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私募一哥”的覆灭(二):天才还是权贵傀儡?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7日 转载)
    
    
(插图:Tavis Coburn)
    
    中国股市早期那种令人兴奋的骚动,塑造了徐翔的操作风格:快速买入、快速卖出,总是玩大的。日后这成为他的一个标志。这种有着当日交易色彩的手法,在粗犷的中国股市中走向了极端;在这个市场上,信息十分稀缺,不是不可靠,就是根本没有。到1995年时,年仅19岁的徐翔声誉鹊起,有传言说,他成为了上海两个势力强大的黑帮之间争夺的对象。这两个黑帮都看到了股市带来丰厚利润的潜力,看到了这个年轻交易者的出色表现,都希望徐翔专为自己的帮派做投资。多位消息人士告诉我,最后是由中国最臭名昭著的一个黑帮的头目出面,平息了这场纷争,而此事还——这部分似乎不太可信——启发了一系列关于股市天才的港产黑社会电影。
    
    随着徐翔的名气日增,他的人际网络也在扩大。到了1990年末期,他成为了“宁波敢死队”的非正式队长。这个团队以操纵不太出名的低价股票出名。中国股市不允许股价在单个交易日的涨幅或跌幅超过10%。为了利用这个涨跌停系统,该团队制定了一个战略:会突然向选中的股票投入巨大买盘。其他交易者看到这支股票的价格突然上涨,就会纷纷跟风买入。把股价拉升到10%涨停板。一旦股价在第一天达到涨停板,这支股票的涨势就具有了自我持续性。急于买入股票的交易者会在第二天一开盘匆忙买入,再次把这支股票拉升到涨停板。这样的走势自己也会带来宣传效应和唾手可得的利润。几天之后,这个团队就会抛售股票,其他交易者也会跟风抛售。股价会跌到一个较低的价格。这种战术令人想起美国股市现在的“垃圾股”操作,但是它的赌注更高,是在类似于美国股市早期那种监管环境中运作的。跟我交谈过的一个交易员曾用崇拜的语气谈到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他是世纪之交的一个美国股票操盘手,赚了几百万美元,而后又失去了这些财富,1940年在他63岁时自杀。
    
    “宁波敢死队”声名日盛之际,其他交易者开始密切关注银河交易厅——无论他们买哪只股票,必定都会引起注意,导致相应的买盘激增。不想获利都难。
    
    徐翔为人低调——团队其他成员的新款跑车显眼地停在交易大厅前,他却会避开这些光鲜的东西——但这个团队还是拥有了神话一般的地位。两个自称是“宁波大佬”的人写了一系列书籍,还举办了一些旅游研讨会,承诺要让大批新手投资者学会宁波敢死队赚钱的秘密。中国其他城市也纷纷冒出了跟风的“敢死队”。
    
    他们引起的关注也不全都是正面的。《中国证券报》2003年的一篇文章提出质疑之后,中国股市监管机构证监会派出一名专员,负责对银河证券和其他五个宁波交易厅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专员召集一些知名的本地交易者开了一个“非正式讨论会”。该团队从股市上消失了,但仅仅一个星期之后,这名专员发布公开声明,说自己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存在不当行为,他们随即卷土重来。不管这些交易者采用了什么样的方法,他们赚到了数以百万计的利润,而宁波——以及整体的中国经济——在蓬勃发展。
    
    到了2005年,徐翔走出了家乡。他需要更加接近权力和金钱,而宁波的池子已经太小了。他选择的这个时机一如既往地恰到好处。在中国的对冲基金行业正要起飞之际,他怀揣着数亿资金搬到了上海。早在90年代初,这一行业就具备了雏形,但那时候交易量很小——中国的经济还在发展——既不存在本土人才,也不存在法律框架。这类基金在私底下操作,没有受到任何政府监管。“谁能管理对冲基金?”曾在中国监管部门供职的一名官员表示。“那时候是个未知数。”
    
    直到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修订才为对冲基金开辟了道路。那些决定在这一新框架下经营的基金后来得名“阳光基金”,以便与隐藏参与者的基金区分。此事发生的背景是,在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带动之下,新富阶层突然手头有了数以亿计的资金来进行投资。“简直是完美风暴,”毕马威(KPMG)驻香港的投资策略总监张浩川(Zhang Howhow)说。“为了找到相对合法的途径来做这门生意,大家开始更认真仔细地研究监管规定。市场在上行,又有一批高净值人群。”那是徐翔的机会,“在中国来打造一个恰到好处的对冲基金——规模最大、业绩最成功。”
    
    2009年12月7日,徐翔成立了泽熙投资,资本为3000万元。公司名称源自徐翔最钦佩的两个人:毛泽东的“泽”、康熙的“熙”。前者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后者则是华夏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皇帝。2010年3月,泽熙一期基金成立,规模为10亿元。理论上,这是一个阳光基金,但是由于投资者少于200人,徐翔并不需要透露客户名单。
    
    作为老板,徐翔痴迷于工作,不知疲倦。友人表示,除了股市,他没有其他爱好或兴趣。每天早上8点45,他就来到泽熙在上海那间光鲜亮丽的办公室,经常待到凌晨2点。他的座位在公司交易大厅后部,他在那里亲自指挥泽熙的投资,就算公司的资产接近300亿的时候也没有松懈。他始终高度神秘。泽熙的研究人员不知道老板是否听从了他们推荐的股票买卖建议,直到年底看到自己的绩效评估。“徐翔总是在交易,”一位老朋友评价。“如果他不是在做交易,那就是在思考怎么交易。”
    
    开会的时候,徐翔会盯着两部智能手机,一部显示市场价格,另一部则用来浏览财经新闻。他宁愿让别人开口,而当他插话的时候,他的回答简单粗暴。来自西方的一名基金经理表示,徐翔看起来“觉得回答问题很无聊,巴不得回去交易。”他衣着随意,有时就穿运动服。
    
    与在宁波的时候一样,徐翔似乎总能踩准无可挑剔的时机,将数以亿计的资金投入到高风险的大赌注中去。他专注于买入的那些股票,要么规模不大,要么比较不知名,或是价格接近谷底,一旦盈利就抽身。这样的策略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应对中国市场的特殊性。美国对冲基金的一些惯常手法在中国受到了限制,比如卖空股票以冲抵市场下行的风险(也就是“对冲”)。中国的监管部门对这些做法存在疑虑。基金经理几乎完全依赖在适当的时间买卖股票获利。
    
    徐翔的成就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从2010年3月到2015年10月,泽熙一期基金产生了逾3270%的回报,而同期上证综合指数仅增长了11.6%。泽熙的其他基金取得了同样惊人的增长率。到了2015年,徐翔控制了至少280亿的资金,在中国对冲基金经理中拔得头筹。激动于他白手起家传说的公众对他颇为推崇,称其为“中国的卡尔·伊坎”、“徐神奇”和“私募一哥”。
    
    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徐翔超乎人们想象的成功持续引发各种谣言和猜测:说他有内幕消息,琢磨他为何能准确地把握交易时机,还说他那些富有(且完全不曾暴露身份)的客户可能有政治人脉。流传最广的一个谣言是,徐翔是在帮富有且腐败的上海“太子党”——中共重要官员的子女——做投资。传闻说,这些太子党给徐翔提供内幕消息,保障他的安全,使他免于被起诉;作为交换,徐翔通过私募基金的形式替他们运作资金,这类基金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既能掩盖投资的金额,又不会暴露投资者的身份。这些谣言的高明之处在于,它们让人感觉极有可能是真的,但又完全无法证实。
    
    在宁波一家环境优雅的滨水咖啡馆内,我约见了一名年轻的股票交易员。此人猜测,与政界的关联成就了徐翔,也最终毁灭了他。“徐翔是被人推着走上那个舞台的,”这名交易员告诉我,不时有拎Gucci包、戴Cartier手表、衣着时尚的年轻女子从我们身边经过。“上海有很多红色资本家,也就是领导人和重要官员的子女。他们把大笔资金放在徐翔的私募基金里,把它们当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使。”
    
    据这名年轻的交易员讲,徐翔的整套资金运作行为只是为了掩盖这种并不复杂的把戏。“徐翔一共有七个产品,”此人告诉我。“最成功的几个是给红色资本家运作的。其他的都是老鼠仓”——用来推高股价、给徐翔的客户带来更高收益的幌子。
    
    与我交谈过的几乎每个业内人士,都重复着近乎一样的传言:与其说是金融天才,徐翔更像是被更大的力量左右的傀儡。而且,这种解释往往会被用在回应长期困扰中国金融界观察人士的一个问题上:徐翔为什么没有早点收手?有关他非法操作方式的流言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又已经打造出中国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并在这个过程中敛得上百亿的个人财富。为什么还要冒着被清算的危险继续干下去呢?
    
    “那就是投资者的阴谋了,”一名曾经的对冲基金研究员告诉我。“给他钱让他打理的人,不会愿意看到这项基金业务收缩。”至于徐翔是自愿合作起家的,还是一开始就被胁迫,都只是更进一步的猜测了。“如果有政治背景强大、人脉深厚的人来找你,想让你替自己管理资金,”这名研究员说,“要想拒绝还是有点困难的,不是吗?”
    
    假如徐翔真的和隐秘的中国政治权贵有牵连,那么他小心维持的低调,只会显得更为关键。在一个政治和经济控制密不可分的国家里,最出风头的人往往最先败落,而保持不为人知也是一种生存技巧。就连徐翔到底有多少资产,到现在都还是个谜。2015年,胡润百富榜将徐翔列为第188位,身价显示为22亿美元。但这个数字不见得囊括了徐翔从私人打理的基金获得的所有收入,可能也没有包括那些以他家人的名义掌控的资金,以及藏匿于泽熙资本之外的资产。没人知道徐翔确切的财富额,也永远不可能知道。(纽约时报报道) (博讯 boxun.com)
3062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私募一哥”的覆灭(一):徐翔其人 (图)
·消息指“私募一哥”徐翔 即将青岛法院受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苹果日报严家祺谈中国深化金融改革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金融风暴十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 滕彪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 李芳敏14400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
  •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 徐永海耶稣才是唯一真理能使我们得真自由——2018-9-14圣爱团契
  • 严家祺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东海一枭杂时代微论四则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 槟郎宗教市场的吆喝
  • 谢选骏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 徐永海表象能力十分优秀的孩子不应当被埋没
  • 谢选骏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论坛最新文章:
  • 独派定选前一个月向蔡英文示威要求「独立公投,正名入联」
  • 惠誉国际:特朗普政府保护主义已显著影响世界经济增长
  • 安倍访美将面临来自特朗普的巨大压力
  • 美日即将举行第二轮贸易谈判 日本寻求双赢结果
  • 法国学者:第三次文金会未有实质性进展
  • 法国女导演忆中国文革
  • 杭州保姆纵火案罪犯被执死刑 刑前亲属明确不会见
  • 俄:美国每对俄新制裁 都意味着完全没得到其想要结果
  • 谷歌曾考虑修改搜索引擎抗击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
  • 面对与美国贸易战 中国发布意见刺激居民消费潜能
  •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病去世
  • 法国葡萄酒销售继续全球领跑
  • 美国将对中国军委装备部及部长制裁 中国强烈愤慨
  • 欧盟警告脸书 改善消费者条款否则恐挨罚
  • 菲律宾国防部长出访美国
  • 特朗普视察飓风佛罗伦斯过后的灾情
  • 美议员讥李克强“光说不练”记者会上与中国记者交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