刘霞亲笔手书:刘晓波同意离开中国
  • 欧盟对谷歌的垄断地位课以重金罚单
  • 法国政府审议劳动法改革政令授权法案
  • 刘晓波事件为习近平访港蒙上阴影
  •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 港媒指刘霞申请丈夫海外就医家人上月已与刘晓波会合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