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大善翁何鴻毅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曾慧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6日 转载)
    
    
     「積善餘慶,行道有福」。這是在華人世界赫赫有名的何東家族位於香港山頂道的祖屋曉覺園(Ho Tung Gardens)牌樓上的對聯,是何東家族立身處世的格言。現居加拿大溫哥華的何東之孫何鴻毅,進一步將它發揚光大。 (博讯 boxun.com)

    
    一個含著金湯匙出世、喝洋墨水長大的豪門子弟,接受的是西方文化教育,外表一副混血面孔,內心卻百分百的中國。何鴻毅發願將佛法世界化,以佛教的慈悲與智慧普度眾生,在人間弘法行菩薩道。他的慈善事業不僅是開張捐款支票這麼簡單,他不急功近利,而是著重「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他獨樹一幟,捐款對象主要是贊助博物館展出及培訓文化藝術人才,並在世界各大高等院校建立佛學研究課程,鋪設全球佛教研究網絡,許多項目
    都注重長遠規劃。
    
    為人低調 不喜張揚
    
    何鴻毅為人低調,做好事一向不喜張揚。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由2月22日起至5月28日,舉辦為期三個多月的《蔡國強:我想要相信》 (Cai Guo-Qiang: I Want to Believe)藝術回顧展,這是古根漢第一次為當代華人藝術家舉辦個人回顧展,更是古根漢有史以來的大規模個展。2月22日晚,古根漢為蔡國強作品展隆重舉行開幕酒會,盛況空前。「何鴻毅家族基金」是該展覽的主要贊助人。「金主」何鴻毅本來20日晚已自溫哥華飛抵紐約,22日晚卻沒有在開幕酒會上亮相,翌日才在蔡國強陪同下參觀展覽。
    
    古根漢美術館推出「蔡國強:我想要相信」回顧展那個周末,剛好遇上紐約大風雪,惡劣天氣卻阻擋不了人們觀看展覽的熱情,連續三天入場人數超過1萬2000人,比過去增加約三倍,也是古根漢有史以來入場人數第二高。難怪美國《華爾街日報》的藝評人開玩笑說,大家要趕快學中文!
    
    何鴻毅2月23日在曼哈坦中城下榻旅館接受《世界周刊》專訪。他平日行事低調,作風務實,很少宣揚自己。訪問時「何鴻毅家族基金」顧問、原香港助理廣播署長邵盧善陪同在側。
    
    何鴻毅非常喜歡文化藝術及骨董文物,但自己卻不收藏,因為他認為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東西,如果由自己收藏,就只能放在家中獨自欣賞,身後再傳給子孫;但若放在博物館內,就可以開放公眾參觀,讓更多人有機會欣賞。「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人生應當有這樣的境界。
    
    何鴻毅說,中華文化歷史悠久,許多文物流傳有緒,是全人類的共通財產,不應由某個人私藏獨享,好東西讓社會大眾分享,才更有意思,更有價值。
    
    他說,在展覽開幕前,他跟蔡國強一直緣慳一面,但跟蔡國強太太吳紅虹見過面,蔡太太向他介紹了蔡國強的作品特色,他覺得非常「棒」!最重要的是他與蔡國強理念相同,都希望透過藝術觀照社會,見證社會變遷。何鴻毅希望為所有有才華的人提供藝術創作的機會,決定贊助蔡國強在古根漢的回顧展。
    
    事實上,一個在世的華人藝術家,能夠打入世界一流的藝術殿堂,包下七層大樓的11個展廳,身為華人與有榮焉!這是連日來前往古根漢參觀展覽的華人觀眾的共同感受。
    
    來去皆淨土 安穩即名山
    
    何鴻毅在殖民地的香港長大,然後遠赴美國留學,為何他卻潛心向佛,滿世界弘揚佛法?
    追根究柢,原來是受他的祖母張蓮覺影響。何鴻毅幼年時,由於父親何世禮將軍南征北戰處處為家,跟祖父母長大。
    
    何鴻毅的祖父何東是香港20世紀二、三○年代的風雲人物,也是人所共知的首富及慈善家,曾對中國政壇產生影響,一生獲授歐洲八國勳章共11個。何東家族也是香港百年來最有影響力的「第一世家」;何東爵士是香港淪為殖民地後首位最顯貴的華人。他雖然兼具歐亞血統,但一直自認為中國人,他在海內外捐獻的善款,數以億萬計。
    
    何東樂施好善,據說是受平妻張蓮覺影響。何東有兩妻一妾,元配麥秀英無所出,過繼何東弟弟何福長子為子;妾侍周綺文僅生一女;平妻張蓮覺最得寵,為何東誕下三子七女,包括何鴻毅的父親何世禮。
    
    1956年4月27日,何東結束從白手興家到富可敵國的一生,大部分財產留作何東慈善基金。1958年,何東家族第二代正式分家。何家子孫繁衍向各方,散居世界各地。何東生前幾個物業包括灣仔承業大廈及東英大廈等相繼出售,山頂道曉覺園遂成為何家僅存的祖屋,入口處古色古香的牌樓內側,一幅葉公綽寫的對聯:「來去皆淨土,安穩即名山。」道盡人間滄桑和何家興衰。
    
    何世禮是何東第七子,曾任國民黨軍官、葫蘆島司令。他繼承了父親不少遺產,但仍然勤守祖業,長期主管香港《工商日報》。1998年以94歲高齡去世,遺下的物業遍布港、台、加拿大等地,由兒子何鴻毅和女兒何勉君繼承。
    
    何鴻毅說,祖母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從小就跟祖母去道場佛堂念經禮佛,最初對佛教的認識也僅限於「燒香拜佛」。
    
    張蓮覺本名張靜蓉,法號蓮覺,創辦東蓮覺苑,除廟宇外,還興建多間中小學、養老院和精神病所等,身後留下許多慈善資產。
    
    何鴻毅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任職匹茲堡新聞報,憑藉家族成員的人際關係和個人交遊廣闊,屢屢發掘大新聞,成為一位出色的新聞從業員。1962年,何鴻毅時任駐聯合國記者,被父親召回香港接掌《工商日報》,該報曾經是香港社會的主流報紙之一,後因虧蝕嚴重及香港九七問題停刊。期間何鴻毅曾數次出任香港報業公會主席。他有個堂兄何鴻燊,是鼎鼎大名的「澳門賭王」。
    
    薪火相傳 回饋社會
    
    何鴻毅在1997年香港政權交接時移民加拿大,繼承祖母衣缽在溫哥華創辦東蓮覺苑。目前家族產業和投資基本交給下一代管理,他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如香港和溫哥華的東蓮覺苑,花費他很多心力和時間,他是不受薪的主席。
    
    何鴻毅多年來除了樂善好施外,更要求子女參加公益事業,將家族貢獻社會的優良傳統薪火相傳,以回饋社會為己任。
    
    何鴻毅生活簡樸,最喜歡的運動是網球,說他是「網球高手」並不為過,曾在多項比賽中奪冠。美國老布什總統也是他的球友之一,訪港時曾在曉覺園中小住,與何鴻毅一較球技高低。
    
    一個受西方教育、早年投身新聞界的從業人員,為何對佛學產生興趣,甚至作為一生志業?何鴻毅說,雖然他曾留學美國,但在中國傳統文化的環境下長大,吸取了東西方文化的精華,可謂「中西合璧」,古為今用,洋為中用。
    
    他指出,除了童年時代受祖母影響初涉佛門外,真正引領他進入佛學之門的是悟一法師。由於不少人對佛教有誤解,認為燒香拜神純屬「封建迷信」。而一些佛教中人在宣揚佛法時,大多採用「傳統語言」,令人無法領悟箇中三昧,甚至產生牴觸情緒。悟一法師用深入淺出的語言,使他認識到佛教哲學的偉大,體悟到佛學的博大精深。「這是悟一法師了不起的地方,我非常感激他」。從那時開始,他就決心將來一旦有機會,要透過高等教育
    傳播正確的佛學思想。因為個人力量有限,從教育著手事半功倍。
    
    悟一法師原籍中國江蘇省泰縣北鄉,俗姓陳,父母都是佛教徒,11歲出家披剃為沙彌,18歲受具足戒於寶華山隆昌寺,19歲入讀鎮江焦山定慧佛學院,畢業後一度出任鎮江佛教會秘書。後得南京棲霞山授記兼任監院,大陸政權易手後,悟一法師避難香港棲霞下院(鹿野苑)。期間因仰慕國學大師錢穆之名,就讀香港新亞書院,畢業後得續明法師援引赴台灣新竹福嚴佛學院研究班。曾任善導寺監院。成就顯著、為人熟悉的佛光山創辦人星雲
    大師,曾經是棲霞山佛學院的學僧,與悟一法師為舊識,兩人與南亭老和尚曾共同創辦智光中學,及後發展成職業學校,在台享有盛譽。
    
    何鴻毅與悟一法師在港結緣,他稱讚悟一是位「摩登、犀利」的得道高僧。由於悟一法師的感召,更新了佛教形象,使得許多知識分子不再誤解佛教為迷信,願意深入探討佛法。
    
    
    悟一法師後來在海外圓寂,有詩為證:業風吹到洛磯城,浪捲段落幻化身,仰仗彌陀相接引,再來人間度群生。
    
    鋪設全球佛教研究網絡
    
    「何鴻毅家族基金」由何鴻毅於2005年在香港成立,致力推動及支持中華藝術及文化,特別是藝術教育和佛教哲學。何鴻毅深信,藝術是社會健康發展的基本要素;藝術文化教育能豐盛人生,使人具有創意思維,培養人際關係及同情心,啟發視野,激發潛能,開放胸襟,從而促進人與人之間相互了解,以更互諒的態度面對生命,帶動社會健康成長。
    
    何鴻毅移民加拿大、創辦東蓮覺苑後,更加堅定傳承家族篤信佛教心志,在海外弘揚佛學哲理,俾使更多歐美人士認識佛教的內涵和精神。繼先後贊助香港大學、加拿大卑詩大學、多倫多大學成立佛學研究中心後,並準備捐助美國史丹褔大學成立佛學中心,鋪設一個全球高等學府佛教研究網絡,把西方現代學校教育制度引入傳統中國佛教中。
    
    據加拿大統計局資料顯示,加拿大的佛教徒在1991年至2001年上升近84%。有見及此,何鴻毅創辦的東蓮覺苑,捐款四百萬加幣給多倫多大學士嘉堡 (Scarborough)分校成立佛學研究課程,希望對佛教社群做出貢獻。這是該校歷來最大筆捐款。多倫多大學校長David
    Naylor說:「東蓮覺苑的捐款,提升了加拿大佛學研究的國際地位。」
    
    何鴻毅指出,多倫多大學的佛學研究發展已相當成熟,其東南亞研究及宗教系一向開辦「佛教及亞洲宗教」本科生課程。該校為一年級生開辦的「全球宗教」課,即使在大型演講廳上課,也經常座無虛席。
    
    何鴻毅說,多倫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亦是公認全球最多元文化及多種族的城市,也是弘揚佛學思想的理想環境。近年,東蓮覺苑積極融入香港及溫哥華社區,向普羅大眾推廣佛學,希望將東西方思潮融入佛學研究課程。除了支持學術界研究佛學,捐款亦會用作每年一度的學術會議及公開講座,讓普羅大眾有機會接觸佛學研究成果。
    
    基金還贊助泰國及香港高等院校的佛學研究,包括創辦「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希望給佛教高尚的學術包裝,提升佛教的社會地位,並使佛法進入主流社會。
    
    「何鴻毅家族基金」的設想是,大學生大多是優秀青年,未來有可能成為各界領袖人物,若在學生時代有機會接觸、學習和研究佛教,對佛陀的智慧有心得,未來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不僅成為佛教的護法,由他們來傳播佛教更具說服力和感染力,其影響力不可低估。這將打開佛法進入高等學府、政府部門和各階層大門,使佛法得到更多人認同。
    
    與國際接軌 開創新思維
    
    在西方,研究佛教的歷史並不悠久,只有短短的一百年,但發展速度驚人,研究成果豐富,令東方佛教學者刮目相看。相對而言,中國佛教雖有輝煌的過去,並一度領導世界佛學研究的潮流,至今仍被世界視為佛教大國,有著得天獨厚的佛教文化資源。可是近百年來,由於歷史原因,佛教一蹶不振,目前連系統的佛教教育體系尚待建立,更遑論興辦佛教大學。為了儘快使中國佛學研究與國際接軌,培養高級僧才,創辦佛學研究中心是當務之急,勢在必行。
    
    因此,何鴻毅認為,在世界一流大學創辦佛學研究中心,不僅可以成為中西學術交流的平台以及研究中國佛教的平台,從而提升漢語系佛學研究在國際佛學研究中的地位,而且可以透過整合佛學與其他學科的學習與研究,為佛學研究開創新思維、新路子,而佛教的倫理道德模式,更可以為「迷失的一代」尋覓精神出路,以中國傳統文化增加凝聚力與自信心,探索如何以佛陀的智慧化解當今社會中的種種問題,使弘法方式與時俱進,改變人們
    對佛教的不正確觀感。
    
    除了推動佛教哲學,「何鴻毅家族基金」另一重要目標是推廣中華文化藝術,建立中國與世界之間跨文化橋樑。年前曾贊助香港中樂團赴溫哥華與多倫多兩地演出,以及贊助台灣「雲門舞集」到歐美巡迴演出等。
    
    基金也曾贊助及策劃多項文化藝術活動,包括促成大英博物館與北京故宮博物院聯合舉辦《英國與世界:1714-1830》大型展覽,由2007年5月1日起在北京故宮展出至6月,其中大部分文物是第一次走出大英博物館。
    
    與時俱進 長遠規劃
    
    2008年對何鴻毅家族基金來說是精彩紛呈的一年。除了贊助「蔡國強:我想要相信」展覽外,基金更透過贊助其他計畫,積極推動中國與世界之間的跨文化理解及對佛教哲學的認識。主要活動包括:
    
    贊助舊金山(香港譯「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的「明朝宮廷文物展覽」,把嶄新考古發現推介至美國展出。逾240件展品,來自中國北京故宮博物院、南京博物館和上海博物館三間重要博物館的珍藏,不單反映明朝藝術成就,更為中、美博物館展開藝術對話。展覽首站為舊金山,預訂今年6月揭幕。
    
    何鴻毅還贊助夏威夷美術館(Honolulu Academy of Arts)展出來自不丹的金剛乘佛教藝術品,這是有史以來最具規模的全球性展覽,同時為不丹僧侶提供保護文物的專業訓練,以及詳盡的保育、記錄、出版工作,並攝製宗教舞蹈Cham的錄像庫。展覽首站為夏威夷(檀香山),已於2月23日揭幕。
    
    何鴻毅說,不丹是個落後的國家,雖然擁有眾多歷史文物,但一向沒有建立文物收藏檔案。他期望藉此鼓勵大眾保存傳統藝術文化。
    
    中華文化傳統是融合民族、延續發展的根,為振興中國傳統藝術,以及支持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的崑曲,基金贊助由白先勇教授策劃並改編成青春版的崑曲經典《牡丹亭》,藉此推動崑劇復興活動。《牡丹亭》曾在北京、天津、廣東、成都、西安、武漢、合肥等地多所大學巡迴表演及舉辦講座,引起公眾、學術界和傳媒極大興趣和迴響。
    
    上求佛道 下化眾生
    
    何鴻毅希望不要埋沒藝術天才。他舉例,一個孩子有青年鋼琴家郎朗般的天分,但由於家貧無法栽培,如果有渠道讓他們成為另一個郎朗,何樂不為!
    
    另外,要加入優秀的交響樂團,除了技巧出眾,還要符合多種要求。只有專業的交響樂團能提供機會,讓年輕樂手順利地由畢業生過渡成為職業樂師。
    
    有見及此,何鴻毅家族基金與香港管弦樂團策劃了《何鴻毅家族基金─香港管弦樂團駐團培訓》計畫,為年輕樂手提供培訓。香港管弦樂團已與北京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及香港演藝學院合作,從這三所頂尖學府每年選出10名年輕畢業生參與計畫。
    
    獲選樂手將有機會充分體驗職業樂團樂手的生活,接受指揮家迪華特指導,並參與港樂經常性的音樂演出,為期一個樂季。獲選樂手完成計畫重返原居地後,將以其寶貴經驗,為中國管弦樂作出貢獻。
    
    「何鴻毅家族基金」此前曾統籌贊助「憧憬世界:聚焦爐峰」攝影計畫,目的在於發掘和培育新一代的創意發展及思維表達,希望他們利用戶外攝影和文字創作,展現其生活面貌及內心世界。
    
    縱觀何鴻毅的人生,所謂「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隱居山林靜修,比不上在鬧市中修行。因為前者是個人靜修,沒有太多外界引誘;後者則是在人間弘法行菩薩道,若仍能對境不染,進而度化他人,才是更高境界。舊時僧侶多隱居山林,對世間疾苦不聞不問,也不主動負起弘法責任。何鴻毅本身是居士,主張僧侶走出佛堂,傳揚佛教的入世精神。
    
    
    他除了有高瞻遠矚的胸襟,最重要的是有廣度眾生的大悲弘願,也就是大乘佛教所強調的「菩薩行」,走「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大乘菩薩道,應眾生需要而弘法,從而確立「人生佛教」的理念。
    
    何鴻毅最後表示,他一直牢記祖父何東的訓誨作為人生座右銘:「你在接受別人贈予之前,應該先幫助別人。」也就是說,「施比受更有福」!
    
    (北美世界日報《世界周刊》2008-04-13)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