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中共球队在德国遇西藏国旗示威事件持续发酵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3日 转载)
    
    中国国家青年足球队在德国参赛时,遇民众持西藏国旗示威,一度退场强迫德方干预,随后中共外交部发言提出抗议,要求德国“尊重”客人。这一事件持续发酵,有德国民众计划在接下来的中国球队赛事上进行抗议,也有媒体发表社论批评中共是在干涉东道主的言论自由法律。
    
    中国媒体报道相关事件,却用马赛克遮盖“藏独旗帜”


    中国媒体报道相关事件,却用马赛克遮盖“藏独旗帜”
    
    中国国家青年足球队(U20)于本月18日在德国美茵茨市参加西南地区联赛首场比赛。其间有流亡藏人在球场看台展示出四面西藏国旗,中国球员离开球场表达抗议。而后,流亡藏人自愿收起旗帜,比赛得以重新进行。中国国家青年足球队以0:3落败。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随即提出抗议声称“涉藏问题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和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个人以任何形式和理由为‘藏独’反华分裂活动提供支持。”中共还要求德方“尊重客人”。举办此次国旗示威活动的“德国西藏倡议组织”接到无数表达支持的电话,德国球迷更计划在本周六法兰克福的比赛上拉横幅抗议。
    
    法兰克福足球俱乐部负责人迈克尔(Michael Goerner)告诉媒体,了解到球迷已经申请展示守护德国表达自由的横幅,也将展示西藏旗帜。“俱乐部不会偏离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民主基本权利,一寸也不会偏离。”
    
    德国《法兰克福广讯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r Zeitung)也刊登编辑皮特(Dr. Peter Sturm)的评论文章,指出北京当局似乎习惯于所有人对其俯首称臣,但是德国民众希望德国法律受到访客的尊重。
    
    文章提到近日澳洲才刚发生本国作家在澳洲本土被限制出版批评中共书籍的情况,因此中共外交部要求德国干预西藏国旗事件的做法,也不令人惊奇。但是,作者强调,“北京习惯于世界向其俯首称臣,中共外交部要求德国尊重中国客人,实际上是在要求德国恭顺。”中国要求被尊重并不为过,但是尊重应该是来自双方的。德国应该要求德国法律也被到访的客人所遵守。
    
    作者提出:德国法律允许自由表达观点,如果中国官员无法接受和平示威,那是他们的问题,而不是东道主德国的问题。如果中国官员不希望将他们年轻的足球运动员暴露在言论自由的氛围中,那么他们可以选择俄国、阿塞拜疆,或者任何一个邻邦中亚共和国。
    
    “在中国,与运动有关的一切都被高度政治化。如果中国希望在德国进行友谊比赛,我们欢迎。但是,如果中国认为可以对友善的东道主这样咄咄逼人,那么德国会说不。以这种方式要求获得‘尊重’,本身就是对他人的不尊重。”
    
    中国媒体报道相关事件,却用马赛克遮盖“藏独旗帜”


    图片来源AFP
    来源:西藏之声 (博讯 boxun.com)
29120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1-2: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2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得知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有感》
  • 匣子说话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 生命禅院800ValuesNo.301~400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张杰博闻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曾节明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 郑恩宠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 槟郎秦淮河放生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 悠悠南山下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 生命禅院程序在运行——《传道篇》之五十
  • 曾节明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评:"李锐评价习近平"呼吁进行政治改革
  • 谢选骏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 家庭教会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痛恨仇敌区
  • 金光鸿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论坛最新文章:
  •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再被中国警方带走
  • 华盛顿当局的预算危机结束 特朗普欢呼胜利
  • 俄终身禁赛运动员大举上诉
  • 因弊案缠身南非总统祖玛或提前下台
  • 谷歌脸书宣布大举投资法国人工智能
  • 土耳其称橄榄枝行动得到俄方首肯
  • 越南国企老总被绑回国受审
  • 比利时下调反恐警戒 仍重点监控敏感地区
  • 东京首次进行导弹来袭疏散演习
  • 巴黎塞纳河水过线4米 本月第二次溢出河床
  • 工会与司法部长谈判前 呼吁封锁全国监狱
  • 美国政府停摆第三天 中间派碰头试图破僵局
  • IFM上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预测
  •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
  • 法媒:中国不愿再为全球垃圾场 引富国恐慌
  • 乐施会:减低贫富悬殊迫在眉睫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