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金正男长子金韩松或面临暗杀危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16日 转载)
    金正男长子金韩松或面临暗杀危险


    2013年在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勒弗尔分院读书的金正男之子金韩松
    
    (法广RFI 安德烈)朝鲜一号人物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被谋杀,外界舆论担心曾在法国留学的金正男的长子金韩松可能会是下一个被瞄准的目标。据指出,金韩松可能在金正男生前定居的澳门生活,在受中国保护的金正男居然被暗杀后,金韩松的安全自然引起担心。*
    
    金韩松曾在法国名校巴黎政治学院勒弗尔分院读书。海外媒体当时曾报道了有人在2013年8月在该学院勒弗尔分院目击金韩松出现在校园的照片。据报道,金韩松已于2015年夏天完成学业,随后可能前往中国澳门与父亲金正男一起生活,但具体去向不明。
    
    越来越多的分析指出,金正男被害与当年一度有争议的“接班”问题密切相关,金正男的姑父,当时大权在握的朝鲜二号人物、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张成泽曾主张由金正男继位,但金正男后来莫名失宠。金正日死后,同父异母的金正恩登上权力宝座,但“接班之议”种下张成泽后来被杀的祸根。金正男同其姑父张成泽一样,都被视为所谓“亲中派”人士。自金正恩上台后,金正男一直在澳门、北京等地生活。
    
    根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金韩松1995年出生,一直跟随父亲金正男在其长期居住的中国澳门度过幼年时期,曾在澳门国际学校学习。金韩松在法国上学期间,过着普通的大学生生活,但是2013年12月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被处决后,金韩松开始在法国便衣警察保护下生活。金韩松于去年9月考上了牛津大学,但并未注册入学。
    
    金韩松2012年在芬兰国家广播公司访谈时说:“我不清楚叔叔 (金正恩) 说如何成为独裁者的。那是爷爷 (金正日) 和他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没有亲眼见过他们两位,对他们只是好奇而已” 。去年毕业后他曾表示要去父亲生活的地方生活,据此外界推测金韩松可能在中国澳门或者中国其他地区生活。
    
    美国情报机构已确定金正男确属朝鲜特工暗杀。韩国当局指出,若金正恩下令暗杀其兄,证实平壤政权极其残暴,毫无人性。其实,在人性方面外界对金正恩并不抱有希望,他已经残忍地杀害了曾全力扶植自己的姑父张成泽,杀害他的理由很大程度上是因其与哥哥金正男的特殊关系。哥哥金正男按理说已不构成对他的威胁,但仍被毒杀。金正恩为了独霸大权,以防后患,对父亲生前重用的人物,到自己的亲人,说下手就下手,毫不留情。如此看来,尚在海外自由生活的金韩松难道会被轻易放过?
    
    法国周三出版的『费加罗报』也报道说,曾经主张“改革”的金正男常年流亡在澳门,一直受到中国特工的保护,因此,金正男遇刺也是中国特工的失败。中国一直把金正 男当作是朝鲜一旦发生宫廷政变时可以利用的政治筹码。该报文章也指出,金正男家庭面对的危险不会随金正男之死而结束,曾在法国留学的金正男之子也面临被刺杀的 威胁。 (博讯 boxun.com)
299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金正男被刺杀说明了什么?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家奴政治
  •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法不伸冤官不理”
  •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 欺人太甚,湖北一媒体被安利公司索赔20万!
  •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
  •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 西藏獨立日
  •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前一后的慰问电
  •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 苏明张健评论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 邱国权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 谢选骏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 吴倩你们的耶稣:祈祷将会,并且能够,拯救全人类。
  • 谢选骏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 北京深喉郭文贵的真正”老领导“终于曝光:郭要检举他!
  • BURMA-缅甸风云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 谢选骏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 邱国权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吐出亡国之音!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神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2-9圣爱
  • 郑恩宠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 鍚曞崈鑽g殑鍗氬缃戞皯椹虫枼:杩欐墠鏄叡浜у厷浜虹殑鏈壊
  • 曾节明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 郑恩宠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 飞虎队一出政商统战献媚权贵的恶俗丑剧--评2018春晚
  • 非智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气候恶劣徒步搜坠机 法专家抵德黑兰
  • 中国今年起黄河流域将实行禁渔期制度
  • 埃及购买价值150亿美元的以天然气
  • 萨科齐前劳工部长批共和国党主席比特朗普更糟糕
  • 佛州校园枪击案华裔少年英雄将以荣誉军礼下葬
  • 采访:法共谈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热
  • 法共谈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热
  • 法国影片“英雄回归”突破喜剧手法
  • 南非前总统祖玛之子卷入贪腐案 涉中国迪拜印度
  • 韩国尚未决定是否对平壤进行回访
  • 美国总统的权力如何被关进笼子里
  • 永暑礁或成为南海情报通讯中心
  • 美澳日印将联手“另辟蹊径”以替代“一带一路”
  • 美澳日印拟建“另一个丝绸之路网”
  • 国际汇市:欧元继续走强 美元仍居弱势
  • 回声报:中国市场乐观踏入传统新年
  • 平昌冬奥俄冰壶铜牌选手再爆兴奋剂丑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