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杨小凯—那个19岁问“中国向何处去”被判10年的少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3日 转载)

    杨小凯更多文章请看杨小凯专栏
    
     来源:明见书院 文/难得君
    
01 19岁少年爆文《中国向何处去》,惊动中央,被判10年

    
    1968年,一篇名字叫《中国向何处去?》的大字报火爆湖南,最后传到了湖南省革委会的省级干部手里,很快,文章被报送到了中央文革。
    
    康生看了《中国向何处去?》一文,说是“反革命的‘战马悲呜’”,康还断言:我有一个感觉,他的理论,绝不是中学生,甚至不是大学生写的,他的背后有反革命黑手!而江青说得更直接:那个什么‘夺军权战斗队’,让它见鬼去吧!
    
    写这篇爆款10万+文章的作者,19岁,名字叫杨曦光,是一名革命小将,属于当时的一个造反派组织“夺军权战斗队”。而那篇爆款大字报《中国向何处去?》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原因是文章主张中国实行巴黎公社式的民主政体。
    
    随后,高中生,19岁的杨曦光被“钦点”抓进监狱,关在长沙市公安局左家塘看守所。关押了一年多,从拘留转为正式逮捕,以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押送到岳阳洞庭湖边的建新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改造。
    
    杨曦光,1948年10月6日出生于吉林,成长于湖南长沙,家有兄妹4人,排行第2。杨曦光的祖父是地主,在乡下开办学堂,受过严格的儒家教育,清末的兴洋学运动中,他还进过洋学堂,杨曦光的父辈从小也受过儒学教育。
    
    杨曦光的父母都于1938年参加革命,解放后,杨父是湖南省委的高级干部,在1959年因支持彭德怀的观点,反对大跃进、公共食堂,就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962年平反,承认他1959年的观点没有错误。
    
    康生在1968年1月24日指示中说:《中国向何处去?》不是中学生写得出来的,也不是大学生写得出来的,后面一定有黑手操纵,要揪出这些学生后面摇鹅毛扇子的陈老师。
    
    碰巧杨曦光的母亲也姓陈,在康生的指示传到长沙后,杨母被多次批斗,手被用墨汁涂黑并被强迫跪着示众。涂黑的手象征着“黑手”。她受尽屈辱而悬梁自缢。
    
    杨母被逼自杀后,杨曦光的两个妹妹就没了家,杨父被关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一个妹妹下放到湖南西部的山区,另一个妹妹跑到山西去投靠亲戚,哥哥也被开除公职赶到乡下。
    
02 10年牢狱,因祸得福

    
    风华正茂的19岁年轻人被扔进监狱,似乎在那个革命形式一片大好的年代,就意味着彻底完蛋。
    
    但历史有时候总是会眷顾那些被冤屈的灵魂,杨曦光进了监狱却因祸得福。
    
    那个时代的监狱,关押的所谓“坏人”,其实很多都是知识分子,有教授、工程师、学者、革命前辈.
    
    而杨曦光和其他的犯人不同之处在于,求知欲望非常强烈,爱学习,喜欢思考,否则19岁的学生也不可能写出惊动中央的文章。
    
    在监狱里,遇到的这些各个领域的大师学者们,让杨曦光欣喜若狂,于是疯狂的拜师学艺。
    
    找老师学英文,找电机工程师学电机,找机械工程师学机械制图;还读了《世界通史》,马克思的《资本论》。
    
    在读完《资本论》第一、二卷后,杨曦光发现劳动价值论忽略了决定价值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使用价值。就在这个时候,杨曦光突然期望未来成为一个经济学家。笔者以为,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和他接触的理论书籍有限。
    
    在狱中,杨曦光还自己推导出了戈森第二定律、层级理论、纳什议价模型以及劳动分工理论,做了五六十本读书笔记,还有一个电影文学剧本。
    
    在高考取消的10年,在大学都在闹革命的10年,外面的同龄人正在浪费着宝贵无比的大好青春,而杨曦光却扎扎实实学习了10年,而且涉及多个领域和学科。
    
03 杨曦光消失,杨小凯出世

    
    1978年4月杨曦光刑满释放,回到长沙,因为《中国向何处去?》太爆款了,所以没有单位录用他。杨曦光决定改名,重新启用了小时候的乳名——杨小凯。
    
    杨小凯在家里待了一年,每天去湖南大学数学系旁听数学课。再后来,在邵阳的湖南新华印刷二厂做了半年的校对工人。
    
    1979年杨小凯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硕士生,但因为“反革命历史”,被拒绝参加考试。1980年又再次报考,在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的帮助下,终于获得参加数量经济学考试的机会,通过考试后被录取为实习研究员,开始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和技术经济研究所工作了近两年。
    
    从1979年到1982年,杨小凯系统地学了新古典经济学,翻译了一本经济控制论的教材,出版了《经济控制论初步》和《数理经济学基础》,而当时国内学生学习西方经济学的主要就看这两本书。
    
    1982年,杨小凯被武汉大学聘为讲师,在武汉大学工作了一年半,期间引起了当时在武汉大学访问的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教授的注意,在邹教授的帮助下,1983年杨小凯被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录取为博士研究生。
    
    出国的时候,由于杨小凯未被平反,出国政审通不过,邹志庄教授写信给领导人,这封信被转到了武汉大学当时的校长刘道玉那里,请他办理。结果刘道玉校长批准了出国手续。
    
    1983年,湖南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认为:《中国向何处去?》属于思想认识问题,不具有反革命目的,不构成犯罪,原一审、二审定性判处不当,均应予以撤消,对杨曦光宣告无罪。
    
04 世界顶尖经济学家出世

    
    杨小凯普林斯顿毕业后,先去耶鲁大学经济增长中心做了一年的博士后,然后到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经济系教书,并放弃中国国籍,成为了澳洲公民,永远留在了国外。1993年当选为澳洲社会科学院院士,2000年升任讲座教授。
    
    从此,中国又少了一位天才,而世界多了一位顶尖华裔经济学家。
    
    杨小凯在经济学上取得的成就,被全世界顶尖的经济学家所公认,他曾两度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著名经济学家杰佛瑞·萨克斯评价说:“杨是世界上最有洞察力、最严谨的经济学理论者之一,他也是经济学界最具创造力的人之一。”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詹姆斯·M·布坎南说过:“我认为现在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研究就在莫纳什大学,是杨小凯所做的。”
    
    在他离世后,连一向自负的经济学怪才张五常都由衷感叹:“只有上帝知道,如果小凯没有坐牢十年,老早就有像我那种求学的际遇,他在经济学的成就会是怎样的。拿个诺贝尔奖不会困难吧。”
    
    杨小凯在澳洲
    杨小凯—那个19岁问“中国向何处去”被判10年的少年!
    
05 一生都在问:中国向何处去?

    
     2001年,正当杨小凯意气风发之时,他被确诊为肺癌晚期。这对杨小凯是个致命的打击,而他在平静的生涯里刚刚想做些事情。
    
    2002年12月,杨小凯的身体出现奇迹。他不仅能够运动自如,打网球玩帆船,更奇怪的是,体内的肿瘤不见了。但在继续努力抗争后,癌细胞再次席卷而来,2004年7月7日早上7时49分,杨小凯最终还是虚弱地走了,享年56岁。
    
    杨小凯澳洲墓地
    杨小凯—那个19岁问“中国向何处去”被判10年的少年!
    我们之所以纪念杨小凯,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经济学理论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更重要的是他的理论贡献可以被用于中国经济转型的实践。
    
    在人民币不断升值,中国迫切需要产业升级换代的今天,极端的传统比较优势理论的信奉者为中国开出的药方仍然是接着做20年的衬衣。从维持就业的角度看问题,我们的确不应该轻易放弃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然而,从长远着想,中国目前迫切需要有大量的企业从未来的国际分工中选择自己的定位,着眼于高附加价值的产业。在这个新的历史环境里,杨小凯主张的斯密重视人的因素的分工和专业化的理论为中国经济寻找未来的发展方向提供了一个比比较优势理论要有力的多的全新视角。
    
    同时,尽管早已入籍澳洲,杨小凯对于中国社会的变化,一刻也没有停止关注和思考。比如开放户籍制度、破除行业垄断、允许土地自由流转等等。
    
    今天的中国,通过低端制造业,卖地卖房,GDP已经做到全球第二,但整个模式其实还是100年前那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把戏,而这个模式已经搞到极致了,前进一小步都已经举步维艰!
    
    杨小凯50年前问:中国向何处去?
    
    50年后,又该问问:中国向何处去?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cWMiVBu9OpBxOvZ_bMTSbQ

(博讯 boxun.com)
4471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小凯:集权制度下的“自然灾害”
·向继东:回忆杨小凯的一次谈话 (图)
·朱学勤忆杨小凯:有一件事我抱憾终生
·杨小凯(已故):牛鬼蛇神录:粟异邦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杨小凯的贡献到底何在?/杜克
·韦森:为纪念杨小凯教授十年忌辰的这个研讨会
·想起当年的杨小凯——致方舟子、曹长青/薛曦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两周年祭读杨小凯先生文《基督教和宪政》暨纪念我与神恩相遇周年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 神职的邪恶
  • 六四惨案是人为的灾难
  • 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唐元隽: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 《廢都豔事》一瞥
  • 《廢都豔事》一瞥
  • 博客最新文章:
  • BURMA-缅甸风云从香港蚊叮传播登革热想起
  • 雷声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 谢选骏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 藏人主张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 谢选骏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 东海一枭微论“辩论”
  • 谢选骏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 悠悠南山下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 谢选骏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 刘蔚搞中共的行业,伴侣等个人死
  •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1期)
  • 谢选骏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
  • 藏人主张国际法律学家:西藏在历史上从未是中国的一部份
  • 谢选骏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 东海一枭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八二三台海战役60周年 蔡英文取消赴金门发表和平宣言
  • 日本选择新年号将打破仅限于中国古典的做法
  • 刘源新书谈反腐曾遭徐才厚警告“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
  • 中国大公评级因“收钱评级”被中证监勒令停业
  • 陈浩天吁美撤销中港世贸会籍港府斥陈应受谴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