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杨天直之死的背后:黑色“商业截访”产业链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7日 综合报道)
     视频:调查杨天直之死
    
    
    编者:北京国家信访局周围,是全国上访者云集之处,多的时候,访民可超万人。然而,因为各级政府,包括中央下达的息访、压访、截访指标任务,甚至在地方上往往因为上访问题对官员政绩一票否决,导致地方官员有强烈的截访、压访欲求。这便催生了一个变态的产业——地下商业截访。
    
    商业截访组织或机构,往往由各地闲散、流氓、黑社会人员组成,他们先到北京打探访民根底,了解来自何方,活动规律,然后以不公开方式抓捕、拘禁、控制访民,并联系相关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谈价钱。如果价钱合意,生意达成,商业截访队就将访民强行押送回原籍所在地。但是到了原籍所在地,暂时还不能交人,必须和地方政府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拿到钱再放人。
    
    杨天直的故事,就是商业截访队和地方政府生意谈崩导致的惨剧。据了解,截访队将杨天直等人押回四川老家附近,向镇裕镇政府要求兑现讲好的价钱,但是镇政府不愿兑现原价。截访队的打手们恼羞成怒,打死了老人杨天直。
    
    以下,引述媒体对杨天直之死的相关调查,读者可以从中看出商业截访产业链的端倪来。
    
被截访者杨天直之死

    
     杨天直老人之墓
    杨天直之死的背后:黑色“商业截访”产业链
    
      今年8月中旬,68岁的杨天直等4人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多名截访者带上车后,遭受一路戴手铐、胶布裹小腿、封嘴后虐打,杨天直死在四川老家岳池县的广岳大道路边。
    
      近三个月过后的11月13日,岳池县警方通报称,已抓获安徽籍张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
    
      岳池县镇裕镇政府官员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目前确定4名进京人员中,丁仁洪和他的堂哥丁仁祥系上访,78岁的老太太陈洪志系跟着丁家兄弟到北京耍,死者杨天直是否系上访行为无法确定。
    
  坟墓

    
      “生于一九四五年七月廿七日,卒于二0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杨天直的黑色墓碑上写着他的一生时间。
    
      这座埋在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一座山间孤零零的墓地,周边散落着花圈,上书“一路走好”等字样。
    
      “到北京上访被打死的,好惨。”杨天直的弟弟杨天杰手持镰刀,站在哥哥墓地前的红薯地里说。
    
      刚说完,匆忙赶来的村干部对他说,“你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我说的都是我看到的。” 杨天杰满脸的不服。
    
      “我两次到殡仪馆看过哥哥的尸体,手腕有手铐被拷过的印子,小腿上半边的皮都不见了,还断了三根肋骨。”杨天杰说。
    
      杨天杰称哥哥杨天直到北京上访与修建高速公路赔偿款分配有关。
    
      2005年,南渝(南充—重庆)高速公路修建时,征用了半沟村的土地,“杨天直水田和土地被占有1亩,村里按照他家三口人每人5000元进行了赔偿,他不服气就去上访。”杨天杰称自己也被征用了半亩地,得到5000元赔偿。
    
      镇裕镇政府官员对此表示,修建高速公路赔偿款,半沟村用其中一部分给占地村民买了社保,杨天直每月能拿到1000多元的。村里开会商量剩余款项是按实际人口分,杨天直户口上虽然有5口人,但两个女儿已外嫁,所以没分钱。
    
      “他之前也就这个问题反复找过政府,政府是进行了处理的,他也签了字。后来杨天直没上访过,新一届镇政府4月29日上任后,他从来没找过政府。”该官员称,杨天直到底是不是到北京上访,官方调查到的情况是,包括杨的亲属在内,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上访,上访理由是什么,没人搞清楚”。
    
      据媒体此前报道,8月16日早上8点,丁仁洪和堂哥丁仁祥,还有二伯妈陈洪志等一行三人从镇裕镇坐上了前往重庆的大巴,杨天直在路边招手拦停了大巴上车。报道称杨天直是转车重庆到北京上访,原因是高速公路赔偿款中有部分去向不明,认为已被镇上官员、村干部侵吞,多年来一直坚持到县市省逐级上访,但都解决不了问题。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丁仁洪和堂哥丁仁祥上访是因超生小孩上户口,甚至多年前修电站淹没田地带来的纠纷等。
    
      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告诉记者,上访也有退耕还林补助款等问题。
    
  虐打

    
      岳池县警方通报称,8月17日下午3时许,杨天直一行4人在国家信访局附近被安徽籍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人以住宿为由骗上一辆商务车。
    
      杨天直一行,从进入车厢开始,噩梦即降临。
    
      “这伙人的年龄在三十四岁,挺凶的,上了车,他们就没收了我们的电话和身份证。”78岁的陈洪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虽然她已是高龄,但手脚仍被拷住,嘴巴被胶带封住。
    
      陈洪志将双手腕部交叉成十字形说,由杨天直反抗最激烈,所以截访者给杨天直的双手扣了手铐,还不让他随便活动。
    
      “白天不上路,晚上赶路。这些人也怕。”陈洪志说,关在车厢里的他们,只要稍不听话就会遭到殴打,“逮到什么就用什么打,棍子、拳头、皮带。”
    
      据媒体此前报道,四个上访者中,身体瘦弱的陈洪志遭受的殴打要少些,而其他三人就“不知次数了”。每次毒打都劈头盖脸,持续好几分钟。
    
      陈洪志在讲述遭遇过程中,不时的说,“遭死罪了,我这么大年龄没去过北京,就是想去北京耍,结果还遭死罪了。”
    
      陈洪志的儿媳妇在一旁说,家里人知道母亲是跟着丁氏兄弟到北京,就是为了耍,因为没去过北京。
    
      丁仁祥的儿子丁继武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除了殴打,丁仁祥在车上甚至被截访者用脚踩裆部。
    
      虐打之外,杨天直一行也遭受着生活和生理上的种种阻扰。
    
      “不给吃的,不给喝的。他们凶巴巴的人,吃的是粑粑喝的是牛奶,我是在渴的受不了让他们给我水喝,他们直接把喝剩下的一点牛奶扔给我,根本喝不下。后来又给了粑粑,干的吃不动。”陈洪志说。
    
      口渴难忍的杨天直向陈洪志要空矿泉水瓶子,“在路上的时候,杨天直向我要一个矿泉水瓶,我开始以为他要解手。他是尿到里面再喝,路上喝了五六瓶尿。”
    
      截访者对杨天直一行四人规定,上厕所就直接在车旁解决,“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觉得害臊。他们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怕什么嘛。要是不解手,就只能拉在裤子里了。”
    
      从8月17日下午3时由北京出发,到20日凌晨2时抵达四川岳池的59个小时中,杨天直曾有过两次选择了跳车。此前媒体报道称,一次是在17日当晚抵达河南境内,另一次是车坏后在修理厂内,但杨天直两次跳车的后果都是遭到殴打,甚至被打得瘫倒在车厢里好几个小时,痛得受不了又不敢呻吟。
    
  死亡

    
      8月17日,杨天直一行四人在北京被带上车后,通过他们的身份证信息,截访者给岳池县镇裕镇党委书记打了电话,说该镇有4个人在北京上访,并提供了他们的身份信息。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挂掉电话后,就安排人到杨天直等4人家中核实情况,“核实后的信息是丁仁洪、丁仁祥是到北京上访,陈洪志是跟他们到北京去耍,由于杨天直家里没人,他的情况没核实到。”
    
      在这种情况下,同意了截访者的“表示愿意租车送杨天直等四人回岳池”。
    
      镇裕镇政府官员说,“书记肯定没有说,打死或者送个伤者回来。你送回来,肯定送个健康人回来撒。他们送过来也是想挣个车费、人工等费用。”
    
      该官员坦言,官方和截访者之间有商量金钱交易,但具体多少他并不知道。
    
      对于类似事件以及金钱交易,是否该上镇党委会进行集体研究, “当时事情很急,好像是个周末,只要金额不大就不用上党委会。” 该官员称,“你要跑(北京上访),高头(上级政府)要压,地方政府考核压力很大。”
    
      记者查实,8月17日是星期三,而非周末。
    
      就在镇裕镇官方等待截访者送人回来之际,事情也在急剧恶化。
    
      岳池县公安局官方通报称,20日凌晨2时,杨天直等4人被送回岳池并先后下车。
    
      丁继武则说,其父丁仁祥是在岳池县城跳车后逃离的。
    
      镇裕镇政府官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截访者)送人过来,也没人跟我们联系,被送的人都出了问题,他们哪敢联系哦。”
    
      20日中午1:33,岳池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人死在广岳大道。当天稍早,杨天直家人从丁氏兄弟口中获悉不见杨的踪影后报警。
    
      经过辨认,确认死者是68岁的杨天直。
    
      广岳大道的清洁工向上游新闻记者确认,8月20日中午1点前曾看到有个老人蹲在路边,2点上班时就听到了该人死亡的消息。
    
      在不为外部所知的情况下,8月24日,镇裕镇党委书记被岳池县纪委停职,并进一步调查;8月31日,杨天直被安葬在自家附近的山上。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被免职今年40多岁,4月29日走马上任镇裕镇党委书记,他此前的职务是岳池县绩效办主任。自其被免职后,镇裕镇党委书记职务一直由党委副书记、镇长周鹏一肩挑。
    
      镇裕镇一名官员称,这起上访事件是4月29日新的党委书记和镇长上任以来第一起,也因命案事件导致当地备受舆论关注。
    
      针对有当地政府赔偿死者杨天直家120万元的传言,此前媒体报道说,杨天直的女儿否认了这一消息。
    
      镇裕镇政府官员明确表示,没有120万元的赔偿一说,现在和死者家属,以及伤者商谈的结果是,等9名被告被提起刑事诉讼时,政府愿意帮助他们提起民事赔偿。
    
      岳池县警方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确认,目前该案件仍在侦查阶段,尚未向检方移交。
    
      丁继武表示,其父丁仁祥等当事人曾被警方带去对截访者的照片进行辨认。
    
      截访者张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到底是“黑保安”还是其他身份,岳池县警方未进一步说明。
    
      (以上引述上游新闻报道)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142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 我经常在GreatSenecaHwy上开车
  •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 毛澤
  • 又到教师节
  •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唯一一部真實反映中共鐵幕下蒙古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8)
  • 东海一枭教主和教师
  • 台湾小小妮去延安玩
  • 雷声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 曾铮秋夜AnAutumnNight
  • 东海一枭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 邱国权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张杰博闻川普加税再发威钓鱼台突爆惊雷刘鹤避祸拂袖而去
  • 郑恩宠上海警察借《警证》保安开房
  • 宋时雨中国自由三部曲(完整版)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藏人主张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徐沛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 雷声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7)--風之聯想
  • 东海一枭关于杀生答客问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缅甸人因网络上批评昂山素季获刑七年
  • 巴基斯坦裁决释放前总理谢里夫
  • 马来西亚前总理又因挪用公款的指控被捕
  • 张裕:瑞媒评中国游客“受虐”发酵同桂民海有关
  • 把非洲移民比作奴隶 意大利内政部长惹麻烦
  • 德国医生:“暴动小猫”成员很可能遭人下毒
  • 中国称“对美方套路泰然处之”并向世贸追加起诉
  • 李克强承诺不会故意对人民币做单向竞争性贬值
  • 特朗普:中国以关税打击美农民干预中期选举
  • 朝韩签历史性平壤宣言 允许国际视察无核进展
  • 英国清真寺附近车撞人3伤 不排除因仇视伊斯兰
  • 习近平访日的道路还有多远?
  • 法媒关注美中贸易大战进一步升级
  • 东京忧心美国第四轮对华制裁重创日本企业
  • 受累贸易战香港出口增长减半GDP跌0.2-0.4%
  • 合法同性恋伴侣可依亲留港
  • 新华社及央视在美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