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白恩培在云南10年 结交老板带坏了干部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30日 转载)
    
    吴小莉:我们是不是对于人才的渴求,金融人才来说,还是我们目前的短板?
    

    李纪恒:生意好做,伙计难求
    

反腐风暴,云南成重灾区
    
    李纪恒:贪污腐败是对党和人民事业的背叛,同战争年代的叛徒汉奸没有区别
    
    《问答神州》系列专访 问答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
    
    吴小莉:书记我们这次到云南来,我们把要采访您的消息放在了“问答神州”的专页上,就有些凤凰网的网友,以及新闻客户端上的网友要向您提问。这位网友他说到了,他是来自于山西的网友,他说,李书记您好,退休了,冬天想到昆明去过冬,尤其喜欢西双版纳,但是医疗得不到保障有点却步,请问李书记,什么时候能够到,能够与山西的医保联网,看新闻已经知道了,云南与四川、贵州等地方的医保都已经联网了
    
    李纪恒:现在这个医保,我们是省委省政府十分关注的问题,现在同周边已经联网了,我们在做周边联网的基础上,我们逐步同其他省联网。
    
    这个问题我看下一步怎么好好的解决吧。
    
    吴晓莉:不过看得出来昆明或者是说西双版纳,或者云南对于很多其他省区的朋友是吸引力挺大的?
    
    李纪恒:特别是冬天,有些地方是避暑胜地,我们这里是避寒胜地,西双版纳那也是一个人间天堂。
    
    行走在“七彩云南”,游客们可以在丽江古城欣赏悠扬古朴的纳西古乐、在香格里拉沉迷于藏文化的厚重与豪放、在苍山洱海品味白族“三道茶”的人生哲理、在大理崇圣寺感受文明的迁徙与融合······
    
    经过了30多年的发展,云南已经成为中国重要的旅游大省,更成为了国际知名的旅游目的地,而且“云南模式”在中国旅游业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在未来的五年,云南省将会着力于从“旅游大省”向“旅游强省”的跨越发展,而这也意味着需要执政者更为开放和长远的思路。
    
    李纪恒:过去望望这山,高山,望这个水,恶水,望这个人,穷人,对吧,不行。现在我望这个山,是好山,望这个水,是奔腾希望的水,我望这里的人,乡亲,是美丽可爱的乡亲,所以我思路变了,怒江大峡谷,它的旅游资源也超过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用这样的眼光,这样的思维方式去衡量怒江,明天的怒江,将会是世界级旅游目的地。
    
    吴小莉:您去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时候,是已经有了这个怒江大峡谷的开发的想法之后,才去考察呢,还是您去看了以后,有所触动,回来有了新的想法?
    
    李纪恒:我来云南前,我就去过美国了,我就去过一次科罗拉多,看到那里的,那么险峻的峡谷,居然变成一个,美国的旅游胜地,摇钱树,我就记在脑海里面了。
    
    最近有三件事深深得触动了我:第一件事就是,广西一个政协主席叫陈际瓦,她来云南看了怒江,回来以后,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纪恒书记,给你提个建议,怒江你就是开发旅游产业,这是世界级的旅游资源,哦,我说明白了,这是一个;第二个呢,我们外交部长王毅,他就讲了,纪恒啊,怒江那里最好的开发方式就是旅游;第三个,最重要的就是这次,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总书记展开讲了,我们有许多地方,通过旅游开发脱贫致富。
    
    事实上,云南这方面有不少的先例,只不过那个示范的小一点。你就看我们盐津县,一个豆沙关,我来那年2006年,地震震坏了,但是那里有那茶马古道,我看那个茶马古道,那个马印呢,它石板上都有几公分深,我数了29个;再看那边,有僰人的悬棺,吊着棺材,几千年了;再看,那里有现代的火车路,有高速路,那里有现代交通博物馆。后来我们心机一动,不能用单纯的恢复重建,来搞这个豆沙关,把地震恢复重建,同旅游小镇建设结合起来,把简单的就地扶贫同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这个要一年打基础,两年塑品牌,三年成旅游热点,豆沙关那地方,一房难求,特别是节假日,这是一个成功的范例。
    
    吴小莉:书记您刚刚提到了科罗拉多大峡谷,也说到了我们的怒江大峡谷,其实就是东方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在怒江大峡谷?
    
    李纪恒:按照一般的眼光来看,怒江大峡谷,这是怒江的最大的困难,它出门一线天,一看很高的山一线天,过河过溜索,两边铁丝,溜过那边,猪啊、牛啊、马啊,人的溜索过去,就过去啊,奔腾的怒江水,陡峭的石壁,夹缝里面生存,很困难。但是现在,如果是把怒江与外部世界连通,用旅游的思路来开发这里,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最好的旅游资源,所以我们想法,把天下第一难题,最大的难题,变为第一大的旅游产业,变为第一大动力。
    
    思路变以后,我们就是从改善基础设施入手,根据这样的想法来干,所以第一,今天开工咱们高速路,真金白银砸下150个亿,争取4年以内通车;第二,把飞机场盖起来,它就是个民航机场,搞支线机场,搞个跑道,2800(米)的,甚至是预留3000米,但是这一点上我要求你们就是科学论证,可行不可行,地质,地貌,风向,降雨,还有什么地震这方面的,在这个前提允许情况下,咱们就盖一个好的支线机场,钱的问题,方方面面努力,希望国家加大支持,省里支持,你们也努力,好吧,好,在这个前提下,咱们再盖,我早就想好了,兰坪搞个通勤通用(机场),独龙江那边,盖一个直升飞机场,起降点,这个不出三五年,长则五年,快就四年,与高速路同步,一下把怒江搞火起来,到时候,如果有人再问我怒江是什么地方?我说怒江是全世界的旅游天堂。
    
    作为旅游大省的云南,近年来却屡屡出现旅游乱象。在2015年的10月,中国国家旅游局就专门组织调查组,在云南进行明察暗访。
    
    吴小莉:进行了暗访以后,也发现确实出现过一些宰客的这种情况,您还特别带队到了北京,跟国家旅游局,就跟下了军令状似的,就是我们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要建立全省的旅游警察,我们打算怎么做?
    
    李纪恒:你知道我去国家旅游局,我同我们省长陈豪同志去的,还有刘平同志去,我是专门去,第一感谢国家旅游局,给我们发现问题,提出批评。哎哟,那天我们金早局长高兴的,他说“我以为批评你们,你们不舒服呢”,我说“我舒服,感谢”。
    
    第二我就去衔接,衔接十三五规划,这十三五规划,云南这个旅游怎么样做。第三我请教他,让他给点新招,给点招数,我们受到很大的启发和振奋。我们省长陈豪同志当场就说,“书记啊,咱们也学,学三亚学海南”,我说“好啊,咱们共同努力”。这个旅游业要不痛下决心,不壮士断腕是搞不好的,还要零团费,还要拉拉扯扯,靠购物去弥补导游的收入不足,这个办法是很低档的,这个办法也是不规范的,而且使你诱发出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已经注意这个问题,谢谢你。
    
    吴小莉:我们是不是对于人才的渴求,金融人才来说,还是我们目前的短板?
    
    李纪恒:我们老人教育我们他说,生意好做,伙计难求。
    

一带一路,滇中新区
    
    过去云南省的官员在向外界介绍省情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这样表述: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从地理和区位上看,是中国开放的末端,是集边疆、民族、贫困、山区四位一体的特殊省情。
    
    然而近几年,随着建设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战略上升到国家层面,云南正从改革开放的“末梢”逐步变为前沿和辐射中心,不仅北上连接丝绸之路的经济带,南下连接海上丝绸之路,东向连接长江经济带,同时也面向南亚、东南亚地区和印度洋周边经济圈开放。
    
    人们常说,改革开放前30年看沿海,后30年看沿边。这是对外开放形势的一次转变,而过去改革开放相对缓慢的云南,如今又将如何把握这一机遇?
    
    李纪恒:我们云南的优势在区位,出路在开放,但是你如果不开放,你再好的区位也等于零。我们回顾过去,由于我们开放搞不好,所以云南就是口袋底,吊在那里没有用。云南真正有所作为,一开放,开放的重点向南开放,向南向南再向南,就是向南亚,和东南亚。并且我们有个载体,就是中国南亚博览会,现在的问题,怎么打造这个平台,第一我们就按照中央“亲诚惠容”的理念来搞外边,周边的外交,还有睦邻、安邻、富邻的理念来扶持好周边,所以从总的来说,云南的周边、环境都是挺好的,特别这个边界是和谐的。目前我们重点要打造互联互通,为此我们搞了一个五网建设规划,加上基础设施建设,云南修高速公路,花本钱大,这个桥隧比别高,桥梁、隧道比路,一般占到60%到70%,所以每公里的高速路要投资那个一亿五左左右右,甚至有些达到一亿七八。
    
    吴小莉:我们怎么保障这些资金?
    
    李纪恒:哎哟,这里得感谢党中央,感谢国务院,特别感谢我们习近平总书记,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1月19号到21号来云南,检查指导工作,来视察咱们工作,提出了要我们云南建设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在这个基础上,习主席,习总书记还给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就是高速路的建设。
    
    吴小莉:我们知道东盟博览会,或者是中阿博览会,都是地方政府多年的积累以后,上升为国家级的,我们对于中国南亚博览会,寄予什么样的厚望,让它能够更好的,对这些国家和南亚的这种资金、建设,或者是政策的对接?
    
    李纪恒:南亚博览会的战略,我讲白了,它就是面对印度洋,印度洋什么概念?印度洋是要55个国家,28亿人口,特别是中国和印度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且互补性很强,今年印度的文化旅游部长来了,我跟他会见了,他非常的高兴,他要在,他的展览在这里得到了非常(多)的好评,他说明年就会继续来。过去印度都不来的。
    
    吴小莉:为什么有这个转变?
    
    李纪恒:一方面就是首先我们国家强大了,大家看好中国市场,看好的云南这个市场。我们想年年办,不要隔年办了,隔年办也是个要求,年年办是我们的期盼,一定为国家作出贡献。
    
    2015年的9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滇中新区,这也是云南省的第一个国家级新区。而作为中国西部地区第六个获批的国家级新区,滇中新区未来的产业发展定位,备受瞩目。
    
    吴小莉:成渝地区就确立了汽车制造和电子信息产业,贵州的贵阳它就说是要做大数据,那么滇中新区,我们的产业,有云南省的(社会)科学院的经济研究所的所长就提到了,建议要做生物制药和沿边金融我们的主业,扬长避短发挥优势,瞄准世界的潮流,根据自己的特色,第一大产业就是生物制药,现在生物产业已经成为我们云南省一个很大的产业,但是远远做不够,我们要把它做大做强,你刚才讲的沿边金融这个,是我们人民银行等11个部委,批准云南昆明等沿边城市,实行沿边金融开放政策,让人民币走出去,让人民币回流,但是真正的一个区域性金融中心,昆明市是具备的,它主要要覆盖南亚、东南亚这一块,现实上有不少境外的银行已经落户了,马来银行,汇丰银行,还有其它银行都落户这里。每年的增加值,金融增加值是超过5%,所以金融对我们云南的贡献也是很大的。
    
    吴小莉:对于人才的渴求,或者对人才来说,金融人才来说,还是我们目前的短板?
    
    李纪恒:你讲得非常正确,金融人才是我们目前的短板,所有的人才,云南的问题要解决,要靠方方面面的支持,政策支持,很重要一个方面,就是人才支撑,你这儿是好,这个事没人做,我在老家小时候,我们老人教育我们他说,生意好做,伙计难求,现在我们一方面,20多个干部先去上海挂职,我们还在逐步的选拔一批,到北京,到中央国家机关部门挂职,到华东、华南地区,发达地区挂职,另外一种,也请外面的人才来这里挂职,愿意留下的留下来,博士团、企业家,那些海归,人才问题是治国理政一个很重要的课题,特别是在我们云南,现在后发展地区,人才啊人才,是短板中的短板,我们为此要费很多的心思来把它抓好。
    
    李纪恒:贪污腐败是对党和人民事业的背叛,同战争年代的叛徒汉奸没有区别。
    
    在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中,云南已经有4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原副省长沈培平,原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曾在云南主政10年的白恩培,以及原省委副书记仇和。云南也成为了继山西、四川之后,第三个官场地震的省份。
    
    而在2014年的10月,接任云南省委书记之后,摆在李纪恒面前的难题,除了提振云南的经济发展之外,便是反腐。
    
    吴小莉:您在2015年的1月,您撰文写了,要认真的剖析腐败案件高发的原因,现在您看起来原因在哪?
    
    李纪恒:这个反腐倡廉是一个,我们一个历史任务,也是一个长远的课题吧。现在我们深剖白恩培、仇和腐败案件,给云南造成非常大的损失,沉痛的教训,人家讲白恩培在云南,玩了10年,贪了10年,耽搁了10年,结交了一批老板,带坏了一批干部。我们看起来这是很痛心,一些干部本来好好的,现在处理了,有些甚至家破人亡了,锒铛入狱了。每每遇到这样的事,我们一般抚腕可惜的同时,也感觉到要从深层次找原因,这是党风廉政建设,正气不张,何以来平安?结果是自己堕落了,下面造成上行下效,因此呢不但败坏了政治生态,而且严重的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市场经济的秩序,使得一批企业现在陷入困境。
    
    所以现在我们提出要挖骨疗毒,重构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营造干事创业的从政环境。我们根据党中央从严治党的要求,8月22号到23号召开的我们省委的九届十次全会提出6个严禁:严禁领导干部插手土地买卖,矿山交易,资源交易;人事严禁收红包,严禁受贿,严禁跑官卖官。这提出的6个严禁,一旦发现问题,就从重处理。所有的矿产资源都要进交易所,交易大厅交易,土地全部做拍卖。
    
    同时在干部提拔上提出三条,三个导向:就是一个政治导向,一定要忠诚干净担当,没有这点不行,对一个领导干部而言,贪污腐败是对党和人民事业的背叛,同战争年代的叛徒汉奸没有区别,一点区别都没有,你表面上口口声声对党忠诚,一转身就贪污,巨额贪污,你还什么忠诚,不是叛徒吗?第二条就是不让老实人吃亏的导向,过去讲“不叫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那不行啊。第三条基层导向,所有提拔的干部,一定从基层上来,今后我们提拔的干部,特别要有贫困地区,有基层工作经验,两年以上,机关一个处长,一个厅级干部提拔,要经过两年以上的这种锻炼,所以政治导向,老实人不吃亏的导向,还有基层导向,要把握。
    
    出身农家的李纪恒,在广西基层任职多年,因为敢于改革,这位“朴实亲民”的官员也被当地人称为“李大胆”。而在2006年调任云南之后,李纪恒因多次迅速出现在救灾现场而为外界所知,云南政界也多以“救灾队长”来称呼这位作风硬朗的官员。
    
    吴小莉:孟连事件您到了现场去处理,官民的冲突,你还说了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您跟当地的干部说了,你说如果地方官员,说话没人听,干事没人跟,群众拿刀砍,干部到了这个份上,不如跳河去了。
    
    李纪恒:云南它是个多灾的省份,地震、泥石流、山火、煤矿、还有边境走私贩毒,艾滋病,还有藏区的维稳等等。我客观的说,在云南工作难度,比我在广西难度大得多,正因为这样,就要求我们各级领导,特别当省委书记省长的,义无反顾,你必须第一时间到一线,让群众看得见你,摸得着你,带着群众干,而不是你哆嗦在后面,那不成的。我讲过两句话,军队的同志比较赞同,我说“哪里有五角星,哪里就闪耀着党的光辉;哪里有迷彩服,哪里就有人民的安宁”,我是在抗震救灾,各种灾害中得出结论,就是我们的地方首长到,部队到以后,整个救灾有序进行,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党,有我们党那么有力量。我请你小莉主持人,到灾区看看,你肯定要比刚才,让你潸然泪下,老百姓抱着你哭,幸福的热泪,感谢的眼泪,真的这样。
    
    吴小莉:你到云南快10年了,您说您已经是地地道道的云南人了?那么对于未来的云南,您有什么样的期许,心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李纪恒:我说我是个地道云南人,我是把我的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云南,我甚至能讲云南话了,我能讲云南话了,是吧,还成么,讲得好么,是不是,这是地道的云南话,是吧,我能讲地道的云南话,但是讲话毕竟是表面性的,要把自己的一切,所思所想所感,都献给这片热土地,我要跟你讲最后一句话就是,全面小康的路上很艰巨,但是我们建设幸福云南、美好云南的愿望一定会实现,谢谢。
    
    吴小莉:谢谢书记接受我们采访。我又看到您眼睛泛着水光。
    
    李纪恒:责任重大,也是对这个土地爱得太深沉了。
    
    吴小莉:谢谢书记。
    
    来源:凤凰卫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008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已查办白恩培、肖天、乐大克,正审查武长顺 (图)
·云南省委秘书长被免或降级使用 曾获白恩培赏识 (图)
·媒体:云南"百房"院长曾为白恩培成立领导保健组 (图)
·向白恩培买官:原昆明市委书记被调查后数小时遭免职 (图)
·媒体:高劲松落马早有迹象 传其曾向白恩培买官
·仇和往事:白恩培部署其任省委书记遭老领导反对 (图)
·仇和被“秒杀”背后:老干部举报称其系白恩培战友
·白恩培被指"怕媳妇" 周永康曾致电其照顾周滨 (图)
·白恩培怕媳妇 周永康曾让其照顾周滨 (图)
·原省委书记白恩培被开除党籍公职 (图)
·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被开除党籍公职 (图)
·云南成周永康案重灾区 白恩培妻欲自杀
·苏荣、白恩培等 均被中央巡视组"揪出"
·苏荣、白恩培等人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白恩培妻子被撤云南政协常委资格 (图)
·落马白恩培白眼狼卖国贪腐记实(二)
·落马白恩培白眼狼卖国贪腐记实(一)
·白恩培云南任内曾有官员将GDP数据从7.5%改为12%
·云南官员评白恩培:有利益输送之人都可以重用 (图)
·云南落马书记白恩培家族连出4名省委书记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