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6日 转载)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资料图片)
    
    一位和陈明江相识的当地人士说,因为欠下了巨额债务,陈明江不得已从当地“消失”,有家也不能回,或许为了及早还钱,陈明江才铤而走险,走上了制造假冒名牌奶粉的犯罪之路。

知情者透露,陈明江欠债达七八百万,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据新京报报道,4月9日上午,上海市食药监局通报了“冒牌乳粉”案最新案情:2015年9月9日,上海市公安机关接到“雅培”公司驻上海总部举报,公安部门迅速立案侦查,成立专案组,经过三个月的跨省侦查,于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7日先后抓获陈明江、潘兴兵为首的犯罪团伙共9人,缴获冒牌“雅培”婴幼儿配方乳粉1000余罐,罐体2万余个,冒牌“雅培”商标6.5万余件及制假工具。2016年3月11日,上海市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将陈明江、潘兴兵等6人移送起诉,对犯罪嫌疑人杨某进行网上追逃。在此过程中,又追缴尚未销售的冒牌奶粉4000余罐。

赌博欠下巨债
      
    作为犯罪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明江,通报中也是简单提及。那么,陈明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走上了犯罪道路,新京报记者经过探访,初步勾勒了陈明江其人。
      
    1981年,陈明江出生于浙江温岭。陈明江的母亲金春花(化名)说,陈家早有产业,在温岭算富裕之家。20多年前,金春花一家便买下了位于温岭市联民西路的一幢四层的临街楼房。
      
    尽管父亲管教严格,但陈明江兴趣并不在读书上,高中毕业后,陈明江便不再想念书,他提出回家帮忙,当时金春花和丈夫开办了一家鞋厂。他们同意了儿子的选择。
      
    和当地的年轻人一样,陈明江很快接班,开始操持家里的产业,并娶妻生子。2007年前后,因为鞋厂的生意越来越差,陈和家人商量,将鞋厂关闭。当时正好有一个代理某品牌奶粉的商机,陈明江决定接手,并由此进入奶粉销售行业。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金春花夫妻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两百多万。
      
    6年前,陈明江和妻子离婚。离婚后,陈明江将3岁的儿子交给母亲抚养,一个人操持奶粉生意,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金春花并不了解儿子的奶粉生意做得如何,有时打听,陈明江显得很不耐烦:“现在的钱哪有那么好赚”。
      
    直到有债主登门,金春花和丈夫才知道陈明江在外面赌博,并欠下了巨债。
      
    至于陈明江何时开始赌博,金春花说她并不清楚,她分析是儿子离婚之后。过去的几年间,位于联民西路的这套房子内,不断有各色的讨债者登门,讨要陈明江欠下的赌债。
      
    按照金春花的估计,陈明江欠下的外债可能有七八百万之巨。因为沾上了赌博的恶习,陈明江瞒着家人,不断举债进入赌场,几乎每一次都血本无归,致使欠下的外债越滚越大,其中不少还是高利贷。
      
    “我老公本来脾气就很暴躁,陈明江从小就怕爸爸”,金春花说,因为赌博,陈明江被父亲揍了几次,每次都说再不赌博了,但一直未改。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经历又一波上门讨债的难堪之后,陈明江的父亲再次爆发,56岁的他拿着一根铁棍,将儿子打得跪地求饶。
      
    按照金春花的讲述,自此之后,陈明江便再没归家,至今已将近两年。最开始,陈明江还跟母亲打打电话,到了后来,音讯全无。直到今年1月底,几个上海警察找上门来,这位原本就心怀担忧的母亲才知道,在离家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她的儿子涉嫌参与到一起制造假冒奶粉案中。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陈家在温岭的一幢四层临街楼房。几年来,不断有讨债者登门,讨要陈明江欠下的赌债。图片来源:新京报)
    

制造“假奶粉”获利200万
      
    一位和陈明江相识的当地人士说,因为欠下了巨额债务,陈明江不得已从当地“消失”,有家也不能回,或许为了及早还钱,陈明江才铤而走险,走上了制造假冒名牌奶粉的犯罪之路。
      
    上海警方的调查显示,陈明江等人开始制造假冒奶粉的时间是2014年8月。陈明江等人以每盒30多元的价格,购买市场上正常销售的纸盒装“贝因美”牌婴幼儿配方乳粉,在山东金谷制罐有限公司制作“贝因美”铁罐,并利用其厂房作为制假窝点,生产铁罐装“贝因美”婴幼儿乳粉,共生产销售冒牌铁罐装“贝因美”婴幼儿配方乳粉1.1万余罐。
      
    2015年4月,陈明江又开始了仿冒雅培的奶粉生意,他们以每罐70-80元的价格收购进口的新西兰产“美仑加”、“可尼克”婴幼儿乳粉和国产“奥佳”、“和氏”、“摇篮”等品牌婴幼儿配方乳粉,分别在山东兖州、湖南长沙的窝点,灌装生产冒牌“雅培”婴幼儿配方乳粉1.16万罐。
      
    上海警方调查显示,通过假冒雅培、贝因美等奶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陈明江、潘兴兵等人总共获利近200万元。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知,陈明江在制造假冒名牌奶粉之时,财务显示已经负债累累。当时,陈明江名下的两张信用卡均属于多月透支状态。其中一张信用卡用于分期付款,陈明江通过这种形式向银行借款102000元,购买了一辆马自达小轿车。直至银行2015年5月14日将其告上法庭,陈明江已经连续7个月未按约定还款。
      
    这不是陈明江第一次因为“欠账”被推向被告席。新京报获得的多份判决书显示,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陈明江便频频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庭,早期陈明江尚能到庭为自己辩护,后期更是多次“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法院只能依法缺席审理。
      
    2013年10月,陈明江向陶某借款45万,后归还了35000元,余下40多万“多次催讨未果”,被陶某告上法庭;次年5月,陈明江向陈某借款38万,双方约定借款月利率2%——这一利率后来被法院认定为过高——陈明江还了10万之后,余下28万“至今未付”;3个月后,陈明江再向赵某借款26万元,未能归还;2014年10月,陈明江又以资金周转需要为由,向蔡某借款10万元······
      
    就在陈明江悄悄操持他的“假奶粉”生意的同时,在其浙江温岭老家,家里“乱作一团”。为了替他还债,金春花夫妇卖掉了一套房子,但120万的房款远远不够,隔三差五,便会有讨债者登门。金春花夫妇心惊胆战地过着日子,为了防止讨债者的骚扰,金春花按照派出所民警的建议,给家里装上了多个摄像头。

制假链条环环相扣
      
    上海一位奶粉经销商说,从铁罐生产到塑料包装、标签印刷、奶粉灌装,奶粉造假的产业链很容易被整合。在一些铁罐生产厂家,空奶粉罐子4-5元即可定做一个,而且生产工艺非常先进,几乎和真品没有差别。在标签印刷环节,陈明江找的是浙江台州路桥区的一家印刷作坊。该作坊现已被路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封。知情人士介绍,虽然只是一家作坊,但它制作工艺的水平不低,足可以假乱真。这位人士介绍,按照《印刷业管理条例》和《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等规定,接到订单后,印制企业应审核商标印制委托人提供的证明文件和商标图样。陈明江显然无法提供雅培合法的证明文件,但这家印制企业为了利益,仍然开动了机器。
      
    上述熟知奶粉销售内情的经销商说,当陈明江生产的假冒品牌奶粉进入到终端市场后,会有人自觉替其“掩护”——他们是最终面对消费者的部分经销商。这些经销商低价购进假冒奶粉之后,会将其混入真品掺着卖,一般消费者很难察觉。即使有顾客觉察到异样,店家会很快用真货将假货换回来,大多顾客都不会再计较。
      
    这位经销商表示,何以整个环节都为制假者背书,肯定是为了利益;或许相关人士也清楚,制假者所采用的奶粉都是合格的奶粉,“不会产生严重后果”,因而和其他造假相比,他们的负罪感会相对轻一些。

6流通环节的监管漏洞
      
    “上海假奶粉事件”加剧了公众对于婴幼儿奶粉安全的担忧。多名乳业从业者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漏洞出现在流通领域。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国家强调了奶粉的安全生产,但却忽略流通环节的监管。他说,由于受消费者追捧,一些国际大品牌奶粉成为炙手可热产品,通常经销商从企业拿不到,或者拿不到足额的产品,为满足下游终端市场需求,不得不从其他不明渠道进货,包括跨境购从海外商家拿货,但由于缺乏对不明货源的把控,让假货大行其道进入市场。
      
    监管部门对此也十分头疼。中部城市一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他所在单位只有10名专职工作人员,但该市获准卖婴幼儿配方奶粉的门店、商超有300多家,监管压力非常大,而且他们还要面对全区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监管奶粉尽管是重中之重,但也只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
      
    作为多年的奶粉经销商,陈明江、潘兴兵正是瞄准了奶粉流通领域的这一漏洞,他们通过重庆的乳粉代理商将冒牌的雅培、贝因美成功分销至郑州、合肥、武汉、宿迁等地,也让自己走上了一条涉嫌犯罪的道路。 (博讯 boxun.com)
31919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记班主任张老师
  •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 曾节明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 东海一枭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 张杰博闻贸易战疯狂升级房产税成救命稻草经济危机一触即发
  • 金光鸿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 谢选骏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揭示“反基督”到来的预言,很快就会应验。
  • 滕彪AnEditorSpeaksOut:TengBiao,DarknessBeforeDawn,andABA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2)--昏昏然
  • 金光鸿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 谢选骏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 郑恩宠关押14年4农民被无罪释放律师前仆后继
  • 谢选骏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 东海一枭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 公民文摘周刊惊天大案!涉案百亿,20家P2P中招!(附7月131暴雷平台名
  • 东海一枭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论坛最新文章:
  • 回声报:中国不断加强在非洲影响
  • 中国贷款对非洲的负面影响
  • 习近平明起踏足非洲巩固北京对非洲政经影响
  • G20财长会聚焦全球贸易战负面影响
  • 陈其南:我的首要任务让「故宫台湾化」
  • 中国:网聊微信对话均可属司法采证
  • 疑针对中国 日本拟在石垣岛部署导弹
  • 全美炸锅 普普会罕见速要梅开二度
  • 美计划修改濒危物种法 环保组织担忧
  • 崔永元继续曝料今指黄圣依夫妻
  • 朴槿惠刑期疑不够重 新庭审再加8年
  • C罗中国行:愿中国未来出现比他更棒足球员
  • 人民币大跌400点弱软亦或利器引猜测
  • 安全随员坏品遭揭调查 马克龙受滥用甚至包庇指责
  • 日本公使在美国批判特朗普政权欲加征汽车关税
  • 国会将通过禁止中国及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资金投资美高端科
  • 曾荫权贪污上诉被驳回刑期则减8个月须即时入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