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孙秀英:我19大到北京上访遭遣返的经过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7日 转载)
    
    我是陕西省有色控股集团下属陕西银矿职工王建德遗孀。我丈夫带病坚持工作,1999年病重去世,单位当时答应对我们家属优抚安置,包括安置一套住房,但都没有兑现,为此我多次到陕西省有色控股集团、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政府上访。因为上访,我女儿的工作单位作出决定,发通知停止了我女儿的工作,我在单位临时工的工作也被剥夺了。近十年来,我们母女失去收入,生活无着,靠乞讨和亲戚朋友、社会上的好心人接济维生,一直坚持上访讨公道。
    

    2017年10月18日,中共19大在北京召开,我于19日几经辗转到了北京,我随身携带了碗筷,打算靠乞讨在北京上访。
    
    我在天安门广场西北边被巡逻的警察拦住,警察在他的手机上扫描了我的《身份证》,问我是不是上访的?叫我打开我的手提包,翻看里面有上访的书面材料,随即叫来警车,把我拉到一个派出所,派出所检查了我所有随身携带的物品,把我和另外四个上访人员一起押送到了久敬庄。
    
    久敬庄的工作人员叫来了榆林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因为我《身份证》上登记的是我的户籍所在地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其实我早已离开了榆林,随丈夫一起在商洛市的柞水县陕西银矿生活,我上访反映的问题,与榆林市毫无关系。这个情况榆林市政府有关官员也知道。
    
    榆林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把我带出了久敬庄,很快就雇了一辆车,派了3个榆林市的人员,把我押送到保定,给我买了一张到西安的高铁票,送我上了车,一直守到列车开动。
    
    我这次到北京,没有上访成就被遣送回西安。19大召开前和举行时,许多上访者都被押回来监控、关押,我没有被关押,是因为这些截访者知道我已经六十多岁了,做过开胸换心脏瓣膜手术,身体状况极差,怕我在拘禁关押中出事。我上访已经十多年了,吃尽了上访的酸麻苦辣,遭受了更大的冤屈。党政官员把对待访民的许多狠毒手段不敢用在我身上,就施加在我女儿身上。我女儿经常陪伴我上访,以便照顾我,她因此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遭受信访人员及警察的谩骂、殴打,被拘留三次,最长的一次拘留了34天。
    
    第一次是在2009年7月,我女儿被雁塔公安分局拘留18天。
    
    第二次是在 2010年1月22日,陕西银矿党委书记通知我,说省委信访局叫我们去谈我们反映的问题。在陕西省委,警官王青令突然从街道上把我女儿拉到省委信访局大厅踩倒在地殴打,多次破口大骂:“你太渺小了,要让你家破人亡!”我女儿吓傻了,目瞪口呆,好半天过后才知道哭,并吐出血来。我女儿起来后,王青令又几次抓住我女儿,把她摔出去。接着王青令又随意搜身,把我女儿钥匙链上的小水果刀(长3厘米,宽1厘米)搜去,作为我和女儿“要杀人”的“证据”。搜完身后继续殴打我女儿,并打我的头部,将我的帽子打落地上,还咆哮着大骂我“不要脸”。围观的有几十人,银矿的书记、省委信访局的接访人员,站在一旁,无一人上前劝阻,当时的场景无比凄惨!我刚做过开胸换心脏瓣膜手术,瘫痪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女儿全身青一片,紫一片,穿的一件新羽绒服也被撕破,头上也起了大包。银矿书记看我和女儿情况不好,叫来救护车,警官王青令不但不让我们上救护车,还强行把我母女像押解犯人一样押入警车内,拉到秦岭山里的柞水县非法拘禁了三天。女儿在柞水起了轻生的念头,幸亏110赶到,把门打开,救了女儿一命。直到第3天,单位的人看我生命垂危,女儿伤情严重,才将我母女送到四医大救治。此时,警官王青令还百般阻挠禁止我们住院,要求将我母女软禁在柞水。最终在给女儿检查服药后,女儿情绪稍微好转。我住院半个多月花去5000多元,也全是借来的。医生建议我继续治疗,我找到信访局,无人管,我只好提前出院。这次省委信访局警官王青令对我母女的野蛮殴打使女儿的病情加重,多次吐血,我的心脏肿大,术后恢复失败,病情更为严重。
    
    第三次是在2011年1月7号。1月4号上午,我们母女俩到省委东院大门口外旁边举着一个纸标语牌,要求见省委领导反映我们长期上访问题得不到解决并被警察暴打的问题。省委东院是省委领导办公、居住的地方。省委书记赵正勇要求对此严厉查处,省委信访局副局长梅刚于是借机报复整治我们。我女儿1月7日就被拘留,直到2月10日才被放出来,执行“监视居住”,这次被拘留34天。警察1月7号口头告诉我这次拘留我女儿时间为7天。这次还要拘留我,可能是知我病重体弱,派出所警察让我签了一份《拘留证》,随后又给我开了一份《释放证》,把我放了。为女儿遭拘留,这34天,大冬天大过年的,我几下里奔走打问求告,冻饿疲惫全身发肿,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女儿。
    
    我真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老百姓怎么活得连猪狗都不如?
    
    陕西访民 孙秀英 2017年11月6日 (博讯 boxun.com)
1841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佳邻公司骗款案受害人第二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投诉
·陕西王小琴:我十九大到京上访被拘留7天
·上海维权访民丁菊英19大北京上访遭行政拘留 (图)
·重庆又出强拆,逼七十岁老人上访 (图)
·书记市长为躲上访跳窗上下班 吃饭用吊篮运上去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图)
·桂林市民办和代课教师维权代表20多人到该市教育局上访 (图)
·怕惹老兵上访 冯小刚新片被撤档 (图)
·冯小刚新片十一前突被撤档 当局担忧“煽动越战老兵”上访
·疑恐十九大前挑老兵上访 冯小刚新片被暂禁 (图)
·《敲中》:八旬老人王秀英以行为艺术的形式来上访
·中国十余省民、代、幼教师各地集体上访维权
·安徽王凤云因上访举报官员倒卖良田 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图)
·赴京上访训诫三次被拘留,洛阳赵灵周起诉高新公安
·河南刘育豪因上访被五次强制送到精神病院 (图)
·贵州桐梓县燎原政府垄断公墓市场引起村民不满并上访 (图)
·蒙古族人上访被劳教终身残疾 (图)
·武钢工人集体上访,合理诉求置之不理 (图)
·湖南民办教师进京教育部上访 遭拘留七天
·中国教师节到来 千名民代幼教师北京上访维权 遭警驱赶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请上访维权等人士不要为郭文贵的信口雌黄所干扰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 (图)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长平:依法维权绝望之旅 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联合国访民拦车上访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图)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都是冤假错案2 /杜阳明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杜阳明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徐永海 (图)
·赵国君:一位坚持上访维权的伤残警察的经历——郭少坤访谈
·曾广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上访族
·刘红霞:中国冤民档案馆愿接受占中者委托上访
·井悠:『上访』北京对话如履薄冰
·泣血的“草根声音”(三十一)——北大荒垦区上访问题调查/蒋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