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23日 转载)
    浪漫主义骑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对革命的思考


    夏多布里昂『试论古今革命』网络照片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法国思想长廊】[提要]面对法国大革命的疾风暴雨,夏多布里昂开始深思革命问题。在他心目中,有许多人类社会所信奉和追求的价值,会被迫通过革命来获取。但是革命并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时革命的理想,会因革命过程中的行为,而变成罪恶。在革命的名义下,那些邪恶的个人和政党,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类社会的悲剧。
    
    问:夏多布里昂是个文学家,但又对政治问题非常关注,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个方面吧。
    
    答:好。我们从一开始就提醒听友们,夏多布里昂作为一个政治和宗教思想家的份量被低估了。其实在他那个时代,几乎不存在什么纯文学家,那时的知识分子都是视野开阔,知识广博,思想深邃的人。这其实是启蒙哲人的传统,我们前面已经介绍过了。夏多布里昂1792年一月,历经大海的风涛,从美洲回到了法国。他是在美洲漫游时偶然看到一张报纸,才知道路易十六试图逃走,结果被抓住,押回巴黎。作为一个曾陪路易十六打过猎的贵族青年,他心中立时涌上一种骑士冲动,回法国去保卫国王。听友们要记住,夏多布里昂的这种骑士精神,后来他投身政治,为波旁王朝效力,这种骑士精神是动力之一。回国后,他就参加了勤王军,参加保卫波旁王朝的战斗。败退到比利时后,得了重病,差点死掉。1793年,他流亡到了伦敦,在衣食无着、前途无望的时刻,他开始思考革命这个人类不断面临、法国正在其中的问题,写了《试论古今革命》一书。在此书的出版前言中,他注明,献给一切党派”。这一点极重要。从政治立场上看他是保皇党,但从思考的内容上看,他力图避免党派观念,只为探索真理而写作。他在1796年初版序言中宣称:“我摈弃所有党派,只对真理党情有独钟。我找到真理了吗?我没有狂妄地宣称找到了,我所能做的只是战战兢兢地前行”。
    
    问:以这样的态度考虑问题,接近真理的可能恐怕会大一些。
    
    答:很难得的是,他为君主制的正当性辩护,却能清醒地认识到君主制的缺陷。他说:“从试论《古今革命》中可以看到,我对于自己所献身的事业的失误保持着清醒的认识“。他宣称他的写作计划所要阐释的是“一,迄今为止,人类政体发生了哪些革命?在那些革命时期,社会状况如何?这些革命对当时的时代乃至后世产生了什么影响?二,从精神、道德、风尚和时代觉醒程度的角度看,在这些革命之中,有没有可与法国大革命相比较的?三,法国革命产生的基本原因是什么?什么原因突然导致了它的发展?”从这个计划中,我们可以看出来,《试论古今革命》目的在于搞清他自己正亲身经历的这场大革命的性质是什么。为了说明现在,就必须回头重温历史。夏多布里昂在1826年重印这部书所加的前言中坦承:“我在《试论古今革命》中想要证明的是什么呢?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儿。法国革命的人物和主要特点,都是古今革命的再现”。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他从1793年就开始搜集资料,阅读文件,思考问题,但那时法国革命远未尘埃落定,对许多事件的意义还根本看不清,革命的进程大起大落,雅各宾派垮台,罗伯斯比尔上断头台,督政府时期,拿破仑称帝,波旁王朝两次复辟,拿破仑垮台。所以1796年这部书在英国出版时,还远远谈不上客观准确。用夏多布里昂的话说,是“一团混沌”。但是我们还是可以从夏多布里昂列举的古代社会,主要是古希腊的几次革命中,找出他所要抨击的和维护的,即共和国和君主国的优劣。君主国在夏多布里昂那里又分成专制君主制和立宪君主制。夏多布里昂认为,人类社会是由一系列革命推着走的,他说:“一个国家的历史,就是一架苦难之梯,而革命就是那一层层的梯阶”。他断定,人类历史的第一次革命就是希腊革命,建立了共和国这种民主政体。
    
    问:是不是因为法国大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才促使夏多布里昂去看古希腊共和国的建国历程?
    
    答:我想你的感觉是对的。因为所谓共和国,就是它的权力是经人民选举,有限期制的官员来执掌。它的权力来源和授权方式,是由一个国家的公民来主导的。当然,我们要知道,希腊的共和国,有选举权的公民,比如在雅典,只有四万人。而那些奴隶不属于公民,所以是没有任何权利的。夏多布里昂把公元前594年梭伦立法当作一次希腊共和革命。我们知道,梭伦是亚里士多德所称颂的中庸之道的代表,因为他首先注意到贫富不均,引起社会内部的仇恨和动荡。所以梭伦立法来平衡贫富。他成立公民大会,来改革贵族独揽政权的局面。城邦的执政官必须由公民大会选举产生,他还设立了四百人会议,作为公民大会的常设机构,设立公民陪审员制度,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梭伦是雅典民主共和制的奠基人。普鲁塔克在他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中记述道,有人嘲笑梭伦“妄想用写成的法律来制止公民的不义行为和贪婪。这种法律好像蜘蛛网,只能缠住那些落在网里的弱者,但是遇到富人和权贵,就会被扯得粉碎。梭伦回答说,当破坏协定对双方都不利时,人们就会遵守协定,他就是要让公民明白,遵守法律实行正义,要比犯法有利得多”。夏多布里昂则抓住这个事件加以分析。在他看来,法国的改革者和雅典的立法者,身处同样的险境,就是都被要求平均分配财产。梭伦颁布法令,免除一切债务,但他拒绝瓜分财产。而法国国民议会,则立法确保放贷者的钱财归本人,却要瓜分富人的财产。这实际上是不道德的。夏多布里昂认为:“法国人崇拜古代生活,到了狂热的程度,他们似乎汲取了雅典所有的恶习,而摒弃了它的所有的德性。他们移植罗马雅典的破坏行为与信条,却丝毫未获得共和国的伟大之处”。
    
    问:梭伦改革似乎也未成功。
    
    答:梭伦是个伟大的人。当他发现公众不能理解他的改革后,就自动隐退离开雅典,十年后才返回。这时,皮西斯特拉图已建立了僭主政治。这我们下一次再分析。 (博讯 boxun.com)
380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 高伐林:功臣的命运
  •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
  •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 听任松林兄节目有感
  • 陆文:肾盂肾炎34
  • GT:这里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战略分析前苏联人80后迪马谈俄罗斯
  • 谢选骏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 金剑平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 谢选骏中国社会政治脆弱经不起开放
  • 叶国强指控政府拆光民房掠尽民财敬党查办
  • 东海一枭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 藏人主张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愚蠢,還是叛賣?
  • 胥志义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母親節
  • 生命禅院经常反思自己是不是活错了
  • 中華聯邦自治國關於風溼性關節炎動態療程的研究報告(三)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0.挨鬥
  • 谢选骏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36
  • 徐永海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就是上帝——2018-5-18圣爱团契圣经
  • 谢选骏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 高洪明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科技万岁”沙龙前夕 马克龙恭迎HT高人
  • 罢工造成不便 巴黎大区国铁乘客将获赔50%
  • 回声报:中美尚未就拯救中兴达成共识
  • 朝鲜在边境深山藏核武?
  • 包豪斯:设计先锋亦或“千屋一面”原罪?
  • 美国敦促释放推动藏语教学获刑5年的扎西文色
  • 美国著名作家罗斯逝世享年85岁
  • 特朗普表示“特金会”可能延后或就取消
  • 朝鲜对美国翻脸日本怎么看?
  • 看朝鲜拆卸核试验场的虚实及其意义
  • 朝鲜拆毁核试爆场 韩记者最后被放行
  • 国际记者等待进入丰溪里 手机测量仪被收走
  • 美议员指责特朗普放过中兴是向北京投降之举
  • 台高中生赴陆求学剧增 调查局关切被批法西斯化
  • 欧盟及市场担忧意总统迟迟不批准总理人选
  • TVB宫廷剧遭陆禁播被指“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
  • 张学友“逃犯克星”通缉犯歌迷又因面部识别被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