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无锡市程茂娟无故被抓捕而强迫取保候审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9日 转载)
    无锡市程茂娟无故被抓捕而强迫取保候审


    无锡市程茂娟无故被抓捕而强迫取保候审


    在中共十九大即将闭幕之际,因病在北京租屋卧床休息而被无锡当局在病床上抓捕,并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程茂娟最近被无锡当局释放。程茂娟向本网讲述了她如何在租屋生病卧床休息时被无锡当局抓捕,继而从北京又带回无锡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而后又在没有到拘留期限的情况下又被强制“取保候审”的全过程。本网人权观察员也伺机对程茂娟进行了一次较全面的采访。
    
    程茂娟说:在十九大期间,她因患病租住在北京房山区的小屋内,于2017年10月23日中午11点许,九个人突然冲进她的租屋,不管不顾程茂娟在生病发烧和她的解释,将她押上一辆车牌号为苏B3211的警车,驶向精致如家酒店门前,换了一辆车牌号为京E一D1510、17座白色依维柯。“当时我尿急,要求方便,被黑车打手推推搡搡,跌倒在车门前,被逼无奈,我实在控制不住当着几十个众人的面撒了尿。”这让程茂娟感到了无限的屈辱与愤怒。
    
    事后,他们把程茂娟推搡到车上后,她看到车里还有访民2名、押送的维稳人员5名,司机和5名打手。上车后程茂娟的手机被打手抢走。行驶大约十六小时后,即10月24日凌晨6点15分到达无锡市蠡园开发区派出所地下室,他们便开始对程茂娟进行讯问、做笔录。“他们不顾事实真相,硬套我2O15年6月18日在法国大使馆门前放炮”程茂娟边说边拿出一张蠡园开发区派出所拟定的笔录草稿,内容如下:
    
    笔录
    一、违法行为表述
    2015年6月18日,程茂娟在北京市法国大使馆门口抛传单,放烟火,进行滋事,后被公安机关查获。
    
    2016年以来,程茂娟以(已)经信访终结的其父离退休待遇问题为由,两次到北京中南海地区以非法形式进行滋事行为,后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
    
    2017年10月,程茂娟不听劝阻,再次到北京,有寻衅滋事的可能。
    
    二、案由,寻衅滋事。
    
    三、审查流程。
    
    刑事传唤→讯问→拟刑拘→拟取保候审。
    
    四、审查提纲
    
    1、基本情况:问清身份:前科,及所有通讯方式及号码。
    2、去京方式:如何去京,如何购票,以何人名义购票,到京居住在何地,由(有)无人员策划,与何人同住。
    3、去京目的:上访,反映诉求,具体诉求简单表述。
    4、准备在北京何处去信访,以何种方式信访。
    5、为何在2017年10月左右去京,在十九大期间,近期此阶段去北京。
    6、2015年6月的违法行为讲一下。
    7、后期教育。
    
    程茂娟边展示“笔录”边说:“派出所关押了我十八小时后,即10月25日凌晨1点半许,他们便将我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将我押进了无锡第二看守所。”
    
    10月30日下午3点许,有2名警察到212监室门口,宣布对程茂娟“取保候审”。程茂娟不愿意出212监室门,她说因为她要讨个说法。“我生病在房间卧床就触犯了你们“寻衅滋事”罪法条?看守所所长假惺惺说要约我谈话,我才走出了监室门。所长对我说办公室在大门口,我预感到不对头,就坚持不出有武警站岗的那个门,那料四个警察上手扛头扛脚扛出武警站岗的那个门,将我扔在地上,当时我还穿着号服,继续与他们申辩,那知上来一个手拿剪刀的警察,将号服剪碎,从我身上将号服抽走,又是扛头扛脚将我扛到小车上,驶向蠡园开发区派出所,我不下车要求回看守所,一名施姓男警察拿着记录仪。宣布程茂娟取保候审,我对着记录仪大喊不要取保㑨审,我要回看守所,户籍警孙雁飞拿着我存在派出所的衣服塑料袋送我回家。到家后,我倒出脏衣服,发现里面有一张取保候审决定书。”
    
    民生人权观察员:也就是无锡滨湖分局仅刑拘你五天,就强行将你“取保候审”释放了你,你认为这符合法律法规吗?
    
    程茂娟: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不讲道理,也不讲法律。
    
    民生人权观察员:你是因为什么走上上访之路的?能否简述一下?
    
    程茂娟:因我的父亲1946年参加共产党的领导的军队,历径涟水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我要求政府落实建国前老兵待遇。2014年8月31日,在我妹妹居住的小区家门口,我被维稳人员群殴暴打致残截肢,后来植入假肢落下终身残疾。因为上访,我和妹妹程盛前后被拘留总计三十多次。
    
    民生人权观察员:你共计被拘留几次?
    
    程茂娟:2014年4月2日一5月1日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刑拘30天“寻衅滋事罪”,
    2014年7月26日-8月2日北京东城拘留所7天“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2O14年8月7日-8月17日北京东城区拘留所1O天“扰乱公共场秩序”;
    2014年8月17日-8月27日无锡拘留所十天“违反监督管理规定”;
    2014年8月31日群殴暴打腿打断住院;
    2015年4月2日-4月7日北京朝阳拘留所因病缓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015年4月15日-4月22日北京市拘留所七天“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015年4月25日-5月2日北京朝阳拘留所因病缓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O15年6月2日-6月9日北京朝阳区拘留所因病缓收“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015年6月18日-7月18日北京朝阳看守所三十天“寻衅滋事”;
    2015年8月30日-9月9日无锡拘留所十天取保候审期间;
    2015年10月27日-11月6日无锡拘留所十天取保候审期间;
    2016年3月15日-3月25日无锡拘留所十天取保候审期间;
    2016年10月24日-10月31日无锡拘留所七天“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2017年4月27日-5月7日无锡拘留所十天“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2017年10月25日-30日无锡看守所五天“寻衅滋事罪”。
    
    我共计被拘留15次。我妹妹程盛因我的腿打断得不到足额医疗弗而上访,总计拘留十七次。(北京十三次无锡四次,其中一次刑拘三十八天今年三月份)。
    
    民生人权观察员:你从哪年开始上访的?
    
    程茂娟:2013年10月3日
    
    观察员:从哪年为父亲的不公平待遇找无锡社保局的?
    
    程茂娟:2008年。无锡社保局第一张答复是2009年6月30日。
    
    观察员:从08年问及无锡社保局一直无果,直到6年后才去上访的,对吗?
    
    程茂娟:主要是2013年10月31日社保局长接待日,工作人员陈国平用玻璃杯砸我,才开始上访的。
    
    观察员:可以讲讲这件事的细节吗?
    
    程茂娟:2013年10月31日这天我凌晨5点就去排队,号头是3号:围着柜面等候,有个姓姚。的访民说:10月12日是上班日你不接待,陈国平翻看手机说:这天休息.我说是法定上班日(十一放假调休)陈国平恼怒用手中水杯砸过来,扬言下次再来就砸死我,我报警了,跑到马墩派出所公安机关报警一直没有下文,大厅有监控。派出所不了了之,于是我才到北京去上访了。
    
    观察员:现在你身体怎么样?你腿被打残疾了,他们为你看病、补偿你了吗?
    
    程茂娟:2014年8月31日晩我从北京拘留所出来又进无锡拘留所,出来后,无锡政府派两男一女监控在妹妹家门囗,将我腿打断的联席办带我去鉴定为九级伤残,我不认可他的主体资格鉴定报告,所以没有去 拿。
    
    我被打断腿致残后,无人认账,社保卡不准使用。我妹妹着急,7天后跑到中央巡视组喊冤,这是她第一次上访。现在我的腿后遗症疼痛难忍,关节经常咯咯作响,弯曲膝盖时两条腿都会疼痛难忍、气短乏力、胸闷······
    
    观察员:你认为在现行体制下上访能够解决你的问题吗?以后是否还会继续上访?
    
    程茂娟:上访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不上访一分希望也没有。生命不息上访不止。中国人的老话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所以才有上访是条不归路的说法。
    
    说到这里程茂娟笑了,这笑容背后却是一部血泪斑斑的抗争史。政府宁愿花费巨资维稳经费来镇压这些上访维权者,也不愿解决他们的诉求,一步步将他们逼到一条“上访维权的不归路”。
    
    民生观察 (博讯 boxun.com)
1271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1-2: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2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得知隋牧青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有感》
  • 匣子说话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 生命禅院800ValuesNo.301~400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张杰博闻一个危险的信号,中共高层管理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 曾节明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 郑恩宠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 槟郎秦淮河放生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 悠悠南山下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 生命禅院程序在运行——《传道篇》之五十
  • 曾节明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评:"李锐评价习近平"呼吁进行政治改革
  • 谢选骏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 家庭教会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痛恨仇敌区
  • 金光鸿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论坛最新文章:
  •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再被中国警方带走
  • 华盛顿当局的预算危机结束 特朗普欢呼胜利
  • 俄终身禁赛运动员大举上诉
  • 因弊案缠身南非总统祖玛或提前下台
  • 谷歌脸书宣布大举投资法国人工智能
  • 土耳其称橄榄枝行动得到俄方首肯
  • 越南国企老总被绑回国受审
  • 比利时下调反恐警戒 仍重点监控敏感地区
  • 东京首次进行导弹来袭疏散演习
  • 巴黎塞纳河水过线4米 本月第二次溢出河床
  • 工会与司法部长谈判前 呼吁封锁全国监狱
  • 美国政府停摆第三天 中间派碰头试图破僵局
  • IFM上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预测
  •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
  • 法媒:中国不愿再为全球垃圾场 引富国恐慌
  • 乐施会:减低贫富悬殊迫在眉睫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