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6日 转载)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资料图片)
    
    一位和陈明江相识的当地人士说,因为欠下了巨额债务,陈明江不得已从当地“消失”,有家也不能回,或许为了及早还钱,陈明江才铤而走险,走上了制造假冒名牌奶粉的犯罪之路。

知情者透露,陈明江欠债达七八百万,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据新京报报道,4月9日上午,上海市食药监局通报了“冒牌乳粉”案最新案情:2015年9月9日,上海市公安机关接到“雅培”公司驻上海总部举报,公安部门迅速立案侦查,成立专案组,经过三个月的跨省侦查,于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7日先后抓获陈明江、潘兴兵为首的犯罪团伙共9人,缴获冒牌“雅培”婴幼儿配方乳粉1000余罐,罐体2万余个,冒牌“雅培”商标6.5万余件及制假工具。2016年3月11日,上海市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将陈明江、潘兴兵等6人移送起诉,对犯罪嫌疑人杨某进行网上追逃。在此过程中,又追缴尚未销售的冒牌奶粉4000余罐。

赌博欠下巨债
      
    作为犯罪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明江,通报中也是简单提及。那么,陈明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走上了犯罪道路,新京报记者经过探访,初步勾勒了陈明江其人。
      
    1981年,陈明江出生于浙江温岭。陈明江的母亲金春花(化名)说,陈家早有产业,在温岭算富裕之家。20多年前,金春花一家便买下了位于温岭市联民西路的一幢四层的临街楼房。
      
    尽管父亲管教严格,但陈明江兴趣并不在读书上,高中毕业后,陈明江便不再想念书,他提出回家帮忙,当时金春花和丈夫开办了一家鞋厂。他们同意了儿子的选择。
      
    和当地的年轻人一样,陈明江很快接班,开始操持家里的产业,并娶妻生子。2007年前后,因为鞋厂的生意越来越差,陈和家人商量,将鞋厂关闭。当时正好有一个代理某品牌奶粉的商机,陈明江决定接手,并由此进入奶粉销售行业。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金春花夫妻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两百多万。
      
    6年前,陈明江和妻子离婚。离婚后,陈明江将3岁的儿子交给母亲抚养,一个人操持奶粉生意,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金春花并不了解儿子的奶粉生意做得如何,有时打听,陈明江显得很不耐烦:“现在的钱哪有那么好赚”。
      
    直到有债主登门,金春花和丈夫才知道陈明江在外面赌博,并欠下了巨债。
      
    至于陈明江何时开始赌博,金春花说她并不清楚,她分析是儿子离婚之后。过去的几年间,位于联民西路的这套房子内,不断有各色的讨债者登门,讨要陈明江欠下的赌债。
      
    按照金春花的估计,陈明江欠下的外债可能有七八百万之巨。因为沾上了赌博的恶习,陈明江瞒着家人,不断举债进入赌场,几乎每一次都血本无归,致使欠下的外债越滚越大,其中不少还是高利贷。
      
    “我老公本来脾气就很暴躁,陈明江从小就怕爸爸”,金春花说,因为赌博,陈明江被父亲揍了几次,每次都说再不赌博了,但一直未改。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经历又一波上门讨债的难堪之后,陈明江的父亲再次爆发,56岁的他拿着一根铁棍,将儿子打得跪地求饶。
      
    按照金春花的讲述,自此之后,陈明江便再没归家,至今已将近两年。最开始,陈明江还跟母亲打打电话,到了后来,音讯全无。直到今年1月底,几个上海警察找上门来,这位原本就心怀担忧的母亲才知道,在离家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她的儿子涉嫌参与到一起制造假冒奶粉案中。
    
    “冒牌乳粉案”主嫌身背巨额赌债 或为还钱铤而走险

(陈家在温岭的一幢四层临街楼房。几年来,不断有讨债者登门,讨要陈明江欠下的赌债。图片来源:新京报)
    

制造“假奶粉”获利200万
      
    一位和陈明江相识的当地人士说,因为欠下了巨额债务,陈明江不得已从当地“消失”,有家也不能回,或许为了及早还钱,陈明江才铤而走险,走上了制造假冒名牌奶粉的犯罪之路。
      
    上海警方的调查显示,陈明江等人开始制造假冒奶粉的时间是2014年8月。陈明江等人以每盒30多元的价格,购买市场上正常销售的纸盒装“贝因美”牌婴幼儿配方乳粉,在山东金谷制罐有限公司制作“贝因美”铁罐,并利用其厂房作为制假窝点,生产铁罐装“贝因美”婴幼儿乳粉,共生产销售冒牌铁罐装“贝因美”婴幼儿配方乳粉1.1万余罐。
      
    2015年4月,陈明江又开始了仿冒雅培的奶粉生意,他们以每罐70-80元的价格收购进口的新西兰产“美仑加”、“可尼克”婴幼儿乳粉和国产“奥佳”、“和氏”、“摇篮”等品牌婴幼儿配方乳粉,分别在山东兖州、湖南长沙的窝点,灌装生产冒牌“雅培”婴幼儿配方乳粉1.16万罐。
      
    上海警方调查显示,通过假冒雅培、贝因美等奶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陈明江、潘兴兵等人总共获利近200万元。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知,陈明江在制造假冒名牌奶粉之时,财务显示已经负债累累。当时,陈明江名下的两张信用卡均属于多月透支状态。其中一张信用卡用于分期付款,陈明江通过这种形式向银行借款102000元,购买了一辆马自达小轿车。直至银行2015年5月14日将其告上法庭,陈明江已经连续7个月未按约定还款。
      
    这不是陈明江第一次因为“欠账”被推向被告席。新京报获得的多份判决书显示,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陈明江便频频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庭,早期陈明江尚能到庭为自己辩护,后期更是多次“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法院只能依法缺席审理。
      
    2013年10月,陈明江向陶某借款45万,后归还了35000元,余下40多万“多次催讨未果”,被陶某告上法庭;次年5月,陈明江向陈某借款38万,双方约定借款月利率2%——这一利率后来被法院认定为过高——陈明江还了10万之后,余下28万“至今未付”;3个月后,陈明江再向赵某借款26万元,未能归还;2014年10月,陈明江又以资金周转需要为由,向蔡某借款10万元······
      
    就在陈明江悄悄操持他的“假奶粉”生意的同时,在其浙江温岭老家,家里“乱作一团”。为了替他还债,金春花夫妇卖掉了一套房子,但120万的房款远远不够,隔三差五,便会有讨债者登门。金春花夫妇心惊胆战地过着日子,为了防止讨债者的骚扰,金春花按照派出所民警的建议,给家里装上了多个摄像头。

制假链条环环相扣
      
    上海一位奶粉经销商说,从铁罐生产到塑料包装、标签印刷、奶粉灌装,奶粉造假的产业链很容易被整合。在一些铁罐生产厂家,空奶粉罐子4-5元即可定做一个,而且生产工艺非常先进,几乎和真品没有差别。在标签印刷环节,陈明江找的是浙江台州路桥区的一家印刷作坊。该作坊现已被路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封。知情人士介绍,虽然只是一家作坊,但它制作工艺的水平不低,足可以假乱真。这位人士介绍,按照《印刷业管理条例》和《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等规定,接到订单后,印制企业应审核商标印制委托人提供的证明文件和商标图样。陈明江显然无法提供雅培合法的证明文件,但这家印制企业为了利益,仍然开动了机器。
      
    上述熟知奶粉销售内情的经销商说,当陈明江生产的假冒品牌奶粉进入到终端市场后,会有人自觉替其“掩护”——他们是最终面对消费者的部分经销商。这些经销商低价购进假冒奶粉之后,会将其混入真品掺着卖,一般消费者很难察觉。即使有顾客觉察到异样,店家会很快用真货将假货换回来,大多顾客都不会再计较。
      
    这位经销商表示,何以整个环节都为制假者背书,肯定是为了利益;或许相关人士也清楚,制假者所采用的奶粉都是合格的奶粉,“不会产生严重后果”,因而和其他造假相比,他们的负罪感会相对轻一些。

6流通环节的监管漏洞
      
    “上海假奶粉事件”加剧了公众对于婴幼儿奶粉安全的担忧。多名乳业从业者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漏洞出现在流通领域。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国家强调了奶粉的安全生产,但却忽略流通环节的监管。他说,由于受消费者追捧,一些国际大品牌奶粉成为炙手可热产品,通常经销商从企业拿不到,或者拿不到足额的产品,为满足下游终端市场需求,不得不从其他不明渠道进货,包括跨境购从海外商家拿货,但由于缺乏对不明货源的把控,让假货大行其道进入市场。
      
    监管部门对此也十分头疼。中部城市一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他所在单位只有10名专职工作人员,但该市获准卖婴幼儿配方奶粉的门店、商超有300多家,监管压力非常大,而且他们还要面对全区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监管奶粉尽管是重中之重,但也只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
      
    作为多年的奶粉经销商,陈明江、潘兴兵正是瞄准了奶粉流通领域的这一漏洞,他们通过重庆的乳粉代理商将冒牌的雅培、贝因美成功分销至郑州、合肥、武汉、宿迁等地,也让自己走上了一条涉嫌犯罪的道路。 (博讯 boxun.com)
31919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陆文:肾盂肾炎6
  •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 滕彪,温良学者正义卫士(二)——发出不同的声音
  • 我更伟大
  •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 美国务院发布人权报告点名批评中国等八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 独往独来黄浦江不死的游魂石挥
  • 胥志义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8
  • 东海一枭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 郑恩宠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 谢选骏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 高洪明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 谢选骏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 金光鸿我读老子(一)
  • 谢选骏马也会长兔唇吗
  • 吹綿集昭示
  • 谢选骏龙神又吃人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7
  • 陈泱潮二十四、中共囯习近平或被金正恩继续当作牵制美国的力量来
  • 曾节明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论坛最新文章:
  • YouTube称3个月内撤下800万问题视频
  • YouTube称3个月内撤下800万问题视频
  • YouTube称3个月内撤下800万问题视频
  • 法国素食主义成风专属美容品纷面世
  • 广东清远歌厅火灾酿18死 警方悬赏20万嫌犯落网
  • 台湾军演:迫使敌人夺台登陆失败
  • 印度警方突袭毛派武装 至少击毙37名叛乱分子
  • 德国《经济周刊》:默马不和 不利于欧盟改革
  • 冲绳麻疹群聚感染增加台湾官方呼吁民众勿恐慌
  • 亚美尼亚政治变局 俄称“纯属内政” 美盼“民主过渡”
  • 3中国游客车祸遇难 北京感谢金正恩赴使馆医院慰问
  • 亚美尼亚天鹅绒革命成功 莫斯科保持谨慎
  • 中低收入国家移民汇款2017年恢复增长
  • 多伦多货车冲撞肇祸人被捕 无犯罪记录动机调查中
  • 沈大伟:一个社会不可能无限忍受专制
  • 马蒂斯:对朝鲜可乐观其变
  • G7外长就联合抗俄达共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