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毒保姆”的人生观:视野范围内都是敌人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04日 转载)
    
    广州“毒保姆”的人生观:视野范围内都是敌人

(去年12月23日,何天带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
    
    5月4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毒保姆”何天带涉嫌故意杀人案进行一审宣判。
    
    何天带的辩护律师高尚还原了宣判时的场景:
    
    法庭的听席上,一个人都没有,何天带的家属没有来,被害人的家属也没有来。何天带一如往常穿着深色的衣服。在这里,她听到了自己的判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认为,何天带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何天带犯罪动机卑劣,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以严惩。
    
    法官宣判后,何天带流泪了,但也只说了七个字:“不上诉,没有意见”。
    
    早在2015年12月23日,案件在广州中院开庭时,何天带就已承认所有指控,并拒绝向家属道歉:“反正我杀人偿命”。
    
    那是何天带唯一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身材矮小的她穿着灰色的外套。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辩护律师高尚表示,这是广州中院依法做出的判决,作为法律援助辩护律师,不便做评论。
    
    不过高尚认为,这一结果并不意味着何天带没有生的可能。从法律程序上看,案件之后将移交广东省高院进行死刑复核,并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流程中,如果出现新情况和新证据,案件可能还会有转机。
    
    但就何天带受审及宣判的表现,她没有抱希望。
    
    据判决书显示,46岁广东韶关乐昌籍女子何天带在受审时,详细叙述了自己杀害七旬雇主何艳珠的过程:
    
    2014年12月13日12时许,我来到广州市番禹区大石镇家家家政公司找工作。刚好何艳珠的大儿媳妇“阿碧”来到家政公司雇请人照顾她家婆,“阿碧”看中了我,我们谈好工资是每月2600元,后来还跟他们约好工作期间如果老人家去世了,不管是否满一个月都要按一个月的工资来算。
    
    “阿碧”把我带到位于南沙区大岗镇的一幢别墅,我和何艳珠一起住在一楼的一间房,我将带来的行李放在房间墙脚处,行李里有换洗衣服、针筒、针头、装有敌敌畏液体农药的玻璃瓶、老鼠药、尼龙绳等物品。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照顾何艳珠饮食起居,处理她个人卫生。
    
    16日凌晨5时许,何艳珠还在房间内睡觉,我拿出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杯子,走到厨房从汤锅里倒了大约半杯肉汤进去,再加了一些温开水,然后从行李中拿出已掺有安眠药的矿泉水、农药“敌敌畏”倒了一些进去,又拿出两个一大一小的一次性注射针筒和针头,从塑料杯内抽取一些液体进入针筒内。
    
    塑料杯内还乘有大部分液体,我拿到何艳珠的床头,哄骗说这些肉汤是她儿子给她做的,她就将塑料杯中的肉汤全部喝了后继续睡觉。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看何艳珠没有反应,就将她的裤子拉下来,在她的右边屁股上打了两针,我在医院当护工时,知道往腹部打针流射药物会容易被身体吸收,我又往何艳珠的右边腹部打了一针,将针筒内的液体全部都注射进她的身体了。
    
    到早上6时许,我看她还有呼吸,觉得之前的药效不够,就拿了行李中的一条绳子从何艳珠脖子前方绕过,从后面打了个交叉,双手收紧绳子勒她的脖子,大约勒了一分钟左右,我看见她不动了,松开手将绳子解下来,放回自己的行李包内。
    
    后来我担心出事,便将该条绳子藏到我身上的文胸内,我见她耳朵上有一对耳环,取下来放进文胸内准备卖钱,还拿了她的银行存折,以为可以拿到钱,后来想没有密码拿不到钱,放在身上又怕说不清,就把存在用水果刀划碎后放进内衣里。
    
    我杀何艳珠就是想早一点拿到一个月的工资,因为之前谈好不管做几天都按一个月的工资算。农药“敌敌畏”是我在广西桂平市金田镇安众一家市场农药店买的,给何艳珠注射用的针筒、塑料杯等我拿出去扔到外面垃圾桶里、针头藏在我的衣服里。

案件回顾
    
    广州“毒保姆”的人生观:视野范围内都是敌人

(何天带身份证复印件。)
    
    曾被怀疑杀害多位老人证据缺乏未认定
    
    2013年12月13日中午12时许,被害人何艳珠家属经广州番禺一家保姆介绍所介绍,雇请何天带到南沙大岗的家中照顾行动不便的何艳珠。
    
    何艳珠的儿媳妇梁女士回忆,当时双方协定好的工资为2600元,包吃住。
    
    但蹊跷的是,到家后,何天带就提出,工作期间,如果老人家去世了,不管是否做够一个月,工资都要按照一个月来计算。
    
    何艳珠的家属们没多想就答应了。
    
    2013年12月16日,何天带到家后的第四天上午,何艳珠的儿子黄先生被告知,他的母亲可能不行了。
    
    赶到母亲房间时,黄先生发现母亲躺在床上,眼睛紧闭,身体僵硬。医生赶到时,发现何艳珠已经去世几个小时了。
    
    这时,黄先生发现,母亲的耳环和存折不见了。随后,双方起了争执并报警。
    
    警方到场后发现,何艳珠后颈部有勒痕,屁股有针孔和血迹。
    
    警方对何天带搜身后,从她的文胸中搜出了耳环、戒指、撕碎的存折等,并从她的行李中发现了注射器、针头、绳子、疑似有毒的物品。
    
    何天带随即被警方带走。
    
    另据公安机关侦查,在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间,何天带涉嫌利用保姆的便利以类似的方式杀害另外9位老人,其中2起未遂。但因为被害人家属未能及时发现可疑情况、死者尸体已经火化等因素,导致关键证据缺乏,检察机关并未认定这些案件。
    
    探员追访
    
    “视野范围内都是敌人” 无亲友愿相认
    
    2016年5月4日上午,广州中院的旁听席空无一人——何天带和被害人的亲友都没来旁听。
    
    高尚律师回忆,在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后,何天带的亲友一直未过问此案。何天带曾向律师提供她女儿和另一位朋友的联系方式,拨打后显示是空号。
    
    高律师曾尝试通过记者向何天带家属带话,也一直未收到反馈。
    
    去年12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曾探访过何天带老家广东韶关乐昌市坪石镇关春村。村民描述,何天带从小性格孤僻,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此后几乎没有回过家。
    
    仅有的两三次回乡探亲,也被母亲和哥哥拒之门外。
    
    村民称,何天带家中有老母亲和三个兄妹。但因为早年家里反对何天带的婚姻,双方反目,此后关系一直不睦。
    
    何天带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现在就剩下三个儿女,另外一个,我当她死掉了。”
    
    离开老家之后,何天带辗转在佛山和广州南海区打工。
    
    在她长期租住的佛山李潘村,何天带曾跟邻居说,自己有丈夫和女儿。但邻居们从来没有见过。
    
    在李潘村,何天带被叫做“颠婆”,没有朋友和她来往。她喜欢捡垃圾,捡来的瓶瓶罐罐堆满了房子,招来了老鼠和蟑螂;晚上睡觉光着身子,还开着门;喜欢在屋子里自言自语,有时笑有时哭。
    
    村民们觉得她神经不太正常,尽量避免和她沟通。
    
    高尚律师曾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描述会见何天带的感受:“在她的视野范围内,周围都是敌人。”
    
    此前会见时,何天带曾和律师提到过其他杀人动机。高律师说:“与她惨痛的个人经历有关。”
    
    但在庭审中,何天带只愿承认,作案动机就是想早点拿到工钱。(新京报报道) (博讯 boxun.com)
4742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媒报道广东"毒保姆"事件:残忍谋杀10名老人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 给青葱的交代
  •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 毛粒子与毛栗子
  • 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
  •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 谢选骏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 东海一枭再驳张务农先生
  • 谢选骏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 曾节明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 谢选骏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 曾节明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 刘蔚9月号Youtube,中共政变,世
  • 邱国权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槟郎记班主任张老师
  •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李芳敏144000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 东海一枭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 谢选骏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盟明19日起对中国电单车开征关税
  • 中国连续以“间谍罪”判决日本人为那般?
  • 5月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环比增12亿美元
  • 美国将在G20财长会期间谴责中国“经济侵略行为”
  • 欧盟重罚谷歌43.4亿欧元
  • 特朗普以一字“口误”试图平息国内批评风暴
  • 尼加拉瓜政府军再血腥镇压突击一反叛城
  • 费加罗报:中国在欧投资远远超过在美投资
  • 帕劳不理中国旅游禁令反全面停飞大陆航班
  • 民族党陈浩天疑因赴台开会被港府修理“灭党”
  • 大陆网贷平台频频“爆煲”几全军覆没
  • 普京对Fox News称俄干预美大选“极其荒谬”
  • 分析指港府有4大恶法足可弥补基本法23条空挡
  • 韩朝商讨铁路连接项目联合考察日程
  • 异常与猜疑后 习近平高频率回归官媒头条
  • “通俄门”美国联调局逮捕一在美俄罗斯女子
  • 世界报:中国与欧盟组统一阵线面对特朗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