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私募一哥”的覆灭(一):徐翔其人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7日 转载)
    
    “私募一哥”的覆灭(一):徐翔其人

(插图:Tavis Coburn)
    
    去年11月1日,周日,上午10点33分,东部沿海工业城市宁波的高速交警在其官方微博上发了一条看似无关痛痒的消息:“因临时交通管制,G15沈海南接线、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进口都已关闭。”
    
    那个周末,富甲一方的徐翔回老家宁波参加他奶奶的百岁寿宴。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泽熙投资的创始人,徐翔一贯会带来真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回报:他管理的表现最差的基金,也在五年时间里增长了近800%。经历了无数次的腐败调查、市场下跌、清洗运动和其他恐慌,他都安然无恙。然而,就在他的传奇色彩日益浓厚的同时,徐翔本人依旧神秘。凭借其他人没有的知识和信息以及其他人不知道的传言,他积累起了大笔财富。这是一项针对中国制定的完美策略。在这里,相关方严格控制信息,不愿发布信息。(我为本文采访的几乎所有消息人士都只愿匿名受访。他们害怕遭到政府报复,或是生意受到损害。)尽管财富和影响力都增加了,但徐翔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个人生活的几乎所有细节和他的交易技巧。
    
    看上去,这种平衡肯定是在去年6月12日那天被打破了。当天,中国股市开始出现自由落体式的下跌。在三周时间里,中国股市市值蒸发三分之一。股市的下跌一直持续了整个夏天,7月27日和8月24日两天更是大跌。8月24日则被《人民日报》称作黑色星期一。当天,上证指数下跌8.5%,创下八年里单日最大跌幅。在两个半月时间里,中国股市缩水5万亿美元。影响波及全球。黑色星期一当天,道琼斯(Dow Jones)工业平均指数在开盘后不久大跌逾1000点,伦敦富时100指数(FTSE 100)缩水1160亿美元。但不知为何,徐翔却毫发无损地度过了这次断崖式大跌。
    
    

(插图:Tavis Coburn)
    
    尽管徐翔腰缠万贯,但宁波的寿宴却颇为低调。他的家人和他一样,不喜彰显身份。他妻子宁愿挤地铁,也不愿开车。他奶奶依然住在徐翔长大的那个中产阶级小区。但那天上午,徐翔在接近10点30分时收到的一条警告消息,让庆祝活动受到了一点影响。那条消息说,当局来抓他了。
    
    徐翔马上退出了生日宴会,驱车沿G15高速公路向上海驶去。车子开过一片片由低矮灰色公寓楼组成的小区,那里墙面灰浊,院落凌乱,窗户上装着栅栏。他穿过将宁波一分为二的奉化江,绕过杭州湾,匆忙驶向跨海大桥。但他不知道警方已经封锁了前方的道路。当他抵达大桥时,当局把他从车里带出来,带到了高速路边,进入高速路巡查人员的办公室。
    
    尽管之前徐翔身上充满了隐蔽和密谋的气息,但他败落的一刻,却平淡得惊人。那天晚上,网上出现了他的一张照片。照片中,他穿着白色的阿玛尼外套和前系扣的灰色衬衫,带着一副无框眼镜,胡子刮得很干净,脸颊微胖,黑发凌乱,发际线已经开始后退。可以看出,镜头之外有一个人在特意拉起徐翔的衣袖,露出卡在他手腕上的一副手铐。徐翔直视镜头,似乎有点漠然,或说不明所以。如果说他感到惊诧或心烦意乱,你从他的表情中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徐翔唯一一张被外界看到的照片,直到那天早上之前,他一直是中国股市的一个传奇人物。
    
    徐翔的故事也要从中国股市的开端说起。他出生在宁波一个安静的偏下层社区,那里有着货品简单的店铺和公共住房住宅区。1990年,中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在不远的上海成立时,徐翔刚上高中。股市热很快传遍了宁波,那里有作为商业中心的悠久历史,还有让人引以为豪的商业文化。股票这种东西与之非常契合,这里很快就成立了几个交易点。
    
    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徐翔就开始炒股。他完全是自学成才:他的父母一个是退休工人,一个是家庭主妇,对投资都一无所知。“我学习股票,看书,听券商培训,也看国外投资方法,”徐翔后来曾这样告诉《财新周刊》,那是他所接受的为数不多的采访之一。高中毕业后,他放弃了参加令人生畏的中国高考的机会,向他的父母借了3万元本钱,开始全职炒股。他后来说,自己实际上“出生于”1993年——他开始炒股的第一年。
    
    当时,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都在开设股票账户,那种热情后来被证明不仅非常持久,而且改变了一个时代。在上海交易所和深圳后来成立的中国第二个证券交易所,股市成交规模不断扩大,从1993年的610亿美元,达到2015年夏的10万亿美元。与美国机构投资者主导股市的情况不同,在中国,2亿散户投资者的交易量构成了整个股市的约85%。美国道富银行应用研究中心(State Street Center for Applied Research)的一项调研显示,其中81%的人至少每个月会进行一次交易。但经验较少的个人投资者容易被谣言左右,会在对市场基本面缺乏了解的情况下进行交易,因此很容易沦为更老道和更有计划的交易员的牺牲品。“这些散户投资者在市场上被称为‘韭菜’,”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Shanghai Advanced Institute of Finance)金融学教授严弘说道。“他们被割了一茬又一茬,还是不断长出来,就像野草一样。”
    
    徐翔早年是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的营业部炒股的。当时,股价是用粉笔写在黑板上,会影响股票的发行和企业信息披露的人为规则变动,持续干扰着本就难以预测的股市。1992年,上证指数上涨了167%,然后在1993年4月和1994年7月之间,又暴跌了大约75%。尽管中国银河证券是一家国有企业,但并不能为这里的交易带来什么保护;在徐翔刚入行的时期,他周围的交易者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能赚到或损失掉大笔财富。
    
    去年12月一个阴云密布的早上,我来到银河证券。从徐翔第一次踏进那个大门至今,这座建筑本身几乎没什么变化。这座八层建筑位于一个亮着蓝色灯光的药房旁边,看起来似乎濒临坍塌。沿着散落着烟头和瓜子皮的宽阔水泥楼梯往上走,就来到了二层的主交易厅,这里从早上9点开始就挤满了神情憔悴的投资者。在正对着交易行情板的小型金牛塑像上方,挂着一个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给交易者的劝诫之语——“远离非法证券活动”。(纽约时报报道) (博讯 boxun.com)
3521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消息指“私募一哥”徐翔 即将青岛法院受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鐗熶紶鐝:璁挎皯涔嬫瓕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 曾铮《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 谢选骏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 蔡楚蔡楚主編:《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 谢选骏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 金剑平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原创
  • 雷声周扒皮后人:半夜鸡叫谎言是如此炮制的
  • 中国民主基金最优惠餐卷哪里找?
  • 郑恩宠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61期)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1-1:红朝造伪史,预言见真知1
  • 郑恩宠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 谢选骏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 中国民主基金最优惠餐卷哪里找?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中國新話語(一)為<支那>一語平反
  • 生命禅院至道不可以情求——《传道篇》五十一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论坛最新文章:
  • 叙利亚军队夺回一个战略机场
  • 日本拟助亚非国家切断平壤外汇源
  • 土耳其猛炸叙北库尔德飞地 掩护叙叛军占领该地
  • 美国副总统彭斯晤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
  • 韩民众低调关注玄松月金正恩关系 重视冬奥会
  • 德社民党表决是否参与组阁
  • 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 美国“养狼计划”扶持中国壮大 川普班农分手也因对华政策
  • M503航线惹出安全舆论风波
  • 朝鲜代表玄松月率团抵韩国踩点
  • 特朗普:民主党送我一个不错的礼物
  • 平昌冬奥会:111名俄运动员初审被淘汰
  • 美副总统彭斯抵达约旦继续中东敏感之行
  • 法国“美食教皇”保罗·博古斯去世
  • 平昌冬奥会:朝韩运动员开幕式将共同入场
  • 中国谴责美军舰进黄岩岛巡航侵犯主权安全
  • 美联邦政府部分停摆,特朗普推责民主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