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市政府在北京设黑监狱,关押迫害上访人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重庆市政府在北京设黑监狱,关押迫害上访人(图)


    重庆市政府在北京设黑监狱,关押迫害上访人(图)


    位于北京市丰台区46-3号院是重庆市政府设在北京专门用来维稳、整治、关押重庆市来北京上访人维权人的黑监狱。据本网记者多方调查,这个黑监狱已经存在多年,有一位叫钟伟的副处级干部任头子,下边有数十名从公检法抽调来的公职人员充当打手。
    
    这些打手每天从北京各个信访口和久敬庄、马家楼抓捕重庆藉的访民,每名被抓捕回的访民都会无一例外的遭到暴力甚至是法西斯酷刑,敢张嘴和这些人理论几句的访民过后都会被戴上手铐等刑具。访民会在这里被关押数天至半个月不等,一间20平米的屋子最多时关押过30多访民。
    
    多年来这里已经致伤访民一千多人次,致残数十人,因为这所黑监狱,很多重庆藉的访民积攒下了比原始冤情大得多的冤屈。
    
    访民们在这里每关一天,一张通铺硬板床、4个馒头、两碗清水汤每天就收下级政府300元。关进这里的访民,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这里有手机信号屏蔽系统。
    
    每天这里都会往回押送访民。每押送回一人。这所黑监狱都会收取下级政府2500元以上的费用,最后这些钱都进了个人的腰包。
    
    一级政府在自诩为首善之区的北京开设黑监狱,多年来无人过问,致伤致残那么多人帮办、打手们无一人被查处,不是能决策的官员默许就是这个制度的原罪。
    
    近期在这所黑监狱关押过的重庆藉的访民有:何朝正、邹荿淑、谭敏、肖泽付、肖泽平、肖泽中、何朝正、王学发、刘高胜、万天福、叶昌容、陈庆芬、易本芳、王鸿、袁昌书等数百人。
    
    重庆市政府在北京设黑监狱,关押迫害上访人(图)


    重庆市政府在北京设黑监狱,关押迫害上访人(图)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6019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陆黑监狱盛行 劳教换汤不换药 (图)
·84岁周静娟被无锡黑监狱弄瞎眼睛 家人被跟踪 (图)
·93阅兵江苏访民孙根连被关黑监狱至今35天 (图)
·湖北付文花逃出黑监狱 转院时再被警方抓捕 (图)
·黑龙江森工总局在北京开黑监狱 (图)
·重庆冤民黄文明就在黑监狱内遭电击等酷刑来京控告 (图)
·93阅兵江苏访民孙根连被关黑监狱至今 电话求救
·开滦宾馆:河北省唐山市开在北京的黑监狱 (图)
·贵州民主人士糜崇彪被关黑监狱三年多,常遭酷刑 (图)
·江苏无锡黑监狱死灰复燃 出入均戴黑头套 (图)
·无锡丁红芬父、夫及何凤珠母三人走出黑监狱 (图)
·旅之屋宾馆:哈尔滨市政府设在北京的黑监狱 (图)
·吉林冤民邹金因怒揭黑监狱,遭政府报复被刑拘 (图)
·湖北维权人士伍立娟拘留10日获释又被关黑监狱 (图)
·因阅兵维稳吉林公民李凤云被异地关黑监狱(图) (图)
·阅兵维稳:内蒙古宋翠荣遭非法拘留期满又被关黑监狱(图 (图)
·北京大阅兵维权人士张淑凤被关黑监狱遭虐待 (图)
·京华时报:非法拘禁访民“黑监狱”打手获刑
·无锡访民营救黑监狱反遭刑讯判刑
·闯黑监狱救访民 丁红芬尝两年冤狱获释
·我眼里的全章律师:亲历青龙山黑监狱第一人孟宪杰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刘水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公开的“绑匪”、“黑监狱”谁来治理/马波
·天涯观察第301期: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也不一定是个坏事 (图)
·网民对北京黑监狱的新看法
·刘逸明: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端掉黑监狱还须查处黑雇主
·中国「黑监狱」再现的背后:权大于法/北方可可
·揭开黑监狱的冰山一角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取缔闵行政府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