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哈达病重发紧急呼救国际社会盼出国治病
请看博讯热点:内蒙古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2日 转载)
    哈达病重发紧急呼救国际社会盼出国治病


    哈达病重,无钱医治。(威勒斯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获释整四个月,本周六(4月11日)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国际社会发出紧急呼救,希望到国外治病。他当天表示,目前病重,已经通知当地公安,需要办理出国护照,而当前最糟糕的是经济拮据,更无钱治病。他第一选择是能够前往美国。同时也向欧盟国家紧急呼吁,帮助其出国。
    
    内蒙人权斗士哈达自去年12月9日获释后,一直受到当局的监控。他因拒绝公安的要求,至今没有经济来源。而海内外热心人士汇去的善款,均被银行冻结。哈达星期六无奈的告诉本台,之前出门可以自行搭公交车,便衣人员只是尾随其后,但这几天出门被强制坐警用车,被贴身跟踪。由于目前病重,其处境更加糟糕。他说:“身体很不好,病重中,暂时别说治病,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所以我紧急呼救国际社会帮助我解决出国治病问题”。
    
    哈达于两周前获发居民身份证,公安同时告知其可以申请社保。但哈达表示,公安提出的申请要求是要他停止接受媒体采访,停止继续发出抗争的声音,还要求他与公安进行所谓合作,被拒绝。他周六特别通过本台向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欧盟等国紧急呼吁,关注他的处境,并帮助解决他出国治病的问题。
    
    哈达曾在1989年成立蒙古文化救助会,任会长;90年与妻子新娜一起开办并经营蒙古学书店;92年把组织更名为南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他在狱中受到虐待,导致全身动脉硬化、肝病等,身患近十种疾病。
    
    哈达的妻子新娜星期六对记者表示:“昨天我的儿子威勒斯就跟我说,哈达近来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很不好。他更发愁的是如果哈达病倒了,我们没有钱给他治病怎么办,很着急。现在确实是第一,生存是问题,现在哈达不仅身体不好,因为19年的关押,使得他有很多病。公安现在就向哈达施压,来人探访不让进他屋门,五楼门口站岗,走到哪里跟踪到哪里。那天我哥哥来请哈达吃饭,公安就在邻桌坐着,我哥哥跟他们理论的时候,差一点打起来”。
    
    新娜在此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她说:“我们唯有呼吁国际社会。现在我们没有生活来源,亲戚朋友的汇款,竟然把我们的账户冻结,这是很不人道,很卑鄙的作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哈达唯有出国才能正常生活。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我们一家的状况,特别是哈达的现状。敦促中国政府放哈达出国,给一条生路”
    
    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周六对本台说,在他的父亲获释前,公安承诺提供生活及治疗上的帮助,但是:“出来以后,对他的监控反而特别严,而且在春节期间绑架他,这段时间,他特别郁闷,尤其加上援助他的款项被扣,他的很多疾病得不到医治。病是需要治疗的,内蒙方面根本不管这些问题,只是叫他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做官方不愿意的事情”。
    
    威勒斯表示,他的父亲在国内的基本人权不但得不到保障,连生存权也受到威胁,更谈不上治病,以致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希望国际社会伸出援手,让哈达早日出国治病。
    
    (特约记者: 乔龙;责编:马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7505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哈达申请护照出外治病即被加强监控
·哈达被禁见外媒全家通讯受控
·哈达见外媒记者当街遭公安绑架及殴打
·哈达向联合国紧急求助:帐户被冻结全家可能要乞讨 (图)
·拟与哈达会面 两法国记者一度被扣查
·两名法国记者拟采访哈达被公安扣留数小时后驱逐 (图)
·哈达19年来首度与家人团年
·哈达致信习近平吁关注牧民权益 官员曾试探哈达出国后“做什么” (图)
·哈达吁关注牧民权益 官员曾试探他出国后“做什么” (图)
·内蒙活动人士哈达声援牧民遭当局威胁 但仍誓言绝不停止发声 (图)
·哈达新娜齐为内蒙古牧民发声 有牧民遭警告勿“泄露国家机密” (图)
·哈达再有一笔捐款被冻结
·海外给哈达家捐款再被冻结 公安厅下令指新娜分裂国家 (图)
·当局拖延不发身份证 哈达指变相软禁
·哈达声援到京上访牧民 希望到外国治病 (图)
·高玉莲吁当局还她及哈达自由 (图)
·哈达坚定要透过诉讼争取一家生存权
·中国逾百人权律师为自由呐喊 哈达决定一个月后先提控告后申诉 (图)
·哈达正筹划提出控诉 (图)
·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将起诉政府4年非法关押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