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达赖喇嘛退休?不会有那一天——专访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1日 转载)
    
    多维社记者吕贤修报导/桑东仁波切:根据中国宪法,我们是58个少数民族之一,应该有自己的象征事物。1954年,毛泽东说:西藏应该有自己的国旗,但你们的国旗必须与中国国旗一起飘扬。我们维持这项承诺。就像在美国,州旗可以和国旗一起升起一样,这不是追求独立的象征)
     (博讯 boxun.com)

      在达赖喇嘛7月13至26日访问美国的行程中,23日,多维记者独家专访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访问于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其下榻饭店内进行。英语访谈内容摘译如下人民的选择,我必须接受
    
      多维:出生在贫穷农夫家庭,担任首席部长,这些经验让你对事务有不同看法
    
      桑东仁波切(以下简称“桑东”):没有,我是个出家人,但我出生的家庭传统,必须追求世俗利益,所以这不影响我做事的方式。  
    多维:据我所知,01年你参选首席部长时,并非你自愿?
    
    
      桑东:是的,当时我已从教学工作退休,想要一个宁静的生活,同时写写书,但未能如愿。因为人民希望我担任这个职务,我知道在一个民主社会,民意是很重要的环节,如果我拒绝接受,会变成不好的榜样。而我一旦接受,就全力以赴,从没后悔过。
    
      多维:当时有对手与你角逐?
    
      桑东:有。我们的选举系统很独特,任何有资格投票的人,都可以被提名。但选举局会从民意支持度最高的7人中,选出3人为候选人。而认为自己没希望当选的人,会在此时主动退出  多维:你认为人民为何选你当政治领袖?
    
      桑东:我不知道,这有许多揣测。有人说,我在当教授时,谈了许多民主的观念;我也曾担任过2届议会议长,建立起了议会系统,使议会成为带动民主的主力;也有人认为,是因为我对达赖的忠贞。但直至今日,我还是不清楚原因。
    
    
    印度小镇达兰萨拉因为西藏流亡政府在此而有了名气。(资料图片)
      我还记得,2001年我第一次当选时,达赖喇嘛与我一起公开露面。他对人民说:我要求人民选一位政治领袖,原本希望你们会选出一位充满动力的年轻人。但是你们选了一个老和尚(笑),现在变成两个老和尚来带领大家。但这是人民的选择,我必须接受。  在我第一次的5年任期内,我尽可能的多做事。卸任前,我告诉大家,我不想连任了。但结果我又被提名、当选。为何选我,对我而言,这像个谜。
    
      多维:作为政治领袖,对你有任何特别意义?
    
      桑东:对我而言,没有。但特别之处在于,这显示达赖喇嘛为了追求民主,愿意自我退让。这对我们的民主演变有特殊意义。
    
      多维:作为首席部长,你如何看自己的主要责任?
    
      桑东:我基本的责任有:第一、为西藏问题找出路;第二、为西藏关注外在世界;第三、照顾年轻人,保存传统文化。
    
      多维:作为首席部长,你曾兼管其它如安全、内政等部门,哪个部门花了你最大心思?
    
      桑东:讯息与外交部、内政部,是对外、对内最重要的两个部门。同时,虽然我不曾直接管理,但在教育部门,我也花了很多精力。因为我曾是老师,我知道教育是民族的未来。
    
    
    
      多维:你是第13及14任首席部长,如何看前任的得失?  桑东:他们都做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60及70年代,最早期的几位,因为当时政府规模很小。在91年之前,因为不是经选举产生,他们比较无法体会一般人民的心声,但他们的权力也很有限,他们已经尽力了。错误,人人会犯,我也是。  多维:你如何看待自己的错误?
    
      桑东:我犯过一些小错,但我从不后悔,因为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  多维:对于这个工作,哪些是你喜欢的,哪些是你不喜欢的?
    
      桑东:(笑)一旦我接受了这个工作,我应该喜欢所有的工作内容。我每天都很快乐。当然,也有挑战与不如意,但我将此视为工作的一部分,全盘接受。
    
    藏青会不是个激进组织
    
      多维:你曾担任10年国会议员,最重要的成就与收
    
    
      桑东:在第11届国会,我当时担任议长。最重要的工作,是教导议员们如何制定法律。因为在这之前,议会并没有立法权。我花了5年,制定立法程序,教育议员如何立法。不同于其它民主国家,我们的议会没有反对党,因此立法的过程也不同。有时,所有议员都反对某个法案,有时又是全票通过,必须很小心。
    
    
    
      桑东:1959年我离开西藏后,先在学校教了10年书。我发现,我们需一个为年轻一代保存文化,为西藏自由前途努力的组织。而且年轻人聚在一起,也会比较快乐,所以我鼓励他们组成一个这样的组织。后来,我被推选为副会长,做了两年。当我自认不再年轻了,所以选择退出。  多维:回想当时,你觉得你是个偏激或保守的年轻人
    
      桑东:我从不是个偏激的人。即便当时,流亡藏人追求的目标是独立,藏青会也不是个激进的组织。我们不鼓吹暴力,也不与达赖喇嘛抢锋头。至今,藏青会是很积极,但依然不是个激进的组织。
      多维:有些年轻藏人认为,因为你是出家人,你与现实世界有距离。你认为如何
    
      桑东:也许真是如此,许多人认为我是理想主义者
      【桑东仁波切简介】今年69岁。1971-1988年担任印度瓦拉那西高级藏学学院校长;1988-2001年担任西藏高级藏学学院院长;1991-1995年获达赖喇嘛任命为西藏人民议会代表,并任议长;1996-2000年被选为康区西藏人民议会代表,并任议长。2001年当选为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2006年连任至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人民议会呼吁敦促中共展开有意义对话
  • 加拿大声援西藏单车手抵达彼德堡受民众欢迎
  • 西藏青年会正式展開无限期绝食绝水活動 抵制北京奧運
  • 西藏人民议会呼吁世界领袖敦促中共展开有意义对话
  • 麦凯恩促请中国释放西藏政治犯
  • 国际支持西藏网分站在印度加尔各答正式成立
  • 美众议员提案要求中共停止镇压西藏
  • 西藏四大组织为西藏政治犯获释将展开大型示威
  • 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用国际准则解决西藏问题
  • 达赖喇嘛:西藏問題關係到六百万藏人的未來前途
  • 西藏乱局提前爆发?达赖喇嘛考虑封口 完全退休
  • 国际各界知名人士支持运动员在奥运期间声援西藏
  •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即将赴美出席佛事活动
  • 新一届意大利国会成立支持西藏组织
  • 西藏流亡政府(噶厦)于十四达赖喇嘛七十三华诞庆典仪式上的讲话(全文)
  • 新加坡媒体呼吁北京改变政策给西藏更大宗教自由
  • 西藏流亡政府要求八国峰会讨论西藏问题
  • 美国国务卿访华表达关注西藏问题
  • 西藏人权组织谴责中共实施酷刑导致西藏政治犯死亡
  • 西藏摄批判骚乱影片 青海藏人拒演假戏被捕
  • 女开发商举报市委书记后处境凄凉 带儿子东躲西藏 (图)
  • 麦凯恩促请中国释放西藏政治犯/BBC
  • 西藏作家唯色就中共拖延批准护照申请提出申诉
  • 西藏人心光靠花钱买不来
  • 西藏康区德格寺发生爆炸导致两僧死亡四僧受伤
  • 西藏青年会即将举行无限期绝食抗议活动
  • 西藏人是恐怖份子吗?
  • 一西藏牧民被中共判处5年有期徒刑
  • 西藏严禁送子女求学印度
  • VOT: 西藏青年会即将发动[人民大跃进运动]
  • 再有12人因西藏骚乱被判刑
  • 西藏已对42名3-14事件不法分子判刑 无一人被判死刑
  • 西藏色达喇荣佛学院三名僧人在成都遭捕
  • 泰晤士报:关押西藏僧人以免奥运杂音
  • 西藏流亡政府称未来能否促成谈判全在中共手中
  • 北京不急于解决西藏问题
  • 称西藏为国家:浙江古籍出版社停业
  • 秘密会谈第二天达赖称西藏正经历“关键时期”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海外西藏运动与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结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新纪元/爱华
  • 一场西藏危机,引发两个卖国协议
  • 西藏杀人大臣张庆黎
  • 一个西藏僧侣寄给中国同胞的信
  • 汪洋先生何不到西藏去杀开一条血路/许远国
  • 李江琳:他们为什么离开西藏?
  •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张成觉
  • 支持达赖喇嘛和平争取西藏自治的人权事业/高洪明
  • 呼吁中共立即释放西藏异议人士!/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大联盟
  • 胡锦涛:请把对付西藏人的手段用在东海上!!
  • 汶川地震與西藏問題/王憲棠
  • 共产党在西藏应该成为地下党/林保华
  • 我看西藏事件中部分留学生和其他华人的游行抗议/杨承民
  • 西藏问题将会绵延不绝/何必
  • 保罗·哈里斯:西藏比科索沃更有理由获得自决权
  • 有关西藏的争论:不是西藏本身的问题,而是思维方式问题/天心
  • 点评:为西藏和奥运,给加拿大总理哈珀的公开信(1)/陆不平
  • 写在《良知》汉人知识分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议事件之前言
  • 中共暴政欠下西藏人民的血债‏/李治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