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张戎毛传中文版夭折大事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2日 来稿)
    
    張戎毛傳中文版夭折大事記
     (博讯 boxun.com)

    □ 林同
    
    2005年9月10日,已故胡宗南上將長子、中華民國駐新加坡外交代表胡為真致張戎一千七百字長函,指出彼所撰《毛傳》中「一再把一生忠誠反共的胡宗南將軍說成是『中共潛伏在國民政府中的間諜』,則是徹底違背事實,構成譭謗」,聲明「我們胡家清白傳家的歷史定位以及後代子孫的基本身份、人格絕不容被侮辱。我們會為此奮鬥到底」。函件應張戎請求,寄贈根據其父日記所編的年譜與其母的回憶錄以及胡宗南紀念集等,要求對方「中文版中絕不可再譭謗先父是中共間諜;英文版再版時修正所有關於先父的不實文字;英文版所造成的損害請予補救」。
    
    10月10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七分校王曲聯誼會會長、蔣公侍衛長、海軍陸戰隊前司令孔令晟中將,副會長周鍾頎中將,王曲聯誼會理事、陸軍化學兵學校少將副校長孟興華聯袂去臺北南昌路遠流出版公司,致贈〈胡宗南上將專集〉〈胡宗南上將百歲紀念集〉給該公司董事長王榮文,提醒他編印《毛傳》中文版時切勿重復英文版之謬誤,不可再誣指已故胡上將為「共產黨的臥底」。
    
    10月,著名學者紀思道在紐約時報披露:被張戎《毛傳》列入受採訪者名單的中共外交部前部長喬冠華遺孀章含之否認曾接受張戎採訪,美國最高學府耶魯大學教授史景遷在《紐約書評》雜誌指出:張戎所列舉的某些參考書不是嚴肅出版物,從中找不到任何資料來源。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伯恩斯坦指出:「張戎這本書對當代中國研究是一大禍害」。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林培樂表示:「此書有違事實,曲解史料」。
    
    11月,另一位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暢銷書《天安門文件》的編譯者黎安友教授在《倫敦書評》上撰文曰:「張戎與哈列迪是一對饒舌的烏鴉!」
    
    11月19日,臺北中國時報登出駐美特派員傅建中特稿〈張戎毛澤東傳引起的胡宗南身後名譽問題〉,認為「這本毛傳的特色是作者語不驚人死不休……駭人聽聞」,他還轉引牛津大學的華裔史學家曾銳生所撰的書評,抨擊張戎及其夫婿「在引用檔案史料時極不誠實」。
    
    12月1日,張戎的弟弟張樸在美國多維新聞網發表〈為什麼張戎會斷定胡宗南是中共間諜〉一文,附帶公佈了尚未印行的《毛傳》中文版第廿九章〈蔣介石是怎樣失去中國的〉,顯示中文版比英文版更為詳盡,對胡宗南上將的誹謗也更為惡毒。
    
    12月2日,美洲《獨立評論》刊出畢時圓文章〈張戎寫毛不應該和高華寫毛相提並論〉,指出「張戎寫毛的書不但沒有任何史學價值,即便從文學的角度來說,也是一部等而下之的三流作品」。同日,多維網登出侯一岳文章〈對張戎關於胡宗南是共諜問題之我見〉,指責張戎指胡宗南為「紅色代理人」「沒有任何材料和證據加以支撐……這種認為是非常荒謬的」。
    
    12月22日香港《前哨》月刊登出傳記作家胡志偉所撰〈八七高齡孔令晟將軍訪問記——胡宗南將軍絕不是匪諜〉,此文被美洲博訊網、獨立筆會自由寫作網頁以及海峽兩岸數百家新聞網轉載。
    
    2006年1月19日,王曲聯誼會會長孔令晟中將,偕副會長周鍾頎少將,理事謝久中將、孟興華少將、張範少將、樓登岳少將、劉燮林少將、徐枕少將一行八人赴遠流出版公司,代表軍校同學表達無比憤慨,王榮文答曰,彼去美國曾與張戎晤面,該張允諾修正毛傳第29章有關胡宗南上將的部份文字,社方也會誠聘中央研究院院士、近世所所長陳永發教授撰寫序文,以資平衡。
    
    1月24日〈多維博客〉登出寒竹評論:「為那麼本破書花這麼多功夫不值得,掀起這場所謂討論無非是做廣告而已。他們(張戎、樸)根本不在乎你說什麼;越理會它,他們越開心!」
    
    1月25日,〈多維博客〉登出吳了一評論:「把胡宗南推論為共諜,實在荒唐。用布什來助陣,實在可笑!」
    
    1月27日,美國博訊網刊出留美物理學博士、刻正在英國大學任教的大陸學人金小丁長文〈評張戎《毛,不為人知的故事》〉。這位張戎的同時代學人指出《毛傳》:「即使書中有些言之有據的觀點,也都是別人早就提過的,而張戎都沒有說明,當成了她自己的原創了。真正屬於張戎的獨創觀點,都可以輕易駁倒」,並譴責張戎「不尊重史實,誇張臆造……邏輯混亂,自相矛盾」。
    
    2月3日,香港傳記作家胡志偉電訪中央研究院院士陳永發,這位以六十萬言的《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與力作《延安的陰影》使中共當權派頭痛不已的中共問題權威學者斷然否認王榮文曾邀他為張戎寫序,他說:「我與王榮文素不相識,他突然來電請我為張戎的毛傳寫一篇推介文章,限定不能與原書的主旨相悖。這麼做有違我的人格尊嚴,被我婉拒了。我會針對此書英文版寫一篇批判性文章,刊於中研院的院刊」。
    
    2月28日,華盛頓中國信息中心《觀察》網登出章乃器之子、中國社科院近史所副研究員章立凡文章〈歷史不是小說家言——關於張戎評毛新作引發的書評之爭〉,直指「張戎犯了常識性錯誤,在缺乏檔案證據的情況下,穿鑿附會一些公知的歷史情節」,認為「弟弟(張樸)的莽撞出手,不僅給人以捍衛商業利益的印象,更不幸殺傷了姐姐」。
    
    2月28、29日多維網連載了香港傳記作家胡志偉的兩萬言長文〈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紀念胡宗南將軍逝世四十四週年兼斥張戎之謬論〉,指出「老毛祗是隻死老虎,死豬不怕開水燙,把毛澤東批倒批臭只是代表了中共現當權派中一個派系的觀點,非但不會觸及中共政權一根毫毛,反而有助於現當權派收拾人心、改善形象,以便繼續維持毛所遺下的獨裁制度與血腥統治」。文章以卅年前親訪另一名潛伏胡宗南部之共諜葛佩琦的原始記錄,證實熊向暉的〈地下十二年〉並無虛飾。
    
    3月9日,香港傳記作家胡志偉由陸軍通訊兵學校少將校長李世昌之哲嗣李永中陪同,拜會了遠流董事長王榮文。王對來客傾訴:「本公司從來不出版政治與宗教這兩個類別的書,這次剛碰了一下政治題材就出師不利,這本毛傳在編輯製作過程中惹下了許多麻煩,遭到前所未遇的困擾,以致於一再延宕出版日期。現在看來張戎執意不肯刪除有爭議的段落,那麼,我是有權不出這本書的!」
    
    3月12日美國博訊網刊出1947年攻佔延安時率部涉延水直搗毛澤東棗園居所的胡宗南部尖兵連連長徐枕的文章〈張戎違反學術道德其心可誅 天理不容〉,指出張戎逆向運用這位八五老人提供的資料,「既不引用原文,又任意添油加醋」。作者聲稱他與張戎從未晤面,即便電話採訪也不可能,因為他早已全聾。同日,博訊網還刊出前任台灣警備總部中將副總司令謝久的文章〈為胡宗南將軍辯誣〉,指斥該書第29章「充滿了臆測、羅織、移花接木、顛倒是非,甚至憑空捏造」。
    
    3月15日晚,張戎致電胡志偉,又駭人聽聞詰問「是否胡為真要派人殺我?」胡志偉答道:「胡為真,貴為中華民國駐外大使,您有至親郁君在新加坡,當可瞭解胡為真是一位謙謙君子,溫文儒雅,你錯估他了。不過,您的大作犯了眾怒,得罪了胡宗南部下四萬多黃埔校友,加上家屬,何止十幾萬。要知道,中華民國遵行的《六法全書》與歐陸法、海洋法都不同,誣衊古聖先賢是刑事誹謗罪,若干年前有個無聊文人胡扯八百年前的唐朝韓愈嫖娼,被韓氏宗親會告上法庭,被告輸了官司既罰重金又留案底。你別以為遠流老闆是民進黨黨員,其實民進黨、台聯黨都是國民黨內本土派系分裂出去的,任何一個法官都不敢冒得罪十幾萬人之大不韙而庇護你的謗書,有權有勢的退休總統李登輝僅為「打麻將」三字就要賠宋楚瑜一千萬台幣外加一千多萬道歉廣告費。宋僅僅一介平頭百姓,胡為真是特任官,「打麻將」與「匪諜」不可同日而語,後者是誹謗詞的最高級,據聞對方已入稟法院要你夫婦賠償六億台幣,無論從天理、國法、人情上看,你必輸無疑!我想,沒有一家出版商肯做賠本生意。官司可以拖十年八年,你簽約印四萬本,無端端把遠流的資金兩千四百萬元凍結在法院的贓物倉庫,到打完官司,誰還知道胡宗南係何方神聖?一旦敗訴,六億台幣相當於六百萬冊《毛傳》的利潤,你閣下簽約不過印刷繁、簡字各兩萬本……」
    張戎說:「我有信心打贏官司,這是我十二年的研究成果……」
    
    胡志偉說:「我從你書後所附的書單看到,你讀書太少,真正的匪諜李宗仁白崇禧你一字不寫,葬送國軍精英一百萬人的劉斐郭汝瑰你只耗半頁,有關胡宗南的耳食之言卻耗用六頁」。
    
    張說:「我這是寫毛澤東傳,不是寫李宗仁傳劉斐傳!」
    
    胡志偉說:「這本《毛傳》不是fiction 而是 biography,既然用的真名真姓,你的每一驚人結論都要按傳記的規格,一一標明資料出處,而且必須平衡報導——臚列不同的意見。
    
    張:「我都作了詳細註釋……」
    
    胡:「我看到英文版共六十七頁的註釋,盡皆違反學術規範。那也不能怪你,七十年代的工農兵大學生其實連中學也沒有好好念過。幹我們這一行,賺錢並不重要,道德操守卻不可差池。按規矩,傳記作者所引他人著述,必須逐條注明書名、作者姓名、頁碼、出版社名、版本、卷數等;徵引訪問記錄時應包括被訪者之姓名、時間、地點及證人。然而我留心到大作在驚人的結論「mole」「red sleeper」下全無註釋,而註釋不是逐句加注而是以頁為單位,將一堆零亂的敘述由你主觀武斷作出怪異的推論。有些連註釋都交代不下去,如你引徐枕的〈胡宗南先生與國民革命〉第39-40頁,全文是說胡宗南發起組織孫文主義學會與中共黨員劃清界線的全過程,你卻偏偏只揀一句「在黃埔,胡宗南被懷疑是中共秘密黨員」;又如,將徐枕《阿毛從軍記》第251-253頁作為「胡宗南精訓的炮兵營成批地投向共軍,進而組成了共軍炮兵的重要部份……把毛澤東造就成軍事天才」的一句,然遍視整個〈岔口之役〉〈盤龍之役〉兩節,僅「(盤龍)陣地為匪突破,前進之補給點盡遭匪蹂躪劫掠」一句勉強能上綱上線。然而戰爭是互有勝負的,如保安之戰,國軍擄獲共軍彈藥四百多箱及修械所的全部機械,那是不是可以推論「毛澤東精訓的炮兵組成了國軍炮兵的重要部份呢?」大作第314頁籠統地註釋取材於中共全國政協《文史資料選輯》中的國民政府貳臣邵力子的回憶、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的《從延安到北京》、《汪東興日記》、毛澤東衛士長閻長林的回憶錄與那個姦殺小保姆又碎屍滅跡的毛澤東秘書師哲的回憶錄以及直搗棗園毛澤東巢穴的國軍尖兵連連長徐枕所著《胡宗南先生與國民革命》與《阿毛從軍記》,你從這一大堆內容南轅北轍的資料竟作出「胡宗南派軍隊出征,是為了一件一件地餵毛,他遵照以下模式:讓孤立的單位被集中的共軍圍殲,而主力部隊到處進入陷阱」「(李紀雲)旅奉命尾隨毛,立即遭遇伏兵,遂電告胡宗南,胡下令奮勇前進,威脅如不從命要面臨軍法審判,結果兩千九百名官兵全部被殲。同時,胡宗南派出所轄部隊的大多數向另一方向前進,因此無法回援中伏部隊……胡宗南又一次派遣他的主力部隊從事徒勞的搜索,使中伏部隊孤立無援葬身於無情的深谷」等等結論,完全無視你所註釋的徐枕著作321頁已言明胡宗南部「僅有整一、整廿九軍主力,獨對毛周彭賀王陳等梟匪於陝北晉南兩地,艱困之狀實非在廟廷決策者在地圖所能瞭解。更何況國防部決策之作戰次長劉斐乃係潛伏匪諜,其絕對性的指示又必須執行,每次電令到達,戰況已變,然軍令森嚴,誰敢負抗命之責。綏署幕僚必須遵命作業,旅、團幹部總覺得甚多非所適宜!」如此這般張冠李戴故意栽贓胡宗南將軍,是為學術道德淪喪!還有,口述歷史的訪問同律師簽約一樣,一定要有證人的,你說你訪問過章含之、郝柏村,人家都公開闢謠,你把臺北的黨政大員陳立夫、蔣緯國、錢復、秦孝儀、郝柏村、胡秋原、衣復恩、高魁元、李煥、蔡孟堅、王昇、楊西昆、俞大維都列為訪談對象,其中多半都已作古,死無對證;健在的又多數否認見過你,是你的訪問不夠規範呢還是純屬編造呢?看來,你對傳記寫作的行規一無所知!寫小說可以天馬行空,寫真姓名的傳記是字字都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3月25日,胡志偉由陸軍備役中將郭天佑、台大教授周玉山陪同到臺北敦化南路王陽明文教基金會訪問了曾任參謀總長八年、行政院院長近三年的一級上將郝柏村,出示張戎英文版毛傳「胡宗南至死其身份仍是一個秘密。蔣介石晚年對自己的識別能力存疑。他的侍衛長郝柏村告訴我們:蔣提到黃埔軍校就很反感。該校曾是他的根據地,胡宗南和其他『鼴鼠』都出自黃埔」段落。這位八十八歲的一級上將正顏厲色答道:「胡宗南上將一生忠於黨國,絕非什麼『鼴鼠』。我從未對張戎評論過胡將軍,那是她胡亂編造,信口開河,這種無聊的書,哄騙喜歡獵奇的外國讀者也許游刃有餘,但在台灣出版中文版是不會有人幫襯的。台灣人民教育程度高,深具鑒別是非真偽的能力。」
    
    3月29日,博客km在多維網留言「(張戎姊弟)過去吃共產黨,撈特權,現在還要吃,不過是換了一種吃法」。另一位署名review者留言:「張戎的書也不是小說,只是一堆光怪陸離的大拼盤。張戎不是歷史學家,我認為章立凡浪費了他的時間去評論這類的書。我看了張樸的留言,感到他比他姊姊更壞!」
    
    3月30日美國博訊新聞網刊出亞聖孟子第八十九世孫、王曲聯誼會理事孟興華文章〈為胡宗南上將討公道——嚴正駁斥張戎對胡上將的誣衊誹謗〉,他代表七分校畢業的四萬七千餘黃埔門生警告張戎「如你不刪除或修正毛傳中胡宗南一節,我們一定控告你誹謗國家忠良,訴求賠償美金兩千萬元,謂予不信,拭目以待!」此時,胡為真回台赴立法院答訊有關台新自由貿易協定進程,逗留台北十一日,順帶完成了法律訴訟入稟手續,並將副本知會有關出版商。
    
    3月30日,王榮文致函張戎,要求她不僅在中文版內刪除「紅色代理人」「鼴鼠」等字眼,而且要刪除暗示胡宗南為『紅色代理人』的情節,因為這些暗示性強烈的詞語會讓讀者得到同樣的結論。這封猶如最後通牒的函件首次向張戎提出:若不照此刪節,遠流恐怕要放棄出版《毛傳》中文版了。
    
    4月18日,曾任國立台大歷史系主任、美國匹茲堡大學歷史系教授的中研院院士許倬雲教授抨擊張戎的毛傳「沒有證據,沒有來歷,口頭訪談沒有時間地點,無從查證」「張戎的《毛傳》基本上屬於垃圾,不必為保護言論自由而留下垃圾!」
    
    4月19日,臺北中國時報文化藝術版刊出王榮文昨日深夜電告:鑒於張戎覆函不同意刪除「胡宗南在黃埔被懷疑是中共秘密黨員」「毛澤東留守延安的警衛部隊少於胡宗南廿五萬部隊的十份之一」「胡宗南在台灣受監察院彈劾」等具有爭議的段落,以及「張戎沒有直接證據足以說服我:我國名將胡宗南是中共代理人。許多學者也對張戎的『研究』表示質疑」,所以他已通知張戎解約。在私下,王榮文對友人慨嘆,毛傳中文版的夭折,使他損失了二百萬(台)圓。
    
    4月21日,中國時報登出中華民國軍史研究會理事長李永中對中時記者陳希林的講話:「張戎《毛傳》中文版在台灣夭折,代表了真史戰勝偽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一)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谢辞-译名对照表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8 最後的日子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7 邓小平迫毛让步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6 江青在文革中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5 周恩来的下场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4 尼克松上鈎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3 树不起来的毛主义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2 和林彪翻脸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2 和林彪翻脸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1 玩火险些烧身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0 新当权者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9 复仇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8 浩劫降临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7 发动文革的一场讨价还价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6 不安的岁月,受挫的岁月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5 有原子弹了!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4 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突然袭击”
  •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3 “毛主义”登上世界舞台
  • 张戎:保存真相,战胜遗忘,超越虚假
  • 张戎:苏共要中共处理掉毛泽东的狗屎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三)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二)
  • 张戎:「王荣文都在说谎」
  • 余杰: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 张朴:写在张戎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之时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张戎自述:从《鸿》到《毛泽东》
  • 蔡咏梅:从家庭悲剧走向历史真实-读张戎毛传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张戎先生,不要成为第二位江南先生
  • 曹长青:张戎的独特贡献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声明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历史不是小说家言—关于张戎评毛新作引发的书评之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