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藏前政治犯旦增噢色披露境内年迈母亲遭中共迫害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2日 转载)
    
    一名西藏前政治犯近日透露,当年他张贴西藏独立标语被判刑五年,因未成年而被判监外执行,之后逃至印度。近日,中国当局对他年迈的母亲进行骚扰迫害,同时将其妹与妹夫两人双双革职。
    
    旦增噢色与其母亲(合成照),翻拍自TCHRD网站


    但增噢色与其母亲(合成照),翻拍自TCHRD网站
    
    目前流亡印度的前政治犯但增噢色(Tenzin Woesar)来自藏东果洛班玛县,他今天透过电话告诉本台,1997年自己因张贴西藏独立诉求标语而被捕,遭判5年有期徒刑,但因为年龄未达18岁,刑期被改为监外执行。每月都必需去公安局报道,最终他选择流亡印度。
    
    上月23日,中共警方突然将其年迈的母亲拘留,两周后才释放。但增噢色的母亲在被拘禁期间,一直被讯问20年前儿子的行为。她获释返家后身心都出现问题。
    
    但增噢色认为,自己当年在监外服刑期间逃亡,应该是警方近期想要重新审查案件,才开始骚扰他家人。作为退休教师的母亲被拘留数日,自己的妹妹与妹夫被开除职务,另遭受了其他的惩罚。
    
    但增噢色获知家人遭迫害的情况后,首先接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接受了较为详细的访问。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声明,谴责中国政府对但增噢色家人进行有计划的报复行为,呼吁当局立即恢复其妹妹和妹夫的工作,立即停止这种迫害前西藏政治犯亲属的行为。“作为国际条约的缔约国,中国政府有义务遵守国际法,尊重、保护和实现所有西藏人的人权。”
    来源:西藏之声 (博讯 boxun.com)
486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 神职的邪恶
  • 六四惨案是人为的灾难
  • 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唐元隽: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 《廢都豔事》一瞥
  • 《廢都豔事》一瞥
  • 博客最新文章:
  • BURMA-缅甸风云从香港蚊叮传播登革热想起
  • 雷声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 谢选骏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 藏人主张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 谢选骏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 东海一枭微论“辩论”
  • 谢选骏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 悠悠南山下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 谢选骏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 刘蔚搞中共的行业,伴侣等个人死
  •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1期)
  • 谢选骏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
  • 藏人主张国际法律学家:西藏在历史上从未是中国的一部份
  • 谢选骏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 东海一枭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八二三台海战役60周年 蔡英文取消赴金门发表和平宣言
  • 日本选择新年号将打破仅限于中国古典的做法
  • 刘源新书谈反腐曾遭徐才厚警告“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
  • 中国大公评级因“收钱评级”被中证监勒令停业
  • 陈浩天吁美撤销中港世贸会籍港府斥陈应受谴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