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本站记者收到大连访民骆鸣凤电话,诉说了自己和不少同行被诈骗和控告无门上访无路的经过,由于内容太多,只好采用她本人的文章如下:
    
     我住江苏省东台市新街镇新街村名叫骆明凤,于2010年和姐姐朱玲英一起开办了宏泰建材业生产酉班牙瓦和仿古瓦很受社会欢迎,.一直很火爆.但是自从2012年4月辽宁大连王青洲从网上认识了我们厂,使我厂跌落到无尽的深渊,王青洲的骗局无人能敌,王青洲安排手下名叫刘鹏自称是香洲集团的经理等人,以来我厂考察为名义,进行一系列的诈骗活动,刘鹏经理说, 他们经过考察我厂的酉班牙瓦的产品后非常满意,经刘鹏等人研究决定叫我厂生产的酉班牙瓦丶各种色彩配套产品。就由他们香洲房地产公司全部都包要了,并主动新打款四十万给我厂作为全包要我厂生产出来的酉班牙瓦产品作为定金;以后叫我厂每发一批量酉班牙瓦运到大连港囗,,他们并会准时把瓦款打到我厂或现金,然后在从港囗把瓦运到香洲房地产工地。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刘鹏样子表现诚恳,另外刘鹏讲大连没有懂盖酉班牙瓦技术的人,要求我们帮助王青洲工地请—批精明能干盖西班牙瓦师傅;我们并帮助香洲房地产公司请了以我姐夫为首的四十几名盖瓦师傅;去承包了香洲房地产公司的五十一撞别墅,另外中国銀行房子;还有老寿仙房子;2012年9月开始香洲集团的王青洲施展一套套大骗术而我们都蒙在股里.我们厂的酉班牙瓦早就运到了大连港囗久等香洲集团也没有打瓦款给我厂一拖在拖,眼看着后面运送的一批瓦又将要到大连港囗,货到港口不及时拉走就要罚场地费用.而香洲工地上工人急需要瓦盖房子.己经停工几天而他们迟迟不打款到我厂,声称王青洲去了美国等他回来立马打款,看看听听刘鹏等领导讲话诚恳让人信服,转眼到了年底春节前在香洲集团财务科等钱的人象人山人海—样数都数不清,在加上天气不正常到零下十五度左右,叫那些等工钱的那些工人受不了天气的苦寒。在这个时候王青洲突然宣布,刘鹏经理因为贪腐己经被王青洲送到公安机关审查。等春节后更大家一一的结帐。而满屋子内外的农民工,和四面八方等钱等接帐的客商们都听不懂王青洲的大骗手段和目的。
   
    转眼到了2013年舂天而王青洲对2012年所有拖欠的款项和所有农民工的血汗钱,字字不提,反而变本加利继续行骗,站在那些客商面前黑白两道势力强大的欠钱王青洲,大家都为了能把以前王青洲拖欠款结清都不敢得罪王青洲,只被王青洲迁着鼻子走,被王青洲逼得客商们继续更他们合作供货,而王青洲变成了主动,2013年我们宏泰建材厂安照王青洲工地所提要的酉班牙瓦数量,如期供贷香洲集团,香洲集团开始也准时付钱给我厂,可是王青洲对2012拖欠我宏泰建材厂瓦款325万,农民工资65万,我厂多次向王青洲,徐长青讨钱,他们推托说等公安机关把刘鹏贪腐的事处理好,再解决你们2012年欠款款项和农民工盖瓦的工资······(后来在2014年我们听工人说在大连市无意中看到了刘鹏,这更本就是王青洲丶徐长青设计好的骗局···)转眼间到2013年的9月份王青洲,徐长青又考察听说我家亲戚苏卅一家新能原热水器公司,王青洲、徐长青安排我老公缪林帮助他们引进光伏太阳能热水器,或者叫我老公缪林帮助王青洲在温泉公园安装,如果不帮肋安装那你们2012年的西班牙瓦款丶工人工资以及2013年的眼前瓦款150万就不給你们结帐,王青洲、徐长青对我老公缪林说你看着办王青洲温泉公园急要安装大量光伏太阳能热水器,,《之后我们才知道王青洲在做假的温泉公园,来骗国家的大量补助款,温泉从哪里来呢?就是他们骗我老公帮他安装光伏太阳能热水器出来水,变成所谓的温泉水实际上就没有什么温泉水》我老公为了能把2012年的瓦款和农民工工钱顺利拿到,没其它办法只好于,2013年9月29号香洲集团徐长青更我老公签定好光伏太阳能热水器合同,2013年10月1号正式开工,王青洲帮助把2013年的部分瓦款结清,我们工人安装光伏太阳能一直做到2014年6月完工,我向香洲集团徐长青等人申请条试验收光伏太能热水器 可徐长青回答叫我们等等现在没有水丶电,现在,整个前进村农民生活用电都成了大困难,安装人员问徐长青要等到什幺时候才有水丶电,徐长青讲快了正在考察当中,等他们安装了光伏发电站就有水电了,徐长青讲你们在等的时侯可以,继续到他指示香卅温泉公园的其它房顶•比如汽车站房顶丶假雪山房顶都要我们帮他安装太阳能热水器,在这期间我们工人和我老公先后无数次向徐长青,王青洲讨要工资和工程款,在2014年下半年王青洲和徐长青每天晚上都会安排四面八的客商包括我老公缪林,一起12家的客商打排,吃丶喝丶玩丶乐、还玩其它的不同的游戏旅游,把那些客商们玩迷惑了心,眼看年底将近安装工人们生活费都成了困难,工人们只干活吃不起饭了,每天拿着工资表到王青洲财务科等余会计拿工资,而余会计以国家补助款还没有下来,还讲叫等等王青洲马上亲自解决钱,而2014年12月1号王青洲亲自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老公缪林讲,你们工人好好干最近近快把欠你们的款子,以及2012年欠款也一次性给你们统统结清,合计1600多万―并一起结清请你老缪和工人们都放心,我王青洲今天当着众人面向你缪林及骆明凤表个态度,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到香洲集团财务科讨薪的人越来越多不计其数,眼看着王青洲,徐长青安排的打手黑保也越来越多,动不动就打前来讨要工钱的工人,我亲眼看到王青洲太恶毒······王青洲丶徐长青最終现出了诈骗原形···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谁知没过十天事情就发生变化,也就是2014年12月18号我们的工人把所有工程全部干完成,还有山东的裝修的工人,黑龙江建筑工人,以及本大连工人等等四面八方的工人都来、天天不停的在向徐长青、王青洲讨要工资,突然连续好多天王青洲、徐长青以各种理由也不更我们和工人见面,更谈不上给工钱,要么见面就带着黑保安乱打工人报了警也没用,看着这样形势工人们都协商到谢屯镇政府多次请党委书记毕勋和党委负书记王立新为我们农民工主持公道,解决被王青洲诈骗我们农民工在大连香洲集团干了几年的血汗钱.,而毕勋书记和王立新书负书记对我们说;《王青洲是国家五―劳模》我们谢屯镇政府是管不了王青洲的,你们到县政府诉求能不能王青洲补助款里直接扣给你们,2014年12月19号到了瓦房店县政府信访领导诉求,恳請领导帮助主持公道讨回血汗钱,诈骗工程款,,瓦房店县政府信访姓刘的领导说:“他们县政府根本管不了王青洲,你们这些农民工难道就不知道王青洲是政腐重点保护对象吗?王青洲是国家五—劳模″,他不给你们农民工资, ,不给你们工程款,那不叫诈骗;应该叫发展经济的需要年年都得到我们市政府的表扬关心”,从信访室里跑出来十几个黑保安理论并当着信访领导的面要打我们工人,黑保安嘴里还讲看你们也是活够了,那些黑保安一手抓工人上车丶信访领导叫王青洲的黑保安把我们农民工送回工地上,2014年12月22号至2015牟1月我们工人看情形不对立马逃到大连市政府诉求公道,可大连市政府我们工人们根本进不去,谈不上诉求公道,我们工人没有办法在北门口诉求了三天三夜也没有人关心,那些上下班的大连市长以及党委书记们看到了我们工人也不文不问,听到我们工人是诉求王青洲的,那些领导们一一走开,反而被王青洲养的几十名黑保安在大连市政府们口打我们农民工,工人们多次报警,110警察出警也没有用,王青洲几十名黑保安当着110警察的面把我们工人打伤身上打出血,警察们也不支止,反而说什么辽宁大连公警法里面.都是王青洲的亲信和亲戚,王青洲的亲弟弟成是公安厅厅长,你们还是滚回家吧下次就不要在来了,在大连政府以及辽宁政府我们农民工人看不到光明只是―片黑暗,无奈情况下2015年1月份我们15个人背着生活用品,徒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诉求公道,北京国家信访领导叫我们到辽宁住北京信访领导,可以帮助我们农民工解决血汗钱,我们一路不停赶到北京马甸桥辽宁政府信访办事处们囗,诉求解决血汗钱,北京城的雪花飘飘零下17度,夏天气侯热度40度,我们15个人 呆呆的―连续在北京辽宁驻京信访办们囗—等’就是3年多,在这期间我们经常天天被那些辽宁变衣警察打庒迫我―家人先后多次被拘禁。
    裸身上访的大连骆鸣凤血泪控诉
    我和家人被拘保后审壹年,2017年4月1号我大姐朱玲英和我们一家人几年上访诉求失败,朱玲英活活被庒迫逼死!《是因为王青洲迟迟不还血讦钱,而工人们天天到我姐家闹着要大连的工钱,》在这个天无人道的世界里哪里有我们农民工诉求公道地方······2012年我二姐夫吴礼秋帮大连香洲王青洲盖房顶干活摔伤,脚部丶腿部丶头部都成重伤在加上他们帮王青洲干活,前后共计组织了四十多人干了一年的活—分工资钱都没有给,而帮助王青洲干活的工人个个都到我姐夫家讨要工钱,昊礼秋于2013年6月4号被王青洲庒迫活活逼死.象我们这个最底层农民工到哪里才有说理讨公道地方······
    本人为以上内容负全部责任!
    骆明凤:身份证320919196508205463,手机17751571307
     2017.9.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12715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实时报道:骆鸣凤北京街头裸体申诉 被羞辱的是她还是中国法制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记班主任张老师
  •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 藏人主张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 曾节明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 东海一枭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 张杰博闻贸易战疯狂升级房产税成救命稻草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 金光鸿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 谢选骏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揭示“反基督”到来的预言,很快就会应验。
  • 滕彪AnEditorSpeaksOut:TengBiao,DarknessBeforeDawn,andABA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2)--昏昏然
  • 金光鸿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 谢选骏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 郑恩宠关押14年4农民被无罪释放律师前仆后继
  • 谢选骏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 东海一枭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 公民文摘周刊惊天大案!涉案百亿,20家P2P中招!(附7月131暴雷平台名
    论坛最新文章:
  • 隐形战机歼20疑有油限难成全天候绕台震慑
  • 费加罗报:人民币汇率下降有利中国出口商
  • 配合新造神运动 网民推出梁家河朝圣路线图
  • 亚洲周刊:香港抢救中国历史毋忘中国人认同
  • 重庆“不雅视频”雷政富狱中多受表扬传再诉减刑
  • 蓬佩奥向日韩及安理会强调不放松制裁朝鲜
  • 美国强调要维持对朝鲜的制裁
  • 中正纪念堂被独派泼漆 蒋介石铜像染红
  • FBI局长说美国50州每州都有中国间谍活动
  • 现才开除打人安保太晚 舆论怒火上烧马克龙
  • 战火又令数千人从叙利亚南部转移到北部
  • 古巴修宪将确立共产党绝对领导 也提市场经济
  • 万家杠杆案未了 赵薇遭集结索债疑成被告
  • 王全璋狱中未受“硬暴力” 李文足反觉“更恐怖”
  • 美参议院决定不制裁中兴 民主党叹习近平又赢了
  • 人民币跌破6.8底线意味货币战争已经来临
  • 香港淫审处禁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遭人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