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协议十年未落实维权人士张瑛到中南海找习李求助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12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月11日,本网获悉:今天上午,因劳动纠纷达成协议十年政府不落实,湖南长沙维权人士张瑛到中南海找习近平、李克强,准备提交自己为劳工权益伸冤20余年未果的求助信,结果被维稳警察截住送马家楼,由长沙市驻京办官员接出安置在北京陌上凯嘉酒店6510房间。
    
    1985年8月,张瑛从湖南兵器工业学校毕业后,分配至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工作,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将其安排在下属五七(家属)工厂湖南省设备修造厂工作。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1995年5月以湖南设备修造厂名义,在长沙市工商局登记注册了湖南省华云机器厂(非国有军工企业)。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为解散私自设立黑军工厂,又能巧取毫夺派遣在华云厂工作人员机关事业单位的人事编制,与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暗箱操作,利用国家下岗政策,于1998年9月28日以湖南省华云机器厂名义与张瑛签订了“下岗协议书”,长沙市劳动社会和保障局(原长沙市劳动局)违反《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和国发【1998】10号文件、劳社发【1998】8号文件、湘办发【1999】12号文件、及长政发【2000】41号文件规定,于1998年9月28日为张瑛核发了“下岗证”,并加盖了公章和钢印。
    
    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利用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核发的“下岗证”,以下岗再就业名义窃取了张瑛的劳动人事编制,将张瑛按临时工处理。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又以湖南省华云机器厂整体欠费为借口,拒收张瑛自谋职业依法缴纳的社会保险和相关资料,因此造成了张瑛16年工龄和劳动人事编制及国有职工身份被不明不白给丢了,也造成了张瑛自谋职业无法交纳社会保险。
    
    1999年9月至2018年6月期间,张瑛和轩辕殿社区人员、管区民警陪同下,多次到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并提交了社会保险相关等资料。2010年,政府与张瑛已达成协议,且在2012年经过会议已通过,但政府一直未落实协议。在张瑛信访维权过程中,当局以对信访人惯用的“涉嫌寻衅滋事”对其多次实施构陷。
    
    张瑛女士这一次是2019年1月5日来到北京的。第二天(1月6日)下午去了公安部后,又到中南海找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被北京警方带到马家楼,晚上9点被长沙市驻京办接出,带到了北京陌上凯嘉酒店6510房间。加上今天再次被带到陌上凯嘉酒店,已经是第二次了。现在由地方社区工作人员王双琴、及户籍地辖区通泰街派出所片警周国强民警“陪同”。
    
    据了解,诉告无门已身心疲惫的张瑛女士曾向亲友表示,自己已对这个社会深感绝望之极!决定在北京生死由命了。
    
    附:张瑛给习近平、李克强的求助信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
    
    非常感谢您们对老百姓的关爱,也感谢习主席曾经对我们说“我们永远都是农民的儿女”;我一生中遭受四大冤案,我没有忘记习主席的话,我依法维权,我的诉求合情合理,通过了法律和信访,不但没有解决,还遭受到政府对我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这一切都是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长沙市政法委违法造成的,他们为掩饰隐瞒帮助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逃避私设军工厂(湖南省华云机器厂)的责任,借国企改革之际,假国企改制之名,与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恶意串通,暗箱操作,以欺骗、威胁等非法手段,搞非法解散、非法破产,使我的合法权益受到伤害和迫害。
    
    我艰难地通过劳动仲裁及诉讼程序,解决非法的下岗问题,目前已经走完劳动仲裁、一审、二审、再审等法定程序,由于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隐瞒事实、掩盖真相,长沙市中级法院推卸责任、徇私枉法,非法宣称本人的诉求不属法院受理,非法驳回本人的起诉,以致非法下岗问题至今未能在法律范围内解决。
    
    2010年1月5日周强省长的观注下,湖南省委政法委为解决本人的涉法涉诉信访问题召开由省国资委李晓明处长主持的省、市、区三级法院,省、市两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以及湖南省国资委等部门联席会议(证据);
    
    2010年5月长沙市市长张剑飞为解决本人的涉法涉诉信访问题召开了市长办公会议;
    
    2012年3月长沙市委政法委周琼芝副书记为解决本人的涉法涉诉信访问题召开了市委政法委、市中级法院、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湖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以及本人参加的联席会议,会议后市中院以“劳动争议”案向市政府申请涉法涉诉涉访资金36万元,由于市政法委、市中院相关人员违背“劳动争议”案件的客观事实和省、市政府“会议精神”,却并未将该36万元用于解决“劳动争议”案,而是被挪做他用,为逃避责任,包庇犯罪法官和政府官员,多次对本人实施迫害,2015年10月他们对本人恶毒炮制“寻衅滋事”罪。本人依法向法院、检察院申诉一年多都没有回复。
    
    2014年7月长沙市委、市政府、市委政法委派长沙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尧清风队长、欧驰政委彻查本人的劳动争议案,由于市中级法院顽固地拒不交出案卷,所谓的彻查也无果而终。
    
    2017年6月29日长沙市政府喻志军副秘书长代表市委、市政府为解决张瑛涉法涉诉信访问题召开了相关部门专题会议,纳入了2017年长沙市信访百日攻坚战。指令了市、区联办负责人市信访局陈艳、王硕,开福区联办负责人朱江副区长、涉法涉诉负责人市政法委黄雪峰,包案领导市政法委钟钢书记,几十年的冤案总算看到了希望,可市、区联办负责人,在百日攻坚战过去了500多天,没有理采,也没有解决。我给省、市各级领导多次反映,并去了信件,他们相互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反映的问题不回复、不作为、乱作为,采取哄和骗。
    
    他们根本就不想解决问题,不依法执行中央政法委“三个文件“精神,纳入法律程序解决问题,只是想把事情闹大,然后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我,迫害我。
    
    李克强总理说“当你在地方上看不到阳光,请你到北京来,中南海的大门随时对你敞开”。
    
    我来北京中南海找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结果说我是非访、是违法行为,还被行政拘留,我无处喊冤,我只想去天安门广场看看人民英雄纪念碑,先烈们为国捐躯,成立了今天的新中国,如今的新中国没有老百姓喊冤的地方,我只能在此了确我痛苦的一生。我相信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会公正处理,感谢习主席、李总理对人民的关怀。
    
    此致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
    
    受冤屈的中国公民:张瑛
    2018年11月17日
    
    附:公民张瑛冤案和涉法涉诉信访诉求
    
    

    
    

    
    
(博讯 boxun.com)
35710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自贡市失独父母68人到市民政局上访维权 (图)
·内地twitter用户遭羁押15天维权人士:公安找黑客删讯息 (图)
·75岁维权人士吴士豪获刑6个月 看守所里遭受酷刑折磨 (图)
·709维权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与美英六国人权官员会面 (图)
·湖南湘潭县300多位民代幼教师在县政府维权 被政府打压威吓
·孙洪琴“进博会”期间被关黑监狱维权系列报道之二 (图)
·长春市近1000公办教师到省政府上访维权 (图)
·上海维权人士宫敏赓撒抗议传单失联至今已7天 (图)
·官方新招打压维权人士 挟持社交网帐号发文构陷 (图)
·中国维权动态周刊总第603期(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6日)
·抗议执照将被吊销 维权律师刘正清拒绝出席听证会
·维权律师豁出去了:“此案是独裁者末日恐慌,鹰犬者借司法行政治打压” (图)
·天津维权人士吴刚刑满出狱 (图)
·元旦节30多位“冤民”在湖北武穴市老市委门前拉横幅喊口号维权( (图)
·维权人士寻觅无果 黄琦母亲仍失联料遭软禁 (图)
·当中国记者遭遇到自己家拆迁维权却无动于衷
·维权律师缓刑期满转三年「安置帮教」 (图)
·30多位冤民在湖北武穴市老市委门前拉横幅喊口号维权 (图)
·安徽维权人士李卉被判刑3年 (图)
·新年首日 30多位湖北武穴市市民拉横幅喊口号维权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长沙参战老兵裘小平维权被刑拘 (图)
·民生观察呼吁:停止打压疫苗受害家长维权
·从湖南汉子的抗争谈上街依法维权
·观点: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两大意义 (图)
·张英:田振邦《中国老兵维权掀起风暴软实力试金石》
·高洪明: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高洪明: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端传媒》专访滕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图)
·刘正清:忆武汉维权人士王芳 (图)
·支持教师维权 抗议暴力镇压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丁家喜
·维权评论:丁家喜: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
·怀念主内肢体维权律师李柏光弟兄/徐永海 (图)
·维权斗士的典范吴淦
·贾榀:共产党维稳系统长期下药迫害民运维权人士
·李金芳:小人物的民主梦——记维权人士李学惠 (图)
·徐秦:习近平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限制维权人士自由 (图)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黄琦:民间维权十八年 换来牢狱祸连连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