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GOOGLE事件:蒋品超接受美国AM1300电台访问
(博讯2004年10月05日)
    蒋品超更多文章请看蒋品超专栏

     主持人:赵广瑜,受访者:蒋品超,整理:蒋品超 (博讯 boxun.com)

    赵:大家好! GOOGLE在大陆的新闻搜寻找不到一些中国政府认为敏感人物和敏感网站的信息一事经美国一家网络技术公司DIT动态网披露后,引起全球媒体关注,有媒体认为是GOOGLE在执行中国的审查制度,有媒体则说GOOGLE是在向中国政府弯腰妥协。我们今天采访的佳宾是这一事件的当事人蒋品超先生。蒋先生,原为中国武汉大学新闻系教师,因参与六四学潮事件在大陆座牢四年,现为中国作家独立笔会会员,洛杉矶作家协会会员。蒋您在线上吗? 蒋:是,我在!

    赵:能不能向我们的听众朋友们先问个好?

    蒋:主持人好!听众朋友大家好!很高兴赵小姐能给我这样一次机会和大家谈一些事!

    赵:我们大家都知道您和几个网站的信息在大陆被GOOGLE的下午搜寻封锁了,可不可以 请你谈一谈具体的细节?

    蒋:这件事最初是我在网络的一个网友NETMAN在一个网站告诉我的,说一家网络公司以我为EXAMPLE在谈GOOGLE在大陆封锁新闻的事,当时我不太确定,以为是哪位网友拿我开玩笑,但还是把这个消息连夜传给了美联社,法新社,BBS ,CNN等几家大型媒体。我以为他们不会有什么动静的,不想很快他们就将这个消息发布了出来,于是全球都开始了报导,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是哪一家先发。

    赵:我去看过您的文集,其实你在网络的消息也不算太多,为什么GOOGLE要在大陆封锁您?

    蒋:您这个问题问的很好!的确我在海外网络的活动不多,而且只是在三四个地方偶而发些作品,不过动态网夏先生所做的报告,最主要的依据是大陆的网友从中国内地反映过来的情况,他们说他们在大陆无法在GOOGLE找到我的消息,而且即使有很少部份索引,也无法打开那些网页。在很多网友心目中GOOGLE的搜寻是最好的,GOOGLE都找不到,其他就更不可能。这就引起了动态网夏先生的注意。他们就以我为对象进行了研究,同时还有大纪元,博讯等几个网站。

    赵:你的意思是你在大陆网络的影响很大,所以那里的网友很想看你在海外的文章,结果却找不到。哦-- ,明白!

    蒋:应该是有一定影响。我想您已经看过我的文集。

    赵:看过!你说你在大陆诗坛掀起北岛之后的又一次社会思潮,但那是没被证实的事实。

    蒋:我的文集应该介绍的比较详细。其实有网友从大陆来问,也正是在证实这些是事实!而且不止这些,我已经接到三封从我的文集所在的博讯网转来的信,这些人我从不认识,他们都在打听我诗集的情况,而且都是从大陆。<自由亚洲电台>何先生采访我,也是看过我的文集后有所触动才从博讯那里找到我的。

    赵:哦-- ,了解,了解。我们不谈这些,我想问您,GOOGLE是一个商业公司,它要赚钱,必须遵守大陆的规定,这是理所应当的,不然它就很难进入中国市场。它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蒋:话是这样说,但问题是该怎么去做。的确按我们普通的想法应该是这样的。但GOOGLE和YAHOO是不同的,YAHOO在中国是有自己的合作公司,它在中国的合作公司是属于中国的公司,而不算是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公司,所以他们怎么做,怎样顺应中国政府的意见筛减新闻,并不太引起外界重视,因为中国的媒体都那样。我查了一下,就是在海外在YAHOO的搜寻中我的信息就已经很少。GOOGLE则不同,GOOGLE进入中国之前曾遭受过中国政府的封锁,在将进入中国时曾誓言不作恶─DO NO EVIL ,而且GOOGLE不是以合作形式进入中国的,也就是说它在中国的身份跟YAHOO中国是中国身份不一样,它在中国是自己总部所在国身份,而不是象YAHOO是将自己的身份在之间通过YAHOO中国公司转换,它现在协助中国政府封锁他们认为不利的信息,实质上是帮中国政府在封锁人类的言论自由,也就是它违背了当初向世界的承诺,是自己食言,违背了身份所在国的维护言论自由的法律。这当然会引起国际社会反弹!

    赵:一个公司它的POLICY(政策) 自己是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的,它必须根据自己所遇到的情况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向,在中国它不这样做,你叫它怎么做?

    蒋:GOOGLE是一家大型媒体,媒体总是负有改善社会风气,让人们得到该得到的信息的义务,如果不这样,你的使用者--社会大众就是生活在你提供的虚假的信息里。不能提供真实客观的信息,人们要你有何用?也就是说向社会大众提供真实客观的信息是媒体存在的根本基点,见利忘义,这样的媒体会让人们对它失去信心。现在中国内部的信息载体都是朝一边倒,而GOOGLE作为一家曾给人清新正直印象的大型网络公司进入中国,很多人对它其实何多何少都寄予了一定希望,而他也一样同流合污,这对他的用户不能不说是一种打击。现在全球媒体都众口一辞说GOOGLE违背自己不作恶─DO NO EVIL的承诺其实就是用户心声的反映。我不知道,这会不会让GOOGLE的股票承受风险。

    赵:嗯,说的好!作为一个公司,股票当然是它的最终利益!说的再好,也是唱高调,丢了白花花的银子,谁愿意,你说是不是?

    蒋:是这样,因为在中国那个混乱的国度,其实你真正很难理清政府都要些什么信息。你说蒋彦永是中国政府的克星,所以中国政府要拘捕他,这样的信息按照GOOGLE的这种思维就应该封锁。可是蒋彦永最终并没有被判刑或者虐待,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中国政府搜寻到许多信息,最后综合起来,认为蒋彦永这个人判不得,所以没有判!而这些信息主要来自网络,来自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推动。所以说公开公正的信息,既是中国民间与国际社会所需要的,也是中国政府自己所需要的。如果照GOOGLE的这种作法,公正的信息都被封锁了,中国民间,国际社会,包括中国政府失去了准确信息的来源,失去了去作判断的可靠依据,最终会是什么样子,真的不可想象。就象蒋彦永事件,如果中国政府没有真实公正的信息作判断,真的给判了,中国社会会是一种怎样的折腾,中国政府自己会是一种怎么的折腾?可以想象胡温新政想对世人建立的亲民形象会威风扫地,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中国政府又会如法轮功事件一样又一次失去颜面。所以,GOOGLE封锁我和一些网站,是依照过去的经验,误判了现实情形,做错了一件事。现在是各方都在期待公正客观的信息,不止是民间。GOOGLE这样做让他们可能失去许多期待著它的最终用户!当然也就会失去银子。

    赵:嗯,慢著慢著,看了您的诗觉得您是一个很崇高的人,可是听你谈的这些好象都很实在。诗人是不是会都很崇高?

    蒋:您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这是我总憋在心里的一个问题。很多人把崇高看成空中楼阁,似乎不食人间烟火,这其实是过去一些情形下造成的误解。我之所以写那些看似崇高的诗,是因为他们所倾诉的事实关系著我的具体的切身的利益,我为我具体切身的利益努力也符合著如我一样的人们的利益,而如我一样的人们则是大陆人们所遭受的不平等对待的典型,因此我为我和我们的努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正是为那里人们的努力,所以我根本不认为自己崇高,我其实是一个具体实在的人。我总在想,人类能够进步应该就是这些遭受了不公待遇的人们为自己的具体利益而努力,而他们的利益也代表了人类本身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因而推动了社会的发展。这不是如有人曾劝我的,你为什么要那样死心眼,出风头呢,跟中国政府作对对你有什么好处?不是的,我的好处就在那里,不然我会如其他人一样,不会去作。因为好处是出自各人的愿望,有人是物质的,有人是精神的,我以为我的会后者多一些。其实就是一种满足吧,因为我遭受的一些不平,需要我现在努力的这些来填补,不然我心里难安。

    赵:听你这一说,好象人类真不该制造创伤。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现在你把事情捅得这么大了,你该怎么收场?

    蒋:这个问题我还没来得及考虑。其实,我不觉得真就闹的怎么大了,只是这件事意外被夏先生为我捅出来了,出现了媒体报导而已。不然我被中国政府在他们的黑箱里冤著,没人知道,对我真实的情形而言,问题会更大!

    赵:这件事引起了国际媒体强烈关注,显然不会不引起中国政府的注意,而你是这件事的主角之一,你认为中国政府会怎么看待此事?

    蒋:中国政府怎么看我会缓一步考虑。但GOOGLE在这件事发生之后,有一个声明。它承认自己在中国的新闻搜寻中OMIT也就是忽略了一些有争议的新闻。GOOGLE的这个声明在道义上有两点是站不住脚的。第一,它抹杀了言论自由,第二,它阻碍了人们的知情权。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谈过这样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现在正处于由落后体制向健康体制转型的时期,它的民族性格是极不稳定的,不象西方,稳定的体制建立了稳定的民族性格,因此不管哪一个政府执政,国民都是按自己已经形成的稳定习性处事,不受执政者的行事作风干扰。中国不同,没有稳定的体制,一个皇帝一个法,除了专制这点一致外,下面的臣子得望著他们不同的脸色行事,所以下面的臣民除了奴颜卑膝,就没有了对事物真实的主张,他们所有的主张就是上面的脸色。因此在这种文化下,哪怕象GOOGLE这样的大公司要想与中国打交道也不得不象CNN报导所评论的向中国政府哈腰。

    所以没有体制,只有专制,长期损害著中国的民族性格,而且波及与它打交道的事物。在那里,即使先进的事物也会不得不因它倒退。所以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GOOGLE封锁事件深刻的暴露了这一问题。也就是说,腐败与落后已经成了那里难解的致命伤,象一个巨大的旋涡,把所有经过他的人和物都旋了进去。这是一个当权者必须重视的问题。

    赵:那么你对GOOGLE打算怎么做?真正来说好象这个才与您的切身利益最有关系。

    蒋:我在网络已经抗议过。而且大纪元,博讯等都有自己的声明,其实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在大陆至少我还有一帮曾经在网络相互争论过的朋友知道我,在找我的信息,我也还可以通过一些途径再进去那里。而他们是在海外的网站,如果封锁了,大陆的人们进不来就很难知道,这是最要命的事。所以对于封锁大家都很难接受,就是这个原因。应该说,GOOGLE的确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河,如果国际所有的大公司都如它这样,即使中国自己想改造自己,象GOOGLE这样的行为都会成为问题,让中国没法从落后中走出来。现在的中国我们应该看到它其实是一个接受著改造的中国并且也慢慢的在愿意接受改造,对中国落后的举措说“不” ,就是促进它的改进。而象GOOGLE这样只顾眼前利益,以老眼光对事,会是一个套子,会把本来自己都有意为自己解套的中国套得更紧。

    赵:我们的节目还剩下一分钟,请蒋先生最后做一个总结。

    蒋:我想说我个人的利益很重要,我将去争取。媒体的关注给我很大的鼓舞,当时在网上看到甚至有日文,西班牙文,波兰文对我的报导,给我很大的安慰,我衷心感谢大家!我想大纪元,博讯也不会坐视这件事。中国在改变中,很多的事需要新的眼光,GOOGLE对一些信息的封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做了一件错事,从国际社会一片哗然的效果看,我觉得GOOGLE和象GOOGLE一样的国际大公司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应该注意自己的处事是否会对自己的形象造成影响,进而影响自己的利益。非常感谢赵小姐,谢谢大家!

    赵:再见!

    2004年9月29日下午6至7点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