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un Main - Chinese]->[Boxun News - English]

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1 国防部长彭德怀孤军奋战

(Dec. 29, 2006)

作者: 张戎 文章来源:开放


国防部长彭德怀孤军奋战
(1958~下959年 64~65岁)



大跃進的头一两年, 中共政治局内只有一个人起来反抗,他就是国防部长彭德怀.

彭德怀的穷苦出身使他跟农民更有感情。他後来在狱中写成的《自述》说:" 我常; 匾涞接啄甑脑庥觯薏咦约翰灰灰瞧犊嗳嗣竦纳睢" 中共执政後,他对毛泽东在全国各地修别墅,招文工团员伴舞伺寝等,屡表不满。

赫鲁晓夫一九五六年谴责斯大林之後,彭欣赏他的“非斯大林化”,反对个人崇拜。看到《军人誓词》上第一条是“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他说这个写法有毛病,“现在的军队是国家的,不能只说在哪一个人领导之下。

彭对毛的军事工业化也持不同意见,不赞成“国家進口的最新式机械,多数是用在国防工业或与国防工业有关的工厂”,说:“和平时期的国防建设,一定要适合国民经济的发展。”

虽然彭让毛不舒服,但毛一直还用他,因为他在几个关键时刻与毛合作,比方入朝参战。就是在朝鲜战争後,毛让他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任命他为国防部长。但毛又故意制造重叠交叉的指挥系统,拒绝澄清国防部与总参谋部的权限关系,使彭不断陷入纠葛之中,权力和威信受到严重影响。

一九五八年五月毛发起大跃進时,把他的老搭档林彪提拔为党的副主席,这使林位居彭之上。毛把彭和一千五百名高级军官集中起来“整”了两个多月“风”,让他们一天到晚开会,当面互相攻击。这种所谓的' 批评与自我批评”,自延安以来一直是毛進行控制的利器,用它来破坏人们彼此的关系,破坏人的心理平衡,叫大家提心吊胆,不得安宁。这次整风把军队高层搞得四分五裂。”cr焦头烂额的彭向毛要求“不担任国防部长的工作”,毛未准。

八月,在北戴河,彭听到毛宣布天方夜谭式的粮食产量指标。联想到毛一开口就向苏联人提出要造两三百艘核潜艇,彭警觉出高徵购就要开始,农民就要大批饿死。九月三日晚上,彭德怀突然失踪了。中央警卫团派人四处寻找,最後在一处僻静的海滩上看见彭独自在月光下来回踱步。彭满面阴沉地回到住处,那天一夜未眠。

之後,彭去北方视察。一路上,他看到粮食收成被大大夸大,农民已经在挨饿。他领教了毛的“大炼钢铁”,招待所服务员向他诉说家裏,房子被拆了,果树也砍了,把木料拿去给“小土群”当柴烧”“有的煮饭锅也砸了,把废铁拿去当了原料。”火车经过毛的模范省河南时,他看到密密匝匝的土高炉,拉车的、挑筐的、扛铁锹扛梯子的人群围著高炉川流不息,从高炉裏腾起的熊熊大火遍地延伸。他俯在车窗口凝视良久,掉转头对秘书说:“这一把把火会把我们的家底烧光!”

十二月初,毛在武汉宣称他天方夜谭式的粮食产量已经达到。彭说:“粮食没有那么多。”管农业的人把他堵了回去,说:“老总呀!你这也怀疑,那也怀疑,怎么办呢?”

彭回家乡了解情况。他的老家乌石离韶山不远。彭的看法得到证实:“实际收获的粮食数字没有公布那样多”,他感到“这样的这假数字,真是令人可怕。”他看到农民被强迫干活,“有的地区打人竟成了风气,完不成任务打,出工迟到也打,说话不好听也有挨打的。”过度劳累“致使不少妇女发生子宫下垂和停经的疾病”。

毛利用整风,清洗了一批军中高级将领,目的是清除苏联对中共军队的影响。由於苏联在帮毛建设现代化的军队,军中高层同苏联有密切来往,毛伯削弱他对军队的控制,以清洗为警告,要人们和苏联人保持距离。

彭少年时代的夥伴现在都六十来岁了,住在号称“幸福院”的人民公社敬老院裏。他们揭开食堂的锅给彭看,锅裏是清汤菜叶,只有几颗米,没有油。他们的床数九寒天还是光光的篾席,连褥单也没有,被子也破烂不堪。彭看看锅,看看床,再看看他们菜色的脸,紧锁眉头忍不住说:“名字好听,幸福院!什么幸福院?”

彭用个人的钱捐给敬老院两百元。给了幼儿园两百元,幼儿园床上也没有被褥,不少孩子在生病。彭离开家乡时,一位因伤残回乡的老红军把一张纸条塞進他的手心,上面写著:“请为人民鼓咙呼!”

十二月十八日,彭遇到管经济的薄一波,对他说粮食产量绝没有毛公布的那样高,决不能在此基础上徵购。薄有同戚。但当彭提议联名给中央发电报表示意见时,薄害怕了,说还是各自反映好。彭自己发了封电报给毛,力请降低粮食徵购数字。

毛没有回音。就在半个月前,毛刚弹了一番死人没关系的老调,说:“托儿所死几个娃娃,幸福院死几个老头……如果没有死亡,人就不能生存。自从孔夫子以来,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

彭德怀没有什么办法制止毛的胡作非为。身为国防部长,他手裏并无军权,所有部队调动都得经过毛批准。彭开始考虑从国外寻求帮助。

在当时的情况下,彭的唯一希望是苏联。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暴政,他或许会给一些帮助?当然,这个希望是渺茫的。但心急如焚的彭德怀,感到非试一试不可。

彭德怀早就收到若千对东欧军事代表团回访的邀请。去东欧会经过莫斯科。毛明显表示他不想彭接受邀请,一九五八年七月十七日批示说,回访得取决於“时局许可与否”。中共高层都知道毛忌讳他手下的人跟外国有关系,这事就搁下了。彭回乡视察之後,於一九五九年一月八日主持军委会议,决定由他率团於“五一”国际劳动节後回访东欧。报告毛後,毛没有回覆。二月十六日,彭异乎寻常地催毛同意:“大家都认为不应再加推托。因此,准备在四月下旬派一个军事代表团去德,然後即到其他六国访问。”毛在二十八日批覆:“照办。”


毛猜到彭为什么急於出访。四月五日,他当著全体中央委员忽然问道:“彭德怀同志来了没有?”然後他发了一通身边人从未见过的大脾气,说彭:’你是恨死了我的剑,“你彭德怀是一贯反对我的剑,“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毛显然是警告彭,同时他也故意刺激彭:“看了湘剧《生死牌》,那剧中的海瑞,很有勇气,敢於批评皇帝。我们的同志哪有海瑞勇敢?我已把《明史·海瑞传》送给彭德怀同志。”

彭看出毛猜到了他心中的念头。何去何从?彭内心的激烈交战不难想像。那天晚上,他在办公室一人长久地踱步,低头沉思。秘书進来向他请示第二天的日程时,吃惊地发现向来不谈私事的彭若有所感地对他说:“我现在很思念刘坤模同志!,刘是彭的前妻。彭的现任妻子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党员,从她那裏彭是不可能指望得到支持的。

四月二十日,彭出访前夕,东欧国家大使馆为代表团举行招待会。会上,彭不顾毛定下的任何谈话必须有中国翻译在场的规矩,把苏联大使尤金和苏联翻译请進单独房间。他对两人讲起了大跃進。这位翻译告诉我们:“彭显然是想引大使谈大跃進,试探大使对大跃進的看法。”彭的试探是小心翼翼的,“只是从他问的问题上,和他谈话的口气上,可以听出他对大跃進持反对立场。”尤金大使嘟嘟囔囔说了些大跃進的“积极”方面。翻译回忆说:“深深印在我脑子裏的,是彭元帅悲哀而复杂的眼神,既为他的国家担忧,又要为它争取一条出路。”

在东欧,彭也没有得到任何同情。东德的乌布利希说他从报上看到中国农业获得奇迹般的丰收,问可不可以多给东德一些肉,使东德能赶上西德的肉食消费水准,每人每年八十公斤?在中国,即使是城市裏,每人每年定量也不过两三公斤。

听了乌布利希这番话,彭德怀沉默了许久,说:“各地报纸宣传都有很多假话,粮食肉类不是很多,而是很缺。”乌布利希这个老牌斯大林主义者自己也虚构过不少数字,当然明白彭所言不差,但他无动於衷。中国老百姓挨不挨饿跟他没关系,中国只要能供给他食品就行。正是中国的食品,使东德在上年五月取消食品配给制度。

同乌布利希谈话以後,彭德怀对中国代表团苦笑著说:“我们的老百姓要知道人家要我们帮助他们每年吃上八十公斤肉,不知作何感想!”

他的下一站是捷克斯洛伐克,又是向中国要食品的国家。彭告诉他们中国老百姓很苦,换上他们的国家恐怕要上街游行了。可是捷克人也充耳不闻。彭看出东欧都是“在我们这个乾骨头兄弟身上刮油”。一九五八年,东欧与中国机器换食品的贸易达到了最高峰。整个旅途彭德怀的情绪都很坏,常常独自沉思,一声声长吁短叹。

彭的最後一站是阿尔巴尼亚。他五月二十八日到达时,赫鲁晓夫也刚到。两人随後见了面。此事使毛寝食不安。

其实赫鲁晓夫并不是为彭德怀而来。他没有带中文翻译。阿尔巴尼亚的萨森岛(Sazanlsland),是苏联在地中海的核潜艇基地。赫鲁晓夫的亲自出马,是为了阻止阿尔巴尼亚和中国在核潜艇方面达成什么交易。对赫鲁晓夫是指望不上了。有迹象表明,彭德怀可能考虑过“兵谏”。六月十三日他一回到北京,就试探能否以运粮救荒的理由调动军队。他对他的知心朋友、时任总参谋长的黄克诚提起调兵。据彭德怀狱中真,当数千万中国人饿死之後,乌布利希仍继续向毛要食品。一九六一年三月,周恩来约见东欧各国驻华使节,说明中国农产品出口困难,希望减少贸易额,推迟和撤销一些订货。波兰表示合作,但东德拒绝考虑,派人来中国要求中国履行合同,继续供应大豆、大米、油脂等。周恩来生气地说他们是“德意志高於一切”,但还是给了东德两万三干吨大豆。

此行也使彭德怀预见到未来的毛的陵墓。他说:“领袖遗体看到了列宁、斯大林,哥特瓦尔德、季米特洛夫,每个国家都搞一个。亚洲国家大概将来也要搞。”《自述》说,黄显出“为难的表情”。彭、黄到底谈了些什么,至今仍是个谜。但两人谈话的风声传到毛的耳朵裏,後来彭在狱中被反覆审问调兵的事。

彭德怀动不了兵,只能不断把饥荒的情况上报给毛。坐火车看见窗外蓬首垢面、衣衫褴褛的人民,彭对同行的其他领导人说:“要不是中国工人农民好,也会要请红军的!”他鼓励他们也向毛反映情况。

彭在东欧时,毛安插在代表团裏的眼线监视著他的一举一动。毛把彭的出国访问称为“闻味”。彭一事无成,毛安心了。

毛此时面临一个大麻烦。粮食出口计划第一、二季度没有完成。基层干部对饥饿的农民下不了手。毛屡次说:“几亿农民和小队长联合起来抵制党委。”就连听话的省委书记们,在毛指名要他们对分配的徵粮指标表态时,也保持沉默,有的吞吞吐吐讲困难。毛感到必须搞一场整人运动来扫除障碍。本来就想清洗彭的毛,决定用彭作头号靶子来掀起运动。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日,彭从东欧归来一个星期,毛乘专车离开北京南行。走走停停,晚上火车停在专道上,毛睡在车裏。天很热,车厢裏的电风扇没开,以防毛著凉,只放了一大盆冰。毛跟随行的其他男人一样,光著脊梁,只穿条裤衩。(这趟出行之後,中国从东德给毛买了辆带空调的专车。)毛游了长江、湘江。对从不洗澡的毛来说,这就算是洗澡了。

二十四日,毛叫秘书给北京打电话通知在长江畔的避暑胜地庐山开会,指定了参加会议的人。

清洗就要开场了。这次要对付的是老资格的、最桀惊不驯的彭大元帅。毛似乎想亲自了解一下人们在饿肚子时对他的反应。他的火车这时正停在韶山附近,毛忽然决定回乡。

三十二年了,这是毛第一次回乡,尽管他的火车经常路过韶山。地方上早给他盖了别墅,叫“松山一号”,随时恭候他的驾临。韶山的“阶级敌人”也早都迁走,怕他们撞上毛,或前来瞻仰的外国人。

毛在韶山住了两个晚上。他要乡亲们对他“讲真话”,乡亲们也就壮胆说了些心裏话:亩产收成夸大,说实话的挨斗挨打。一位老人质问:“现在吃食堂,搞集中,男男女女要分开住……像个什么世道?”

人们讲得最多的,还是吃不饱饭。从前韶山是“一身一口,七担二斗”折合九百二十五斤粮一年,现在吃粮数不到从前的三分之一。这还是在毛的故乡,享受各种特殊照顾。毛请大家吃饭,他们狼吞虎咽地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乡亲们的真话,没有一句支持毛的政策。但毛也看得很清楚,再牢骚满腹,人们也不敢指责他,有的还得以歌颂他的形式发怨气,说:“您老人家的政策到下面就变了卦。”“主席,要是您不回,我们都快饿死了呀!”有个年轻人敲著饭钵诉苦:“饭钵叮当响,餐餐吃四两[老秤四两折合新秤二点五两),做事行有力,全都懒洋洋。”毛把脸一沉对他说:“现在还有三四两,总比过去吃百家饭Cf旨乞讨)好吧?”

虽然毛的话根本不是事实(他从前说韶山人“易於致富”),可是没人敢顶撞他。接著他文不对题地下指示:“,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搞好节约,计划用粮。”没人敢问他这指示从何落实。毛针对村民的意见对随行的省委书记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在告你的状,这些是你管的范围,你要把这些意见记起来。”做了替罪羊的书记也只能默默地听著。

毛的造神运动已使他凌驾於众怒之上。民不聊生,人们仍对他欢呼万岁,他跟将近三干人握了手,手都握红肿了。“松山一号,别墅的一个年轻服务员很有代表性。她回忆道:毛来的时候,招待所所长把她叫去,要交给她“一个最好的光荣的任务”--洗毛的内衣裤。她想:“毛主席的衣服,不得了的。一定要把它洗好。衣服一身都汗湿透的,都黄了。我想到毛主席,世界人民的领袖,生活是这么的艰苦。衣服是丝绸的,我伯搓,就轻轻地揉,洗坏了怎么交得了差。晒出去我十白让别人看到,看到就怕搞破坏。我坐在办公室,坐一下,就到外面去看一下,随时去摸一下。

没有电,*不能电烫,我就把它放在玻璃板下压。”“我现在一穿衣服就想到毛主席。”毛泽东以必胜的信心上了庐山。

长江边一千五百公尺高的庐山是古人学道求仙的地方,生活在这裏也有些飘飘欲仙的味道。山裏的云时聚时散,时浓时淡,从峡谷裏奔驰而上,一瞬间便把街上的行人包裹起来,路边闲谈的人会忽然失去了对象。有时可见一朵白云从一扇开著的窗户飘進来,转个弯儿从另一扇窗户飞出去。“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轼的著名诗句再贴切不过地形容出庐山的变幻莫测。

十九世纪後期,欧洲人最先看中了庐山作避暑之地。从山下难耐的湿热上得山来,人全身立刻一爽。在庐山的中心牯岭,各式西洋风格的别墅有八百多座。蒋介石把这裏作为自己的“夏都”,常住在一幢原属於英国人的别墅裏。一九四八年夏天,他最後一次来,把别墅以他夫人“美龄”的名字命名为“美庐”叫石匠把他题的字刻在大门外的岩石上。

“美庐”如今成了毛的下榻之处。毛这是第一次上庐山。一天他看见石T_t在锉去“美庐”二字,连忙摆手制止。

蒋介石是坐滑竿上山的。中共修了条七、八公里长的环山公路。毛的车要上公路时,从山顶到山脚所有车辆一律不许通行,他居住期间全山封山,远近老百姓都被临时迁走。毛的保安措施之严密,远超过蒋介石。

“美庐,他嫌不够安全,另造了一幢巨型仓库似的毛式建筑,防弹防炮,取名“芦林一号”,紧挨著水库,以便毛随时游泳。“芦林一号”是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修建的。

毛把庐山会议称作“神仙会”,要一百多名与会者来“读书”畅,一九六。年五月十八日,当毛再次经过此地时,四百七十名工人冒著八级大风,架上了通往韶山的电线,以备毛回韶山,可是毛没有回去。

所欲言地谈“国内形势”,“放松一下”,把妻子、孩子也带来。第一次住進欧式建筑的孩子大开眼界,领略了石头墙壁和抽水马桶。天天饭菜丰盛,连工作人员用餐每顿也有八、九个菜。晚上不是看戏就是砌[舞,戏有毛亲自点的《思凡》、《惊梦》之类,舞厅设在天主教堂,歌舞团的伴舞女郎由大客车载著上山。起码一个女演员和庐山疗养院的一个护士,很快在夜间被召到毛的住处“谈话”。

彭德怀被毛点名上庐山开会。汽车行至牯岭路口,警卫人员举旗示意停车,说“一组”(毛的代号)在休息,请彭和其他中共领导人下车步行。为彭挑选的一百七十六号别墅,离毛的别墅只有一百多公尺,与彭德怀来往的人尽入眼底。

会议一九五九年七月二日开场。毛一开始不开全体会议,把与会者按管辖数省的行政大区分成六个小组,每组由他信得过的大区第一书记执掌,把谁说了什么直接向毛汇报。凡是不利於毛的声音,都无法越出小组之外。想知道其他小组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能通过“会议简报”。简报由毛控制,只登毛想要人看的,其余一律不登。

彭德怀被分配在西北组。从第一次发言起,他就把批评矛头直指大跃進,直指虚假的收获数字,差一点说毛撒谎:“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搞的增产数,实际没有那么多,我去了解实际只增长百分之十六……国家还给了不少帮助和贷款。主席也去过这个社,我曾问主席,你了解怎么样,他说没有谈这个事。我看他是谈过。”

第二天他又提到毛的责任问题:“一千零七十万吨[一九五八年钢铁指标)是毛主席决定的,难道他没有责任?,以後的发言裏,他要么抨击毛的腐化(“好多省都给毛主席修别墅,),要么告诫毛不要为所欲为:“滥用这种威信是不行的。”他反对为了出口而剥夺老百姓,说“农村四个月不供油”不行,不能搞“内销服从外贸”。

但是,正如毛算计好的,彭的这些话都只有小组的人听见,简报上一字未登。毛不开全体会议,使彭没有机会把他的意见传达给与会者。彭一天比一天沮丧,感到会开得不死不活。十一日下午,彭突然接到会议秘书处通知,说会议就要结束。这增加了他的急切心情,要把自己对大跃進的意见在会议结束前让与会者知道。第二天,他坐下来给毛写信,十四日送交毛。信的语气比小组发言温和得多。他希望这样一来,毛能把信印发与会者,大家读了信後能响应他,促使毛改变大跃進政策。

这封信也正是毛所想要的,他要以此为题目来清洗彭。十六日,毛把信印发了大会。

毛已经对彭观察了两个星期,看彭跟谁来往,他好“一锅端”。彭德怀曾想过找同盟军。他知道张闻天也反对毛的政策,曾请张闻天看他给毛写的信。张十白被说成是搞阴谋,不敢看,彭便念给他听。张听了一段,借故仓皇离去。毛把“搞阴谋”跟“裏通外国”一样定为滔天大罪,其实毛自己才是“搞阴谋”和“裏通外国”的大师,要不然他哪裏有机会進得了紫禁城。正如斯大林的副手莫洛托夫所说,只有一个人允许搞阴谋,那就是大老板本人。

七月二十三日,毛出其不意地首次召开全体会议。大会采取临时通知的办法,使任何人都没有机会串联。毛一上来就说:“你们讲了那么多,允许我讲个把钟头,可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著。”这口气好像是有人不让他讲话。毛用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架势说话,为的是造成一种吵架的气氛,使得任何理性的辩论都不可能。他故作发火状,把大跃進的灾难轻描淡写地说成是:“无非是一个时期猪肉少了,头发卡子少了。没有肥皂……”接著他亮出了杀手泗:要是不听他的话,“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人民解放军跟你走,我就上山打游击。”“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的。”毛这是告诉在座的:要么跟我,要么跟彭,你们跟彭,我们就兵戎相见,来个你死我活。

人人都知道斗不过毛。连彭德怀本人也临阵怯场,没有站起来针锋相对地说明自己的观点。

为了强调解放军会跟毛走,毛把他的老搭档、军中威望不亚於彭的林彪元帅召上山来。在随後的会议上,林彪说“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你我都是丘八创。毛拿出他惯有的软硬两手,一方面吓住人们,一方面摆出妥协的姿态,表示愿意降低徵粮数量,减少钢铁指标,压缩军工投资,还答应给农业投资一点钱。所有这些让步他都在庐山会议後一一推翻。

毛把彭德怀和另外几位跟彭来往,并批评了他政策的人打成“反党集团”,有总参谋长黄克诚,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毛把庐山会议扩大为中央全会,以党的决议正式谴责他们。

决议是毛念的,念完也不走走举手表决的过场,就自己宣布一致通过。

几番批斗後,彭德怀被送到北京郊外的挂甲屯软禁,其他人也受到惩罚,他们的家庭一夜之间成了罪人。黄克诚夫人在严重打击下一度精神失常。这个“反党集团”中最年轻的人是毛的秘书李锐,毛对他的惩处也最为严酷。他经历了近百次批斗会,然後被流放到北大荒劳动。妻子同他离婚。有次他想要张孩子们的照片,却收到这样一封回信:“你对我们还有感情,而我们要同你划清界线。照片现在不能给。”庐山会後二十年,他的生命大半在监狱、劳改农场孑然一身地度过,还被判过死刑。可是,一切折磨,一切痛苦,都未能摧毁这位顶天立地的人。在当今中国,他仍以他的才思智慧、敢做敢为,为中国人放声疾呼。

庐山会议後,林彪做了国防部长,在军队裏清洗同情彭的人。林彪卖力推行毛的个人崇拜,一九六。

年初,下令部队背诵毛著作中的“警句”,这就是後来《毛主席语录》的开端。毛对林彪的做法大加赞赏,他对澳大利亚毛派领袖希尔(巨dward Hill)说:林彪“发明了一个新方法,就是编语录。”“孔夫子的《论语》是语录,佛教也有语录。”毛接著提到基督敦的《圣经》。显然在毛看来,他说的话足以同这些不朽的经典媲美。

一场’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运动横扫全国,打击对象大多数是那些抵制从农民口中夺粮、相对心软的基层干部。邓小平一九六二年五月说:这次运动被整的“全国估计总有一千万,影响的人总有几千万”。替换他们的是心狠手辣的人。

挨整的人中有医生,罪过是诊断出大批人生病死亡的原因是饥饿。医生王善身在被问到为什么浮肿病治不好,少了什么药时,说了一句:“少一味粮食!”他被开大会批斗,扔進监狱。浮肿病同饿饭有关系,连病名在不少地方也不准提,被隐讳地称作“二号病”。多年後毛还对医生们耿耿於怀,说:“困难时期为什么有那么多高血压,那么多肝炎,还不就是你们医生给找出来的!,庐山会议後的第二年,一九六。年,中国因人为的原因饿死二干二百万人。这在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

毛的庐山一行也影响了他的前妻贺子珍後半生的命运。二十二年前,因为无法忍受毛跟其他女人胡搞,以及对她的漠不关心,子珍离开延安去了苏联。在那裏,她精神崩溃,关進一家精神病院,过了两年与世隔绝、梦魇般的生活。一九四六年秋,她出院了,反应有些迟钝,但人恢复了正常。回国後,毛不让她進京,多年来她一人独居,没见过毛。

庐山会议时子珍正住在山下的南昌。毛心血来潮,想见她一面。七月七日,他派江西省委书记的妻子接子珍上山,特地交代不要说是来见他,怕子珍“过於激动因而触发旧疾”。毛很清楚子珍禁不起情绪波动。女儿娇娇曾告诉他,一九五四年子珍偶尔听到收音机裏传出毛讲话的声音+’当场发病,很久才恢复过来。

毛只关心子珍见到他之前不要发病。使者受命哄子珍:“今年南昌太热,省委请你到庐山去休息几天。”子珍欣然前往,一路上说说笑笑,' 毛不允许播放他的讲话,事後电台受到查处。

非常愉快。晚上九点钟,她被带進毛的住所,突如其来看见毛站在面前, 她精神当即失常。…跟毛分手时,毛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再见面,再谈谈。”

但转过身,毛下令第二天送子珍下山。子珍被强行送下山去。她不停地问:“为什么要让我下山?主席说好同我再见面的……”这次发病比以往任何一次部严重,连女儿也认不出来。在南昌,她不时蓬头垢面,神情凄惶地冲到省委的大门口,要找江西省委问个清楚,是谁从中作梗破坏她与毛的再次会面。有一天下著倾盆大雨,她浑然不觉地立在雨中,对著省委的大门。守门的战士说她是疯子,她身边的工作人员看到她病成那样,忍不住心酸落泪。从此,她在精神分裂症的反覆发作中,定完了余下的一生。 (博讯记者:蔡楚) (boxun.com)
Related reports: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张戎自述:从《鸿》到《毛泽东》
  • 蔡咏梅:从家庭悲剧走向历史真实-读张戎毛传
  • 张戎: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毛泽东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张戎先生,不要成为第二位江南先生
  • 曹长青:张戎的独特贡献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声明
  • 张朴:是张戎在写“小说”,还是章立凡无知?(之一)
  • 历史不是小说家言—关于张戎评毛新作引发的书评之争
  • 金小丁:评张戎《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 张朴:当布什在德国女总理面前称赞张戎的新书时
  • 作家张戎女士谈毛传写作经历
  • 张戎的书是西方白人“精英”对中国人的宣战书/黎阳
  • RFA:访张戎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 BBC对《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的专访(图)
  • 蔡咏梅:张戎笔下的战争狂人—毛泽东


    Click here to leave your comments on BBS
  • Contact us

    All rights reserved
    Boxun News is maintained and supported by volunteers from many countries. We support freedom of speech. If there is any copy 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